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02章 美梦

  带着血色的斩天剑,劈在通体玄黑的屠神弩上。

  刹那间,魔气如翻滚的海水般,朝着众人袭来。大地如同一面被劈碎的镜子,生出无数裂痕。

  周围草木尽数化作尘埃,转瞬消散。

  天空惊雷阵阵,连娰婴都不得不后退一步,惊骇看去。

  斩天剑,竟然对上了屠神弩!

  重羽连忙发出铮鸣琴音,护住苏苏等人。

  苏苏放下手臂,朝空中看去。

  方才通身带着可怖魔气的公冶寂无,竟然在斩天剑劈向屠神弩那一刻,生生被打出数丈,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公冶寂无从空中掉落。

  白衣少年冷冷朝他举起屠神弩。

  “你也配用斩天剑?”

  公冶寂无抬头,澹台烬通身魔气,不知何时,屠神弩附着在他右臂上。

  被碾碎般的苍穹成了他的布景。

  白衣少年本气质干净如洗,此刻却邪戾无比。

  屠神弩本没有箭,澹台烬举起弩那一瞬,三支玄色箭矢带着可怖煞气,脱离屠神弩。

  玄箭飞旋,在空中变成上百道箭矢。

  如同鬼魅爪牙,带着森森杀意朝着公冶寂无。

  怎么会……公冶寂无冰冷的魔瞳明明灭灭,他成了魔修,本能只剩下好战与杀戮。

  不,他不可能会输!

  他体内有旱魃和惊灭一半的力量,斩天剑如今为他趋势,他怎么会输给这个人?

  公冶寂无手腕一转,斩天剑的剑气张狂,溶解掉屠神弩的箭矢。

  他身入鬼魅,燃起战意:“八方妖魔,听我号令!”

  斩天剑下,无数魑魅的影子从黑暗中显露身形。

  空中白衣少年偏了偏头,澹台烬黑瞳隐隐带着血光。

  他张开手,屠神弩悬在空中。

  他狂妄地笑起来:“八方妖魔,嗯?”

  澹台烬白色的逍遥宗衣裳在魔气下猎猎飞舞,看着无数从黑暗中生出的影子,他兴奋地舔了舔唇。

  “崆峒点苍,万般惧灭。”

  屠神弩疯狂震颤,玄色箭矢仿佛流光,蓄势待发。

  流光落下,如星辰坠落,刺入魑魅的影子。

  澹台烬手掌张开,屠神弩在他身前飞旋,那些影子竟然化作一道道魔气,透过屠神弩,朝他掌心涌去。

  娰婴眼里闪过一丝惊惧和狂热。

  “竟然……可以吸纳斩天剑的力量!”

  重羽在苏苏耳边说:“不好,不好,澹台烬要夺斩天剑了!”

  斩天剑本来认了公冶寂无为主,可号召天下妖魔。可是如今斩天剑的力量被澹台烬变作反向魔矢,全部被屠神弩吸收了过去。

  那些魔气进入他的身体,全部化作他的力量,要不了多久,臣服强者的斩天剑,就会脱离公冶寂无的控制,供澹台烬驱使。

  万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重羽虽然没参与,却有所耳闻。

  “苏苏,我们得阻止他,他要是夺了斩天剑,变成两件魔器的主人,届时会控制不住杀戮,变成失去本心的魔修。”

  苏苏自然也知道后果。

  魔器绝对不能落在澹台烬手中,谁也没有她清楚,他本就是它们的主人。

  空中二人战作一处。

  藏青色与白色交织,魔器影响之下,谁都想杀了对方。

  澹台烬直接以弩为武器,张狂对上公冶寂无的斩天剑。

  公冶寂无闷哼一声,被他压得半跪在地。

  地面魔气四散,似有鬼哭之音。

  澹台烬重新握住屠神弩,屠神弩吸足了魔气,弩身竟然隐隐有化出凶兽“梼杌”的神形。

  他瞳孔渐渐变成红色。

  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盘旋,杀了他,对,杀了他!

  屠神弩凝出一支锋锐的箭矢,隐隐带着桀桀的啸声,对准公冶寂无。

  摇光失声大喊:“不要!”

  就在澹台烬要动手的那一瞬,一把流光溢彩冰蓝色的琴撞上箭矢,澹台烬抿唇,冷冷看向来人。

  苏苏张开手臂:“你不能这样做!”

  “让开!”他红瞳森然,“否则,我连你也杀了!”

  重羽落在苏苏手中,她分毫不退,竟有与他一战的打算。

  屠神弩在澹台烬手中叫嚣。

  气氛紧绷,一触即发。

  铮铮琴音荡开周围魔气,一片黑气中,苏苏看见眼前少年明明被伤到,却强撑冷然的眼。

  澹台烬死死盯着她,握住屠神弩的手微不可查地收紧:“为什么,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我在保护你啊!

  屠神弩感应到他的情绪,煞气翻腾。

  “我要杀了你们。”澹台烬眼眸血红,盯着苏苏,不知道下一刻会流出血还是泪,“杀了你们!”

  屠神弩上梼杌之型咆哮,箭矢射出来。

  苏苏咬牙,依旧不肯退开。

  天生邪骨,果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她手指放在重羽琴上,白色灵气汇聚在她指尖,她往下一拨琴音,重羽滂沱的灵气朝着澹台烬攻去。

  魔矢与琉羽般的灵气在空中交织。

  那一瞬时间过得很慢,慢到仿佛光阴凝滞。

  苏苏已经做好被反噬的准备,谁知灵气化作白羽,刺入澹台烬的胸口。

  那支射向她的魔矢,却在离她肩膀只有微厘的地方,被人握住。

  她抬眸,看见近在咫尺,一双脆弱的红瞳。

  她视线缓缓下移,看见澹台烬苍白的手,握住他射出的魔矢。

  “我输了。”他似哭似笑。

  风是静的,玄色魔矢在他被他捏碎成飞灰,消散在空中。

  苏苏看见他的神情,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猛然握住。她放在重羽琴上的手指微微发颤,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不躲开?

  娰婴看见这一幕,眸光流转,地上的公冶寂无神情冷然,突然举起了落在地上的斩天剑。

  “苏苏小心!”摇光大喊。

  重羽脱离苏苏的手心,对上身后的斩天剑。

  然而没有主人驱使的神器,怎么比得上有强大修为驱使的魔器。手机端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重羽“叮”的一声,被弹开。

  冰蓝色的光变得暗淡,隐回苏苏身上。

  斩天剑顷刻要刺入苏苏身体。

  摇光闭上眼,不敢再看,天穹一片昏暗,强烈的光闪过。

  她再放下袖子时,眼前空空荡荡,只余下一片皲裂的土地。澹台烬不在,苏苏也不在,空中血腥气弥散。

  摇光喃喃道:“不见了。”

  天上红月隐去。

  对于妖魔来说,祀月夜也结束了。

  娰婴追了几步,想到什么,看向空中一团祥和的白色仙气,脸上露出微妙的神情,她扶起重伤的公冶寂无。

  “走!”

  天边的白气化作流光,落在摇光身侧。看清来人,摇光险些流泪。

  “掌门!师尊!”

  衢玄子身后跟着衡阳宗的长老们,他忧虑地看着如蛛网的地面,紧紧皱起眉头。

  *

  狭隘的空间里,澹台烬的白衣被血浸透。

  屠神弩幽幽对着他怀中一同昏过去的少女,趁他还未醒来,尝试杀了苏苏这个变数。

  然而当它靠近她,一股力量把它弹开。

  少年紧紧抱住怀里女子,他们衣摆交缠。

  屠神弩被苏苏身上无情神道弹开,尖啸之声委顿不少。

  澹台烬伤得很重。

  斩天剑的威力,被他扛了大部分,换一个人,早就灰飞烟灭。

  屠神弩没有主人控制,缓缓飞旋,魔气不断朝着澹台烬涌去,修复他的伤口,他身上的魔气也愈发浓重。

  屠神弩先前还没有这么强大,直到吸了八方妖魔之气。

  可是吸取归吸取,却没有完全转化。

  这会儿在逼仄的空间内,它释放出这些妖魔,凭魔器的本能追逐杀戮他们。

  “屠神弩”本就是贪婪魔气,不知道在逼仄的空间里待了多久,澹台烬缓缓睁开眼睛。

  四周妖魔逃窜,这是一个冰冷的世界,他怀里温热。

  澹台烬迟钝地低眸,他冷漠的瞳孔里,映出少女姣好的面容。

  妖魔的求饶和哭泣声嘈杂,响起耳边。

  他最后的记忆,是他带着苏苏,逃到了这个狭隘的空间里。

  他没有夺斩天剑,他打赢了公冶寂无,战利品……是怀里这个人。

  澹台烬低下头,用自己冰冷的脸,蹭了蹭怀里少女温热的脸。

  她呼吸均匀,乖巧地睡在他怀中。

  很久,没有这样安静过了。

  他四肢紧紧缠着她,如一株病态神经质的菟丝,漆黑的瞳幽幽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澹台烬知道回不去了,从他祭出屠神弩的那一刻,他再也解释不清楚。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阴暗的魔器会跟着他。自此仙界还能容他吗?

  他眼中红色慢慢消退,难得有这样茫然的时候,他像只地沟里的老鼠,躲在这样阴暗肮脏的地方,唯一的光,被他紧紧抱在怀中。

  苏苏也承受了一部分斩天剑的力量,没有醒过来,觉察到她快醒来,澹台烬手指点在她眉心,她再次沉沉睡过去。

  他木然地抱紧她。

  别想走,我只……剩下你了。

  耳边不断有声音朝他求饶,还有些妖魔没有被屠神弩吞噬干净。

  “魔尊,放过我。”

  “魔尊,求你……”

  澹台烬充耳不闻,他不是他们的魔尊,认错人了。

  怀里一颗珠子滚出来,照亮这一小片阴暗的地方。澹台烬皱起眉,才想毁了它,一个残破的声音断断续续说:“幻颜珠……澹台烬,你放了我,我可以帮你造梦。”

  澹台烬眼珠子动了动,看向惊恐躲在角落的妖魔。

  不认识。

  “是我,我是魇魔!”魇魔躲避着屠神弩,惶恐说,“五百年前,被你取走内丹的魇魔!”

  魇魔语调急切:“放过我,给我幻颜珠,我为你造一个美梦!让你们在一起。”

  他没有一丝光彩,眼睛冰冷。

  “求你,求你……”

  澹台烬把脸埋在苏苏颈窝,他嗓音喑哑,掐住少女纤细的脖子:“不可能的。”

  他已经走投无路,她凭什么把他欺负成这样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遮天作者:辰东 2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3天火大道作者:唐家三少 4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5星战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