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9章 卓云姬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9章 卓云姬

所属书籍: 重紫

  私下去找小丫头比试,耽误时间,此番来迟必定要受责备,卓昊打定主意好好表现讨父亲欢喜,只管与众人陪笑招呼,却没留意,一旦他走过,所有人都换了副古怪的神情,望着他的背影,仿佛看到了极其好笑的事。

  他径直走到卓耀面前,拜伏于地,朗声:“孩儿拜见父亲!”

  这一拜,周围宾客弟子们纷纷转脸,极力忍耐。

  儿子被人捉弄,卓耀尴尬之余,好气又好笑,也忘记去追究他来迟的缘故,呵斥:“这么大了还与人胡闹,穿成这样出来会客,成何体统!”

  骂来迟也罢,说到装束,卓昊自认是得体的,闻言不由莫名其妙,忙低头检查几眼,满脸疑惑道:“后日才是父亲寿辰,我想着还早,所以未曾换新衣,有何不妥?”

  卓耀再也撑不住,笑骂:“被人作弄了尚不自知,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去换过!”

  卓昊反映也不慢,立刻发现问题出在背后,他到底学过术法,很快便知道怎么回事,顿时又羞又恼,脸涨得通红,继而转青,眼睛瞪着席上那小人儿,险些喷出火。

  重紫只当没看见,往洛音凡身上挨过去。

  被一个不会术法的小丫头捉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且对方是客,卓昊到底不好闹出来,只得忍气吞声,起身退下,堂堂青华宫少宫主当众丢这么大脸,想来一时也不会再出来了。

  卓耀转向洛音凡:“犬子无能,见笑。”

  看到那只熟悉的大乌龟,洛音凡就已察觉不妙,隐约猜到了些,加上身旁人一个劲儿朝自己怀里缩,那是出自谁的手笔,答案很明显了。

  淘气捉弄人就罢了,偏还用冰台墨,别人想帮忙也帮不上,这个顽皮的小徒弟!

  洛音凡尴尬,低头看重紫一眼,有责备之意。

  重紫嘟起嘴,小声:“他先欺负我。”

  洛音凡虽不似行玄专门卜占天机,但寻常小事还是能料知一二,弄明白之后也觉得好笑,低斥:“此事固然不全是你的错,可你害得卓小公子当众失礼,已是过分,还不与宫主赔礼!”

  重紫委屈:“我又不知道他是谁。”

  见她闹小孩子脾气,洛音凡只得亲自开口:“管教不严,宫主恕罪,下去必定责罚她。”

  卓耀也已料知,反倒笑起来:“小孩子顽皮,何必认真,总是犬子胡闹失礼在先,所以自讨苦吃,尊者这徒儿很是乖巧,我来说个情,免了她这顿责罚吧。”

  洛音凡尚未开口,重紫已笑嘻嘻道:“多谢宫主伯伯。”

  卓耀笑道:“好机灵的丫头,不如真嫁来青华宫,给伯伯当儿媳妇如何?”

  刚刚才整过卓小公子,哪里敢嫁给他,再说她才不想离开师父!重紫红着脸,毫不迟疑地、响亮地拒绝:“我才不要!”

  这话极不客气,可被她小孩子说来,众人只觉有趣,卓耀忍笑问:“为何不肯,莫非我们青华宫不好,还是嫌昊儿太笨?”

  重紫瞟瞟洛音凡,脸更红:“我要陪着师父。”

  这回不只卓耀,连同旁边几位宾客都跟着笑起来:“尊者收的好徒弟,孝顺!”

  洛音凡亦松了口气。

  明知是玩笑话,但真说对上了,也是件为难的事,天生煞气何其危险,当然不能应承,可卓耀并不清楚缘故,当众拒绝未免令他失了颜面,有伤两派交情。

  小插曲刚过,忽然有人来报:“云师叔回来与宫主贺寿!”

  卓耀正拉着重紫问她爱吃什么,闻言抚掌:“这丫头总算来了!”

  远处,一片白云飞来.

  云朵缓缓下降,其中立有一位绰约动人的仙子,眉如春黛,眸如秋水,翠带飘风,环佩光彩。

  神态大方,婉娩无娇气。

  游仙霞帔织女裙,身态轻盈,如同白云托着一片绿叶,纤美的手上提着只药蓝,蓝里盛着青青草药。

  宾客们无论男女,皆目不转睛盯着她,眼底尽是欣赏赞许之色。

  卓云姬右手提起裙摆,飘然走下云头,伏身作礼,朱唇轻启,轻柔的声音听得人心舒畅:“云姬特来给哥哥拜寿,祝哥哥仙寿无疆。”

  卓耀示意她起来:“尊者在这里。”

  青青柳枝如烟如雾,熟悉的身影端坐其中,期盼已久的人就在面前,卓云姬岂会不见,听兄长这么说,果然上前作礼,压抑住心中喜悦,望着他:“多年不见,尊者安好?”

  洛音凡点头:“尚好,仙子行走凡间,亦当珍重。”

  长睫垂下,掩去目中一丝水光,卓云姬微笑,尽量使声音听起来平静:“一别数十载,几番想上南华拜见尊者,又怕扰了尊者清静。”

  洛音凡道:“听说你这些年往来凡间救人,我已很高兴。”

  卓云姬动了动唇,却没有说什么。

  几十年了,面前的人丝毫未变,连声音都与当年一模一样,淡淡的语气,透着许多称赞与欣赏,然而,自始至终都没有她所期望的东西。

  卓耀暗暗叹息,忙拿话岔开,让妹妹到身边坐下。

  重紫望望卓云姬,又望望洛音凡,有点怔。

  天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美的仙子!

  不仅长相美,声音好听,更有着施药救人的菩萨心肠,举手投足之间气度温柔恬淡,在某种程度上和师父有些相似,令人自然而然升起好感。

  只不过,她望着师父的时候,眼睛里除了敬慕,比别人还多了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和玉仙子望着昆仑君时一模一样。

  将来她会代替自己坐在师父身边吗?

  除了她,的的确确再也找不到一个更配坐这个位置的人。

  重紫不由自主抓紧身下椅子,不仅没胃口吃饭,连留在这儿的心思也没了.

  白天的海楼是青华宫最清静的地方,可当夜幕降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风声阵阵,黑云压海,白浪排空,拥击礁石,卷起雪千堆。不多时,海面已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惟独青华宫上空始终不见半滴雨落下来。

  周围景物被衬得更加昏暗。

  一道白影独立于栏杆边,面朝大海,只留给她一个熟悉的背影。

  就连背影,也透着一股子淡定与祥和,仿佛永远都看不够,越看,越想要离他近些。就是这样一个背影,一直引诱着她去追逐,因为心里已经没有更美好的东西了,只要看着他,再恶劣的天气也会变得春光明媚。

  直到如今,他离她依旧遥远。

  追逐他的人,本就不只她一个。

  还是不想放弃,勉力追逐,只为有一天他回头时,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

  “云仙子?”他回过身,语气一惯的平静,客套且生疏。

  卓云姬别过脸,黑发被风吹得颤抖:“尊者还是像当年那样,叫我云姬吧。”

  洛音凡不置可否,上下打量她片刻,目中略有惋惜与斥责之色:“当年你是极用功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似乎进益不大。”

  卓云姬沉默许久,低声道:“心中有执念,如何进益?”

  “既是执念,就该趁早放下,”洛音凡并没细问,转身重新面对大海,“惟有走出执念之外,方知别有天地,听说你近年勤于炼药,于此道亦有小成,用它济世活人,功德无量,可谓得失各半,不枉你荒废修行。”

  声音不急不缓,柔和且清晰,犹似当年教导。

  想要改变,害怕改变,最终仍是什么都没变,或许这样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尊者说的是。”卓云姬莞尔,心里却在摇头说“不”。

  施药救人,固然是她所愿,但更多的是为了什么,惟有她自己清楚,拒绝四方亲事,不顾兄长拦阻孤身下凡,哪里有魔族作乱,就赶去哪里施药,只因有可能见到他,只因想助他“守护苍生”,纵然是木头也该明白她的心意了,无动于衷,是真的无情,还是有意回避?

  卓云姬上前道:“尊者还记得……”

  洛音凡打断她:“重儿。”

  身后不远处,一双大眼睛愣愣地望着二人。

  本想出门找师父,却见师父和云仙子在说话,云仙子还是用那样的目光望着他,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白衣,绿袖,真如池上绿叶衬白莲,又似紫竹峰头白云拥碧海,互相映衬,竟如此的和谐动人,看得她一阵阵恍惚,神不知鬼不觉就朝这边走过来了。

  洛音凡介绍道:“新收小徒,重紫。”

  卓云姬勉强弯了下唇角,待要去拉她,却瞥见那双乌溜溜的伤心的大眼睛,忍不住一呆,泛起几分苦涩。

  这孩子在伤心?不是,等你长大,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伤心,接近过他,就绝不会幸免,至少现在你陪在他身旁,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呢,纵使将来最绝望的也是你。

  卓云姬缓缓缩回手:“我先回去了,万劫这两日就会来,尊者务必当心。”

  洛音凡点点头。

  卓云姬转身,翩然离去。

  重紫望着那背影,许久没有回神。

  洛音凡唤她:“重儿?”

  大眼睛不似平日灵活狡黠,透着许多窘迫与慌张,重紫低头:“师父……”刚说出两个字,就被风吹得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看样子她已经吹了许久的风,洛音凡拉起她,发现小手果然冰凉,不由皱眉:“你尚未修得仙骨,不能吹太多风。”

  他拉着她走进房间,往椅子上坐下:“回房多穿几件衣裳。”

  重紫不肯离开:“我不冷。”

  小孩子总是任性,洛音凡无奈,喂她吃了粒丹药。

  重紫忽然道:“云仙子认识师父。”

  洛音凡当她好奇:“云仙子是卓宫主之妹,自幼聪颖好学,当年为师往来青华宫,见她极有灵气,略指点过几次,如今她下凡救了许多人,重儿正该学习她。”

  重紫“哦”了声:“师父会娶她做妻子吗?”

  洛音凡顿时哭笑不得,尴尬至极。

  到底活过几百年,卓云姬的心事他岂会不知,当初见她极有天份,且天性善良,所以顺便指点修行,一番提携后辈的意思,竟引得她生出这些想法,拒绝四方求亲,孤身下凡,固执至此,总是他的过失,只得处处回避,有意疏远,好断了她的念头,却不料如今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了。

  大眼睛望着他,眨也不眨。

  洛音凡生平第一次不淡定了,隐约有点头疼,收女徒弟好象是个错误,心思敏感,将来长大些,求知欲更强,必定有更多问题要问,做师父的自然要负责替她解惑,那时可怎么办好?

  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解释,他只得板起脸:“不得胡说,谁告诉你这些的。”

  重紫小声:“师父将来娶了妻子,就要把我嫁出去?”

  洛音凡听得一愣,想起白天卓耀的玩笑,不由升起几分内疚,煞气未除怎能嫁人,在他修成镜心之术之前,恐怕要耽误她了。

  他摇头:“为师暂未有婚娶之念,也不会将你嫁人。”

  重紫大喜:“对啊,反正有我陪师父。”

  荒谬的话反而显出她纯真无杂念,洛音凡更加无语,同时也更加放心,移开话题:“为师平日如何教导你的,既来作客,怎可捉弄主人?”

  说起白天的事,重紫立即别过脸,明明是卓昊欺负她不会仙术,差点害死她不说,还故意拿话戏弄,所以她才捉弄他的。

  洛音凡知道她不服,教训道:“他挑战你,是不知你未学仙术,但你捉弄他,便成了你的不是。”

  重紫越发嘟起嘴了,欺负她无妨,可是他连带笑话师父!

  洛音凡明白她的想法,叹气,声音放柔和些:“一个人是高是低,不在于争强好胜,而在心胸与品行,别人怎么说,与我们何干,仙门中人无须在意这些,为一点小事便捉弄人,你可知错?”

  重紫心下暗服,低头不说话。

  洛音凡道:“明晚卓宫主寿筵,魔尊万劫会来,到时外头十分危险,你就留在海楼,此地僻静,万劫不会留意,为师与卓宫主已经商定,卓小宫主虽年少,修炼已有小成,便由他过来照管你,你记得与他赔个不是。”

  想到卓昊叫“小娘子”的模样,重紫马上拒绝:“我才不!”

  洛音凡沉了脸责斥:“重儿!”

  重紫跑出去:“谁要他陪!”

  隔壁传来重重的关门声,洛音凡好气又好笑,有点无奈,小徒弟被惯坏,开始不听话了.

  第二日清晨起来,洛音凡已经不在房中,重紫懊恼,待要出去找寻,迟疑几番终究忍住,师父现在肯定在和卓宫主他们商量对付那个万劫魔尊,没有工夫照管太多,不该再乱跑惹他担心。

  可是师父知不知道,她很担心他?

  仙门中人无须进食,重紫独自趴在栏杆边看了一整天的海,直到黄昏时分,才有个弟子过来带她去参加寿筵。

  九重殿上,明珠映照,恍若白昼,寿筵办得格外热闹风光,酒香飘溢,果肴鲜美,数千寿桃堆成了山,满座宾客,欢声笑谈,喜气洋洋。然而就在这看似轻松欢快的场面下,始终有一丝紧张的气氛在游走,清楚内情的人都能察觉到,反不如昨日那般自在。

  为保证宾客安全,门外弟子们假作接待,其实暗中都凝神戒备着。

  周围华丽的摆设,热闹的气氛,都驱散不了重紫心头的紧张与担忧,她根本没心情去留意这些。

  洛音凡依旧坐在旁边,如墨长发垂地,神色是万年不变的从容与淡定,不时有人过来劝酒,他偶尔也会举杯回敬。

  重紫在桌子底下轻轻拉他:“师父。”

  洛音凡早已留意到她的异常:“怎么了?”

  重紫待要说话,又怕这样大事被人听了去,于是伸手勾他的脖子。

  其实只要作法结界,别人是听不见说话的,师徒如此亲密,洛音凡本觉不妥,但此刻解释起来未免麻烦,想着她年纪尚幼,并不懂得什么,也就抛开顾忌,微微倾身,低头下来。

  重紫凑到他耳边:“听说那个魔尊是魔界最强的,很危险啊。”

  声音满含担忧,洛音凡听得心里微微一暖,这才知道小徒弟在想什么,安慰:“此番人多,为师不会有事,你只跟卓小宫主呆在海楼,不可乱跑,记住了么?”

  重紫点头:“抓到魔尊,师父就快些回来找我。”

  洛音凡答应,正要说什么,面前长桌忽然起了变化。

  碧绿桌子中间发出一颗青青小芽,逐渐长高长大,变作一株参天桃树,枝叶茂密,中间挂着数百粒红红白白的仙桃,乃是青华宫特有的五行桃,百年结果,凡人食之可延寿二十年,仙人食之亦能增加修为,众宾客交口称赞,片刻之间,仙桃纷纷坠落,飞至每位宾客面前的水精碟内,宴会由此进入高.潮。

  洛音凡与卓耀对视一眼,起身就要走。

  重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由自主拉住他的衣角。

  “此桃有益修为,吃了。”洛音凡轻轻按了按她的小肩膀,转身消失。

  片刻后卓耀与另外数十名仙长趁人不备,亦陆续离席而去。

  仙桃摆在面前,重紫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只管坐着发呆,忽然有人过来拖起她就走,看清那人冷若冰霜的脸,她顿时头皮发麻,暗叫糟糕.

  卓昊二话不说,拖着她离席,顺着小路行至海楼前,才停住。

  完了,他肯定是记着那只大乌龟,当这那么多人出丑,还在生她的气!重紫慌忙挣脱他就朝房间跑。

  一只手拎住她的后领。

  卓昊轻哼:“想跑?”

  重紫挣扎:“都这么大了还欺负人,不羞!”

  卓昊挑眉道:“我倒看低了你,竟敢当着那么多人让我出丑?”

  重紫叫道:“再不放开我,我告诉师父!”

  “告诉尊者?”卓昊倜傥一笑,眼神怎么看都不怀好意,“他老人家亲口吩咐,让我陪着小师妹,倘若小师妹不听话乱跑,恕我得罪了。”

  重紫别过脸:“谁要你陪!”

  卓昊不再客气:“昨日的事我还没算帐,看我怎么收拾你。”

  重紫心虚,半晌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先无礼呢。”

  卓昊到底年纪大些,哪会当真和她计较,只是今日万劫会来,本想跟着出去见识魔界最强的魔尊,谁知却被父亲临时派来照看一个小姑娘,未免有些没好气。

  “叫声哥哥,我便放了你。”

  “才不!”

  卓昊懒得再与她闹,丢开手:“还当真了,多少女孩子想叫我哥哥,不缺你一个丑丫头。”

  丑丫头?她虽然没有云仙子好看,可哪里又丑了!不知为何,重紫竟莫名生起气来,怒视他:“丑小子!我师父比你好看多了,秦珂师兄也比你好看!你长得丑死了!”

  卓昊瞪大眼:“你敢骂我?”

  重紫挺胸:“就骂你!”

  卓昊看着她半晌,忽然俯下脸一笑:“乖,再骂一句我听听。”

  重紫真的再骂,可是这回却只见张嘴,听不到声音了。

  卓昊大笑。

  知道斗不过他,重紫气得脸通红,也不求饶,转身就走进房间,紧紧关起门。

  区区一道门,对于青华卓小宫主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于是当卓昊穿墙进去的时候,看到小姑娘正红着眼睛坐在床上发呆。

  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哭起来也不一样,比整天围着自己的那群丫头好看多了!卓昊暗暗赞叹,走过去往椅子上坐下:“罢了,说你丑是逗你玩呢,哭什么,女孩子就是麻烦。”

  重紫看看椅子,长长睫毛扇了两扇。

  真是漂亮!卓昊兀自得意,远远靠着椅背端详她,心情也好起来,最终决定好声气安慰她:“乖,只要你听话,我便替你解了法术好不好?”

  重紫再眨眨眼,忍不住露出一丝幸灾乐祸之色。

  卓昊眼力敏锐,发现不对立即收起笑意,呆了半晌,倏地从椅子上跳起来,一面转身察看一面咬牙切齿道:“丑丫头,你……你……”

  想到他屁股上那只乌龟,重紫捂着肚子无声大笑。

  卓昊气得笑,逼近她:“信不信我又把你丢海里去?”

  重紫笑出眼泪,大眼睛水汪汪的,往床角缩。

  这丫头料定他不敢呢,卓昊无奈,冰台墨法力清除不掉,待会儿来人看见,被捉弄两次岂不丢脸到家?此地偏僻,暂时应该不会有人来,不如赶紧去换过再说,于是他转身摔门而去:“既喜欢当哑巴,那就多当会儿,不许乱跑。”

  目送他离去,重紫跳下床,走到窗前。

  夜幕笼罩青华宫,海风吹得树木飒飒作响,海浪拍击声很大,脚底地面仿佛都在颤动。

  重紫不笨,方才师父与卓宫主他们借口离开,肯定是魔尊万劫已经到那个什么龙之渊去救人了,不知道师父他们现在怎样?重紫担心得不得了,真恨不得出去找个人问问,可惜她什么都不会,乱跑的话,万一又像上次那样被风魔之类的捉住,只会给师父添麻烦,让他着急分神。

  所以重紫最终还是乖乖地回到床上出神。

  海风,海浪,近了又远,远了又近,一声声扰得她心绪不宁。

  门外居然来了人!

  “你还要缠着我多久。”说话的是个年轻女人,语气冷冷的很不客气。

  须臾,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年纪应该也不老。

  “待我破开结界,带你出去。”

  声音低哑,却绝对好听,有点熟悉,又好象很陌生,略显虚弱,且透着许多疲倦,仿佛带着种催人入眠的魔力,或者是,什么都已无所谓,不在意。

  时候还早,寿宴应未结束,其余知情人都去龙之渊对付魔尊了,谁会跑到这儿来?

  重紫心生警觉,连忙踮起脚尖,挪到窗边偷看。

  这一看,她险些惊呼出声。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9章 卓云姬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