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9章 万劫不复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9章 万劫不复

所属书籍: 重紫

  月色苍茫,南华主峰下两条人影凌风而立。

  “你……”

  “不能让他们净化圣剑。”

  沉默片刻。

  “此事成与不成,并非全在你,还要看天意。”

  “已经没时间了,你老人家身份目前不宜暴露,否则前功尽弃,无论如何属下都要尽力一试,倘若不成,再由你老人家出手。”

  “你随我入南华这些年,我……”空旷的声音如梦似幻,叹息,“想不到万劫竟能摆脱控制,要瞒过洛音凡,我没有其他计策。”

  “为我魔族,属下死而无憾。”

  “过两日洛音凡必定要离开,趁他不在方可行事,先别妄动,我会再找你。”

  “是。”.

  夜半重华宫,房间里亮起灯光。

  秘密被窥见的羞愧,被他厌弃的恐惧,身体被侵犯的耻辱,那些肮脏而恶心的手,变作一段噩梦,永远缠着她,赶也赶不走。

  想要陪着他,却不敢再靠近。

  明珠无声映照睡颜,床上的人没有醒,额上黑发被汗水粘湿,长睫颤抖,苍白的脸上满布绝望与羞愧之色,几欲崩溃。

  一道身影立于床前,白衣曳地。

  这段日子以来,她似乎变了个人,种种异常的举止,在他面前的谦卑,分明是自弃的表现,究竟什么梦让她这般恐惧?

  黑眸不见底,无一丝表情。

  没有走进梦一探究竟,他俯身,轻轻扶起她,抽出瓷枕,换上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小枕。

  渐渐地,床上人安静下来,恐惧之色自小脸上褪去。

  身影伴随着明珠消失,房间再度没入黑暗。

  镇山神木,安梦之枕.

  擎天峰无名洞内,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十人合抱的巨大圆鼎,中间盛着通红的炭快,火焰熊熊,不断释放出炽热逼人的气息。

  一柄形状奇特的长剑直立于巨鼎内,剑身流动着暗红的光泽,衬着火色,依稀透出三分邪恶。

  洛音凡与虞度等数位掌门立于鼎边。

  “已用四海水浸泡七日,魔气仍半点不减,果然是天心之铁。”

  “如何是好?”

  虞度侧身,旁边一弟子立即双手捧上只玉匣。

  玉匣打开,里面现出一粒大如鸡蛋、洁白无瑕的珠子,同时在场所有人俱感到心神一震,周围热意顿减,整个洞室充满安宁祥和之气。

  玉虚子赞叹:“当真是佛门至宝!”

  虞度笑看洛音凡:“师弟最好再助它一点金仙之气。”

  洛音凡左手轻抬,匣内无方珠感应到仙力,悠悠飞起,缓缓飘行至巨鼎上空,停住,旋转十数周,忽然,一道柔和圣洁的光芒自珠内迸出,将魔剑罩住。

  自古佛魔互制,魔剑颤抖,在无方珠与九天之火的双重制压下,终于不敌,显露挣扎迹象。

  众掌门松了口气,却无人说话。

  虞度叹息:“苍生为重,他既肯舍身,必会明白,我等实属无奈,这里我会派人严加看守,诸位仙友还是先回殿上歇息用茶吧。”

  无论如何,总算了却一件大事,众掌门走出洞外。

  虞度忽然问:“倘若我没记错,师弟该去瑶池了?”

  洛音凡点头:“劫数将至,两日后我要入通天门,上神界瑶池,这里的事,便有劳师兄与诸位掌门。”

  众人很快明白过来,知道他是去避劫,忙道:“尊者言重,我等自当竭力。”

  洛音凡道:“逆轮之剑,觊觎者不少,闻知消息必定有所行动,务必提防九幽魔宫。”

  玉虚子道:“有虞掌教与诸位仙友在,天大的事也不过如此,尊者只管放心前去,我等此生恐怕都没那福分去瑶池,莫忘记带些莲子回来慰劳我等。”

  众人皆笑.

  洛音凡回到重华宫,抬眼便见四海水边一道人影。

  最近破天荒没有做噩梦,重紫气色好了许多,像小时候一样坐在四海水边出神,旁边小魔蛇盘作一堆打盹。

  “四海水至寒,不要坐太久。”

  重紫连忙起身:“师父今日这么早回来。”

  小魔蛇本就有些怕他,乖乖地点头行礼,溜开。

  洛音凡走过石桥,忽然停住:“重儿。”

  很久没有听到的熟悉的称呼,重紫呆了半晌才回神,后退两步:“师父。”

  “为师过两日要去神界瑶池避劫,你留在紫竹峰,凡事谨慎。”

  避劫?重紫微惊,倒也听说过这事。

  天地六界分明,每界生灵各有劫难,劫数来临,有识者通常会去其余五界避劫,神界在仙界之上,无疑是修仙者避劫最佳去处,可惜神族早已覆灭,无人接引,是以仙门中人大多只能选择去人间避劫,如今有能力进通天门上天宫瑶池的,也只有他了。

  “师父这次的劫数……要紧吗?”

  “神界位居九天之上,仙界之外,于此避劫,应是容易。”

  “师父几时回来?”

  “只须一日便回,”洛音凡侧身看她,“紫竹峰已设结界,无人能闯进来,切莫擅自外出生事,免我担心。”

  重紫“哦”了声。

  洛音凡不再多说,径直朝大殿走。

  “师父。”

  “何事。”

  重紫欲言又止,垂眸,喃喃道:“我……没什么,师父千万保重。”

  洛音凡没有回答,抬手,将她沾了泥土的衣裳变得洁净:“倘若无趣,叫慕玉与真珠陪你走走。”.

  白云拂阶,灵鹤栖殿,紫竹峰的景色似乎永远没有变化,漫山紫竹似乎从无半片枯叶,不辨春秋,不知岁年。

  劫数将至,洛音凡如期去了瑶池。

  人去殿空,重华宫更加冷清,重紫独坐到黄昏。

  魔剑上的残魂到底是不是楚不复?几番试探,洛音凡都有意无意移开话题,更不允许她去看,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梦里不知多少次看见温柔的微笑,听见惆怅的琴声,分不清是当初拯救世人的白衣神仙,还是万劫之地的红发魔尊,她只知道,除了离开人世的爹娘,他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多年前那一幕仍清晰如昨日。

  雪白衣袍,如墨长发披垂,他半蹲了身,将受尽欺凌的她从地上扶起,拉着那脏兮兮的小手,语重心长地教导。

  名满天下的神仙,原来有着同样可怜的身世。

  他救了她,然而在他自己误入迷途时,却无人前来搭救。

  他说,过两年便送你回去。

  她只恨自己,连两年时间也没有给他。

  平生救人无数,也杀人无数,逼出魔剑时,他就已经知道代价与后果了吧,他不会希望她出事,可难道真要她眼睁睁任他消失?就像当年的他,师门与苍生,明知该如何取舍,却依旧走上错路,如今她也同样矛盾。

  不能这么糊涂地让他消失,至少要去看看他,看他最后一眼,她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他说,他也一定很想再听她说几句话吧。

  师父明日回来,就再没机会了,去求慕玉?夜里无人留意,求他带她上去看看?

  重紫站起身,还未走出门,忽然对面主峰信钟声大起.

  南华主峰的人较平日少了一大半,正殿偏殿只有二三十名弟子守着,神色凝重,虞度闵云中还有掌教们也都一个不见。

  出了什么大事?重紫在房间找不到慕玉,上前问一名弟子:“断师兄,看见首座师叔了吗?”

  那弟子是虞度的徒弟,名唤断尘飞,闻言忙嘱咐她:“九幽魔宫来犯,掌教与几位掌门都去正门外迎敌了,我等奉命留守,师妹快回紫竹峰去吧。”

  果然魔剑净化没那么简单,里面封着逆轮一半魔力,谁不觊觎,九幽魔宫也沉不住气了。重紫想了想,问:“真珠姐姐也在外头吗?”

  断尘飞道:“真珠与纭英她们奉命守擎天峰去了。”

  是她们在守?重紫大喜,道谢就走。

  黄昏天色下,擎天峰高耸入云,更加巍峨壮观。然而此刻,沿路竟然一片死寂,上百名弟子歪倒在地上,双目紧闭,神色各异,前行数十步,只见燕真珠与纭英倒在地上。

  重紫恐惧,奔过去:“真珠姐姐!”

  身体温热,尚有鼻息。

  重紫略略松了口气,再转脸看其余弟子们,又紧张变色。

  眼下情形不难猜测,南华果然混进了奸细,师父去了神界瑶池,九幽魔宫来犯,掌教他们都出外迎敌,此人所以趁机作乱,目的分明在魔剑!

  他会不会已经上去取魔剑了?须尽快告知掌教!

  重紫不敢耽搁,飞快奔回大殿,将此事告知断尘飞,断尘飞犹不信,当即带了几名弟子直奔擎天峰。

  几处路口的弟子死伤大半,活着的都中了魔咒,昏睡不醒。

  事情严重,手头无信香,断尘飞不敢耽搁,急命两弟子去禀报虞度,同时又让其余几名弟子扶昏迷的燕真珠与纭英等人回去。

  “师兄,我去上面看看。”

  “师妹……”

  话音未落,重紫已经驾星璨朝山上跑了,断尘飞心里担忧,因恐那人还在上头,正要御剑追赶,忽然一只手自背后伸来拉住他。

  “师叔。”

  “你怎么……”.

  擎天峰的路并不复杂,重紫匆匆往前闯,很容易就找到了慕玉他们所说的无名洞,此时只有闻灵之独自执剑守在门口。

  眼前场景大出预料之外,重紫诧异。

  此人趁师父和掌教不在,伤了这么多守卫弟子,目的不就是里面的魔剑吗,现在看来,这里不像出了事的样子,难道他并没有上山来取剑?

  “重紫?”闻灵之发现她,立即升起戒备之色,右手按剑,“你怎么上来的!”

  重紫试探:“这里……有没有出什么事?”

  闻灵之没有回答,讽刺:“不学术法,果然闲得很,竟敢擅闯上山,到时再求尊者替你说情么。”

  看样子她并不知道下面发生的事,重紫暗忖,不管那人是出于何种目的,断尘飞已经叫人去报信,掌教他们很快就会赶来,还是先进去看大叔要紧。

  她第一次软声恳求:“师叔,求你让我进去看看大叔,只消片刻就好。”

  闻灵之愣了下,斥道:“万劫前辈早已不在,你听谁胡说,谁放你上来的?慕师兄?”

  “是我自己上来的,真珠姐姐他们出事了!”重紫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含泪跪下,“断师兄已经叫人去报掌教,大叔为我而死,求师叔让我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将来要我怎么报答都可以。”

  闻灵之将信将疑,看她几眼,扬眉道:“我劝你快些回去,否则让掌教来看见,又叫人说师叔我害你。”

  重紫咬牙:“无论出什么事,由我一力承担,与师叔无关。”

  闻灵之嗤道:“说得轻巧,掌教命我守在这里,倘若出事,我岂能逃脱干系。”

  重紫磕头道:“只求师叔这一回。”

  闻灵之神色复杂,忽然念了几句话。

  “师叔这是……”

  “是昏睡咒,用不用随你,将来该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出事须怪不得我。”

  “多谢师叔。”.

  鼎中火光通红,奇怪的是,整个洞室并不太热,一柄暗红色长剑直立于火焰中,被火舌缠绕,剑身微微颤抖,情状似极痛苦,不愧是通灵魔剑。

  浓重的邪气,依然掩饰不住熟悉的感觉,灵力凝于目,依稀可见一缕残魂。

  重紫呆呆地望着,喃喃道:“大叔,是你吗?”

  残魂带动剑身挣扎了下。

  那是在催促她走!除了他,谁会这么担心她?重紫终于泪如泉涌,哽咽道:“大叔!大叔!我很想你,他们要净化这剑,我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我早就想通了,并没打算再回南华,那天说走,为的只是跟你赌气,不想看你为宫仙子冒险,你怎么当真,不留我不问我!我宁可跟你永远留在万劫之地,再也不出来!”

  残魂安静。

  不是不明白,而是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他又怎能不放手?

  火光中似有微笑容颜。

  回去吧,好好的留在南华,忘记所有的一切,不要难过。

  心痛欲裂,重紫跌坐在地上,摇头。

  别走,大叔,我会想办法救你,连你也要离开,今后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你说过保护我的!

  不是,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师父,还有师叔,大叔离开你,你怎能再离开他们?小虫儿,你当真不想回南华?留在万劫之地真的开心?

  “他们对我好,也防我,我已经尽力了,掌教和闵仙尊他们都怕我入魔,还有……师父也不信,他也不信。”

  你不会,我不要你消失。

  他们的好有条件,你的好没有,就算我入魔,你也不会嫌弃,对不对?

  没有回应,剑上残魂似在沉默。

  忽然,耳畔传来一个短促的笑声。“来吧,打落无方珠,就可以救他了。”声音难听,却充满蛊惑力。

  “你是谁!”重紫惊骇。

  “别问我是谁,我只是想帮你,你难道不想救他?快拿掉无方珠,否则他就要魂飞魄散了。”

  重紫不由自主站起身,顺着它的指引,仰脸望向洞顶,果然见一粒洁白珠子浮于半空,散发着圣洁柔和的光芒,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佛门至宝无方珠。

  别听它的!快走,小虫儿!

  心下一震,重紫猛然回神,只见楚不复残魂激动无比,却难以挣脱魔剑束缚。

  趁她犹豫的空当,那声音又响起:“你真忍心让他死?他是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你却见死不救?”

  重紫茫然,看看剑上残魂,后退:“不……”

  “是谁让你回到师父身边?受欺辱的时候,是谁救你?仙门待你如此,又要害他,你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小虫儿,不能听,它在害你,别受它蛊惑,快走!

  两股矛盾的意念在脑中碰撞,重紫痛苦闭目,魔剑在故意引你上当呢,可是你难道真的不想救大叔?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象是什么东西在爬行,有点耳熟。

  重紫惊得转身:“小魔蛇!”

  小魔蛇昂头望望魔剑,又望她,有愤怒责怪之意。

  重紫无言以对,惊讶更甚于内疚,此事她从头到尾都没告诉它,它是如何得知?再者,有断尘飞他们守在山下,它又是怎样溜上来的?断尘飞已派人报信,这么久了,虞度他们为何还不来?

  疑云顿生,不祥的预感也随之升起。

  “你来做什么,不,别,回去!”

  来不及拦阻,小魔蛇头一伏,细细蛇身急速生长,片刻工夫便粗如水桶,冲上前将巨鼎团团围住,犹如旋风,火红蛇身与火焰交相辉映,几乎融为一体。

  焦味飘散,却是蛇身被九天之火熏坏。

  重紫顾不得了,冲上去;“不要,会烧死的,快变回来!”

  蛇尾将她扫开,小魔蛇忍痛看她一眼,决绝地转过头,朝鼎中魔剑缠去,魔剑似乎明白它的意思,剑光暴涨,配合地发出数道剑气。

  被佛宝与术法所制,剑气不强,然而近距离下,此等剑气也足够伤人,瞬间,蛇身断作数截!

  景象惨烈,重紫但觉眼前一黑,心头大痛,惊惶失声。

  惨碧色魔血飞溅,溅落地面,沾上她的脸,沾上四周镜面一样的洞壁。

  还有,无方珠。

  虚天魔蛇,忠诚护主,舍命一搏,至洁圣物无方珠被蛇血所污,光华骤敛,黯然失色,与蛇尸一同跌落入鼎,在九天火下化为灰烬。

  “哈哈……”毛骨悚然的笑声。

  一群人自门外涌进来,当先正是虞度与几位掌门,身后跟着闻灵之等人。

  看清洞内情形,虞度先叹气。

  “孽障!”闵云中怒喝,欲出手却被制止。

  被他的怒气所惊,不见断尘飞与先前几名弟子,重紫猛然醒悟,望着熊熊火光,如同掉进冰窟,遍体僵冷,情不自禁后退一步。

  是了,也要万劫不复了么.

  冰冷的南华大殿亮着光,高高阶上早已站了个人,神情漠然,纹丝不动恍若石像,一身冷冷的白,分外醒目。

  重紫一步步走进殿,跪下,大眼睛有些呆滞,目光平静得可怕。

  黑眸暗如夜,不知是在看她,还是没有。

  闵云中气冲冲走上阶,虞度只是皱眉,行玄也不知说什么好,众掌门心知场合尴尬,各自找借口回房去了。

  四位仙尊归座,慕玉等弟子皆被喝退,殿门缓缓闭上。

  暗红色魔剑直立于阶前,闪着得意而嘲弄的光,无方珠已毁,再要净化是不可能了。

  虞度看着剑叹道:“还是由督教处置吧。”

  同辈师兄弟皆死于此剑下,而今好不容易寻回来净化,偏又中途生变,闵云中忍恨道:“孽障,你还有何话说!”

  重紫摇头。

  没有辩解的必要了,今日发生的一切是不该发生的,可在她心里,大叔同样重要,小魔蛇做了她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委屈吗?不算吧,至少比前几次蒙冤好多了。

  她忽然问:“断师兄呢?”

  “断尘飞若活着报信,岂会容你得逞,再迟一步,只怕魔剑已有了新宿主!”闵云中冷笑,“事到如今,又要说谁陷害你?”

  重紫不语。

  事到如今,本就不该抱任何希望的。

  “心术不正,私闯擎天峰,残害同门,指使虚天魔蛇毁坏无方珠,救下逆轮魔剑,你可知罪?”

  “重紫知罪。”

  闵云中原以为她会抵赖,谁知结果大出意料之外,不由愣了下。

  虞度道:“此番闯下大祸,你可曾想过后果?”

  重紫沉默片刻,伏地叩首:“重紫有负师父与掌教厚望,纵然是死,也毫无怨言,求师父与掌教……原谅。”

  闵云中冷冷道:“擎天峰守卫弟子众多,凭你一人之力,如何制得住他们?果真你有心悔改,从实招来,可免受苦。”

  重紫摇头:“我也不知。”

  “孽障!你师父离去,九幽魔宫来犯,趁机行事,算得如此周详,你岂会不知?”闵云中只当她不肯招,怒道,“看在护教面上,本座不曾送你去刑堂,师徒一场,你若还顾念这点恩情,就莫要让他为难。”

  被戳中痛处,重紫立即抬脸。

  “我只是想救大叔,别的事确实不知,重紫绝不敢欺瞒师父!”

  “混帐,你犯下大罪,已背离师门,何来师父!”

  重紫白着脸,不再说什么了。

  闵云中起身:“送刑堂!”

  “且慢,”旁边一直未开口的人忽然淡淡道,“南华有内奸,何须问她。”

  话音方落,两扇殿门自动打开,一道紫色人影自门外飞入,闷哼声中摔落于地,竟是被隔空摄来。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9章 万劫不复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