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8章 作对

  澹台烬想吐出药丸,却已经来不及,苏苏的手指在他喉间一点,他咽了下去。

  看清怀中人,澹台烬原本冷静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苏苏得手便跑。

  少女的笑脸上一刻还在眼前,下一刻已掠开很远的距离。

  塘泥从澹台烬脸上掉落,他看向苏苏,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叶、夕、雾。”

  廿白羽自然也认得苏苏,上次为陛下献舞,差点没勒死陛下的姑娘。

  廿白羽厉声道:“妖女,你给陛下吃了什么!”看着苏苏的目光,宛如在看一个死人。

  澹台烬扶住河底石头,试图吐出药丸,没有成功。

  这显然也是澹台烬想问的,他胃里一阵恶心,直勾勾看着苏苏。

  苏苏说:“当然是穿肠毒.药,不赶紧治就容易死。我劝你们还是快带澹台烬回去治吧,再晚点儿他毒发身亡怎么办?”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喊她妖女,比起她,他们分明才更像妖孽。

  听她说是毒.药,澹台烬脸色更难看:“要你们这群废物东西有何用,一个女人都防不住!”

  廿白羽自知守护不力,二话不说双膝跪下。

  澹台烬看一眼身边的道士:“抓住她!”

  老道闻言,祭出一面嗜魂幡,噬魂幡在水底漾出黑色光晕,道士口中念念有词,噬魂幡飞向苏苏。

  苏苏看见噬魂幡的时候,眸光也沉了下来:“妖道,你们竟然用活人来祭旗!”

  老道得意一笑。

  噬魂幡上怨气重重,一经祭出,蛟头顶的怨气感知到同类,不断翻腾翻腾,很是兴奋。

  那噬魂幡一过来,猛然变大,苏苏没法躲,抽出符纸生生迎了一掌。

  符纸碎在掌心。

  噬魂幡不依不饶,在空中打了个旋,再次要攻向苏苏。

  苏苏躲闪得很吃力,她的符纸尽数破碎,最后被噬魂幡打在肩膀,摔在地上。

  这东西本就是难得的魔器,也不知道老道士杀了多少人,才有这么重的怨气。

  噬魂幡围着苏苏盘旋,巨大幡下,少女脸色苍白。

  老道见到苏苏符纸,知道这少女不简单,恐怕是他克星。他拿出铃铛,当即决定斩草除根杀了苏苏。

  叶储风皱眉,刚要出声求澹台烬放过苏苏。

  下一刻,老道的铃铛被人握住。

  握住铃铛那只手修长苍白。

  老道抬头:“陛下?”

  澹台烬面无表情抹掉脸上的泥,怒声朝老道士说:“孤让你捉住她,不是杀了她!”

  老道士喏喏应一声,刚要收回招魂幡,却见地上的少女趁着他和澹台烬说话,胆大包天,伸手握住了招魂幡。

  招魂幡被凡人握住,黑气浓郁,苏苏不肯松手,招魂幡里传出巨大的吸力,试图把苏苏的灵魂吸进去。

  勾玉惊骇地醒过来:“小主人,你做什么,快松手。”

  苏苏抿住唇瓣,看着黑色的招魂幡,在心中回答勾玉:“招魂幡吞噬了无数凡人灵魂,今日若不杀了老道,必成大患。”

  勾玉看一眼招魂幡颜色,心中也是一沉。知道苏苏立场坚定,只好叮嘱道:“你要小心。”

  老道士为难地回头看澹台烬:“她不松手,招魂幡早晚会把她吞噬掉,贫道也没办法。”

  澹台烬神色阴鸷:“叶夕雾,给我松手!”

  苏苏不理他,双手紧握招魂幡,用神血凌空画符。

  老道士心中有种不祥预感,连忙请示澹台烬:“陛下!不能这样下去,那女子想毁了招魂幡,招魂幡一毁,就没法唤醒妖蛟。我们必须杀了她。”

  澹台烬眼眸漆黑,抿唇不语,他握住道士铃铛的手紧了紧。

  那边苏苏已经画符完毕,她抬眼看向老道士:“让你这个妖道也尝尝被收魂的滋味。”

  她松开手,一个金色印记出现在招魂幡上。

  招魂幡脱离她的手,飞速在空中旋转,苏苏弯起唇,朗声道:“收!”

  少女眼眸清亮,招魂幡笼罩住老道士,老道士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跟着澹台明朗三年,献祭了那么多个的灵魂,才能驱动这招魂幡,这少女怎么能驱动!

  老道士要逃,然而他没有神血,也没有倾世花,哪里能逃掉。

  苏苏手指翻花,指挥着招魂幡攻击老道,老道士发出声声惨叫。澹台烬离得近,招魂幡的气劲把他的脸划出一条口子。

  廿白羽眼疾手快,连忙把澹台烬拉开,这才免去招魂幡攻击。

  澹台烬抬眸看向苏苏。

  少女穿着祭祀的裙子,身上金线发着流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河底,她瞳孔竟带着几分瑰丽庄重的紫。

  像神女般的圣洁无情,执着要杀了妖道,一眼都不曾看向他。

  澹台烬捂住脸上的伤口,如果不是廿白羽反应快,刚刚他也会重伤。他垂下眼眸,自语道:“你总是和我作对……”

  老道士倒在血泊中,招魂幡失去现有主人,旋转几圈落了下来。

  打爆了妖道的狗头,苏苏眨了眨眼睛,眸中出现快活的笑意。她捂住疼痛的胸.口,她现在体内有倾世花,不到既定的时候,其他人很难弄死她。

  老道一死,仪式很难进行。

  蛟就很难变成妖蛟了。

  却在下一刻,澹台烬笑出声,他漫不经心擦掉脸上的血迹,面无表情说:“全杀了。”

  苏苏愣了愣,看向澹台烬,他并不看她,盯着蛟上方的怨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廿白羽闪身到道士们身后,手起刀落,鲜血喷溅出来。小道士们连叫都来不及叫,便人头落地。

  短短数分钟,道士全部倒下。

  鲜血在河中,并没有晕开,反而全部被怨气吸收。

  廿白羽和其他几个夜影卫拎着刀子,走向燕婉等人。

  苏苏拦住他,说:“住手!”

  然而她能拦住他们杀一个姑娘,却不能拦住别的。

  很快,其余几个少女瞪大眼睛,没了气息。

  花枝等物什染上她们的血,怨气穿行其中,越来越大。

  燕婉看一眼冷冰冰的少年帝王,这回知道谁才是救星,她拽住苏苏衣摆,抽泣道:“姑娘救我!”

  苏苏拦住廿白羽,对燕婉说:“还不快跑。”

  道士全都死了,若燕婉再出事,怨气会越来越壮大。等壮大到一定地步,就能夺舍蛟的身体。

  燕婉咬牙,掉头就跑,想循着来时的路离开,几个夜影卫悄无声息出现在燕婉前方。

  燕婉吓得退回苏苏身边。

  苏苏咬牙,拽住她避开廿白羽的刀锋。

  刀气削掉燕婉的一缕头发,她吓得哭都不敢哭出声。

  夜影卫把她们包围。

  澹台烬扔了把匕首进来,他含笑温柔地说:“只差一个人的怨气了,你们二人,死一个便可。”

  他虽在笑,却没一个人觉得他心情好。

  苏苏看他一眼,想找机会带着燕婉突围出去。澹台烬疯起来简直自己人都杀。

  然而身后的燕婉一动,竟是捡起地上的匕首,直直朝着苏苏刺过去。

  燕婉不会武,苏苏轻易打落了她手中匕首。

  “为什么?”苏苏问她。

  燕婉怨恨地看着她,不说话。

  燕婉想活着,她是个聪明人,看出来澹台烬认识苏苏。苏苏会武自己不会,而这种两者活一个的选择,显然就是为了偏袒苏苏提出来的。

  如果苏苏想杀自己,自己反抗都做不到,燕婉只好先发制人。

  澹台烬嗤笑一声。

  不知道在嘲讽燕婉还是苏苏。

  苏苏沉默不语,说寒心倒不至于,燕婉是什么人,之前在那个房间,基本就清楚了。

  她自私,狡诈。

  一条金线悄无声息出现,捆住苏苏和燕婉,在苏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金线扯着她们后退。

  苏苏撞进一个滚烫的怀抱,来人猝不及防接住她,又忙不迭羞恼地推开她。

  苏苏站稳,打量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庞大人?”

  竟然是庞宜之。

  庞宜之瞪她一眼,哼了一声,

  庞宜之身后,还站着一个天青色锦袍的人。赫然是萧凛。

  虞卿看着飞过来的燕婉,一脚踹开,燕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痛得脸色扭曲。

  虞卿笑道:“哟哟哟,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姑娘你太过恩将仇报,在下怕帮了你,被姑娘捅一刀子。在下一介文弱书生,可撑不住姑娘的一刀。”

  燕婉听见这话,顿时面红耳赤,脸色红了又白,知道这群人看见了自己刚刚做的事。

  苏苏噗嗤一笑。

  萧凛说:“叶三姑娘,你没事吧?”

  苏苏摇摇头。

  澹台烬眯眼看向他们:“你们找死。”

  萧凛从容说:“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萧凛身后,走出一个面色温柔的女子,苏苏扯掉自己身上的金线,发现竟然是叶冰裳。

  叶冰裳一走出来,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她局促地看一眼澹台烬,又看看苏苏:“三妹妹。”

  苏苏冲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澹台烬看向叶冰裳,微不可察皱了皱眉。

  叶冰裳对澹台烬说:“质子,漠河之蛟与你无仇无怨,你何必执着将它妖化,唤醒它呢?”

  澹台烬没有说话。面对叶冰裳的职责,也不见他生气,倒是出乎意料的好脾气。

  少年本就生得一副好相貌,他不讲话只抿唇的模样,看上去无辜又可怜。

  仿佛大家都是坏人,要来围攻他。

  叶冰裳低低叹息一声,想到质子过往也不易,责备的话便说不出口。

  她从袖中拿出一片白色麟甲模样的东西。

  一见到散发着光芒的麟甲,勾玉整惊呼出声:“怎么可能!”

  苏苏问:“怎么了?”

  勾玉活得久了,向来稳重。从来不曾这样失态,苏苏情不自禁盯着那片鳞甲。

  鳞甲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一看便不是凡物。

  “那是什么?”苏苏好奇地问。

  她在藏书阁看过许多书,包括不少神器的模样,可是独独没有见过这样的鳞甲。

  它有两个巴掌大,比玉色都莹润,光芒耀眼,上面的金色的纹路若隐若现。

  勾玉低声说:“不可能,不可能的……”

  见苏苏目不转睛盯着鳞甲,勾玉回过神,含糊其辞道:“一种神……妖兽的护心鳞。”

  苏苏:“看起来很厉害,一定是很厉害的妖兽护心鳞。”

  勾玉:“算是吧。”

  苏苏听说,护心鳞这种东西,大部分妖兽宁愿死了,将护心麟化作飞灰,也不会轻易留下来。

  所以关于护心麟,大部分人了解得特别少。

  但是,苏苏奇怪地想,叶冰裳一个凡人,怎么会有这种万年难得一遇的宝物呢?上次的魇魔,是否也是因为这片护心麟,才缠上的叶冰裳?

  护心麟在叶冰裳手中闪烁,她微微一笑,对萧凛道:“王爷,在蛟怀里那个蚌中。”

  萧凛点头,也露出一丝微笑。

  澹台烬眸色晦暗不明,看了眼蛟怀中的蚌壳,比起庞大的蛟身,那个蚌实在太不起眼了,渺小平凡得可怜。

  然而能让萧凛找过来,肯定不同凡响。

  苏苏左右看看,问庞宜之:“宣王这次是来找什么的?”

  庞宜之看她一眼,爱搭不理地哼一声。

  苏苏知道这位暗恋叶冰裳的大人不喜自己,也不再去打扰他。

  反倒是庞宜之见她要走开,嘴巴不受控制地说:“里面有克制妖物的舍利子。”

  苏苏惊讶地看着他。

  庞宜之别开头:“反正那东西,能对付澹台烬的虎妖。”

  澹台烬和萧凛,双方不谋而合来到漠河中,一个想要妖蛟,一个想要舍利。

  场面一时间非常紧绷。

  见苏苏看着自己,庞宜之嘴角上翘,把叶冰裳找自己,让自己带她来漠河找萧凛的事,交代得清清楚楚。

  庞宜之和她低声说着话,怕被周国的人听见,靠很近。

  苏苏觉察一道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她下意识看向澹台烬,却见他分明是看着叶冰裳的。

  感觉错了?苏苏心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 2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3超越轮回作者:任怨 4光之子作者:唐家三少 5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