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80章 少年慕艾

  岑觅璇目中无人惯了,听了月扶崖自报宗门,有心想杀杀衡阳宗的人的锐气,当即扬起下巴道:“我让你三招。”

  若她的对手是公冶寂无,只会礼貌地拱拱手,不会当真。

  可对面是月扶崖,他只一点头:“多谢师姐了。”

  也不废话,他长剑出鞘,攻向岑觅璇。

  岑觅璇起先看不起他,月扶崖才入门四十年,听说还有二十年在闭关,想来没什么对战经验。哪怕被师兄叮嘱过这人资质很好,岑觅璇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真当对方的剑险险削掉她的一缕头发时,岑觅璇再看死板小修士的目光就变了。

  两人境界相同,论对战经验岑觅璇要强上不少,可是比起出招沉稳,月扶崖远胜于她。

  月扶崖剑气凌厉,剑光隐约带着锋锐的啸声,没有过多的花招,仙剑在空中飞舞的速度却很快,让人看花了眼。

  岑觅璇折腰,险险躲过从她腰间飞过去的剑。她人没受伤,速度凌厉的仙剑却削掉了她的衣结。

  “你!”岑觅璇一直被人捧着,平日里师兄妹恋慕她姿容,也多让着她。哪里受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削掉衣结的委屈。

  这一次的对手没有为她容颜恍惚不说,下手还十分干脆。

  岑觅璇连忙手忙脚乱去系衣结。

  月扶崖皱眉,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他没有动手,留给岑觅璇系好的时间,等她怒气冲冲打过来,月扶崖这才再次迎战。

  然而岑觅璇已经被惹恼,她杀招更凌厉,岑觅璇抬手,凌空抓出一条红色鞭子,朝月扶崖抽过去。

  月扶崖张开手臂后掠开,那鞭子却仿佛长了眼睛,变长数寸,堪堪要打中月扶崖肩膀。

  有人惊讶地道:“那是仙器吧?”

  “岑觅璇是赤霄宗掌门之女,身上有什么宝物都不稀奇。”

  “只可惜她的对手,那柄剑顶多算是上品灵器吧。”

  “可不是吗,他敢用剑去接岑觅璇的鞭子,剑都会碎裂。”

  都知晓,世间上古神器最为厉害,然而到了如今,神器破碎尽数陨落,次之便是仙器,再然后大多数人用的便是灵器。

  法器相差一个等级,如同修士之间差两个大境界。

  月扶崖也明白这点,他险险避开鞭子锋芒,召回自己剑,却不敢用剑和岑觅璇对打,怕自己的剑被毁掉。

  岑觅璇弯了弯唇。

  月扶崖收了佩剑,没有她想象中的慌乱,反倒专心斗起法来。衡阳宗虽大多是剑修,可他们人人都有灵根,月扶崖抬手,掐了个决,一道藤蔓平空从地面而起,束住岑觅璇腰肢。

  “原来是木灵根。”岑觅璇挑了挑眉,战意和怒意更浓。

  她是水灵根,水刃割断藤蔓,配合着鞭子,朝月扶崖攻去。

  两人你来我往斗法精彩无比,加之两人身份都不凡,一个是衡阳宗掌门关门弟子,一个是赤霄宗掌门嫡女,下面聚集了许多弟子,看他们比试。

  岑觅璇发现自己哪怕拿出仙器,也无法短时间内打败月扶崖,她眸光一厉,捏碎了自己颈间的护身符。

  护身符外面一碎裂,里面立刻出现一道金色的法阵,困住另一边的月扶崖。

  “这次看你怎么躲!”说着,岑觅璇一鞭子抽过去。

  那护身符是赤霄宗掌门保护她所铸,她父亲境界已经到达渡劫后期,是如今仙界的大能之一。

  月扶崖不过一个金丹期弟子,被困在金色法阵里,生生捱了岑觅璇一鞭子。

  偏偏岑觅璇没有打伤他,而是抽破他肩上的衣服。

  人群窃窃私语。

  连各个宗派的长老都蹙起了眉。

  “这……岑师侄算不算违规?”

  以往大比可没人这样做,护身法阵是好东西,不会意气用事用在切磋的大比上。但也没有明文规定说不可以这样做。

  岑觅璇的父亲地位不低,修真界大多数人都得让她一头。岑觅璇竟舍得捏碎唯一的护身法阵羞辱月扶崖,可见此女极其要强记仇。

  这边还在犹豫,那头法阵里的月扶崖白色外衣已经被抽得粉碎,露出少年肌理分明的胸膛。

  衡阳宗的长老脸色凝重,向月扶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撑不住的话主动提出认输。

  这种情况不能宣布结束比赛,毕竟比试双方都没有被打出战台,岑觅璇也没有对月扶崖造成严重的伤。但月扶崖能主动提出认输,这样一来,岑觅璇就无法再对他攻击。

  可法阵中的少年紧紧抿着唇,吃力而倔强地闪躲着鞭子,始终不愿开口。

  摇光愤怒说:“这也太过分了,要么给个痛快,怎可如此折辱人!”

  苏苏看得皱起了眉,她自然明白为什么扶崖宁愿受辱也不肯认输。

  因为他说,要给自己赢安魂灯。

  岑觅璇冷冷一笑,想将月扶崖抽跪在地。血红的鞭子破空而去,抽向法阵中的少年膝盖,眼见少年无法躲开,下一刻,有人轻盈飞身而来。

  鞭子被苏苏握住,苏苏手腕一转,鞭子上燃烧起一簇幽幽的火焰。

  火焰顺着鞭子末梢,一路到岑觅璇掌心,岑觅璇手中一痛,扔掉了鞭子,瞪大眼睛看向来人。

  白衣少女回身,冲着身后的少年说:“扶崖,可以了,别逞强。”

  她的语气十分关怀,恍然让月扶崖想到当年山林间背着他走的少女。

  少女当年也是无奈道,小孩,怎么净逞强?

  月扶崖怔怔看着她,先前在岑觅璇的攻势下,他依旧维持着冷静和倔强,此刻却突然有几分窘迫。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岑觅璇刚要为自己鸣不平,月扶崖突然说:“我认输。”

  自苏苏飞入比试场地,场上就安静得针落可闻。

  岑觅璇恼怒地咬牙:“你是何人!竟敢打断比试!”

  下面窃窃私语,却见最上面的衢玄子笑着开口:“苏苏,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苏苏。

  竟然是衢玄子爱若珍宝的女儿。

  据说她出生时便是天生灵体,哪怕躺着睡觉,身体也能自发吸收天地灵气。黎掌门将她保护得极好,她身份高贵年纪小,辈分却极高。

  小时候去蓬莱学习,更是早早就领悟了轻鸿剑诀。衡阳宗上下将她当作宝贝疼爱,可是这些年,这位仙子一直没有消息。

  衢玄子说:“苏苏年幼,没有参加过仙门大比,我替苏苏道歉。”

  他一讲话,别说弟子们,连各派的长老也连忙抱拳说不碍事。

  苏苏拉着扶崖,在衢玄子身边坐下。

  不少人好奇地看着她,一旁的同门,看着苏苏的眼神很是亲近,还给苏苏递了个赞许的眼风。

  苏苏失笑,也冲他们眨眨眼。

  知道来人是衢玄子的女儿,岑觅璇咬唇。

  她本意是想在衢玄子面前表现,可是月扶崖的意外让她控制不住自己脾气。衢玄子这样疼爱女儿,连苏苏打断比赛,衢玄子也睁一只眼,岑觅旋心里很是不满。

  媵庄担忧地上前,低声喊她:“师妹。”

  他知道这件事是师妹做得过分,月扶崖明显不是故意,师妹却可以羞辱月扶崖,要折月扶崖傲骨。

  岑觅璇知道不能在这时候发作,她来做客,自然不能上前与别人的掌上明珠打起来,她不甘心地被媵庄拉走,回头冷冷瞪了苏苏和月扶崖一眼。

  苏苏自然是不在意,月扶崖也颇为心不在焉。

  这边主场在进行,另一边同样如火如荼。

  但比起赤霄宗女儿岑觅璇,和衡阳宗掌门弟子月扶崖,其他比试场显得冷清多了。

  因此,直到三日后,大家才知道,最偏远那个鲜少有人去观看的比试场,有个百战百胜的少年。

  黑衣少年脸蛋漂亮精致,看上去十分无害。

  他身上的玄衣绣着银色鱼儿纹路,是最没出息的“逍遥宗”今年刚收的入门弟子,逍遥宗又懒又佛,遇事都是“算了算了”四字解决,人均修为低下。也正如此,没几人会去看少年比试。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第一日连胜九场,在今日,三招内打败了赤霄宗的大弟子。

  他五指成爪,扣住那个弟子的脖子,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冰冷的眼神似乎是要杀了对手。

  可是下一刻,他谦和慌张地扶起对方,局促而羞赧地道了个歉。

  苏苏因为第一日打断比赛救扶崖,后面两日都规规矩矩坐在衢玄子身边,不想给他惹麻烦。

  听说“逍遥宗弟子”的事,她心里莫名一跳。

  今日摇光回来,感叹道:“那人确实厉害,我都不能做到几招内打败赤霄宗大弟子。我看他招式,觉得很是毒辣,可能是功法不同产生的错觉。毕竟那男弟子,比起岑觅璇可有礼貌温和多了。”

  “他长什么样子?”苏苏问。

  摇光笑嘻嘻说:“反正没有公冶寂无好看。”

  苏苏:“……”

  关于长相,她就不该问摇光。摇光眼里,公冶寂无世间第一好看。

  苏苏心道,或许是她太过敏感了。

  *

  逍遥宗带弟子来比试的人叫做藏海,藏海长得胖,为人谦和,笑起来像尊弥勒佛。

  他是兆悠仙君座下大弟子,修为平平,好几百年了才从金丹期突破到元婴中期,酒量极差却酷爱喝酒,常年醉醺醺地睁不开眼睛。

  上个百年藏海也参加了大比,没撑过第二轮就被人咕噜噜踢了下去。

  这回师傅让他带着新入门的小师弟来,藏海自然也没对小师弟抱什么期待。

  逍遥派嘛,都懂,输赢并不放在心上。

  藏海起先守着玄衣小师弟比试,想了想,他喃喃道:“不如趁这个时间喝点,醒来师弟就被淘汰了,我等刚好赶回逍遥宗。”

  一喝就睡死了过去。

  再清醒的时候,玄衣少年推他:“师兄,藏海师兄。”

  藏海睁开迷离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的脸,他打了个酒嗝儿,拍拍来人肩膀:“小师弟啊,你比试完了吗?”

  “师兄,早就结束了。”

  “结束了?那就回去吧。”藏海乐呵呵安慰,“你才入门,参加大比就当开开眼界,咱逍遥宗不与他们这些俗人争。”

  玄衣师弟腼腆一笑:“师兄说得是。”

  藏海把酒葫芦往腰间一挂:“走走,回宗门。”

  玄衣弟子没动,似乎不太好意思:“师兄,我晋级了。”

  藏海:“……”

  本来以为小师弟在开玩笑,没想到藏海晕乎乎往厢房走的时候,一群人围着他打听:“你们逍遥宗新入门的弟子是什么来头,赤霄宗那个首席大弟子,在他手下没走过三招。”

  藏海摸摸脑门,不!不是吧!

  这什么情况,他在听什么恐怖故事吗?

  小师弟入门以后,明明对什么都不上心,不争不抢,看上去瘦弱得可怜。这回的安魂灯,虽然是个仙器,可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没什么作用才对。

  小师弟怎么疯得像狗一样,三招就把人打败了!

  他一回头,那少年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小师弟的来历,恐怕只有师傅清楚。

  逍遥派全员懒惰,却有一点好,心思单纯善良,前两年师傅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捡回了一个血人,身上全是被撕咬的印子,有些地方甚至白骨森森,看着委实凄惨可怜。

  兆悠仙君给他治好了伤,他也慢慢长出了肉,后来一测试灵根,好家伙,竟然是个雷系天灵根。

  这下兆悠仙君喜不自胜,连忙把人家收入门下,悉心教导。

  小师弟乖巧懂事,全师门上下都对他特别有好感,兆悠仙君生怕小师弟嫌弃宗门是扶不起的阿斗,没想到人家知道以后并不介意,依旧留在逍遥宗。

  但细说起来,小师弟从何而来,又是怎样的过往,藏海一问三不知。

  三招打败赤霄宗大弟子的事,真不是在给他开玩笑?

  藏海抖了抖,第一次觉得,小师弟有几分可怕。

  不是吧!小师弟才修炼了两年,师尊只让他带新手小师弟来开眼界的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一时冲动,七世吉祥作者:九鹭非香 4第三卷 满堂花醉三千客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