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73章 神髓

  “换?你用什么换?”

  苏苏听见男人冷漠的嗓音,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好说:“轻鸿仙决可以吗?我真的……很需要永生花,我的眼睛很疼。”

  轻鸿仙决是世上最好的剑法,一剑开山辟水,剑域一成,可诛仙除魔。

  轻鸿决也是苏苏修仙百年最好的机遇,如今她只想换再看看这个世界。

  “疼?轻鸿仙诀?”

  他似乎冷冷笑了一声,半是嘲讽,抽回了自己袖子。

  澹台烬没说换不换,消失在了黑夜中。

  真好笑,这还是第一次见苏苏求自己,可惜开出的条件不尽如人意。

  苏苏眼里,他只看得到力量,曾经的他也的确是这样。然而当她提出用轻鸿仙决来换时,他内心只有窝火。

  澹台烬回到自己殿中,有长生花在,满室幽香。

  噬魂幡里的老道垂涎地看着长生花,这玩意对澹台烬来说,拯救不了澹台烬破败的身体,没什么用。但是给老道,可以涨一甲子的功力。

  长生花含苞欲放,或许明晨,它便开了。

  老道殷切地看着玄衣青年,希望大方的帝王这回也能把这东西赏给他。

  然而澹台烬啪的一声盖上盖子,把长生花扔在床头。他枕着自己手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道知道自己没戏,讪讪躲回噬魂幡中。

  苏苏没要到长生花,用被子裹紧自己,勾玉担心她害怕,给她讲洪荒以来的故事。

  从它见过的诸神,到一些大妖的传说。

  讲到后来,勾玉看见苏苏眼睛一直睁得大大的,她眨了眨眼,倾世花寄存的左眼,流下一行血迹。

  勾玉的声音突然卡壳。

  他没问她怕不怕,而是问:“你恨他们吗?”

  他们,澹台烬,叶冰裳,甚至是萧凛。

  萧凛的死,导致她无法主动出手对付叶冰裳,陷入被动。到了现在,勾玉和苏苏都知道是叶冰裳的阴谋。

  全天下都以为潜龙卫在苏苏手里,苏苏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苏苏一直不说话,勾玉以为她不会回答,没想到,苏苏动了动唇。

  “恨的。”

  勾玉听见她这样说。

  “我被关在混沌密室一个人的时候,甚至在想,怎么才能让他们最痛苦。”她低声说,“叶冰裳想当皇后,想要一个男人忠诚的爱,我想让她失败。澹台烬要力量,他这样对我,我希望看他跌入尘埃。萧凛……我不该恨他,可我的确,心里难受。”

  “我一遍遍地想他们的下场,才能不那么害怕,我接好自己的手指,努力多吃几口饭,就是想看到那一天。”

  七月的夜晚下起了雨。

  冷宫又暗又死寂,除了苏苏以外,没有任何人。

  她吃力地清洗完自己疲惫的身体,冷宫只有冰凉的井水,苏苏回来以后一直没睡着。

  她眼角不再流血,倾世花安静地待在她眼睛里。

  勾玉顺着她没有焦距的目光看过去。

  一颗幼竹,被风吹倒在夜里。

  *

  第二日清晨,长生花开了。

  澹台烬看了它许久,拿起盒子出门。才踏出殿门,他便看见了一身喜庆打扮的叶冰裳。

  魏喜低声说:“今日是夫人的生辰,夫人天还没亮,就站在这里等陛下。”

  果然,叶冰裳目光里,带着星星点点的光亮和期盼。

  澹台烬骤然想起,答应过与她和她的母亲一同用膳。

  他步子顿了顿,把永生花放入袖中,说:“走吧。”

  叶冰裳脸上绽开浅浅的惊喜,似乎澹台烬还记得约定是一件让她很开心的事。

  云姨娘并没有住在宫里,两人乘坐车辇离宫。

  叶冰裳犹豫了一下,婉声开口:“陛下,妾一直想问,祖母……怎么样了?”

  市井喧闹,青年帝王闭着眼睛,冷冷回答她:“死了。”

  叶冰裳轻轻吸了口气,垂下眸子,带着几分难过。

  澹台烬骤然想起冷宫的少女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听见这个结果。

  两人在一处幽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云姨娘一早听说澹台烬要来,连忙抱着儿子在门口等,恭敬行礼。

  叶冰裳扶起自己娘亲,她回头,发现陛下的目光落在幼弟身上。

  “你叫什么?”澹台烬问。

  叶冰裳看向幼弟,叶四小公子今年八岁,许是这两年经历了一些事,褪去了幼时的跋扈,脸蛋也长开了些。

  幼弟和自己长得并不像,反而长得有几分像……三妹妹。

  叶四小公子有些怕澹台烬,瑟缩了下肩膀,讷讷道:“云飞尘。”

  澹台烬淡淡移开目光,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院子里早早准备好了膳食,随行的太监一一试过饭菜,众人这才开始用膳。

  一顿饭吃得云姨娘战战兢兢,看着隽秀的小暴君,她难免埋怨女儿怎么把人往这里带。云姨娘对澹台烬的感情很复杂,以前他人人可欺,现在看见他,呼吸都只敢放轻。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云姨娘有了单独和叶冰裳说话的机会。

  “裳儿啊,你可要争点气,听说陛下后宫只有你一个女人,你早日怀上龙子,地位就更稳了。”

  叶冰裳神情复杂,对亲娘,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陛下至今没碰我。”

  云姨娘瞪大了眼。

  “这,这怎么可能,外面都在说,陛下极为宠爱你。”

  叶冰裳冷冷笑了笑,她想起昨夜陛下去了哪里,闭了闭眼,隐忍地说:“娘,来日方长。”

  回宫路上,冰蓝色箭矢骤然破空而来。

  夜影卫眼疾手快挡住不少,还有一支射入车辇中。叶冰裳想也不想,挡在澹台烬前面:“陛下小心!”

  箭矢深深刺入她的肩膀。

  澹台烬皱眉扶住她:“冰裳?”

  叶冰裳唇角流下鲜血,疼得身体抽搐。

  大批伏兵突然出现,澹台烬嘴角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找死。”

  隐藏在暗处的虎妖跃出来,转瞬变大,朝着埋伏的人袭击而去。

  没过多久,廿白羽来汇报:“陛下,共八十三人,均为潜龙卫,全部服毒自杀了。”

  澹台烬眼中明灭不定,看一眼伤重的叶冰裳,心里有几分不祥的预感。

  “回宫!”

  果然,才到宫门,廿木凝急忙迎上来,沉声说:“陛下,冷宫遇袭,潜龙卫来救人。”

  “她人呢!”

  “弱水箭下,潜龙卫死了三百余人,逃走了几个。叶三姑娘还在冷宫,潜龙卫没能带走人。”

  澹台烬目光变得冰冷,他抱着重伤的叶冰裳:“叫太医来。”

  “夫人伤得很重,失血过多。这……恐怕得有灵药,否则以后身子一定会落下病根。”

  玄衣青年沉默良久,突然嘲弄地笑了笑。

  “不知,长生花可行?”

  *

  苏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早在弱水箭齐发时,她已经猜到了一切。她坐在门槛儿上,听勾玉憋闷地说:“这下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这么多潜龙卫用命来救她出去,谁也没法相信潜龙卫不在苏苏手里。

  夏天的风拂过,吹动少女茶色的衣摆。

  苏苏心里十分不安,澹台烬本就恨她,最恨的是她的背叛和逃跑。

  如今,在他眼里,她再次想要逃离。

  他还会给自己长生花吗?澹台烬如今恐怕恨不得她一辈子做个被他囚禁的瞎子,每逢十五,便在他身下喘息哭泣。

  苏苏想等等他,哪怕为了在生命尽头,不在黑暗里死去,她也愿意好好和澹台烬解释潜龙卫的事。

  不知道坐了多久,苏苏的世界里,白天黑夜没有区别。

  久到送饭的小宫女都来了,澹台烬没来。

  宫女见苏苏还望着外面,放下碗筷,不满地说:“明明看不见,有什么好看的。不知道我倒了什么霉,要被派来给你送吃食。今日是昭华夫人的生辰,陛下大赦天下,就我来这破地方。喂,我说你呢,你这是什么反应?”

  宫中惯会捧高踩低,澹台烬昨夜来,没有任何人知道。苏苏身处冷宫,宫里的人自然看不起她。宫女气愤地看着无动于衷的苏苏,瘦弱的少女看上去苍白纤弱,目光没有焦距,昔日高贵的人沦落到这种下场,让人心中生出无限快意和恶意。宫女见她肌肤白皙娇嫩,抬手便去掐苏苏。

  一柄小木剑刺入宫女掌心。

  宫女尖叫一声,跌坐在地。

  “你……你!”

  小木剑被苏苏紧紧握在手里,宫女不安地看苏苏一眼。本来以为是个好欺负的盲女,没想到却还是个不受欺负的硬茬。

  宫女爬起来,愤愤瞪着苏苏:“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还能飞上枝头吧!告诉你,陛下心上人是谁,宫中人人皆知,连什嗏送来的长生花,也随随便便就给了昭华夫人做生辰礼物!你算什么,就等着老死在这里吧!”

  说完,她一溜烟跑了。

  “长生花没了。”苏苏喃喃道。

  勾玉想到她日日夜夜要忍受倾世花带来的反噬之痛,世界一片黑暗,它心如刀绞。

  苏苏像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脸上的期盼渐渐湮灭。

  勾玉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却见苏苏站起来。

  她朝着天边落下的太阳。

  勾玉忍不住说:“少年魔神的心里,爱的一定是你!苏苏,我们都知道,这是叶冰裳的阴谋。”

  苏苏听不见它的话,低声说:“是我错了,我竟会蠢到去求他。”

  她捂住自己眼睛,血蜿蜒从她掌心流下,勾玉听见她说:“我竟然有一刻,动摇过自己的心。”

  她的嗓音很轻,经夏日的风一吹,就消散在夜色中。

  勾玉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苏苏是犹豫过的,在收到那条红盖头的时候,她回头去看,那时候少女眼里带着几分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挣扎。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生来灵胎,从来不敢忘记自己为何而来。她见过三界众生在妖魔爪下苦苦挣扎,北海枯竭,南山倾塌,人间哀鸿遍野。

  勾玉也隐隐觉察到,才会觉得不安。

  九枚神钉成那一刻,它生怕苏苏下不了手。可还好她并没有罔置苍生于不顾,她把九枚钉子推入玄衣青年的心脏。

  她不敢动情。

  任务失败了,却有唯一的好处——苏苏想到了最后一个办法。

  一个借助已经钉入六枚神钉的办法。

  苏苏终于不用杀澹台烬,可是……他永远置苏苏在黑暗,亲手碎灭了她最后的愿望。

  苏苏起身,勾玉听见她说——

  “听说周国的冬日并不会下雪,等阴日阴时一到,我们就走吧。勾玉,你怕不怕?”

  勾玉微怔,说:“勾玉不怕。”

  它明白苏苏要做什么。

  她要永远离开他,这片困住她的地方,离开五百年前的人间。

  般若浮生一场天雷,冥夜想把神髓换给桑酒。阴日阴时那日,同样可以引这样的天雷。

  她用倾世花假拟成神髓,注入自己的仙魂,以九天勾玉做媒介,变成真正的神髓。

  以神髓,换邪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作者:月关 2破晓行动作者:江右萧郎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4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