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9章 般若浮生

  萧凛带着亲卫过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

  老头嘿嘿对澹台烬笑道:“小子,你坏事做尽,还想亵渎仙灵,化出妖蛟,也不怕孽障缠身,死于非命!”

  苏苏看见澹台烬嘴角冷冷扯了扯。

  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叶冰裳在这里,澹台烬定会嘲讽出声。叶冰裳柔柔弱弱往那儿一站,澹台烬收敛起了张狂,没有反驳。

  虞卿说:“季师叔,你和那疯子说那么多做什么,周国几年前就开始豢养妖物,他舍得放弃妖蛟才怪。那些妖道都被他杀了,现在我们过去,打得他哭爹喊……”

  老头往虞卿头上一拍:“一天到晚打打打,也不动动脑子,不知道你是怎么给人当门客的。”

  澹台烬带来的道士死了,可他的夜影卫和河岸上的士兵是吃素的吗?

  如今漠河是澹台烬的地盘,他们这群人偷偷溜过来,本就处在下风,还过去打,不被人家反杀就算好了。

  萧凛自然不是虞卿,明白目前是什么局势。

  萧凛对澹台烬说:“怨气献祭不够,你无法唤醒妖蛟。若你不肯放弃,等怨气壮大不受控制,所有人都得死。”

  怨气无形,如果有了神智,不再觊觎蛟的躯体,跑到外面肆意杀人,到时候谁都控制不了。

  庞宜之也说:“澹台烬,野心不等同杀戮,你若堂堂正正率兵与大夏打仗,我还敬你是个男人,靠妖物算什么本事!”

  澹台烬看一眼苏苏,又冷冷看向庞宜之:“说完了吗?说完就都去死吧。”

  他没去找这些人,他们反倒自投罗网。

  澹台烬一抬手,身后数十个士兵拔出佩剑,竟全部自刎。

  季师叔脸色大变:“不好。他要强行唤醒妖蛟。”

  果然,怨气兴奋地穿行过士兵的身体,颜色变成血一般的鲜红。它发出桀桀的笑声,要钻进蛟的身体。

  澹台烬拿出一面镜子,和方才赵芸儿捧的玉镜一模一样。

  镜子照在蛟身上,眼看要连同蛟和珠蚌一同收进去。

  季师叔大喊道:“裳丫头!”

  叶冰裳犹豫了一下,咬唇扔出手中护心鳞,护心鳞保护住蛟,抵抗着镜子血祭的力量。

  澹台烬不耐烦地皱起眉,蛟可不比别的妖兽,真若唤醒,三日之内他便可驭蛟而上,踏平大夏。

  光芒大盛之下,沉睡的蛟,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蛟不知修炼了多少年,它眸子一黑一红,黑色的眼珠中,隐隐有仙纹出现。

  勾玉紧张地说:“小主人,它要醒过来了,可能是仙蛟,可能是魔蛟。如果它两只眼睛变成红色,就是澹台烬的东西了。”

  天下大乱,然后三界动荡。

  苏苏问:“我该怎么阻止?”

  勾玉说:“蛟自愿沉睡在冰冷的漠河河底,过去肯定发生了什么让它无法承受的事。进去到它的记忆中,告诉它不能成魔,让它醒来。但是这个办法很危险……”

  勾玉看着蛟另一只血光氤氲的眼:“你进去,将不再有自己的记忆,或许会变成它遥远记忆中一块石头,一只飞禽。”

  一旦没了记忆,发生什么无法预料。

  苏苏叹了口气:“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上前一步,庞宜之拉住她:“叶三,你做什么?”

  苏苏莞尔一笑,故意说:“去送死呀。”

  庞宜之看着她明媚的笑容,结结巴巴说:“不、不可理喻。”

  苏苏问勾玉:“他怎么脸红了?”

  勾玉:“……不知道。”

  苏苏不再看这个琢磨不透的庞大人,按照勾玉的指示,走进叶冰裳的护心鳞光芒下。

  转眼,她消失在白光之中。

  苏苏动作太快,季师叔瞠目结舌,吹胡子瞪眼道:“这胆大包天的丫头!”

  说归说,但是澹台烬杀了那么多人献祭,目前也就剩这个办法阻止蛟妖化。

  澹台烬脸色一沉,显然也想到了什么:“廿白羽。”手机端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廿白羽接过他手中玉镜,澹台烬二话不说,走进玉镜的红光之中。

  他和苏苏目的相反,是为了让蛟成魔。

  叶冰裳看着空中飞旋的护心鳞,脸色苍白,下意识想将护心鳞收回来,然而发现护心鳞不受自己控制,她呼吸一滞,想到里面的叶夕雾……

  叶冰裳咬牙,也迈入白光之中。

  一只手连忙握住她:“冰裳……”

  叶冰裳没法解释,哀哀回眸看萧凛一眼:“对、对不起,殿下。”

  萧凛轻叹一声,却没松手,白光把他们一同吞没。

  季师叔面无表情,问虞卿:“你去不去?”

  虞卿把头摇成拨浪鼓:“不去!”

  师叔侄话还没说完,就见身侧一个身影也跑了进去。

  季师叔:“这个庞宜之又是什么毛病,进去捣什么乱?”

  虞卿挑眉:“许是心上人进去了,怕她出事吧。”

  季师叔气得揪自己小胡子:“一群不要命的家伙!”

  蛟之过往,又叫般若浮生!他们以为那地方这么好进吗,当心一个个出来忘记现世,变成痴呆!

  虞卿一算:“叶三算我们的人对吧,那我们的人进去了四个,澹台烬那边就一个,我们胜算大!”

  他这样一说,对面的廿白羽皱起眉。

  虞卿坏笑一声:“季老头,快快快,布置结界,不能再让澹台烬的人进去了!”

  季师叔会意,连忙扔出身上的宝贝,把对抗的怨气玉镜和护心鳞罩住。

  廿白羽气得脸色一沉:“陛下……你们!”

  虞卿:“哈哈哈。”

  季师叔:“嘿嘿!”

  廿白羽只恨自己这边没了道士和除妖师,没办法对付这两个无赖。

  空中两物相争,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它们。

  连季师叔心里也没底,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般若浮生里,到底会发生什么?

  *

  “她还要不要脸?”

  “她若要脸,就该自请下堂。也不想想,咱们上清仙境,哪是她一个蚌妖该待的地方。据说她来自人间漠河,漠河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那黑水又脏又臭,看一眼能恶心到几日心绪不定。”

  “这话可说得不对,人家死皮赖脸嫁给了冥夜真君,真君现在是上清之主,我们得称她一声主子呢。”

  这讽刺的话引来一阵嘲笑。

  “谁人不知,真君厌她至极。成亲快百年,连她的院子都从没去过,真君为了圣女娶她,这百年真君在外寻天才地宝,就是为了让圣女醒来,我听说,过几日圣女就要醒了,到时候哪有蚌妖的立足之地。”

  勾玉变成玉镯,跟着苏苏进入般若浮生中,听到这些,它沉沉叹了口气。

  原来漠河河底那只妖,竟来自万年前的上清仙境。

  万年前的蛟,只离化龙一步之遥,仙蛟实力强悍,屡次领着仙兵对战魔族。后来成了上清仙境的主人,他名冥夜。

  约莫百年前,冥夜遭暗算,他养大的圣女为他挡过一劫,二人跌落人间漠河,被蚌族小公主桑酒捡到。

  桑酒救了他们,然而冥夜活了过来,圣女却命悬一线。蚌族提出要求:冥夜娶桑酒,他们便用宝物救圣女。

  冥夜同意了。

  桑酒嫁去上清百年,冥夜从不肯多看她一眼。

  不止是冥夜,整个上清都厌恶桑酒,所有人看来,漠河蚌族贪得无厌,胁迫真君。

  蚌族明明也修仙,可是因为修为不高,性子惫懒,桑酒在上清被称作“蚌妖”。

  百年时光,她极其卑微,自己的道侣在为沉睡的圣女找天才地宝,她守着一个竹屋被人窃窃嘲笑。

  今日依旧是如此,“桑酒”抱着洗好的鲛纱,又听见她们的奚落。

  “桑酒”着一身粉色鲛绡,两只齿白娇嫩的玉足光着,脚踝系了一个铃铛。

  她模样纯真,这身打扮在众小仙看来,却极为轻浮。

  众女故意放大声音,羞辱“桑酒”,勾玉一阵担忧。

  它也没想到,般若浮生中,苏苏竟是蚌妖的身份。

  这身份说坏不坏,总比一条鲤鱼一块石头强,可是说好也不好。

  桑酒处境糟糕,比起上清仙境的众人,她修为低下,常被欺负。

  她爱蛟龙冥夜,冥夜却厌恶她。

  最糟糕的是,那位圣女快要醒来了。

  但凡苏苏运气好点,取代般若浮生中的圣女,唤醒蛟的难度,岂止低好几个级别。

  勾玉看着和叶夕雾模样八分像的“桑酒”,心里无比惆怅。

  般若浮生便是这样,苏苏不记得自己是黎苏苏,现在只当自己是“桑酒”。

  勾玉哪怕跟了进来,也没法讲话,没法提醒她,它现在就只是普通玉镯,急也没用。

  苏苏顿住脚步,众女以为她要向以往般,落寞垂泪,没想到她突然回头,哼道:“你们既然知道我是主子,就该闭上嘴巴。冥夜就算不爱我,我也是上清女主人。”

  说罢,她将手中木盆一泼,湿-漉-漉的鲛纱飞出来,罩在嘴碎的小仙身上。

  她们尖叫起来,撕破鲛纱以后,怒不可遏:“你……你!”

  苏苏做了个鬼脸:“我我我,我虽然打不过你们,但是冥夜最重规矩,你们敢向我动手,明日便会被逐出上清!”

  几个人气得脸色发红,苏苏不管她们,抱着木盆,鲛纱也不要了,往竹屋中去。

  进了屋,她脸上的笑才黯淡下来,坐在桌边发呆,一直到月亮出来的时候。

  她换上一身庄重的碎金色衣裙,规规矩矩穿好鞋,拎着琉璃灯盏出了门。

  上清仙境烟雾常年不散,她挥袖拂开雾气,朝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宫殿走去。

  越靠近,心中酸涩的感觉越强烈。

  待看见那处灯火通明的时候,她揉揉心口,轻叹了口气。

  她们说……圣女要醒了。

  她醒来,冥夜会更加讨厌自己。

  苏苏心里十分难受,因为这个认知,她的自尊让她想掉头就走,然而想想漠河下的父王和子民,她没办法掉头回去。

  她拎着灯盏上前,小仙婢见了她,屈身行礼。动作很恭敬,神色却不是那么回事,在上清仙境,桑酒仿佛是最肮脏的存在,若不是冥夜治下森严,又重规矩,恐怕她活不到今天。

  她却总因为这些,对他心存希冀。

  仙婢说:“真君说了,公主来了可直接进去。”

  苏苏颔首,不去探究仙婢语气,拎着灯盏走了进去。

  玄色百鸟屏风后,一个盘腿坐着的影子隐约可见。

  见了他,苏苏心跳情不自禁加快,心里生出几分期待又欢喜的滋味来。

  然而她想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泄气地垂下肩膀,恭恭敬敬跪下:“求真君,借舍利子给蚌族一用。”

  漠河每隔十年会涨水,河底动荡,虾兵蟹将死伤无数。

  也难怪嘴碎的仙子会说漠河又脏又臭,因为这是现状,现状如此,凄凉又悲哀。

  他再厌恶自己,十年时间一到,苏苏依旧得厚着脸皮来借舍利子,帮助漠河平息水患。

  屏风后的男人,缓缓睁开眼。

  他语调清冷,甚至带着几分冷漠:“今日不可,舍利子九日之后借给你。”

  苏苏有点儿急:“可是,明日漠河便涨水,没有舍利子会出事的。”

  对方语气依旧无波澜:“天欢将醒,需要舍利子净化浊气。”

  听到天欢这个名字,苏苏嘴里发苦,若是以往便罢了,自己争不过天欢圣女,也不敢争。

  但今日不行,她拿不到舍利子,便不会离开。

  她抿唇,抬起头来:“冥夜,我求求你,把舍利子借给我,我一用完,立刻还给你。”

  男人冷冰冰看着她:“都多久了,还是如此没有规矩。”

  他话音一落,苏苏被他布置的阵法玄光打中肩膀,闷哼一声。

  男人从屏风后,看见金色裙子的少女抬起脸,她笑着擦去嘴角的血迹,几近顽劣地说:“不能叫冥夜,那就叫夫君,你今日就算打死我,我也要拿到舍利子。”

  去他-妈-的天欢圣女,今日拿不到舍利,她去和天欢同归于尽。

  她从地上起来,绕过屏风,再不讲究什么破规矩,盯着那人。

  看见男子模样的那一刻,勾玉不可思议地瞪大眼,谁来告诉它,眼前这个和澹台烬八分像的男人是谁?!

  不会吧,不会真是它想得那样吧。

  澹台烬在般若浮生中替代的竟然是仙蛟本体,一念成佛还是一念成魔,岂不是全由他做决定!

  勾玉好绝望,这么逆天还搞什么啊!

  它说不了话,绝望之中,又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澹台烬如今替代了仙蛟,那么是不是能够感悟仙蛟的感情?

  澹台烬没有情丝,仙蛟却有,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说不定这次波若浮生,能让苏苏顺利抽去邪骨。

  勾玉心中一喜,顿时不再绝望,成不成就靠这回了。

  另一边,冥夜漆黑的瞳孔映照出苏苏此刻的模样。

  苏苏说:“我知道你讨厌我,舍利子给我,我立刻走。”

  冥夜无动于衷地看着她:“桑酒,别以为本君不会杀你。”

  苏苏心想,你会,你当然会了。

  他不爱她,又怎么会怜惜她?

  苏苏从怀里摸出一颗粉色珍珠,那粉珍珠漂亮至极,几乎有半个巴掌大。

  要干坏事,苏苏紧张地舔舔唇角:“我知道,你为天欢找灵髓受伤了,你明日还要领兵去杀魇魔。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要舍利子。”

  说罢,苏苏捏碎了粉珍珠。

  珍珠化作齑粉,穿过法阵,尽数落在男子身上。

  苏苏虽修为不济,可是百年来,她就精心养出了这么一颗珍珠,定住受伤的真君一时半刻还是能做到。

  也怪冥夜次次为了天欢拼命,才会受伤回来。而上清的人,大多都看不起苏苏,把她当作蝼蚁,包括冥夜,都不会防备她,才给了她可趁之机。

  苏苏爬到冥夜塌上。

  他冰冷黑瞳看过来,以为她会怕,毕竟百年来,他一生气,她下一刻就会退却。

  然而这次她并不,她脸蛋通红,低语道:“我不是故意的,得罪了。”

  她解开他衣裳,露出男子宽阔结实的胸膛。

  苏苏细白的手指点在他心口,他呼吸明显急促了几分,纯粹是气的。

  “今日你若拿走舍利子让天欢出事,就永远别回上清仙境,上清之人,见你必诛杀。”

  她睫毛一颤,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他。

  泪水要掉不掉,嘴上却倔强地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反正天欢醒了,你恨不得杀了我。”

  冥夜眸中沉沉,不语。

  苏苏取出舍利,金色的舍利甫一落在她掌心,就被她用贝壳妥帖藏好。

  她盘腿坐在他对面,揉揉眼睛,轻声说:“一百年了,我第一次离你这么近。”

  “你现在恨不得杀了我,那也好,反正我以后也不喜欢你了。”

  “我在上清,人人把我当妖怪。”她泪珠子吧嗒掉,垂着头不让他看见,“可我在漠河,也是个公主呢。”

  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畏怯又大胆地看着他。

  “你不要我了,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勾玉看到这里,内心卧-槽卧-槽的:“……”

  不是吧小主人要做什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2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一集 深夜觉醒作者:我吃西红柿 3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 4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5第七卷 天意自古高难问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