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4章 刺杀

  康亭一死,萧凛就知道事情不妙。

  他部署好守城,天一亮即刻回到府上。果然看见一群兵士围着苏苏的院落。

  “妖女,城中从不死人,你一来康亭就死了!”

  “就是!你连康亭的母亲都不放过,其心可诛。”

  “康统领死无全尸,你必须给个说法!”

  这些人都是康亭手下的兵。

  萧凛冷声道:“都在做什么!”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m.biqugetv.com

  众人连忙跪下:“殿下!”

  萧凛还未换下战袍,银白色的战甲极为冷冽,他性格温和宽容,将士们都知道他爱民如子,还是第一次见萧凛动怒。

  “昨夜周国攻城,城内出事,你等守卫不力,是为无能;怪罪在一个女子身上,是为懦弱;无视军纪,寻衅生事,是为叛乱!该如何惩处?”

  “禀殿下,当处五十军棍!”

  “拖下去!”

  挑事的士兵们大惊失色,后悔已经来不及。他们被拖走,院子里的门缓缓打开。

  萧凛一眼就看见了房间内走出来的少女。

  苏苏抿了抿唇:“我回来,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萧凛的手搭在佩剑上,好半晌,他轻声说:“没有。”

  季师叔跟在萧凛身后,乐呵呵调侃说:“小丫头,能从那疯子手中跑回来,本事不小啊。”

  苏苏好笑地看白胡子老头一眼,心里的压抑散去不少。

  苏苏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沧州,你们的确应该担心,这是不是澹台烬的阴谋。”

  萧凛也严肃了不少,点点头。

  季师叔拿出一张信纸,问苏苏:“这个是你写的?”

  “是。”

  季师叔说:“办法不错,小丫头师从何人?”

  上面有些东西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办法之玄妙,让季师叔如痴如醉。

  苏苏只好说:“一个神秘高人,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季师叔只得扼腕叹息。

  萧凛说:“多谢三姑娘相助,沧州近来混乱,昨夜康亭出事,可见城中并不安全,三姑娘如果愿意,本王即刻送三姑娘回京。”

  苏苏想了想,点头说好。

  季师叔可惜地摇摇头,显然是盼着苏苏留下来当女中豪杰,帮他们对付澹台烬的军队。

  萧凛看苏苏一眼,颔首离开。

  季师叔没有急着去追,他凑近苏苏身边,嘿嘿笑道:“你这丫头有点意思,看出我那萧凛侄儿心思可能会为你动摇,于是想早早抽身离开?”

  苏苏笑眯眯地说:“季先生别乱说,夕雾一介弱质女流,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回京为大夏祈祷,盼我爹爹,宣王殿下和先生得胜归来。”

  季师叔神秘地开口:“你也别怪裳丫头,凡人讲究嫡庶尊卑,她没出嫁的时候就矮你一头。小丫头你本事大,又是一个小祸水,你回来她自然会不安。”

  苏苏没好气说:“季师叔倒是什么都懂。”

  老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当然,贫道年轻时候……”

  苏苏做了个鬼脸关上门。

  季师叔哼一声:“臭丫头。”脾气还挺大。

  苏苏若有所思:季师叔肯为叶冰裳说话,证明叶冰裳平时为人的确不错。

  叶冰裳这个人她看不透,有时候隐隐让她觉得不舒服,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苏苏挠挠头,烦恼地想,澹台烬身边目前不能去,萧凛这里也最好不要待,算来算去,她竟真的只有回上京。

  才下了这个决定,萧凛还没来记得送走苏苏,下午叶大将军叶啸就到了。

  随行而来的,还有押送粮草的十万大军和赵王。

  苏苏知道这个消息,连忙到沧州府大堂,果然看见一身戎装的叶啸和萧凛在说话。

  下座位依次坐着赵王和季师叔。

  叶冰裳一身青衣,站在萧凛身后。

  苏苏一进来,谈话戛然而止。叶冰裳哀伤地看苏苏一眼,低下头去。

  叶大将军就直白多了,“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

  “叶夕雾,给老子长本事了!擅自跑来边关,知不知道你祖母担心得不得了,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叶啸要过来捉苏苏,苏苏说:“爹,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当你爹不揍人是吧。”

  “爹你别追我。”

  “孽女你还敢躲!”

  父女两个绕着椅子跑,大眼瞪小眼。苏苏面对他,还真有几分心虚,想到祖母,更是愧疚。

  她干脆不躲了,心想叶大将军总归也打不死她。

  她闭上眼睛,叶大将军瞪着铜铃般的眼,才要落下巴掌,萧凛下意识喊出叶将军!

  叶啸出手看似重,落下时却只在苏苏脑袋上轻轻拍了拍。

  苏苏睁开眼睛,捂着脑袋对叶啸一笑。

  叶啸哼一声。

  叶冰裳看萧凛一眼,萧凛沉默下来。般若浮生对他的影响还在,他当惯了少雎,见不得苏苏受半点儿委屈。

  叶啸对叶冰裳说:“下午你也和三丫头一起走,打仗的事,男人顶着,你们两个凑什么热闹。”

  叶冰裳从来不忤逆叶啸,犹疑地看着萧凛。

  萧凛说:“叶大将军说得对,裳儿回去吧。”

  叶冰裳点点头:“我听殿下的。”

  三言两语间,回京的人,就多了一个叶冰裳。苏苏没什么意见,她不太喜欢叶冰裳,却也没有盼她出事。

  下午萧凛和叶大将军都拨了亲卫,护送苏苏她们回京。

  萧凛骑马送她们到关口,叶冰裳掀开车帘,不舍担忧地看着萧凛。

  萧凛神色温柔,轻轻摸了摸她头发:“我会平安归来。”

  叶冰裳点头,想把护心鳞给萧凛。

  萧凛说:“你留着它保护自己,我身边有季师叔,不会出事。”

  *

  马车走了两日,苏苏和叶冰裳之间,倒也相安无事。

  偶尔众人会停下来如厕,到了第三日,遇到一条溪流,叶冰裳表示想去洗漱。

  没一会儿,婢女慌慌张张跑过来说:“侧王妃不见了!奴、奴婢就一个低头,侧王妃就没了人影。”

  事情这么诡异,苏苏也在马车上坐不住,跑去溪边。

  还未凑近,她就闻到一股腥臭味。

  苏苏皱眉,她不像带队统领那样在溪水旁找,直接到草丛查看。果然,一大片草地都有被压过的痕迹。

  苏苏嗅到空气中的味道,再看那片痕迹,脸色一变。

  “是巨蟒!”

  此言一出,其他人脸色都白了。

  “现在怎么办?”

  可能不仅是巨蟒,还是只蟒蛇妖,不然速度不会那么快。

  苏苏说:“我去追,你们去通知宣王殿下,让他派人来救。”

  说完,她沿着那条痕迹,追了上去。

  士兵们想追,发现自己跟不上苏苏的速度,只好说:“回去禀告殿下!”

  这里离沧州不远,快马加鞭一定来得及。

  苏苏一路追到一处山洞,她犹豫片刻,从怀里摸出一颗明珠,走了进去。

  洞内滴答着水声。

  她走了没多远,看见惊骇的一幕,一条花斑巨蟒冲叶冰裳嘶嘶吐着信子。

  叶冰裳被它的尾巴卷着,脸色惨白。

  眼看巨蟒要吞了叶冰裳,苏苏来不及犹豫,藏好的符纸飞出去,贴在巨蟒头上,把巨蟒的头灼烧出一阵黑烟,巨蟒痛得身子滚翻,下意识放开了叶冰裳。

  苏苏飞身过去接住她:“快走。”

  叶冰裳腿很软,怯怯道:“我、我腿没力气。”

  苏苏说:“我背你!”

  她并不恋战,夺了人就跑。巨蟒缓过疼痛,跟在她们背后追。

  被蟒蛇追的体验很可怕,它体型庞大,速度也快,蛇会爬树,还会游水,往哪里躲都没用。

  跑不过,就只有打。

  苏苏放下叶冰裳,说:“藏好!”

  叶冰裳抿着嘴,忍住恐惧藏到大树后面,苏苏掏出符纸,打算直接收了这条蛇。

  但是巨蟒和普通妖物不同。

  它开了神智,知道闪躲,皮糙肉厚,苏苏和它僵持了半天,只把蛇皮打出几道伤,好几次差点被它的尾巴扫到。

  它藏着自己的七寸,不让苏苏碰到。

  苏苏一时拿它没办法。

  正僵持,叶冰裳尖叫一声,苏苏回头,就见叶冰裳朝着自己跑过来。

  她身后,跟了几条倒三角头的毒蛇。

  苏苏皱眉:“你用护心鳞!”这一分心,她被蛇尾扫到,闷哼一声掉落在地。

  叶冰裳手忙脚乱拿出护心鳞,小蛇们虎视眈眈,却明显忌惮,不敢靠近她了。

  叶冰裳惨白着脸,看苏苏一声不吭爬起来接着和蛇妖打。她看看手中鳞片,犹豫片刻,攥紧了护心鳞没说话。

  苏苏也没有要她护心鳞的意思,只要叶冰裳不捣乱,情况就不算糟糕。

  只不过苏苏是个凡人,凡人总会累,但是蛇妖不会。等她体力耗尽就危险了,希望萧凛赶快过来。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一只巨大的蜘蛛出现在她们上方。

  蜘蛛看看叶冰裳手中护心鳞,忌惮和垂涎同时在眼中闪过。它很聪明,选择攻击没有护心鳞的苏苏。

  叶冰裳率先看见蜘蛛,她下意识想要出口提醒,想起什么,又有几分犹豫。

  晚了这么一会儿,蜘蛛的丝吐出来,缠在苏苏腰间。

  苏苏被隔空吊起来,蟒蛇的血盆大口近在眼前。

  苏苏慌乱了片刻,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腰间几柄小剑飞出,一些打在蛇头上,阻止蛇片刻,另一些割断了自己身上的蛛丝。

  她从空中落下来。

  结果不经意看见,周围妖物越来越多,开化了神智的小妖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们。

  苏苏突然想到什么——是护心鳞!

  它们都想要护心鳞,她回头冲叶冰裳喊道:“用护心鳞杀了她们。”

  叶冰裳拒绝道:“我不想杀人。”

  苏苏说:“是杀妖!”

  叶冰裳抿唇:“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那就给我,让我来!我们快被它们包围了。”叶冰裳没有反应,苏苏难免有些生气了:“赶走他们总会吧!”

  这次叶冰裳没有犹豫,开始尝试催动护心鳞。她使用护心鳞完全靠摸索,护心鳞一亮,围住她的小蛇退散开。叶冰裳一喜。

  苏苏说:“帮我!”

  叶冰裳点点头。

  护心鳞光一亮,苏苏看着眼前的蟒蛇眼睛从黑色变成了红色。不仅蟒蛇,蜘蛛、其他妖物也变成躁动的红瞳。

  苏苏低咒一声,她反应也快,干脆不再和蟒蛇打,回身拽住叶冰裳。

  叶冰裳诧异说:“三妹妹!”

  苏苏冷冷道:“你不是想和我一起死吗,我来成全你。”

  叶冰裳慌乱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太会用护心鳞,我只是想帮你打它们。”

  她说的是实话,但也很令人愤怒。

  苏苏心想,她就不该来救叶冰裳!她倒要看看生死关头,叶冰裳会不会用护心鳞。

  红色瞳孔的妖怪们,在魔化状态下,竟然命都不要,疯了般要吞吃她们。

  就在这时候,一个白衣的身影执剑过来,凌冽的剑风划破空气,刺入蛇头。

  蟒蛇的身子疯狂击打地面。

  见萧凛赶来,苏苏松了口气。

  身边一声惊呼,叶冰裳的脚踝被蛛丝缠住,红色的蛛丝扯着她,要往蜘蛛口中送去。

  萧凛回身拽住她的手:“冰裳!”

  “殿下!”

  萧凛斩断蛛丝,接住叶冰裳,叶冰裳惊魂不定地抱住他,小声呜咽着。

  萧凛说:“别怕,没事了。”

  叶冰裳紧紧抱着他,身边传来一声闷哼,萧凛回头看去,见苏苏被魔化的巨蟒卷起,转瞬消失在丛林。

  他脸色一白,迅速做下决定,对叶冰裳说:“你拿着护心鳞,一路往北走,季师叔在赶来的路上,他会护着你。”

  叶冰裳啜泣道:“你要去救三妹妹?殿下,别丢下我!”

  萧凛沉声说:“冰裳,她救了你!”

  叶冰裳闭了闭眼:“好,殿下小心。”

  她惨白着脸,拿着护心鳞往萧凛说的那条路走。

  走了好一会儿,叶冰裳回头,萧凛已经不见身影。

  她擦了擦眼泪,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叶冰裳死死握紧手中的护心鳞。

  妖物不敢靠近她,她垂眸,缓步走出丛林。护心鳞散发着柔和的光,没有任何一只妖怪敢靠近她。

  *

  另一边,天旋地转以后,苏苏回过头,被巨蟒的尾巴缠住。

  魔化的作用下,它跑得很快。

  苏苏根本挣脱不开,她回头看去,寂寂夜色中,看不见一个人,只有蛇身上的腥臭味扑鼻。

  勾玉心疼坏了,气愤道:“咱们就不该救她!”

  苏苏没有说话。

  这时候最好保存体力,没人救她,她也要试着自救。

  这回蟒蛇没有逃回山洞,反而到了一个陡坡之上。

  它受了严重的伤,现在没了神智,回身就想吃了苏苏养伤。苏苏体内有神器,对妖怪来说,血肉是香甜的。

  “小主人,画符对付这个妖怪!”

  苏苏似乎动不了。

  勾玉觉得哪里怪怪的,可它说不上来。

  好在,一道白衣执剑抵住蛇的下颚,萧凛把一颗珠子塞进巨蟒口中。

  勾玉认出来,大喜道:“小主人,是辟邪灵精。”

  果然,蛇身没一会儿炸裂开来。

  萧凛张开手,接住落下的苏苏。

  苏苏衣服上都是妖物的血,没了力气,软软落在萧凛怀里。她脸色苍白,一如般若浮生中可怜的桑酒。

  萧凛心中歉然,属于少雎的那部分记忆,让他心里隐隐作痛。

  “还能走吗?”他问苏苏。

  苏苏轻轻阖上眼,摇头说:“没力气了。”

  萧凛默了默,低声道:“得罪了。”

  他俯身,背起苏苏:“我带你出去。”

  身后少女咳嗽两声,显然累坏了。头无力靠在他肩膀上。

  勾玉:“小主人?”

  苏苏依旧没有应答。

  萧凛一手护着背上的少女,一手斩杀追来的妖物。

  身后少女突然幽幽地说:“多谢殿下赶来救我。”

  恐惧和不安猛然席卷了勾玉。

  一把匕首,突然穿透萧凛胸膛。

  苏苏握住匕首,眼里木然,嘴角弯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六卷 梵城作者:猫腻 2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4武道乾坤作者:任怨 5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