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3章 是仙

  冥夜抱着桑酒,站在黑暗之中。

  他突然不敢抱她走到阳光下,不想看见她的此刻的目光。

  最后冥夜还是一个人走出了地牢,他明白,桑酒不会道歉。

  仙婢见他脸色苍白,惴惴不安地看着他,说道:“真君,天欢圣女在哭。”

  冥夜说:“知道了。”

  他迈步走向天昊宫里。

  还未靠近,果然听见一阵痛苦的低泣声。

  神有神髓,仙有灵髓,妖魔有魔根。

  毁了灵根,不亚于剔骨之痛,天欢活过来,天昊这几日一直用镇痛的药将养着,依旧不能缓解天欢的痛苦。

  她一旦醒来,便痛得哭泣不止。

  冥夜一走进去,天欢拽住他的袖子,低泣道:“冥夜,我好疼,我好疼啊。”

  天昊愤怒地说:“那蚌精敢伤天欢,害得天欢如此痛苦,我要她魂飞魄散,偿我女儿今日之苦。”

  冥夜冷声说:“我不允!”

  他闭了闭眼:“师父,我说过了,桑酒邪魔入体,才会被控制伤了天欢。天欢既然已经醒来,便不要再追究此事。”

  天昊说:“你竟然还护着那蚌精!难不成你也觉得天欢有错,她奉令清缴妖魔,有何不对。这几日你自己也去看过,漠河妖气横生,天欢并未冤枉蚌族。”

  冥夜说:“蚌族居于漠河,数千年来从未害人。”

  天昊冷笑道:“你是要包庇蚌精到底了?天欢失去了灵髓,要我放过蚌精,绝无可能!除非,把那蚌精的灵髓换给天欢。”

  冥夜平静地说:“天欢失去灵髓,不知弟子的灵髓,够不够赔?”

  天昊一愣。

  冥夜的灵髓,那是多少人都肖想的东西!

  冥夜说道:“我把灵髓给天欢,这件事当作没有发生过。上清自此还给师父,恩情也一并还给师父。天昊尊者,三界诛杀令只有一枚,你还是别浪费在小蚌精身上比较好。”

  说罢,他便要动手抽灵髓。

  天欢死死拽住他的袖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冥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竟然为了那个蚌精……”

  冥夜说:“百年前,她就已经是我的仙妃,我的妻子。”

  天欢惨然一笑:“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告诉你真相。蚌族早在百年前,就和妖魔勾结。你说桑酒被妖魔控制,旁人不信,我倒是信的,只不过不是控制,她是心甘情愿为妖魔做一切。”

  冥夜冷冷看着她。

  天欢说:“你道她为何明明看见了你留下的消息,却不愿在竹林中等你。因为她那时,和一只狼妖在一起。魔神手下大将,少睢你想必认得,你若去查,便知道,那几日桑酒都和少雎在一起。”

  天欢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冥夜,你还不明白吗?桑酒不爱你了,她和少雎厮混那么久,整个漠河都带着妖气。你又何必为了她,弃上清于不顾呢!”

  冥夜拳头握紧,死死抿唇,他的目光向来冷清,此刻却前所未有犀利起来:“住嘴!”

  天欢抽泣着摇头:“就连你也不知道,漠河妖气从何而来,魔神一死,除了少雎,谁还会有这么浓重的妖气?你不懂女子的心,你冷落桑酒百年,纵然她从前再喜欢你,可是如今除了恨,还能剩下什么。”

  冥夜指尖苍白。

  他在竹林留下暗语,让桑酒等他七日,可他第七日回去找她,却没有找到桑酒。反倒看见林中弥散着浓烈妖气……

  桑酒从前见到他便欢喜,可如今,她连他靠近都不愿意。手机端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冥夜冷冷地说:“我不信,天欢圣女既然不愿意要我灵髓,我自会想办法补偿你。你们若真不肯放过桑酒,我也无法时时刻刻阻拦,但希望天昊尊者明白,冥夜千年来,也不是白白做这个真君。”

  他话音刚落,仙兵匆匆来报——

  “真君,地牢中的蚌精不见了!”

  此话一出,冥夜脸色大变。

  他眸中冰冷,几乎下一瞬,就出现在了地牢中。

  果真如仙兵所说,地牢空空如也。

  空中弥散着一股很浅的妖气,那么熟悉,暴怒和恐慌几乎让他失去理智,眨眼间,他循着妖气追到百里之外。

  *

  苏苏蜷缩在巨大狼妖的背上。

  少雎声音轻和:“累了就睡一觉,我不会让他们杀了你。”

  苏苏低声说:“我不怕他们杀了我。”

  少雎说:“我进入上清,定瞒不过冥夜,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追上来。我来此并非毫无胜算,你别怕,我定能带你离开,只不过,如今妖魔境况不太好,接下来你跟着我恐怕得受点罪了。”

  苏苏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少雎道:“你救了我。”

  苏苏凄凉笑道:“我也救了别人,可他们害死了父王。”

  少雎叹息一声:“桑酒,善良无罪。”

  苏苏睁着血红的眸子,看着天空喃喃问他:“我现在成妖了吗?”

  少雎温柔地笑着说:“你是仙。”

  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到少雎背上。她仓皇去擦:“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少雎说:“没有关系。”

  他带着她跑过金色的田野,苏苏才发现,人间已经十月,是秋天了。

  如少雎所说,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墨发白衣的仙君,便手握仙器,在前方等着他们。

  少雎把苏苏放下来。

  苏苏看着面前的男子,她以为冥夜会生气,毕竟三界谁人不知,冥夜真君最重规矩,他道心稳固,眼里容不下妖孽。

  她也做好了今日死在这里的打算。

  苏苏明明知道,少雎带自己走不远,她还是爬上了他的背。

  这约莫是她这辈子最自私的一回。

  她心想,死在美丽的人间,总比死在阴暗的地牢好。她已经准备好了面对冥夜的怒火,然而面前神色清冷的仙君,仿佛没有看见少雎的存在,努力扯了一个笑容,对她伸出手:“过来。”

  冥夜说:“桑酒,我知道是他胁迫你,你和我回去,我不会为难他。”

  百年来,苏苏从未见冥夜对自己笑过。

  最多的时候,他总是冷着眉眼,斥责她没有半点儿规矩。

  倘若是以前,她在梦里都盼着今日这一幕,白衣仙君朝她伸出手,带她回上清。

  可今日,苏苏用红色的瞳看着他,道:“冥夜仙君,我是个妖精,不是你定的规矩吗?妖精不能去上清。”

  冥夜冷静地说:“你不是,变成妖瞳,并不意味着成了妖,被人控制也会出现妖瞳。你不想去上清,那就不去上清。”

  苏苏说道:“我杀了人,天欢、还有几个叫不出名字的仙子。”

  冥夜依旧十分冷静,他笃定地说:“他们不会死。”

  只要魂魄不散,他就能救回他们。她也不会有业障,她能做回蚌族小公主,继续修仙,只要她同他回去。

  苏苏呢喃道:“你真是疯了,冥夜。”

  他固执地看着她。

  苏苏把手放进他掌心,冥夜愣住,欢喜之色才出现在眼底,她轻声问:“我和你回去,你能杀了天欢吗?”

  苏苏感觉握住自己那只手僵住。

  她慢慢地说:“杀了她,碾碎她的魂魄,让她永世不得超生。还有那几个仙子,我听说仙子的肉身化作齑粉,沉入河中,能保证河水百年清澈。冥夜,你能杀几个?”

  她看着他慢慢白了脸色,想抽回自己的手。

  冥夜却不肯放手,他倏地收紧手指,下一刻,一道冷光打在他手上,他闷哼一声,手指反而更紧。

  少雎从一头巨狼化作人形,担忧地看着苏苏。

  苏苏对冥夜说:“放开我吧,冥夜,一百年了,就当我欠你和天欢的,我一个妖怪,不该肖想仙境主人。我们蚌族挟恩图报还愚蠢,明明高攀不起你们,偏往你们身边凑。你看,我如今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来碍你的眼。”

  冥夜心里痛意难挡。

  他很想说,不是这样的,是他生生错过了百年。

  苏苏说:“最初就是我错了,我不该遇见你,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如今漠河水淹,蚌族身死,仙君就当高抬贵手,念在蚌族桑酒当年年少无知,要么放过我,要么杀了我。”

  冥夜脸色惨白。

  苏苏看向少雎:“我们走吧。”

  少雎点头,他们没走出多远,苏苏听见身后低哑的嗓音:“所以,你后悔了,爱上他了?”

  他问得艰难,似乎她回答是,比在他心上剜刀子还难受。

  苏苏没有回头,她轻声说:“冥夜,爱谁不比爱你好呢?”

  她的珍珠和眼泪,爱情与天真,尽数葬在了这一百年。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大到她心中只剩下悲哀。

  苏苏没有回头,也看不见冥夜踉踉跄跄追上来,依旧想留下她。

  他握不住三叉戟,碰不到她的衣摆。

  邪魔不惧的仙君,却害怕她回头,更怕她不回头。

  他没法放她走,也没办法杀了她。

  他跟了许久,看狼妖带她跑过人间秋天的田野,跑过山花烂漫的草地,跑过人间干净的瀑布和小溪。

  他们越走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拦住他的,并不是那只狼妖,也不是她说,冥夜,爱谁不比爱你好呢。

  而是她被妥帖放在溪水中,难得露出的那个笑容,让他止住了脚步。

  他不敢上前,第一次真切明白,桑酒不爱他了。

  *

  冥夜没有回到上清。

  他回到了那个荒芜的小竹林,不知道哪一天,小地仙搬回来了。他战战兢兢看着冥夜:“真、真君。”

  冥夜颔首。

  以前看不见,如今闭上眼,都觉得处处熟悉。

  他待了一会儿,觉得待不下去,便离开了。

  小地仙安顿好蘑菇和蝴蝶精,嘟囔道:“真是奇怪的人。”

  对于冥夜来说,一段感情,并不能占据他的一生。从灵识开启之处,每一个妖精的梦想,是成神。

  他们躲过天地法则的无情,渐渐能够点石成金,凝水成冰,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半途而废。

  冥夜的修炼,比所有人都孤单。

  他功德加身,天道都钟爱他。

  这时候,他已经快要成神。他单独开辟了洞府,没日没夜修炼。

  蛟化龙,只差一步。

  世上还剩下的神何其少,他若真成了神,便是百废待兴后的希望。

  冥夜的洞府上方,常常能听见传说中的龙吟。

  天昊前来拜访,他说:“天欢没了灵髓,今后修炼大道无比艰难。我答应你不发三界诛杀令,你若真的成神,便护佑天欢。”

  冥夜可有可无地点头,收下三界诛杀令。

  天昊艳羡地看着他额间若隐若现的神纹,没有多说,离开了。

  所有人都以为,冥夜快要成神,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额间神纹日益黯淡。

  蛟只有两爪,他化出原型,却有八爪。

  他的道,开始离开他。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试着去追踪蚌公主的行踪。

  他派出去的纸鹤扑闪着翅膀,回来说:“她和狼妖在不化之巅,找新生石。”

  冥夜平静点点头。

  “新生石”,常常是为了要出生的小妖准备,他沉默许久,额间神纹愈发黯淡。

  冥夜忘记自己活了多少年,也没人告诉他,为什么身体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他把自己洞府中的新生石,系在纸鹤身上,纸鹤要飞走时,他又冷冷地捉住它。

  那一刻,他第一次生出要杀了狼妖的想法。

  纸鹤惶恐地看着他额间神纹变黑,他低眸,声如脆玉:“抱歉。”

  神纹重新变回圣洁的白色。

  新生石到底没让纸鹤带出去。

  开春的时候,他恍然想起,桑酒已经离开他第三个年头,他的纸鹤飞回来,叽叽喳喳说——

  “蚌公主过得不错。”

  “她没有像仙君你期盼的那样不开心。”

  “仙君,仙君,你没办法去接她。”

  “他们找到了好多新生石。”

  他抬手,毁去纸鹤,空中一瞬安静下来。

  他心里却安静不下来。

  这两年,天欢来过两次,他从不见她。

  纸屑碎在空中,最后一只笨拙地搬来一小块蜜糖。不知道纸鹤去哪里偷的,都快被蛰成筛子了。

  他抬起手,看了它许久,把它放走了。

  纸鹤越飞越远,最后也离开了他。

  冥夜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他功德加身,按理早该飞升渡劫,然而上空安安静静,劫雷并不降临,他便明白,他的劫不在此处。

  他知道,他或许永远都无法飞升。

  他踏出洞府,有几分恨蚌公主,恨到想去寻她。问问为什么说不爱便不爱了。

  仙的生命太漫长,桑酒的出现,对他来说,短得像昙花。

  不过一个小姑娘的爱情,他心想。多么短暂而廉价,因为一只狼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2你丫上瘾了作者:柴鸡蛋 3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4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 5第一卷 县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