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2章 来生师徒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2章 来生师徒

所属书籍: 重紫

  长发流泻满身,那张脸,那种庄严、尊贵与冷漠,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极致的美,如何评说?

  不带一丝烟火气的,除了神仙,谁也不配拥有。

  淡淡的孤独,却无人敢走近他身边,连心生向往的勇气都没有,所感受到的,惟有尘世的渺小,和自己的卑微,卑微到了尘埃里。

  什么礼节,什么规矩,女孩生平头一次将它们抛到了恼后,因为看到他的第一眼,所有前尘往事几乎都已忘得一干二净,眼中只剩下那道孤绝的身影,还有冷冷的雪色衣衫。

  不敢仰望,又忍不住仰望。

  黑眸如此深邃,丝毫不怀疑它会看透人心,女孩莫名心悸,偏又甘愿被俘获,好象前世便刻在了记忆里。

  视线对上的刹那,她从里面看到了震动。

  瞬间,松树下失去他的踪影。

  是真?还是幻象?女孩正在发呆,下一刻,他已站在面前.

  没有任何言辞能形容洛音凡此刻的震惊。

  若非追寻魔尊九幽行踪,他是不会回南华的,然而正当他准备离去时,竟发现了那道熟悉的气息,淡淡的,却仿佛已系在心头多年,难以言状,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冥冥中只知道有什么东西不容错过,这种奇特而真实的感应,迫使他落下云头找寻,甚至忘记隐身。

  是谁?

  直觉已告诉了答案,却不敢相信。

  面前的人儿,恭敬拘谨,不再是瓜子小脸,也没有黑白分明的、狡黠的大眼睛,而是一张圆脸,轮廓精致,并不似寻常圆脸那样胖乎乎的,凤眼上挑,形状美极,还生着两排长翘的睫毛,丝毫不显得凌厉,反带了几分妩媚,也因此少了几分童真。

  洛音凡脸色更白。

  面前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如此恭谨,如此美丽,可是他依旧清清楚楚地知道一件事——是她!一定是她!

  怎会是她?

  紫竹峰上那个古怪机灵想尽办法引他注意的、在他怀里撒娇的孩子,四海水畔那个静静趴在他膝上的少女,重华宫大殿案头磨墨的少女,跪在地上哭求他别生气的少女,再次完完整整回到了面前,如此的真实。

  惊喜?内疚?痛苦?都不是,都不止。

  深埋在心底多年的回忆,朝夕相伴的八年岁月,无情无欲的神仙也不能忘记,亲手结下寂灭之印,是他这漫长一生里所犯的最大的错误,或许他将永不能原谅自己,可是现在,她又站在了他面前。

  那种感觉,可以是震惊,可以是害怕。

  袖中手微微颤抖,始终未能伸出。

  让她受尽委屈,对她的冤屈故作不知,亲口允下保护她的承诺,却又亲手杀了她,对她做出这些事,他还有什么资格再站在她面前?倘若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知道他其实什么都明白,知道要她死的人其实是她最信任最依赖的师父,会怎样恨他?

  洛音凡缓缓直起身,语气平静如死水:“叫什么名字?”

  再次与那目光对上,女孩慌得垂眸,他的眼神很奇怪,说不清道不明,绝不是陌生人该有的眼神,看得人伤心。

  “家父姓文,泱州人,小时候一位仙长赐名,唤作阿紫。”奇怪得很,连他是谁也不知道,还是忍不住回答了。

  “文紫。”他轻轻念了遍。

  女孩的脸立即涨红了。

  是她,不会有错,当年她跪在他面前,万般无奈地报上名字,那羞赧的神情,与现在一模一样,虫子,变成了蚊子。

  是巧合,还是为他而来?

  洛音凡注视她许久,道:“你不该来南华。”

  女孩惊,只当他不肯相助,连忙叩头:“先母已逝,父亲两个月前也刚……走了,临去时嘱咐阿紫一定拜入南华,如今阿紫孤身一人,已无处可去,求仙长开恩,我既不远千里而来,决不怕吃苦受累,定会用心学习,将来虽说未必能有大作为,却一定不会给南华丢脸。”

  洛音凡有点愣。

  转世的她,少年老成,模样变了,性情变了,惟独身上煞气并未消失,只不过似乎被什么力量禁锢着,未能显露,轻易看不出来,但若用天目仔细观查,仍能发现,如此,那人特意送她来南华,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他该怎么办?

  错了,是错了,可是他从不曾想要弥补,宁愿永生背负内疚,如今上天突然把这样一个机会摆在面前,所发生的,恍若一场闹剧,他竟不敢面对。

  一式“寂灭”,魂飞魄散,是谁在插手,助她自逐波剑下逃脱?当时心神不定,并未留意殿内有异常。

  死,是她的归宿,也意味着阴谋的终结,那么,她这次的回归,又代表了什么?

  煞气未除,虞度他们只要稍微仔细些,就能发现问题,那时将会如何处置她?让她离开南华?难保那幕后之人不会再设法引她入魔。

  明知怎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可他怎能再伤她第二次!他怎么下得了手!

  “回去吧。”

  “仙长!”

  他不再看她,恢复先前的冷漠,转身要走。

  “仙长且留步!”女孩急得伸手扯住白衣下摆,“师父!”

  熟悉又陌生的称呼,牵动多年心结,再难用冷漠遮掩的心结,洛音凡生生僵在了原地。

  她叫什么?她……记得?

  脸色白得平静而异常,他低头看她,想要确认。

  女孩也大吃一惊,方才不知怎的就脱口而出了,未免莽撞,生怕他会见怪,一双凤眼里满是紧张之色,却又不愿放开他,懦懦道:“仙长,求求你,我什么都不怕,会恪守规矩,不信你可以再出题考验我。”

  小手上竟有血迹。

  父母双亡,让她再次流落街头受欺凌?当年,那小小手臂上遍布伤痕,她哭着扑在他怀里寻求保护,然而最后,他却是伤她最重的那一个。

  “不慎摔破了,”弄脏他的衣裳,女孩满含歉意松开手,镇定许多,“求求仙长行个方便,倘若仙长执意要走,阿紫也阻拦不了,只愿长跪于此,或许掌教他们终有一日会知道。”

  洛音凡看着她许久,终于点头:“到六合殿,我便收你为徒。”

  广袖轻挥,头顶仙山再次出现,一片石级斜斜铺上,直达山门。

  这么容易,不用考验了?他愿意收她当徒弟!女孩怀疑自己听错,待要再问,面前人已不见.

  南华大殿气氛十分沉静,上百名孩子屏息而立,当先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穿着华丽,形容出众,由于身份特殊,她昂首站在其他孩子前面,神情恭敬,目光里却是毫不掩饰的傲气。

  闵云中皱眉。

  虞度手执盖有玉玺的书信,看了几眼便放至一边,让闵云中与行玄先挑选弟子,由于之前的奸细事件,南华在发展门徒上把关更加严格,每个孩子的来历不仅要由行玄一一卜算,之后还会派弟子出山调查核实。

  少女被晾了许久,十分尴尬,总算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惹人反感了,连忙收了傲气,规规矩矩站好。

  果然,虞度转向她,微笑:“九公主……”

  “掌教唤我妙元就是,”少女作礼,“临行时父皇曾嘱咐,仙门不比人间,万万不可在掌教与仙尊跟前妄自尊大。”

  “仙门修行清苦,你要想明白。”

  “妙元心意已决。”

  见她变得谦恭,闵云中态度也就好了点,向虞度道:“既是人间至尊,天命所归,不能不给面子。”

  虞度点头:“如此,你想要拜谁为师?”

  司马妙元顺势跪下:“但凭掌教吩咐,如能拜入座下,便是司马妙元之幸。”

  虞度微笑:“我曾立誓只收九个徒弟,如今已有了。”

  “不如待护教回来,让他看看,”闵云中断然道,“这孩子筋骨极好,若能拜在他座下,承他衣钵,也是件好事。”

  心知不妥,虞度摇头:“此事需再斟酌,恐他不应。”

  闵云中道:“他连人都没见过,怎知不应!”

  南华护教谁人不知,重华尊者,仙盟首座,术法六界闻名,司马妙元心下暗喜,忙道:“闵仙尊说的是,尊者并未见过我,或许会改变主意,求掌教看在父皇薄面。”

  话说到这份上,虞度无奈答应:“也罢,且看你有无造化。”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难道就一辈子不收徒弟不成!不过是个孽障,用得着……”闵云中说到这里,忽见旁边行玄递眼色,于是住了口。

  众多惊讶的视线里,一个人走进大殿。

  宽大白衣,脸色亦有些白,仿佛自茫茫天际而来,遍身清冷,遍身霜雪。

  神情不冷不热,步伐不快不慢,竟令人望而生畏,殿内两旁,所有弟子都不约而同垂首,面露恭谨之色,连手指头也未敢乱动。

  想不到他会回来,虞度让他坐,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师弟此番回来,是有心要与师叔师弟抢徒儿么。”

  闵云中只当他想通了,暗喜,尽量将语气放柔和:“音凡,这孩子身份极贵,筋骨极佳,你是不是考虑下?”

  经他一提,司马妙元便知此人身份,忙含笑上前欲说话,哪知抬脸就见那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无半分温度,顿时一个激灵,双膝发软,竟不由自主跪了下去,想好的话全都忘记,讷讷拜见。

  洛音凡收回视线,淡淡道:“师叔有心,小徒稍后便来。”

  此话一出,殿内众人都怔住。

  虞度也很意外,试探道:“师弟的意思,莫不是在路上已收过了?”

  洛音凡没有否认。

  闵云中与虞度同时松了口气,并没觉得失望,不论如何肯收徒弟就好,司马妙元虽不错,但洛音凡的眼光向来很高,被看中的孩子必定差不到哪儿去。

  所有人同时望向大门,都想看那个有幸被选中的孩子长什么样,如何出众。

  惟独司马妙元又羞又气,涨红脸,咬紧唇,忍住没有发作,身为皇室公主,身份贵极,素来只有别人捧她奉承她的,哪里经历过这种难堪?不甘也不服,更想看看自己究竟输在哪里,因此有人走进殿时,她反而最先认出来。

  “世子!”惊喜。

  人间圣旨有谁不知,白衣青年并没意外,略点了下头。

  闵云中斥道:“仙门何来世子!”

  司马妙元咬牙服软:“弟子心急失言,仙尊莫怪。”

  秦珂与几位仙尊行礼毕,走到虞度身旁禀报此行收获,末了似乎想起什么,不动声色将目光移到新来的孩子们身上,扫视一圈,缓缓皱起长眉。

  百余里路,照理说几天工夫是能够赶到的,莫非路上又出了什么意外,还是没有通过外面的考验?

  虞度看出蹊跷,正要询问,门口忽然出现一个小小人影。

  是个女孩,有一头美丽的秀发,装束很普通,乍看似乎并无过人之处。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女孩没有立即进来,而是先在门口停住,以极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抬头望望六合殿的匾,确认之后才镇定地跨进殿门。

  在她抬脸的刹那,众人眼前一亮.

  踏进大门,女孩其实被吓了一跳。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是来迟的缘故吧,所以受到这么多关注?

  她忍下紧张,抬眸朝玉阶上望去。

  不知答应收自己的那位神仙是谁,在不在这里?

  玉阶上并列坐着四位仙尊,先前的白衣神仙正在其中,不出所料,他是最年轻的一位,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

  女孩放心了,也没有立即冒失下拜,边看边飞快分析状况。

  玉阶正中那位仙尊三十几岁模样,和蔼不失威严,身后长身而立的白衣青年,正是秦珂。

  女孩暗喜,捏紧手里剑穗。

  秦仙长在呢,他既是掌教弟子,那位仙尊必是虞掌教无疑,至于方才遇见的白衣神仙,能与掌教并肩,一定是位尊者,怪不得能作主收自己为徒。

  弄清关系后,女孩心知不宜久等,当即跪下:“阿紫拜见掌教,拜见尊者。”

  话里带着独特的地方口音,不够脆,却很婉转柔美。

  众人回过神,暗暗赞叹。

  虞度与闵云中互视一眼,却同时露出失望之色,空有个长相而已,这女孩资质不过中上,无甚出奇,仙门更有一大把。

  未见回应,女孩忙解释:“匆忙走错路,故而来迟,求掌教与尊者原谅。”

  虞度轻咳了声,微笑:“好孩子,起来吧。”

  女孩松了口气,站起身,犹豫着,悄悄望了眼上面那位白衣神仙,他还愿意收自己做徒弟吗?会不会改主意了?

  “你一个人来的?”

  “回掌教,是。”

  小小年纪敢孤身上路,言语谦恭有礼,举止又谨慎细致,虞度倒升起几分好感,转脸确认:“师弟……”

  洛音凡终于开口:“拜师吧。”

  女孩按捺住喜悦,见殿内并无任何祖师画像牌位,便知此时不过是行个简易拜师礼,择日再拜祖师,于是规规矩矩上前,跪下磕头:“泱州文氏阿紫,拜见师父。”

  洛音凡点头道:“赐名,重紫。”

  声音清晰平稳,所有人的微笑都僵在了脸上.

  一个近乎忘却的名字再次被提起,怎不令人震惊!他给新收的徒弟起同样的名字,究竟是何缘故,有何用意?

  殿内气氛瞬间冷到极点。

  众弟子噤声,不敢言语。

  女孩虽然疑惑,却明白此刻不宜多问,伏地拜谢:“重紫谢师父赐名。”

  秦珂脸色极其难看,忽然冷笑:“叫这名字,尊者想必是心安的。”

  “珂儿,不得无礼!”虞度喝止他,心里也很诧异,暗中打开天目凝神查看,并未发现半丝煞气,遂将疑虑去了大半,示意闵云中无妨,转念想想,还是再确认下最稳妥,于是又朝行玄递了个眼色。

  行玄闭目掐指,半晌摇头。

  闵云中原已握紧手里浮屠节,见状才缓缓松开,沉着脸道:“好好的孩子让她改姓,是否太过分了?”

  “做我的徒弟就要改姓。”

  “你……”

  重紫看出气氛不对,忙低声道:“恕重紫多言,当日曾听先父说过仙门规矩,此身既入仙门,自不必理会凡间俗事,改姓也无妨的,仙尊不必为我顾虑。”

  好个懂事的孩子!虞度制止闵云中再说,看着她问:“你为何要入仙门?”

  这问题重紫早已料到,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话,垂眸道:“回掌教,此番上南华拜师,原是家父遗命,好教重紫在乱世中保住性命,其实重紫小时候就听说,仙门弟子守护人间,拯救百姓于苦难,向往已久,这次上南华,途中也曾遇上妖魔,幸亏有……仙长相救,重紫立志做仙门弟子,将来定不会给仙门丢脸。”

  果然,虞度听得徐徐颔首,闵云中脸色也好了许多,惟独洛音凡没有表示,起身下了玉阶:“走吧。”

  重紫原是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等着师父训话,闻言大为意外,抬起脸确认。

  洛音凡头也不回朝殿外走,竟连例行训话也免了。

  这场拜师委实蹊跷,难道有什么问题不成?重紫来不及多想,连忙爬起来,朝虞度等三人作礼告退,快步跟上去。

  身后众弟子弯腰,异口同声:“恭喜尊者。”.

  “他还惦记着那孽障!”闵云中微怒,“这是什么意思!”

  虞度轻声叹息:“也罢,他想弥补那孩子,起这名字,无非是想让我们看在那件事的份上,待这孩子好些,当年逼他动手,的确是做得过了。”

  闵云中冷笑:“更好了,这是说我与掌教滥杀无辜?他还记恨不成!”

  知道他是气话,虞度莞尔。

  行玄摸着白胡子想了想,苦笑道:“如今我对自己这卜测之术也无甚信心了,师兄还是叫人去查查她的来历吧。”

  虞度道:“自然。”

  闵云中不说什么了。

  这孩子虽无煞气,模样举止也相去甚远,可是看着总感觉有点熟悉,大约正是这缘故,才让他有了收作徒弟的念头吧,毕竟,世间哪有这等巧合之事。当年自己亲自查看过,殿内并无她的魂魄,连同万劫的残魂都消失了,可知他下了怎样的重手。

  难得他肯再收徒弟,也是这孩子的功劳,何况这孩子规矩有礼,言行稳重,只要来历清楚,没有危险,让他收作徒弟又何妨,资质平庸不是问题,今后时间多的是,可以再慢慢劝他选好的。

  因为那件事,彼此大伤和气,如今正该借机修复一下。

  虞度显然也有相同的想法,并不怎么担心,转眼看见地上的司马妙元,为难:“重华尊者已有弟子,你……”

  司马妙元握拳,勉强笑道:“是妙元无福。”

  照她的身份,能忍下委屈就很难得,何况资质又好,闵云中主动开口道:“你可愿拜在我座下?”

  司马妙元先是喜悦,接着又迟疑:“早闻督教大名,若能拜入督教座下,妙元三生有幸,只不过……”她瞟了眼秦珂,低声:“秦仙长曾与妙元兄妹相称,如今怎好在辈分上比他高了去?”

  这位公主哪里是来求仙的!虞度哭笑不得。

  闵云中明白过来,知道她难以专心修行,大失所望,好在刚被气了一场,脾气已经发过,倒没再动怒,随口叫过慕玉:“让她拜在你那边吧。”

  慕玉亦是大名在外,司马妙元喜得磕头拜谢.

  殿门外,石级底下,大道两旁站着数千名弟子,无数目光朝这上面望来,那种感觉让重紫有点晕眩,好象站得很高很高,从来没有站这么高过。

  毫无预料的,甚至连他的身份都没确定,却还是心甘情愿接受这样的安排,成为他的徒弟。

  心头恍惚着,不安着,更有种淡淡的羞涩与莫名的喜悦。

  刚走下第一层台阶,前面的人忽然停住。

  重紫本就小心翼翼步步谨慎,见状也及时停了下来。

  他站在她前面,稳稳的,从容的,洁白衣衫随风颤动,可以挡住一切风雨,撑起一片天地。

  不走了吗?重紫正疑惑,却见他侧回身,伸出了一只手。

  手指修长如玉,和他的人一样美。

  这是……重紫不解地望着他,那张脸依旧无表情,惟有漆黑的眸子里透着难以察觉的暖意。

  他再次抬了下手,往前递了些。

  重紫终于反应过来,几乎不敢相信。

  一直在猜测他的身份,猜想他会不会很严厉,会不会有很多徒弟,要让他注意会不会很难……此刻这些问题都变得不重要了,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对她很好。

  重紫受宠若惊,有点害怕弄错,迟疑着,望着他想要确认。

  平静的眼波也藏着一丝不安。

  当年那个穿着破烂的孩子,怯怯地拉着他的袖角,又慌张地放开,八年时光,他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在他怀里撒娇,到亭亭玉立的少女,默默陪伴侍奉他,又那么依赖他。

  面前这个孩子真是她?

  不记得往事,不记得他这个师父,甚至不记得恨,是该庆幸还是惆怅?倘若她还记得,又将怎样?

  她已不再那样依赖他。

  洛音凡叹息,正要收回手,一只小手却忽然伸来,将他拉住。

  清晰地看到那双眼睛里的失望,重紫情不自禁地、急切地将小手递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会着急,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意,可是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

  小手紧紧拉住他,凤目含羞,略带歉意。

  “师父。”

  轻轻一声唤,万年冰雪瞬间瓦解,薄薄的唇边漾开一片温柔,水波般的温柔。

  逃过魂飞魄散的命运,起名阿紫,送上南华,这一切太不可思议,更像蓄意安排,明知是为他设下的陷阱,明知该怎样选择,他下不了手。

  无边法力助她掩饰煞气,干扰天机,瞒过行玄,仙门面前,苍生面前,就算是他头一次任性与自私,只为那十二年的内疚。

  他不会再安于天命,不会再伤害她。

  洛音凡缓缓抽出手指,反握住那小手,牵着她稳稳地、一步一步走下石级。

  日影温馨,温馨醉人。

  道旁众弟子发呆,所有人都察觉到,今日的重华尊者与往日不一样。

  足以令万物复苏的生机,淡漠,却不再冷,犹如春之神带着司花灵童,走到哪里哪里便春风满地。

  回来了,回来就好。

  是阴谋,他认了,是孽障,他也认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2章 来生师徒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5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