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61章 心意

  自从傀儡术的事,苏苏便知道他心思深沉,不确定他在试探还是随口一说,苏苏很快调整好表情,抬眸看着他。

  “是挺紧张的,我怕我失手杀了你,祖母被连累。”

  澹台烬看了她一会儿,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坦荡看着他,确实没在意外面的动静。

  他松开手,问守在外面的廿白羽:“人抓到了吗?”

  廿白羽说:“禀陛下,已经抓获。”

  澹台烬嘴角一弯,眸光森然。

  苏苏心里惴惴,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澹台烬回头看了她一眼,走出门去,审问犯人去了。

  勾玉说:“小主人别慌,有可能他们捉住的不是庞大人。”

  苏苏点头。

  她在殿内踱步两圈,发现确实什么也做不了。

  祖母在澹台烬手中,她就不可以冒险。如果被捉住的人不是庞宜之,她贸然出去,反而会害了他。

  苏苏最后回到承乾殿,盖上被子阖上眼睛假寐。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空气中传来浓烈的血腥气。

  她猛然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

  她对上澹台烬漆黑的眼睛,他专注地看着她,手上全是血。

  他意味不明道:“你睡得倒是安稳,就半点不担心?”

  苏苏注意到,他眼中很是兴奋,衣角上也沾了血。

  他想要伸手触碰她的脸,微笑着说:“想不想知道那人都说了什么?”

  苏苏坐起来,拍开他的手:“你就不能洗了手再回来吗?”

  澹台烬愣了愣。

  苏苏起身,没有接他的话,走到殿门口,给门口守着的太监说:“打一盆清水来。”

  太监摸不准她的身份,见陛下没有驳斥,只好连忙去办。

  没一会儿水就端了过来。

  苏苏拧干绢帕的水,对澹台烬说:“手。”

  他抿唇看她,苏苏从他眼里看见几分疑惑。她没和他废话,执起青年满是鲜血的手,给他细细擦手上的血。

  澹台烬脸上满满的恶意变成茫然,看着她一头青丝,放缓了呼吸。

  少女洗得很认真,给他擦干净手上血迹,带着他的手一同浸没在水中。

  冬日手泡在温水里很是舒服。

  她垂着长睫,不满地说:“别满手是血就碰人,很不礼貌,没人会高兴。”

  澹台烬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苏苏心中冷笑,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

  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苏苏用另一张干净的绢帕把他的手指擦干净。

  苏苏抬起眼睛,问他:“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澹台烬抽回手:“没什么。”

  “哦,那我去睡觉了。”她重新盖好被子,只露出一张粉白的小脸在外面。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问道:“我明天可以去看看祖母吗?”

  她大眼睛湿-漉-漉的,让澹台烬一下联想到傍晚那只小粉兔。

  “可以”两个字含在唇间,他心里一紧,想到她层出不穷的手段,他说:“什么时候听话,什么时候再去。”

  她无趣地扁了扁嘴,翻身背对着他。

  澹台烬盯着她后脑勺,怔怔看了眼自己的手。

  苏苏鲜少对他有好态度,他下意识要往阴谋的地方想,可是想了许久,只记得少女指尖温软的感觉。

  寝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苏苏心里吁了口气,做戏做全套,她没敢看澹台烬现在是什么表情。

  她问勾玉:“他身上不会都是庞大人的血吧?”

  勾玉说:“小主人,我觉得他诈你的。”

  苏苏:“我也觉得,还好我反应快,刚刚没露馅儿吧?”

  勾玉:“没有,特别自然,一点儿都不紧张好奇。”

  苏苏:“那就好。”

  勾玉顿了顿,慢吞吞说:“我感觉,他刚刚挺高兴的。”

  苏苏没吭声,嘴角弯了弯。

  她握住灭魂珠泪,珠泪的温度像要生生把她烫伤。

  后半夜苏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天将明时,她觉察有人在看自己,睁开眼睛却发现殿内空荡荡,澹台烬已经出去了。

  刚刚的感觉仿佛错觉。

  老虎不知道逃到了哪里去,苏苏才要出门,一个黄衣舞姬和绿衣舞姬突然凭空出现在承乾殿内。

  黄衣舞姬脸色苍白,绿衣扶着“她”。

  熟悉的场景让苏苏一下来了精神,她压低嗓音道:“庞大人!”

  黄衣舞姬抬起头,果然是庞宜之。

  舞姬的衣裙比宫女妩媚多了,苏苏感觉到庞宜之懊恼得不行。他看苏苏两眼,飞快别开头,耳朵红得快滴血。

  倒是旁边扶着他的“绿衣女子”道:“叶三小姐,没有吓到你吧?”

  她出声嗓音低沉,显然是个男子。

  只不过这个男子扮相比庞大人成功多了,看起来身段玲-珑有致。

  苏苏心想,这个恐怕就是庞宜之口中的潜龙卫。

  这样的暗卫很难培养,他们大多会武会毒,眼前的潜龙卫大抵还会易容术。

  他们是隐身进来的,潜龙卫实力果然不同小觑。

  想到这里,苏苏眸光黯然。倘若萧凛活着,手上有潜龙卫,他不一定会输给澹台烬。

  苏苏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宫里说有刺客,澹台烬发现你们了吗?”

  庞宜之意识到这不是羞囧的时候,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澹台烬为什么知道我们的人在宫里。周国舞姬乐师众多,潜龙卫按理不该被发现。好在来之前,季道长给了我们个灵器,可以掩藏气息。”

  他摊开手,手中是一个漂亮的银环。

  怪不得,他们可以短暂隐身,也是靠着这个,庞宜之和绿衣才没被发现。

  “你受伤了吗?”苏苏问庞宜之。

  庞宜之摇摇头,神情却带着几分沉肃:“可是其他潜龙卫暴露了,现在宫里固若金汤,我们出不去了。”

  原来昨晚澹台烬身上的血是其他潜龙卫的。

  暗卫衷心,他们不可能出卖庞大人。有了银环,庞大人暂时不会被发现,可是要怎么离开,确实是个问题。

  庞宜之说:“进来之前,我们和别的潜龙卫说好,倘若五日没有出去,他们便想办法来接应我们,只要届时周国皇宫守卫松散些,我们就能想办法出去。叶三小姐,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你们不怕我说出去?”

  庞宜之愣了愣,低声说:“我知道你不会。”

  不仅他知道,连季师叔、死去的宣王也知道,所以他们走投无路才会找苏苏求助。

  苏苏诧异他们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心中有几分温暖。

  她问:“离五日之期还有几日?”

  庞宜之说:“三日。”

  苏苏想了想:“好,三日后这个时辰,我想办法制造承乾殿的混乱,到时候驻守的夜影卫都会赶过来,你们能避开宫中普通侍卫吗。”

  绿衣男子说:“没有问题,多谢姑娘。”

  苏苏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庞宜之:“叶冰裳答应和你们走了吗?”

  庞宜之一愣,点点头:“她答应了,可是这次出了状况,她宫外戒备森严,我们无法这次带走她。”

  苏苏没想到叶冰裳会同意,她心想,难道是自己把人想得太坏了吗?

  “庞大人你们这几日在宫里小心。”

  苏苏推开窗户,银环一闪,绿衣男子带着庞宜之离开了。

  庞宜之忍不住回头看,绿衣说:“大人?”

  庞宜之摇头:“没事。”

  他本来有很多事情想问,比如苏苏为什么会住在承乾殿,澹台烬有没有对她不好?

  可是他的身份不容许他这样做。

  他搞砸了这件事,甚至还需要一个弱女子帮他们做掩护。

  庞宜之心里突然翻涌着难以言说的难过。

  想到楚楚可怜的叶冰裳,他咬咬牙,没关系,有机会他们还会回来。不管是叶家大姑娘还是三姑娘,总能都离开的。

  *

  见到庞宜之,苏苏就明白,昨晚澹台烬果然是在讹自己。

  如庞宜之所说,宫里这两天果然戒备森严,苏苏有时候走在外面,勾玉被给她报备暗中隐藏的人。

  “屋檐后面,有一群拿着弓箭的人,那弓箭小主人也见过,是上次让你昏迷的弓箭。”

  苏苏说:“是弱水?”

  “对。”

  上次苏苏就是被弱水射入肩膀,才失去意识,中了傀儡术。

  夷月族果然是擅长武器和毒术的高手,上古神族坐拥弱水河数万年,从来没想过用弱水来做什么。

  可是弱水流向人间后,凡人们只用了千年,就学会用弱水做武器,承载傀儡术。

  幸亏澹台烬手中的弱水并不多,不然后果难以预料。

  苏苏转了几圈,发现庞宜之他们的处境果然不妙。

  澹台烬是个逮着人就杀的疯子,他们惊动了他,澹台烬不找到人不会罢休。

  庞宜之他们得以喘息隐藏,有个原因。

  宫里出了另一件事——

  据说周国八皇子没死。

  民间开始拥趸八皇子为帝。

  澹台烬帝位不稳,在大夏为质十四年,少有人服他。出现一个八皇子,就足够民间动荡,只不过他铁血手段,没多少人敢置喙。

  可是八皇子的存在始终是个隐患。

  澹台烬这几日不仅要搜罗庞宜之他们,还要宫内宫外找出八皇子来杀掉。

  他往往很晚才回来,那时候苏苏都睡下了。

  说是来给他当奴婢,可是苏苏什么都没干,他并未说什么。

  苏苏这两天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该怎么在第三日晚上,把夜影卫都吸引过来呢?

  不容她思考太久,已经到了第三日。

  天边最后一缕天光落下去。

  苏苏捋起袖子,往御膳房去。

  勾玉疑惑道:“小主人你要做什么?”

  苏苏笑了笑,回答它:“给澹台烬做饭。”

  “你会做饭?”

  苏苏摇头。

  “那你……”

  “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给他吃。”

  “万一他不吃呢?”

  苏苏摸出灭魂珠泪。

  珠泪变得十分明亮,里面像是有一汪水在流动,仿佛再加把劲,它就可以变成九枚钉子。

  勾玉震惊地看着它:“什么时候变化的?”

  苏苏说:“几日前的晚上。”

  勾玉回想那晚发生了什么,好像是小主人给澹台烬擦手上的血。它留意到,这几日回来,澹台烬身上都不再有血迹。

  它心跳隐隐加快。

  苏苏捡起一个辣椒,说:“所以,他会吃的。”

  澹台烬在昭和殿内让老道士看八皇子行踪,想起什么,淡淡问老太监。

  “她人呢?”

  老太监知道陛下问的什么。

  这几日他让人监视着承乾殿中那位姑娘,不多管束她,却始终在等着她的背叛和逃离,时不时就要让人汇报她的行踪。

  “姑娘去了御膳房。”老太监回答。

  “去那里做什么?”

  老太监顿了顿,不确定道:“貌似……是给陛下做晚膳。”

  澹台烬以为自己听错了,猛然回头,道:“你说什么。”

  老太监看不出陛下的情绪,惴惴不安地重复了一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3 黑月之潮(下)作者:江南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3第七卷 天意自古高难问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4凡人修仙传 5黑月光拿稳BE剧本(长月烬明)作者:藤萝为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