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53章 祝融果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53章 祝融果

所属书籍: 重紫

  海之涯,茫茫云山接大荒,千里无人烟,中有一山极其陡峻,高耸擎天,举头望不见顶,山名不周,传说中的神山,也是人间直通天界的唯一一条路径,可惜从来都没有谁爬到顶过,多少凡夫俗子妄想登天,最终望而却步。

  “不周山,祝融果,万年能产一枚,食之可固魂魄,你如今肉身残破,魂魄靠魔剑支撑,终究不稳,这是你最大的缺陷,若能得祝融果,对你有不尽的好处。”

  想到亡月的话,重紫仰脸观望,她本身对什么祝融果并无太大兴趣,只不过有件事情做,总不至于那么无聊。

  须臾,重紫足尖轻点,化作清风往上飞掠。

  表面看,这不周山除了高,以及比寻常山峰陡些,别的也平凡无奇,有荒坡,有乱石,有树林……然而亲自上去,才能真正见识到登天之难。这俨然是←灾难之山,来自天地间的灾难几乎都在这里了,瘴气、毒木、火海、风雪……幸亏此番前来登山的亦非凡人,凭借一身魔力掩护,平安无事。

  大约行了一个时辰,前方山壁忽然不见,一块巨大的明镜映入眼帘,反射天光,极其壮观。

  原来此地山壁倾斜,壁间覆盖着厚厚的冰层,冰面光滑难以立足,望上去就像是面大镜子,这冰也非同寻常,应先天苦寒而生,纵然重紫天魔之身,亦觉寒气慑人。

  重紫沿冰面逆滑上坡。

  千丈冰壁,前方有一抹淡淡的蓝影在移动。

  那是一柄长剑,剑上站着个人,只因他穿着身白衣裳,与并的颜色太接近,是以重紫没有立即看到。

  发现身后动静,那人回头看。

  重紫意外,随即微笑,“来取祝融果?”

  秦珂点头。

  “不巧了,我对它志在必得,”重紫抬臂,两条长长飘带如蛇,朝他卷过去,“你可以不用上去了。”

  秦珂没有闪避,“当心食魂鸟。”

  “魔行事,无须仙来记挂。”重紫毫不留情地将他击落,翻滚下冰壁。

  这不周山很奇怪,就像宝塔般,每次以为登到顶了,上面总会再生出一座山来,层层堆叠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层,每上一层,就有更多更险的阻碍,通天之路当之无愧。

  前方出现黑沉沉的水面,宽约百丈,对面是陡峭山峰。

  第五层,如果亡月没说错,祝融果正是生在这一层。重紫暗忖,同时自袖中取出跟白羽毛朝水面丢下,但见那羽毛飘悠悠,沾水就迅速沉了底。

  果然是百丈弱水,连风也托不起,御风术不能施展。

  重紫不慌不忙,自袖中取出只玉兔,找到血管并二指一划,立即有鲜血流出,滴落水面,大约十来滴之后,她便作法止住血,把玉兔随手丢开。

  玉兔翻滚着,爬起来就跑。

  重紫退到旁边,静观其变。

  不消片刻,沉沉水面上开始起了波纹,底下好像有东西在游动,紧接着一声响,水里冒出个东西。

  那是只人手,颜色黑漆漆的,和水一样。

  重紫毫不迟疑地作法将那东西摄了起来。

  小水怪形似婴儿,五官与人并无两样,只不过全身皮肤是黑的,脚趾间有蹼,乌溜溜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看起来很可爱。

  发现上当,小东西哇哇哭起来。

  重紫含笑将它搂入怀里,黯然坐着等待。

  很快,水里又冒出两个怪来,一男一女,满脸焦急之色。

  重紫什么也不说,自腰间解下根丝带,迎风晃了晃,丝带立即无限延长,她抬手将丝带一头丢给两怪,指了指对面。

  两怪互视片刻,那男怪立刻取了丝带朝对面游过去,不消多时又返回,连连点头示意。

  重紫这才站起身,用力拉丝带试了试结实程度,感觉还算满意,于是将丝带这头也固定在大石上,带着啼哭的小怪踏上去。

  两怪紧紧跟随,不停发出奇怪的声音安慰小怪。

  行至半途,脚底猛地一沉。

  重紫立即料到发生了什么事,分明是对面的丝绳被解开了。御风术失灵。难免要落水,看来只有尽快退回。

  应变瞬间,凤眼凌厉,升起浓烈杀机。

  “想要害我,这就是下场!”重紫冷笑后退,同时纤手掐小怪颈,将其拎起在半空,丢向远处。

  爱儿重重摔下,已无生还可能,两怪凄厉大叫,朝她扑过去。

  重紫轻蔑,化气为剑,顿时黑血四溅,两怪尸体沉入水底。

  最后的惨叫声里,无数怪自水里冒出来。

  “报仇的?”重紫眼见丝带将沉,也不着急,正待作法,忽然身旁蓝光闪过,紧接着一只手伸来搂住她的腰,将她带离丝绳。

  上古神剑八荒,架在百丈水上,如蓝色长桥。

  白衣上有斑斑血迹,想是方才在冰壁上被打落时受的伤,那只手臂极为有力,牢牢圈住她,带着她快速超前移动。

  重紫没有反抗。

  啼哭声刺耳,先前丢开的小怪正拎在他另一只手里。

  八荒剑气凌厉,水里众怪挨近剑身,立即皮破血流,纷纷惨叫着逃离。

  不消片刻,二人抵达对岸,秦珂放开了她。

  重紫道:“你以为我怕他们?”

  秦珂将小怪送回水中,没有回答。

  “不愧是仙门弟子,”重紫浅笑,“这是它们不自量力的下场。”

  “它和你一样。”

  “因为它没有足够的力量,否则迟早也会变。这才是真正的我。”

  “助我拿到祝融果。”

  “算是还你人情?”

  秦珂依旧不答,拉起她就走,那只手太温暖,重紫迅速抽回。

  秦珂看着她道:“这里没有人,你……可以当作是从前。”

  “仙与魔能相安无事吗?”重紫摇头,淡淡道,“你都看见了,谁心软,谁就是受伤的那个,不会有好下场。”

  秦珂沉默片刻,点头,“走吧。”

  前面是万丈悬崖,半崖上长着株参天大树,树冠是金黄色,与周围别的树木大不相同,金波荡漾,其上一点绿光闪烁。两人站在八荒剑上,至半空中仔细辨认,发现那是枚绿色果子,很小,形似鸽卵,晶莹如碧玉。

  重紫道:“想必这就是祝融果了。”

  秦珂道:“祝融果熟,一旦有人前来采摘,食魂鸟就会现身。”

  重紫来之前已听亡月说过,凡天地灵物大多都有异兽妖禽守护,守这祝融果树的正式食魂鸟,传说此鸟极其凶恶,专门啄食盗果之人魂魄,很少有人能安然逃离。祝融果最大的好处就是固魂魄,寻常人魂魄有肉身支撑,纵然受损,修复起来也不难,所以通常没人会冒这个险,以免弄不好反落得魂魄无存的下场。

  “南华有谁出了事,让你来冒险?”重紫随口问了句,同时轻挥长袖,隔空去摄那果子。

  小小祝融果刚离枝,就听得一声凄厉的叫,刺得人头皮发麻,紧接着一个黑影迎面扑来,速度之快,甚至来不及看清。所幸秦珂早有准备,八荒神剑带着二人折了个“之”字形,朝地面俯冲而下,方躲过袭击。

  “好快!”重紫吃惊,不敢再大意,要设结界去挡。

  “没用的。”秦珂迅速阻止。

  那食魂鸟就像幽灵般,只见其影不见其形,速度快得惊人,眨眼间就到了重紫身后,幸亏重紫机敏,闪身避开。

  八荒剑瞬间变长便宽,朝弱水另一边延伸,再次横架成桥。

  秦珂低喝:“把它给我!”

  重紫正被那食魂鸟缠得难以脱身,几次遇险,闻言下意识闪到他跟前,将果子递给他。那食魂鸟见状,立即改变攻击目标,再不缠她,直扑秦珂。

  暂时得以脱身,重紫想也不想就化气为剑去斩,谁知那鸟极灵巧,根本无济于事。

  来不及说话,秦珂挥手示意她先走,忽然听得耳畔有人轻轻笑了声,紧接着手腕一麻,祝融果已被抢走。

  重紫踏上蓝桥,箭一般朝对岸滑去。

  见她要跑,食魂鸟发怒,尖叫着凌空扑下。

  身后杀气腾腾,重紫心道不好,然而这弱水之上不能御风,难以闪避,情势危急,她只得咬紧牙,提全身魔力设置结界。

  砰!食魂鸟被结界弹开。

  体内气血震荡,重紫终于明白为什么秦珂会说没用。这食魂鸟乃上古妖兽,威力非寻常妖怪可比,幸亏自己修得天魔之身,魔力了得,才勉强能承受攻击,换作寻常人早就重伤了。

  耽误下去后果严重,重紫顾不得什么,全力朝对岸冲。

  啄不破结界,那鸟越发疯狂,再次俯冲下来。

  第二击撑过,到第三击,重紫实难以支撑,结界破开,整个人被强大的力量带得往前扑倒。

  没有预料中的痛,背上忽然一沉。

  “快走!”

  此地离岸已不远,重紫来不及思考,爬起身帮着他全力冲过去。

  渡过弱水,两人上岸,那食魂鸟受限制不能继续追来,只好怏怏地朝这边叫了一回,转身飞走了。

  惊魂一场,两个人都坐倒在地,八荒剑变回原样,收起,秦珂面色惨白。

  “被食魂鸟所伤,你魂魄有损。”重紫毫不迟疑,将手心那枚小小的祝融果喂到他唇边。

  秦珂没有推辞,吃了。

  费尽力气拿到,结果又这么轻易用掉,整件事俨然变成了一场闹剧。好在重紫原本只是来走走,没打算真抢祝融果,所以不觉得失望,换作别人,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想。

  “就算伤了魂魄,仙界也有别的办法医治,何必跑来找它?”重紫皱眉,“所幸你早已修得仙骨,否则……”

  话未说完,她整个人忽然斜斜歪倒。

  她落入了陌生的怀抱,头顶有阴影迅速笼罩下来,紧接着,唇上一片冰凉湿润,竟已被人牢牢堵住。

  重紫惊愕,下意识地想要说话,立即有清甜果汁度入口中。

  原来这祝融果乃稀世之宝,入口即化,他虽然当着她的面吃了,却并没有吞咽,等着这一刻全喂给了她。

  重紫反应过来,全身动不得。

  果汁顺咽喉滑下,他迟迟没有抬脸离开。

  “丑丫头。”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摩擦,轻吮,冰冷的唇似乎也带上了一丝温度,动作很轻,生怕碰碎了般,可是含块他就不动了。

  禁锢的力量消失,重紫依旧静静躺着,望着近在咫尺的脸。

  长眉如刀,眼睫微垂,轮廓分明的脸完美得没有缺陷,但苍白如雪,看起来有点冷,可是那有型的唇边,隐约透着一丝难以辨认的笑意。

  她不会防备他。

  沉默片刻,重紫缓缓自他怀中起身,将昏迷的他平放枕在腿上,拉起他的搜。度去灵气。

  山高,夜来得格外早,没有月亮,黑暗中两人偎依在岩石下。

  这里不远处有地火,重紫因恐受寒加重他的伤势,特意将他移来这里,正好借地火之气驱散夜寒,又有岩石挡住冷风。毕竟魂魄受损,纵然有治愈术,也是大伤元气的,被硬生生撕裂魂魄的痛苦,就更难体会了。

  他是为她来取祝融果的吧?因为知道她以身殉剑。可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她早就不再是当年的丑丫头了。

  察觉动静,重紫低头,“醒了?”

  秦珂精神好了点儿,坐起身,“我没事。”

  “你魂魄被食魂鸟所伤。”

  “我有肉身,又有仙骨,过段时间自能修复。”

  “你救了我,我也救了你,祝融果我并不稀罕,无须感激你。”

  “我知道。”

  “我先走了。”重紫欲起身,却被一只手拉住。

  “天亮再走吧。”

  “以身殉剑,我面前已经没有别的路,除非死。”重紫冷冷道,“你做这些,是和他们一样,想要逼我?”

  秦珂没说什么,拉她入怀。

  重紫面无表情,闭目。

  真是讽刺,在她最爱的人怀里,她会被杀气惊动,感受那个人在杀与不杀只见挣扎;可是在别人怀里,面前的他,还有天之邪、卓昊,甚至包括九幽,她反倒能获得更多的安宁。

  会做一个什么样的梦?

  ……

  朦胧中,她听到有人在耳畔低声说话,“青华提亲,我在生气,丑丫头不知道。”

  少年老成的小公子,绷着小脸骂她丑丫头,可是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会将她拉到身后保护她,除了大叔,他是第二个愿意保护她的人。

  然而,在成为师兄之后,他却不知不觉在她的印象中淡去,甚至不如卓昊,记忆里,就是他不停地在闭关。

  重紫在梦里苦笑。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闭关,为什么不让我爱上你?

  习惯了魔宫漫长的夜,第二日重紫醒得很迟。秦珂仍以昨晚的姿势抱着她,眼睛望着远处,睫上发间似有白色霜花,不知他是醒得早,还是一夜没睡。

  重紫没有董。

  许久,秦珂缓缓放开她,“醒了?”

  重紫起身扶起他,两个人朝山下走。

  “不能离开魔宫?”

  “你会陪我入魔吗?”

  秦珂没有回答。

  “这就对了,”重紫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仙,是堂堂南华掌教的得意徒弟,不可能让你师父为难。我是魔宫皇后注定不能回仙界,离开魔宫,我便失去容身之地。”

  秦珂握紧她的手,“住在这里不好吗?”

  重紫沉默片刻,笑了,“他们会找到。”

  话音刚落,远处果真有人声传来。

  “是南华的人,”重紫扬起长睫,“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他们会不会以为你背离仙门?魔与仙只见不应该有太多牵连,动感情的都不会有好下场,下次我不会留情,你如果真的不想我死,就不要再做这些,忘记丑丫头,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秦珂道:“尊者这些日子常闭关。”

  重紫不在意,‘他是在赶着修炼,想要尽快杀我净化我。’

  “他只是走火入魔忘记了,你当心。”蓝光乍现,八荒剑横于面前,秦珂举步踏上剑身,头也不回,循远处人声而去。

  走火入魔?重紫嘲讽地笑。

  “皇后该回去了。”背后传来阴恻恻的声音。

  重紫吃惊,转身看来人,“亡月?”

  “我的名字,魔界没有外人知道。”

  “你一直跟着我。”

  “我怎能让皇后独自冒险,”亡月眨眼间已至她身旁,“关心妻子的安危,这是丈夫的责任。”

  重紫道:“你是关心天魔令上的封印吧?”

  “皇后这么说,让我失望,我想我应该更好地表现。”亡月伸手去抱她。

  重紫避开,“我自己走。”

  她快,有一只手比她更快,不知怎么就伸到她腰间,迅速将她带入冰凉的怀中,然后打横抱起。

  “在别的男人怀里睡了一夜,却拒绝丈夫的怀抱?”

  “放手!”重紫莫名地心烦意乱起来,圆睁了眼睛,挣扎,“你……”

  怒意引发魔气,四周风烟随之激荡,谁知他仍无事一般,抱着她御风而行,魔力到他身上竟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行事低调,不露锋芒,重紫早就料到他在隐藏实力,可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让她禁不住倒抽了口冷气,满腔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这么强,早就该修成天魔了!”

  弯弯的唇角挂着一丝傲慢,亡月甚至没有低头看她,沉声笑道:“魔界有一个天魔已经足够了。”

  邪恶的气息如潮水般涌来,将她整个人包围,淹没,那两条手臂就像命运的绳索,将她牢牢缚住,半点儿也动弹不得,逃不脱,离不了。

  重紫无力地笑,逐渐放松,放弃。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53章 祝融果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2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5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