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6章 苍生符

  苏苏也没想到出来会听见这个。

  祖母竟然藏起来庞宜之,她心里一沉。老太太是个倔强的人,她不同于身怀任务的自己,老太太心中有家国荣辱。

  对叶老夫人来说,萧凛是英雄,庞宜之也是夏国重臣,澹台烬反倒是那个反贼。

  老太太绝不可能自己交出庞宜之。

  而澹台烬……

  苏苏对上澹台烬冷漠的眼:“你会伤害祖母吗?”

  澹台烬说:“交出贼人,她可以安享晚年,如果负隅顽抗,孤不会放过她。”

  苏苏明白他动了杀心,她说:“让我去劝祖母!她年纪大了,不会和你作对!”

  澹台烬直起身子,淡淡开口:“孤不信任你。”

  放她去,她有那个本事带着叶老夫人逃跑,说不定还会带着庞宜之跑。

  苏苏没谈拢,二话不说就朝外跑。

  澹台烬眸色一沉。

  噬魂幡中黑雾翻滚,苏苏脚下玄色阵法一亮,手脚被束缚住。

  她神情凌厉,咬破舌尖。

  “掠阵,破!”

  黑雾一散,少女轻盈的身姿三两下消失在假山后。

  澹台烬站起来,愤怒地追上去。

  “给孤抓回来!”

  不能让她走,她带叶老夫人走了,就不会再回来。她不贪恋他的权势,不喜欢他这个人,不畏惧他的威胁,他没有什么能留住她!

  廿白羽等人也没想到叶三姑娘眨眼之间就破了老道的阵法。

  包括老道自己都目瞪口呆。

  澹台烬已经追了出去。

  廿白羽轻功很好,转眼追上苏苏。她会术法不太会武功,想画传送的阵法没有时间。

  苏苏躲开廿白羽一掌,她跑不过廿白羽,被他拦住去路。

  澹台烬堪堪赶来,他目光像鹰隼一般盯着她。

  他喘着粗气说:“你若敢跑!孤先杀叶储风!”

  苏苏也很生气:“杀呗,他早就不是叶家的人了。”

  叶储风垂下头,脸色苍白。

  十二支桃木剑骤然出现在空中,苏苏低咒一声,翻滚着躲开。果然廿木凝也加入了战局。

  苏苏一用术法,廿木凝很快就能化解。

  苏苏的身法本就不具备攻击性,打廿白羽很吃力。

  他姐弟二人心有灵犀,苏苏很快落了下风。

  见苏苏打不过,澹台烬握紧的拳头总算松了些。

  苏苏环绕一圈,锁定全场最弱的那个人。

  她目光明亮,故意吃了廿白羽一掌,朝着澹台烬飞去。

  澹台烬下意识要接住她,老道连忙提醒:“陛下,小妖女诳你的!”

  澹台烬想起上次的事,脸色沉了沉:“叶夕雾!”

  苏苏见他看穿,只好半路生生折腰,轻飘飘旋转落下来。

  廿木凝抬手:“去!”

  她手上飞出一个手环,手环在空中瞬间变成无数个银环。苏苏一看,知道这东西是个灵器,她不敢硬抗,把靠近自己的银环踢飞。

  老道出谋划策说:“陛下,只要用了噬魂幡,那妖女……”

  他还没说完,澹台烬回头,狠狠盯着他:“你找死!”

  老道认他为主,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谁曾想变故突生,其中一个银环飞出,有人惊呼道:“夫人!”

  苏苏回头看去,就见自己踢出去的银环打中一个绯衣女子。

  正是叶冰裳。

  叶冰裳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地倒下。小慧连忙扶住她。

  苏苏茫然片刻,明白闯了祸,被廿白羽擒住时也没挣扎。

  澹台烬脸色难看,他抱起奄奄一息的叶冰裳,冷冷看苏苏一眼:“她若是出了什么事,孤会慢慢和你算账。”

  苏苏没想到自己险些杀了人,她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

  萧凛的死是她一个心结,她修仙道,杀无辜的人是罪孽,更何况萧凛求过她不要伤害叶冰裳。

  她害怕再有人因为自己而死。

  勾玉在她脑海里疑惑地说:“小主人,勾玉一直有帮你留意,你踢出去的银环不可能打中人。”

  怎么会如此凑巧,打中了叶冰裳?

  苏苏愣了愣:“什么?”

  勾玉不可能骗她,既然身为灵器的银环本身打不中人,那么只能证明有一样东西控制了银环。

  能控制银环的……是仙器!

  苏苏猛然想起叶冰裳身上的护心鳞。

  脑海里的迷雾仿佛突然被拨开,她终于知道长久以来为什么总觉得叶冰裳不对劲。

  原主这个大姐姐显然不简单,叶冰裳故意控制银环打中她自己!

  苏苏能想到,勾玉自然也想到了。

  勾玉生气地说:“亏我们以前还觉得她是个好人。”

  如果不是勾玉注意到了,别说澹台烬,恐怕连苏苏都会以为是自己伤了叶冰裳,从而愧疚不已。

  苏苏低声说:“或许,她曾经是个好人。”

  是什么时候态度开始变化的呢?苏苏想起最早在魇魔梦境中,叶冰裳不愿离开梦里的萧凛,那时候叶冰裳在梦中做了好几年皇后,还有个儿子。

  苏苏猛然抬起眼。

  *

  她以前确实是个好人,看着小慧担忧的目光,叶冰裳这样想。

  护心鳞保护着她的心脉,她脸色惨白,性命却无虞。

  太医们匆匆来诊治,叶冰裳的目光落在外面玄衣帝王身上,澹台烬神色冰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冰裳心想,他会怎么罚三妹妹呢?

  三妹妹上蹿下跳与澹台烬作对,他定不会轻饶三妹妹。

  叶冰裳虚弱地捂住唇咳了咳,她也曾经是个好人。她为上京愁苦百姓送过银钱,替孩子们办过书院,她礼让下人,刻苦努力,救助小动物。没有半分瞧不起曾经是质子的澹台烬。

  可是好人……也会害怕。

  她在魇魔的梦中,是个好皇后。最后丈夫变心,儿子死了,她的心慢慢化作灰烬。

  从小祖母就偏疼三妹妹和大哥,她要的一切,都是自己苦心经营来的。

  可偏偏三妹妹要同她抢!

  三妹妹明明什么都有啊,显赫的身世,众人的疼爱。而自己想要什么都要付出万倍努力。

  叶夕雾像压在她头上让她喘不过气的乌云。总有一天,会像桑酒抢走天欢的一切般,抢走自己的一切。

  叶冰裳放下手,露出一个安慰的笑意:“陛下别担心,妾没事。”

  太医说:“夫人未伤及心脉,好好休养定能恢复。”

  澹台烬颔首:“你好好休息。”

  玄衣青年眸中冷怒,拂袖走了。

  小慧哼了一声,幸灾乐祸道:“三小姐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了夫人,陛下定不会绕了她!”

  叶冰裳手指按在自己唇上:“不可这样说,三妹妹不是故意的。”

  “夫人!”

  叶冰裳脸色苍白地冲她摇摇头。

  *

  承乾殿焚着香,澹台烬走进来时,粉衣少女抱住膝盖坐在塌上。

  她想事情出神,身前一杯热茶把她眼睫熏得微微湿润。

  听见他的脚步声,苏苏头也没回,说道:“别指望我会去给她道歉,现在弱水绳环困不住我,再靠近我,我随时把你打一顿。”

  澹台烬说:“你以为孤会让你道歉?”

  “不会吗?”少女抬起头。

  苏苏以为会看见盛怒的脸,没曾想澹台烬十分平静,看她一眼,说:“孤知道她是故意的。”

  这话一出口,不仅苏苏,连勾玉也惊呆了。

  澹台烬皱眉:“这般看孤做什么?”

  苏苏说:“你知道还说她出事就找我?”

  澹台烬说:“不管她是不是故意,你都不能伤她。”

  苏苏用一种惊奇的眼神看着他。

  青年丝毫没有发觉正常人不会是他这样的反应,他饮了口热茶,朦胧雾气中,他墨发红唇,像只苍瘦无害的小鹿。

  苏苏却平白觉出几分冷意。

  勾玉哆嗦了一下,说出她的心声:“这就是天生邪骨么……”

  没有情丝,没有真正的感情。他模仿着正常人的情感,心里却是冷漠的,明明看穿了一切,却照着应有的情绪在扮演。

  在他心里叶冰裳是喜欢的人,所以他学着萧凛保护叶冰裳一样保护她。

  澹台烬甚至并不觉得自己有病。

  苏苏脑海里飞速转动,那叶冰裳岂不是白受了这一下?

  她心情好了不少,突然捧起他的脸,对待小孩子一样,商量着说:“喂,陛下,你放过我祖母吧。我以后每天教你画苍生符,就是以前你也可以使用的那个,也不揍你了,还帮你找八皇子,你看怎么样。”

  他骨骼清隽,脸颊在少女柔软的手掌中。

  澹台烬不适应地拿下她的手,别开眼睛,冷冷陈述道:“你会跑。”

  “不会不会!真的不会!我保证。”

  “呵。”

  “当我求求你,她年纪大了,不会妨碍你什么的。”

  她眸中变得哀伤,怔然说:“大哥战死了,爹爹被流放,我只剩祖母。”

  他看了她许久,似乎在分辨她话里是真是假。

  半晌,苏苏听见他说:“孤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见叶老夫人。但是庞宜之,孤必诛杀。”

  苏苏抬眸看他。

  澹台烬说:“这是皇权。”

  所以,不能再往后退。庞宜之手中有潜龙卫,那些人在一天,他就会害怕自己某天醒过来,头颅滚在地上。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苏苏只好点头。

  青年站起来:“走吧。”

  苏苏连忙跟上他,出门之前,澹台烬脚步顿了顿,苏苏生怕他反悔:“怎么了?”

  “你方才说的,记住了。”

  “什么?”苏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眸中微冷,看了她一眼,提醒道:“苍生符。”

  少女认真点头:“嗯嗯,只要你保护好祖母,教你苍生符,不揍你,我不跑,还帮你找八皇子。”

  他唇角动了动,率先走在前面。

  廿木凝警惕地看着苏苏,生怕她出手杀了澹台烬。

  苏苏跟着澹台烬,来到一处幽静的小院。

  此刻小院外面被重兵围住。

  不仅如此,勾玉说:“远处有人架着弱水箭,庞大人跑不掉。”

  澹台烬是真的要围杀庞宜之。

  苏苏心里很难受,这一年来,她看着故人一个个死去,大道不过分看重生死,可是真到了那一刻,孰能无情。

  苏苏百思不得其解,庞宜之既然有潜龙卫,又为什么会狼狈躲藏在这里呢?

  他从周国皇宫出逃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待苏苏想明白,她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精神矍铄的老人。

  “祖母!”

  “夕雾!”

  叶老夫人站在小院门口,横着拐杖,不许澹台烬手下的兵进去。

  这些兵先前被叶储风阻止,才没闯进院子,此刻澹台烬来了,没下令之前他们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苏苏走过去,轻声说:“祖母,让开吧。”

  你纵然在他脚下碎成了泥,也没有用的。

  叶老夫人一言不发,用拐杖重重打了她手臂一下。

  苏苏没有躲。

  澹台烬冷眼看着。

  叶老夫人:“如果你和大丫头一样,同样倾心这个贼子,你就滚出去,别再叫我祖母。”

  苏苏红着眼眶不讲话。

  叶老夫人颤抖着手,心里一阵难过。

  她何尝不知道三丫头是什么人,当初叶家流放,全家只剩苏苏一个人执剑保护一家妇孺。

  苏苏背着自己,从京城走到万州。

  周国夏国打仗那半年,叶啸说过,也是三丫头厮杀着把叶啸救回来。替萧凛守卫了许久城池。

  如果不是叶啸强行送她回来,她可能还在战场。

  三丫头的心,从来不可能在一个男人身上。她骨子里是叶家的魂,不屈,顽强,正直。

  老夫人怎么会不明白,但凡有一点儿办法,她的夕雾也必定会救庞宜之。

  只是三丫头不想看着自己也死在这里。

  老夫人的身躯突然佝偻下去,苏苏扶住她,有那么一刻她也希望自己单纯只是叶夕雾,拿起剑誓死也要带着庞宜之和潜龙卫离开。

  可她是黎苏苏。

  她若踏错,不仅是祖母,还有三界万物,都会万劫不复。

  老夫人枯槁的手抱住她,轻轻摸了摸她头发。

  苏苏眼眶骤然酸酸的。

  庞宜之从屋子里出来。

  他已经换上男装,拱手道:“三姑娘。”

  苏苏颔首。

  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受了伤,愧疚地说:“是在下连累了三姑娘和老夫人。”

  庞宜之也知道自己今日躲不掉,或许他来周国找叶冰裳那一刻,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庞宜之看着苏苏,似乎想开口说什么:“在下……你……”

  许久,他挺直脊背,低叹着笑笑:“算了。”

  苏苏不懂他没说出口的是什么,这个傲骨铮铮的状元郎,深深看她一眼,被廿白羽擒住。

  风飒飒吹动院子里的翠竹。

  周国的春季快要来了。

  *

  苏苏得知庞宜之的死讯,是在三月初。

  据说澹台烬什么也没审问出来,庞大人是自缢的,他齿间藏了毒,尸身得以保全,死得分外祥和。

  苏苏猜得没有错,他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打算。

  夏国颓败,青山埋忠骨,作为主战派,庞大人是有气节的人,

  澹台烬并没有拿到潜龙卫,这支神秘的卫队骤然消失。

  澹台烬气急败坏亲自出去找人,一走就是一月,祖母也被澹台烬换了地方,苏苏不知道她在哪里。

  周国开了春,宫里一派锦绣景象。傍晚老虎妖趾高气扬地走进来,捉了几只□□扔在苏苏睡觉的小榻上。

  苏苏追着它,把它打得满头包。

  这货记吃不记打,隔三差五就想报仇,偏智商不达标,总是挨揍。

  它吃过人,身上有浓重妖气,苏苏打起来毫不手软。

  一人一虎追了小半个皇宫。

  老虎慌不择路,逃回到承乾殿里。

  没想到世上它最怕那个人回来了。

  澹台烬才穿上衣袍,虎妖就逃命似的蹿进来,跌入他沐浴的池子,水花溅得老高。

  澹台烬笑了。

  老虎抖了抖,从池子里爬起来,吓得抱住两只爪子疯狂作揖,朝慢半步追进来的少女身后躲。

  苏苏看见澹台烬时,也愣了愣。

  眼前的贱虎缩小到只剩巴掌大,眼泪汪汪直哆嗦。她无情地拎起它,一脚把它踹飞。

  迷你虎妖感激地看她一眼,顺从地伸展四肢,倒飞出去。

  一月不见,本就瘦弱的澹台烬多了几分苍白的感觉。

  这段时间他凶神恶煞到处找潜龙卫,结果连个影子都找不着,心情糟糕可见一斑。

  苏苏在宫里都听说,他大动干戈,在宫外杀了不少人。

  澹台烬没有找到潜龙卫,证明他的夜影卫某种程度上,不如萧凛的潜龙卫。

  苏苏心里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铪./蟆从门口跳出去,澹台烬不咸不淡地说:“让老道士把虎妖扔进炎火炉。”

  这下老虎不死也得脱层皮,苏苏知道他心情糟糕,不太想过去。

  这段时间她在宫中过得挺快活,因为没有特定身份,宫人不敢让她做事,却也不敢轻慢她。

  澹台烬一回来,殿内的空气都要沉冷不少。

  苏苏床铺被弄脏,她认命地问宫女要了一套干净的,重新铺床。

  青年帝王头发散下来,坐在龙床上看她。

  突然开口问:“潜龙卫在你手中?”

  苏苏铺床的动作停下来,她抬起头:“如果真在我手中,我想,你今夜恐怕会完蛋。”

  他盯了她一会儿,突然说道:“你过来。”

  苏苏疑惑地走过去:“怎么了?”

  “孤上次让你见了叶老夫人。”青年漆黑的瞳一眨不眨看着她,陈述说。

  苏苏点头,所以呢?

  “所以,”他抿了抿唇,不悦地说,“你该兑现自己的承诺。”

  苏苏当然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找八皇子的事,我当然不会骗你,但是追溯一个人需要他的贴身物品。他以前在宫中住过,你派人去找,找到拿给我,我来想想办法。”

  苏苏说完就要走回去,手腕突然被拽住。

  她还搂着一个枕头:“还有什么事?”

  他抿着唇,眉眼间的不悦半点儿没有减少。漆黑的眸子像漂亮的黑曜石,闪着冰冷的光泽。

  有几分被愚弄的不高兴。

  勾玉小声提醒苏苏:“你还说,教他画苍生符。”

  噢对,是有这么回事。

  然而苏苏见不惯这个人,故意装作不解说:“还有别的事吗?”

  澹台烬见她半点儿也回想不起来的模样,不得不说:“苍生符。”

  苏苏笑开:“我差点忘啦,你要现在看吗?”

  青年帝王说:“嗯。”

  她逼着他自己开口提醒,澹台烬的表情已经恨不得掐死她。

  “魏喜,拿朱砂符纸来。”

  没一会儿,朱砂符纸出现在苏苏手中。

  她没兴趣在这件事上耍他,只想赶紧画完睡觉。她以前教过澹台烬画“苍生符”,就是将世间美好以虚幻的形式呈现在他眼前。

  让他须臾之间看遍天下众生。

  这是静心的符咒。

  苏苏画好之后递给他,说道:“还记得法决吗?”

  澹台烬没说话,符纸到他手中那一刻,无风自燃。幽蓝色的光照亮他的脸,澹台烬眼前,少女困倦地看着他。

  “好了吗?静下心我就去睡觉啦。”

  澹台烬掐住她下巴:“你耍孤!”

  苏苏莫名其妙,拍开他的手:“你又发什么疯!”

  澹台烬说:“孤什么也没看见。”

  苏苏愣了愣:“这不可能。”

  他简直在质疑自己的学艺水平,苏苏见他神色,也不像在说谎,她蘸了朱砂,重新画了一次。

  这次苏苏自己试给他看,她看见山河呈现在眼前,人间一片祥和,百鸟鸣叫,彩云漫天。

  “你看,明明可以。”她伸手,捞了一朵虚化的云彩,苍生符顷刻化作虚无。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m.biqugetv.com

  澹台烬皱眉看着她。

  看不见,他依旧什么都看不见。上次他也可以看到,然而这次符咒散去,依旧只有眼前头上簪着粉樱的少女。

  “孤看不到。”

  苏苏来了气,她觉得澹台烬在碰瓷。他的人被萧凛的潜龙卫虐了,回宫心情不好,就逮着她愚弄。

  她当即撂担子不干:“你自己和自己玩吧!”

  她才要走开,澹台烬下意识想拉她。

  苏苏头也没回,空中烛火飞过去,灼伤澹台烬指尖,他收回手:“你!”

  勾玉冷不丁说:“他没撒谎,小主人,是你没有学好苍生符。”

  勾玉娓娓道来:“你爹爹以前用苍生符哄你玩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你,这种符咒,只对心怀苍生的人有用。澹台烬以前能看见,是因为他心里只有权力和天下。”

  苏苏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而现在,”勾玉沉默片刻,“苍生符燃尽,你在他眼前。”

  他看不见苍生。

  少年魔神心里的情感并不纯粹了。

  苏苏回头,看见青年手指一片通红。他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她,愤怒里带着几分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感。

  苏苏知道,这是个好机会。

  她走回去:“是我学艺不精,对不起。”

  他握住拳头,就要冷嘲热讽开口。

  少女突然捧起他的脸,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她漫不经心说:“赔罪!”

  脸上蜻蜓点水的柔软让他整个人僵住。

  反应过来,他咬牙拽住她领口:“你……”

  “不知廉耻?”苏苏接话道。

  两个人靠得极近,近得澹台烬能看清眼前少女的眼睫,他抿紧了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苏苏说:“那你开心了吗?”

  他依旧不语,从牙齿中挤出一句:“孤要的是苍生符。”

  苏苏眉眼带着几分浅浅的无奈:“苍生符可能没有了,给你亲一下,你就忘了这回事,你干不干?”

  澹台烬冷冷盯着她。

  仿佛她是个一文不值的笑话。

  苏苏说:“好吧,那我想办法,给你弄来苍生符。”

  她打算拽开他的手离开。

  澹台烬不肯松手,固执又僵硬地拽住她。他从她眼里看出几分戏谑,一直没动。

  就在苏苏以为,这个情况会僵持下去的时候,澹台烬突然按住她后脑勺,低下头。

  他闭着眼,唇是冷的、微微哆嗦。

  苏苏眼中笑意缓缓晕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2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3破晓行动作者:江右萧郎 4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作者:苏小暖 5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