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79章 羞赧

  上古无情道,世上最纯粹简单的神道。

  三界皆修仙,从仙魔到神,不断捱过劫雷,才会突破一个个境界,最终成神。

  然,上古无情道并非如此,它是存在于上古真神内的大道法则。

  万物生灵生来便有情丝,有情丝之人,道心很难一直纯粹。大道济济,渡不过情劫便会陨落,即便有人杀妻杀子证道,千万年来也没有谁因此而成神。

  无情道本身却是唯一的例外,它让修行者无情无爱。不用渡劫,修为便会一日千里。

  成神不过在百年之间。

  只有涅槃后的凤凰,才会因祸得福,可以修炼无情道。其他修炼方式,本身也没有无情道适合她。

  衢玄子娓娓道来:“大道本就无情,偏又对万物有情。修无情道可以最快成神,且不用受天雷加身的苦楚。但是苏苏,你若修了无情道,便再也不能体会,爱一个人的滋味了。”

  你会对苍生有情,唯独不会为这世上任何一个人动心。

  苏苏手指微微蜷缩,眼睛里有片刻失神。

  那么,那些过往,都会慢慢淡去是不是?

  她能感受到快乐和一切美好的情感,唯独会渐渐淡去人间那段经历。这不就是她一直追寻的道吗?

  “苏苏,你选择它吗?”

  不必要在意的东西罢了,她本就该全部忘记。

  纵然不忘,也不愿想起。

  苏苏转头看着衢玄子,点了点头。

  她修无情神道。

  男女之情,本就是世上最虚妄的东西。她曾经不敢动心,却在开始忍不住动心的时候,被迫杀了澹台烬。

  被利用,被囚禁,被放弃……

  既然这本就是她的初心,修炼无情道,又有什么不好呢?

  从衢玄子殿里出来的时候,一个白色挺拔的背影在等她。

  “扶崖。”她拍了拍他肩头,笑着喊他。

  少年回过头,俨然是月扶崖。

  他平日里向来死板,唯独面对她时,难得有一丝羞赧:“你还生我的气吗?”

  “生你什么气?”

  顿了顿,苏苏在记忆里找到了缘由。

  “你把我当成另一个人啊?”

  也算巧合,扶崖还未踏入仙道的记忆里,竟然也有人叫黎苏苏。

  月扶崖点头。

  苏苏弯起眼睛:“不生气啦。”

  白衣少女眸中澄净,长裙迤逦在地面,眉心朱砂娇红似火,风吹动她腰间的翠玉铃铛,叮叮作响。

  月扶崖早就知道她美,在她还没成年的时候,美貌就让同门们津津乐道,心向往之。然而第一次正视她的好看,却是此刻。

  他忍不住别过头去,错开她的目光。

  不可。

  他压抑住错乱的心跳,很早以前,情窦初开的时候,他已经遇见过喜欢的人。那人背着他逃出深渊,他与她一同见过世上最后的神灵。

  师姐与她同名,他也不能动摇。

  白衣修士板着脸,御剑往仙峰下走了。

  *

  苏苏以前喜欢住在长泽仙山,长泽安静,又是衡阳仙境最高的山峰,还有天然让她觉得亲切的梧桐木。

  可这次回来,她有太多想念的人,想念的事,于是没有住在长泽山,反而住在小时候学艺的地方。

  竹林间盛开了花,叫做竹花间。

  苏苏开始学习参透无情道。

  她这次“闭关出来”,几乎天天都有人来找她,有时候带来好吃的,有时候带来好玩的。

  竹花间不远处,是衡阳仙境招呼客人的地方,最近苏苏总是看见霞光闪烁,证明客舍陆陆续续住进了人。

  苏苏问来这里看她的师姐。

  “衡阳宗有什么大事吗?”

  师姐笑睨了她一眼:“你呀,仙界大比你都忘了?”

  苏苏微怔。

  原来,现在是有百年大比的?

  在她曾经的记忆里,妖魔横肆,仙界苟延残喘,像是地下见不得光的老鼠,修炼都极其困难。

  百年一次的仙门大比,更是早就不再举行。

  仙人们分散了,才有更大概率生存下去。

  而如今,仙门大比却延续了下来,叫得上名号的门派都聚集在了衡阳宗。

  苏苏以前听勾玉讲过。

  仙门大比保留了数千年,原因有二:

  其一,参加大比的弟子需得元婴以下修为,这样一来,几乎都是宗门内天赋异禀的年轻仙子仙君参加。各大门派相互切磋,共同对抗祸世的妖魔。

  其二,每次仙门大比,最终胜者都会获得一样宝物。宝物最低品阶都会是珍稀灵器,甚至会出现仙器,或者极品丹药,具都可遇不可求。

  大比胜了,为自己门派争光不说,还能为自己赢一分机缘。

  “对。”仙子师姐笑着说,“此次大比魁首,是传说中的安魂灯!”

  “安魂灯。”苏苏低声重复了一遍。是传说中能找回魂魄的安魂灯吗?

  仙子说:“前两次仙门大比,公冶师兄闻名三界,惊才绝艳。只不过这次大比你的师兄不会再参加了,他已突破金丹,修为到了元婴。你和扶崖,倒是可以去试试。”

  许多宗门的长老修为也不过元婴,这样一个修炼奇才,实在让人羡慕佩服。

  因着师姐的话,苏苏多留了个心注意,发现衡阳仙境果然十分热闹。

  此次大比在衡阳宗内进行,衡阳宗上至掌门,下至外门弟子,均对此十分重视。一旦有掌门或长老携门下年轻弟子过来,衡阳宗会立刻引路安顿。

  苏苏开始修习无情道,自然不会参加这样的比试。

  倒是某一次夜晚,她屋外月下坐着一个抱剑的少年。

  少年握紧自己的灵剑,看她一眼。

  “大家都给你出关准备了礼物,我去赢安魂灯给你。”

  苏苏撑着下巴,笑盈盈从窗户看他。

  “好,扶崖加油!”

  月扶崖抿住唇,不理会她隐隐带着笑意的眼,御剑走了。

  苏苏见他如此郑重,颇有些好笑。

  扶崖啊……真是莫名让她有种熟悉感,可惜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她相信扶崖的实力,小师弟虽然没有公冶寂无天赋高,可他勤奋努力。

  说不定小师弟真的赢来了安魂灯。

  *

  比试名单上本来有苏苏。

  衢玄子知道女儿初修无情道,神道本就霸道厉害,苏苏需要参透,也为了避免对他人不公,衢玄子便让长老将苏苏的名字化去,让另一个年轻小辈参加了。

  赤霄宗这边,岑觅璇知晓后不悦地抿紧了唇,说:“你们是说,黎仙尊的女儿不参加,我只能和几个仙门杂碎比?”

  一听她把其他弟子称作“杂碎”,媵庄连忙低声说:“师妹!不可如此。”

  岑觅璇哼了一声。

  在她看来,她来自上清仙境,这些人确实不配和她比。唯一比她出身还高的,只有衡阳宗掌门的女儿。

  衢玄子修为高深,衡阳宗又向来以道心稳固出名。

  赤霄宗掌门希望岑觅璇来衡阳仙境修习道心,尊衢玄子为师。衢玄子并不轻易收徒,岑觅璇像向这位仙尊展露一番自己的实力。

  她来之前费了九牛二虎打探黎苏苏的消息,想从容貌和修为上碾压她,扑了个空自然不高兴。

  媵庄顾不得和她生气,仔细地交代:“师妹的对手,除了冲虚派和摧山宗的几位弟子,还有一位是黎掌门的弟子,也是公冶寂无的师弟,唤作月扶崖。听说此人年纪轻,却造诣不浅,也是金丹期修为,师妹保护好自己,不可轻敌。”

  “公冶寂无的师弟?”岑觅璇眼珠子一转,总算来了些兴趣,“那也是黎苏苏的师弟。”

  她抚着手中新得到的仙器,翘起唇角。

  “没有公冶寂无和黎苏苏,会会这位月扶崖也是好的。媵师兄放心,我不会输。”

  对于她说自己不会输的话,媵庄倒是毫不怀疑。

  他看一眼岑觅璇手中的鞭子,那是中品仙器。仙门大比可不管弟子用什么武器,规则只有点到即止,不可伤人。

  有好的武器也算是个人本事和际遇,算在实力之中。

  岑觅璇有备而来,她修为本就不错,加上中品仙器和师父给的灵丹,在一众元婴以下的弟子中,再无敌手。

  月扶崖天赋再高,也比不上师妹天然的优势。

  第二日,大比正式开始。

  苏苏一早就看见竹花间一个明媚的身影,故人眉眼飞扬,很是风流的模样,是摇光。

  “摇光师姐。”

  摇光亲昵地拉住她:“苏苏,今日别修炼了,去看大比!”

  苏苏也不扫兴,笑盈盈应了,随摇光一同御剑过去。

  各大宗派长老与弟子次第入席,一块檀木飞速旋转,化作一块宽阔平地,衡阳宗执法长老双手结印,在其上布置结界。仙门太多,九个这样的场地同时开放进行,比试双方在结界内进行,其余弟子均可观摩,还不会被斗法误伤。

  摇光带着苏苏过去前,仔细看看她,摇头玩笑说:“你这张脸太招摇了,要不遮遮吧,免得比试的弟子都看你来了。”

  苏苏修习无情道以后,早已不复醒来时的难过。

  她依摇光的话,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条鲛纱,蒙在自己脸上,瞬间她的容颜模糊起来。

  摇光满意地点点头,道:“走罢。”

  她们去得晚,苏苏也没给衢玄子和长老们说自己来了,便没有去衢玄子身边的席位,而是和摇光站在比试场下的弟子间。

  衢玄子一眼就看见了她,轻叹着摇摇头,苏苏冲爹爹一笑。

  比试已经开始了。

  媵庄不参加比,他的任务只是听师父的话,看着岑觅璇,不让她闯祸。岑觅璇一上场,媵庄便在法台下守着。

  第一场岑觅璇对上冲虚派的一名女弟子,那女弟子刚好是金丹前期修为,岑觅璇连仙器都没祭出来,就轻而易举打败了女弟子。

  她的仙决激烈,不给人留面子。

  好在女弟子也颇有风度,从地上爬起来,抿了抿唇:“是我学艺不精,我输了。”

  岑觅璇弯起红唇。

  摇光在苏苏耳边低声道:“这来自上清的仙子,有些过分了。”

  苏苏点头,与摇光一同继续看。

  第二场岑觅璇对上另一个招式狠辣的男弟子,起先摸不住男弟子的身法,只能防守,但她确实不失为聪颖,很快反守为攻,耗了点时间,取得了胜利。

  媵庄松了口气。

  直到一个背着剑的男弟子上台去,媵庄打起精神,前面的对手师妹都交手过了。那么只剩最后一位——

  男弟子看上去年岁不大,甚至长着一张略显稚嫩的少年脸,规规矩矩背着剑,他的剑鞘上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比某些老者还死板。

  他身着衡阳宗标志性的白衣,腰间配了一块上等色泽的灵玉,用玉冠竖着发。

  不知本事如何,除了一把剑也不见他带别的法器。单论相貌来说,来人俊俏极了。

  他不卑不亢规规矩矩见了个礼,说:“在下,衡阳宗月扶崖,请师姐赐教。”

  摇光说:“是你小师弟,让他锉挫上清的锐气。”

  苏苏想到前两日扶崖说要为她赢安魂灯。

  身后有人小声议论:“听说那边鲜少有人观看的比试场,有个人很厉害,已经连胜九场了。”

  “九场!这才多久?”

  苏苏回头,离她最远的地方,也有一个比试台,但是距离太远,看得并不真切。

  只能隐隐看见一个玄衣身影,杀伐果决。

  不知为何,她手指下意识捏紧。

  “苏苏?”摇光唤她,“比试开始了。”

  苏苏顿了顿,收回目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九篇 宇宙秘境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八篇 雨相山作者:我吃西红柿 3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4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