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1章 报复

  这个规矩在廿木凝看来是荒诞,毕竟夷月族历来保守。

  廿木凝眉头不自觉簇起,看向九头鸟车辇上的少年。

  他一撩衣摆,从车上下来。

  庭院里种了不少枝繁叶茂的树,大太监殷勤地小跑跟上他,为他挡住树上偶尔落下未干的雨珠。

  廿木凝行了个礼。

  少年华丽的玄色衣袍融入夜色,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肤色极白,唇色却红得过分。

  他在门前站定,脚步微顿,似乎在犹豫什么。

  大太监本就是人精,跟了他几日,开始学会揣测澹台烬的想法。

  大太监殷勤地说:“陛下若是担心叶姑娘不明白怎么做,奴才这里有李大人的手札。”

  澹台烬说:“拿来。”

  太监把袖中的手札递给澹台烬,澹台烬也不打开看,转身离开,命令说:“让人把她带到朝阳殿去。”

  大太监连忙称是。

  他们一行人来的时候,苏苏就有所觉察,她跳下床铺,刚要说话,就看见几个女官进来。

  “姑娘,请跟我们走一趟。”

  苏苏直觉没什么好事:“我不去。”

  为首的女官不苟言笑,一张脸上连褶子都是刻板的:“姑娘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使眼色,几个膀大腰圆的嬷嬷,立刻围住苏苏。

  想来知道苏苏什么脾气,明白她不会乖乖听话,早有准备。

  苏苏手腕被弱水绳环捆住,如今就是个普通少女,比不过她们的力气。她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与她们拼命,只好去看看她们要自己做什么,外面的丝竹声又是怎么回事?

  苏苏被嬷嬷们带走,太监朝着一旁脸色难看的廿木凝小声说:“廿大人,更深露重,还是不要站在这里了,好生歇息吧。”

  廿木凝抱着木剑,冷声说:“陛下让我跟着叶姑娘,这是职责所在。”

  “可今夜不必跟。”

  廿木凝终于忍不住说:“叶夕雾伤害陛下怎么办?”

  大太监说:“姑娘不必担忧,至少今夜,她会乖乖听话的。”

  廿木凝还要反驳,被神出鬼没的廿白羽拉住。

  “白羽?”

  “廿木凝,服从命令!”

  廿木凝吸了口气,点点头,跟着廿白羽走了。

  女官和嬷嬷们四弯八绕,绕过曲径通幽的府宅,来到一处院子,最前面的侍女们拎着琉璃灯,在一处院子停下。

  苏苏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有人推了苏苏一把:“进去。”

  苏苏踉跄着进了屋子,屋子里雾气氤氲,她定睛看去,看见中央竟然是一个很大的池子。

  这竟然是一处温泉,两条石头雕刻的鲤鱼嘴中吐出水,颇有意趣。

  刻板的女官走过来,开始往池子里放并蒂莲。

  很快,粉白漂亮的并蒂莲,竟然在池中盛放。

  女官板着脸走过来,用一种挑剔的眼神看着苏苏。她的眼睛扫过苏苏并不算丰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脸上闪过一丝不满。

  苏苏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你们要做什么?”

  女官说:“今夜姑娘只需要听话即可,姑娘是自己脱了进去,还是我们来?”

  苏苏摇头:“我都不选,除非你们告诉我,要我做什么?”

  女官面无表情看她一眼:“一个很简单的仪式而已。”

  “什么仪式?”

  “姑娘一会儿就知道了。”

  她们谈话的时候,另一个婢女往池水中滴了几滴透明的水,很快,室内弥散着一股动人的香气。

  苏苏愈发觉得没好事,不是要她洗干净陪澹台烬睡觉吧?

  女官见苏苏不配合,想到陛下的命令,倒也没有强行扒她衣服。左右一个为陛下祈福的少女而已,她愿不愿意,不是由她的意志来决定的。

  只是眼前的少女太不听话了。

  嬷嬷摇摇头,从袖中拿出一个漂亮精致的纸人。

  她递给苏苏:“不想进去,就拿着这个。”

  苏苏想甩开,可是那个漂亮的纸人一触碰到她的手指,竟然融入她的身体中。

  苏苏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变得有几分迷茫。

  她垂着眼睛,猛然乖顺起来。

  嬷嬷说:“脱了衣裳,进去,等陛下进来。”

  她们似乎并不担心苏苏不听话,说完不再管她,纷纷离开。

  苏苏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很神奇的状态,她明明有自己的意识,可是身体开始不自控。

  她解开衣裳,走出池水中。

  温泉没过她洁白的小腿,苏苏倒是没有很害怕,问勾玉:“我怎么了?”

  勾玉回答说:“你中了傀儡术,刚刚的纸片,有魅魔的法力,会让你短期听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能解开吗?”

  勾玉为难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现在没有法力。”

  这样一说,苏苏也很丧气。

  弱水一束缚,她如今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勾玉闪了闪,支支吾吾说:“这个时间不长,要不你等等,看看澹台烬要你做什么?”

  苏苏不疑有他,说好。

  *

  烛光摇曳,玄色衣袍的少年走了进来。

  外面下起雨,隐隐还能听到风吹动竹林的沙沙声。

  澹台烬一眼就看见池中少女,她赤-裸的肩膀露在外面,身边并蒂莲开得璀璨。

  少女微阖着眼眸,看上去圣洁又漂亮。

  他弯起唇,恶劣和毁灭欲在他眼中过了一圈,隐隐被他压了下去。

  他迟疑片刻,想到那个仪式的好处,眸色微凝,解开衣结。

  苏苏看着他的衣裳一层层落下,有点儿慌了:“喂,勾玉!”

  勾玉跑得比谁都快,陷入沉睡,谁喊都不醒。

  小主人讨厌澹台烬,可是他们需要澹台烬懂情愫,这就是个好机会,它只能装死。

  毕竟……它沉默地想,少年魔神情-欲难以挑起,澹台烬顶多嘴上撩骚小主人,不会真干出什么来。

  史册记载,魔神似乎不钟爱睡女人,甚至有人大胆猜测他不太行。

  少年脱-光了衣裳,一步步走下池子。

  苏苏眼睫沾上水汽,脸涨得通红,被气的。

  她眼神虚晃,生怕自己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少年掐住她下巴,手肘撑在池子上,冷冷看着她。

  那是一种不怀好意,毒蛇一样的目光。

  “欸?竟然有自己的意识吗?”

  澹台烬看着眼前一双明亮到快要燃烧的眼睛,他扯了扯唇角,用一种嘲弄的语气道——

  “你不照样和别人一样?也有赤-身-裸-体,不知廉耻的时候。”

  苏苏冷冷瞪着他。

  到底是谁天生就不知廉耻?

  被她的目光激怒,他眼里的笑僵硬了片刻,很快又缓和下来。并蒂莲在他们身边漾开,他说:“闭上眼睛,我不喜欢你让人讨厌的眼神。”

  苏苏虽不情愿,但还是闭上了眼睛。

  很奇妙,时光仿佛回到了般若浮生中,那时候她是桑酒,蒙上眼,做了很多羞耻的事。

  回来以后简直想抹去那段黑历史。

  此刻情景一模一样,看不见,听觉就更加敏锐。只不过主导的人倒了过来,变成澹台烬。

  她承认自己此刻有几分害怕,少年呼吸声近在咫尺,她不知道他究竟会做什么。

  没了法术,不能御剑,她也就是个凡人而已。

  大家都会脆弱,会对未知感到恐惧。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会儿,也想起那日在般若浮生中的一切。作为冥夜的他,第一次被别人那样亵渎,情-欲一事,在他看来极为肮脏,令人作呕。

  可那次不同,他抿住唇角,不愿意回想那样的感觉。

  但是一种近乎报复的心理,让他冷酷地注视着她,欣赏她难得的恐慌。

  他面无表情地低垂目光。

  池水清澈,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

  少女纤细婀娜的身体,白皙柔软的肌肤,并蒂莲簇拥中,她像美丽的装饰品。

  他目光一寸寸扫过。

  天生缺乏的羞耻感,在这时却微微蔓延出来,他难得的觉得有一丝奇异。

  他抬起嫣红的眼尾,哑声说:“睁开眼睛,向我发誓,永远忠于我。”

  她照着说了一遍,果然看见小变态眼里染上浅浅的笑意。

  他的手毫不犹豫,抚摸她的身体。

  苏苏看着他,意志开始挣扎。

  她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报复心多强——

  他竟然把自己曾经在般若浮生中对他做的事,全部做了一遍。

  她死死咬住唇,漂亮的眼睛几乎想杀了他。

  他不为所动,苍白的手指让她闷哼一声。

  “你害怕吗?”他笑道,气息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什么,全部乱了。“你可以求我。”

  苏苏的意志开始挣扎。

  他没有什么羞耻心,苏苏却觉得这样极其变态。

  水汽氤氲,鲤鱼吐出的水中,似乎也弥散着一种奇妙的香气,让人血液循环加快,心脏的跳动剧烈。

  她觉得有几分喘不过气来。

  难受地看着澹台烬。

  他并不命令她,舔了舔唇,微笑说:“求我。”

  放了你,或者结束这一切。

  她依旧不说话,少年脸上蔓延出几丝红晕,他呼吸也急促了些。

  一卷明黄的纸,突然出现在苏苏眼前。

  澹台烬兴许是知道她不会求饶,说:“念。”

  苏苏眼睛看向纸张,竟然是一段祈祷词。这次他用的命令语气。

  苏苏总算明白现在是在做什么了——

  周国每个皇子及冠,都有这样的意识。莲浴礼,为皇子祈福。

  可他是故意的。

  他故意让她用破碎的语调,念祈祷词。

  她有心想看看他此刻的模样,然而他重复了一遍,轻轻喘息,冷酷地说:“不许看我,念!”

  她断断续续念着祈祷词,脑海中浑浑噩噩的。

  也看不见澹台烬是什么表情。

  少年的身体离她有一段距离,显得很冷淡,他的手指却一点点探索着她的身体。

  苏苏双腿都是软的,有那么一刻,她真想掐死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神工作者:任怨 2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3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4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5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