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1章 遗忘的历史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1章 遗忘的历史

所属书籍: 重紫

  日升月落,春尽秋来,十年一梦,眨眼便已沧海桑田。所谓世事难料,正如天际风云,变幻莫测,仙魔之战永无休止,仙门强盛的背后,魔族亦悄然壮大,作为连通六界的要道,人间大地深受其害。两年前,狐妖潜入两国皇宫,挑起战乱,直杀得横尸遍野,山河惨淡,数万人流离失所,先前好容易恢复的元气又折损殆尽。

  不堪苦难折磨的人们,向更强大的力量寻求保护,仙门地位达到空前的高度,其中以南华声名最盛,近年魔族猖狂,幸有重华尊者率仙门合力诛杀,才将九幽魔宫气焰压制下去。

  神仙无岁月,守护的,只是烟火人间。

  对于他们来说,百年亦是弹指而过,二十年前走上南华的那个小乞丐,再无人提起,连同她的所有故事,都已化作浮云清风,在冷清的紫竹峰上孤独飘荡。

  若非有背叛师门的罪名,若非那位师父身份特别,她几乎连历史也算不上的。

  一半岁月的消磨,一半刻意的遗忘。

  眼看又要到南华派广收门徒的日子,附近几个小村镇的客栈早已住得满满的,许多人不辞辛苦,带着子女,背着包袱,自四面八方赶来,等待仙界之门打开。

  晚霞漂浮,夕阳斜照,地上两条人影拖得长长的。

  男人很年轻,模样温文尔雅,举止却透着成熟男人才有的稳重,女子更年轻,容貌极美,只是穿着身寻常的蓝黑衣裳,脸色有点苍白。

  “精神这么差,是不是累了?”语气略显心疼。

  “没有,我没事。”

  男人抬起手,迟疑了下,最终还是轻轻抚摸她额前秀发,语气温柔,说是恋人,倒更有些像长辈的宠溺与关切:“不要逞强,生老病死并没什么,不该再为我消耗法力。”

  女子垂眸,唇角扬起美丽的弧度,单薄身体不由自主往他怀里靠近些:“几粒丹药而已,哪里消耗了什么法力。”

  “水仙,仙凡有别,人间事无须强求,你是修仙之人,还想不明白?”

  “那又如何。”警惕。

  “人之寿数乃天意注定,你借仙力替我延续性命,便是忤逆天意,恐怕……”

  女子忽然激动起来,推开他就走:“天意是什么!我对你,还比不上天意对你好?你自己去顺天意,就别管我了!”

  男人拉住她:“我不过说句话,怎的发脾气。”

  女子倔强地望着他的眼睛:“我就是不让你老,不让你转世,你会忘记我吗?”

  男人看着那眼睛,沉默,最终淡淡一笑。

  女子咬唇笑,重新倚到他怀里,同时右手悄悄在背后作法。

  “师姐!”

  “师弟?你来做什么?”

  “师父命我办件事,路过这里,听说近日南华派要收新弟子,所以顺道来看看。”

  女子点头。

  凭空出现的少年说了两句便匆匆离去,旁边男人自然分辨不出那是幻象,望着少年远去的方向问道:“是你师弟?”

  女子抱着他的手臂:“你总怀疑我骗你,现在知道了吧。”

  男人皱眉道:“并非怀疑你,只不过你向来任性,经常不见人影,办的什么事又不肯与我说,我有些担心。”

  “我这么大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总是独自出去,不妥,我去修仙助你?”

  “你非要来南华,难道是想入仙门?”女子并无喜悦,反而添了一丝紧张之色,侧目道,“有我的药,何必修仙?再说他们只收小孩子的,你老人家是小孩子么。”

  男人看着她半晌,莞尔:“走吧,过去看看,或许还能遇上别的仙门弟子。”

  女子点头,走了两步忽然扶额。

  男人扶住她:“怎么了?”

  “没事,或许有点累。”

  “那就回客栈歇息。”

  二人转身,顺着来路缓缓往回走,消失在温柔美丽的落日余辉里.

  百里之外,一老一少满身风尘,正在急急赶路。

  女孩穿着简单朴素,不过十一二岁,尚未长成,一张小脸却生得极其美艳,加上乌黑秀发,雪白肌肤,足以看出将来的美人模样,此刻脸上满布焦急之色,步伐姿态依旧中规中矩,分明教养极好。她走得原不算慢,可惜同行的老人须发尽白,气喘吁吁,不时要停下来等。

  “唉,都是我这把老骨头拖累了你。”

  “阿伯莫急,先歇歇,到下个镇或许就能雇到车了。”

  家中主人突然病情加重,小主人坚持留下侍奉父亲,不肯动身,直至主人丧事完毕才动身,耽误了许多时日,马车又在半路上出事,原打算重新雇一辆,哪料到此去南华,沿途不论马车牛车都早已被人雇走了,故此匆忙。

  老人叹气:“天要黑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快些赶路,阿伯还跟得上。”

  女孩安慰:“不妨事,今晚月亮好,我们可以慢慢走。”

  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着急的,父亲遗命,交代一定要去南华拜师,误了这回,就要再等五年,那时自己早已年过十四,仙门是不会收的。

  明月初升,深蓝天幕飘着几片薄薄的云彩。

  荒山小道,杂草丛生,时有夜虫低鸣,一股浓浓的黑气悄然飘来。

  女孩搀扶着老人,小心翼翼前行。

  老人察觉周围气氛不对,警惕地看路旁树林:“好象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女孩惊道:“阿伯别吓我。”

  莫不是野兽和山贼?老人紧张,停下脚步仔细察看,就在这时,平起猛然掀起一阵妖风,中间夹杂着数道黑气,汇聚成人形,张牙舞爪朝二人扑来。

  女孩“啊”了声,吃吓:“这是什么!”

  老人到底见多识广,颤声道:“妖怪!是妖魔!快跑!”

  渺小的人类哪里逃得出魔的手心?妖魔眨眼间就扑到面前,狂笑声里,伴着浓浓的醺鼻的血腥味。

  老人立即张臂将她护在身后:“小主人快走!”

  “阿伯!”

  “阿伯不怕,快走!”

  从未经历过这场面,女孩恐惧得直发抖,但她也知道这种时候不该独自逃走,眼见妖魔利爪伸向老人,绝望之际,忽然一道蓝光自背后闪现。

  极其美丽的蓝光,清冷,飘渺,比雨后天空更明净。

  惨叫声过,黑气逐渐散去,地下只留一滩黑血。

  女孩惊讶,转身望去。

  如练月华,铺成通天大道,一名白衣青年御剑而来,仿佛月中仙人降临。

  长眉如刀,目如秋水,冷漠的脸映着蓝莹莹的剑光,英武俊美。他无声落地,声音略显低沉,却很有魅力:“此地竟有血魔作乱?”

  老人最先回神,拉起女孩就要下跪道谢。

  白衣青年单手扶起他:“前行两里处有一村,可以投宿。”

  他二人说话时,女孩只安静地站在旁边,悄悄打量他,心下暗忖,这么高明的法术,必是仙门中人无疑,往常不大出来行走,听爹爹说那些故事,还以为仙长都是老头呢,果真见识太浅……

  视线落到长剑上,她更加吃惊。

  三色剑穗?

  白衣青年似乎察觉到了,斜斜瞟她一眼。

  想不到他这么谨慎,女孩慌忙收回视线,垂首。

  “魔族出没,夜间不宜赶路。”

  “不瞒仙长,老仆是奉我家主人遗命,送小主人去南华仙山拜师的,雇不到车,没办法才连夜赶路,哪里想到会遇见妖魔,”老人拭泪,“幸亏有仙长救命,不然老仆死了,有什么脸面去见主人呢。”

  白衣青年皱眉:“南华?”

  三色剑穗,据说是掌门亲传弟子的标志,女孩原本在怀疑,见他这样,心里更加确定,忙作礼试探:“不知仙长大名,尊师是哪位掌教?”

  小小年纪言行老成,大户人家子女向来如此,原不奇怪,只没想到她这么细心,白衣青年有点意外:“南华秦珂,玉晨掌教座下。”

  “原来是秦仙长!”女孩又惊又喜。

  这位秦珂仙长本是燕王世子,后拜入仙门,成了虞掌教座下关门弟子,是最有名的仙门弟子之一,两年前受命进皇宫斩除作乱狐妖,功在社稷,皇帝为此还亲自上南华嘉赏他,此事更让他在人间声名远播,谁不知道的!

  她兀自惊喜,秦珂却淡淡道:“此去南华尚有百余里路,前面或许还会有妖魔,十分危险,不若就此回去。”

  老人迟疑起来。

  女孩摇头道:“多谢秦仙长好意,此番再危险,我也一定要去南华的。”

  秦珂原是顺便试她,闻言微露赞赏之色,自剑穗上扯下一条丝线递与她:“因上南华拜师而丢了性命,叫仙门知道,更该惭愧,老人家年迈,赶不得路,恐已来不及,我如今还有要事在身,你既有这样的胆量,不妨先行赶去,此剑穗带在身上,或能保平安。”

  老人大喜:“快多谢仙长!”

  女孩迟疑:“阿伯,我怎能丢下你?”

  老人笑道:“阿伯这么大的人怕什么,本来早就有这意思的,只担心你年纪小,一个人上路会出事,现在有仙长送的护身符,就放心了。”

  到底爹娘遗命为重,女孩接过剑穗,低声道谢。

  秦珂不再多言,御剑离去。

  目送他消失,女孩呆呆地望了许久,垂首:“阿伯,若是南华仙长们不肯收我,可要去哪里呢?”

  家业尽被叔伯占去,老人亦觉悲凉,安慰道:“小主人生得聪明,会读书识字,又知道规矩,怎会选不上,还是先赶路,到前头村里再说吧。”.

  五年一度的盛事终于到来,结界撤去,南华仙山高高矗立于云端,巍峨壮观,主峰顶一轮红日,霞光万丈,伴随着悠长的钟声,远隔千里也能听见。

  通往仙界的石门外,道路几乎被车马堵塞,无数人翘首以待,或多或少都露出紧张焦急之色,旁边有个简易的铁匠铺,铁锤敲得“叮当”响,外头架子上挂着几柄打好的粗糙铁剑。

  一辆华贵的马车分外引人注目,护送的人马上百,带头的侍卫趾高气扬,不时吆喝驱赶靠近的人群。

  “真的是九公主?”

  “圣旨上说的,要送九公主入仙门,看这阵势,不是她是谁。”

  “真的?”

  皇家谁也惹不起,人群自觉退得远远的,私下议论纷纷。原来自皇宫出了狐妖之乱,朝廷十分重视,对仙门推崇倍至,当今皇帝索性将最疼爱的九公主也送来南华拜师了。

  “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是假的,是仙长在考验你们,记住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

  毕竟这次来的人太多,要拜到有名气的师父不容易,大人们反复叮嘱,听得孩子们直撇嘴。

  时辰很快到了,大地震动,石门消失,面前现出一座幽幽山林.

  十里外,女孩端着只破碗匆匆赶路,一张小脸上满是泥灰与汗水,黑一块白一块,几乎连五官也难以分辨,原来独自上路第一天就遇到刁难抢劫的,幸亏有秦珂的剑穗护身,为了尽可能不惹人注意,她才想出这法子,扮作小乞丐,总不会有人笨到去打乞丐的主意。

  原本不该迟到,可是不知怎的,这几天似乎运气不好,一路上老被蒙骗捉弄,明明往东,问路时人家偏说往西,害她跑了许多冤枉路。

  今日南华仙门大开,不能错过,否则就白赶这么多天路了。

  前面路口站着个人。

  那是个男人,身材较高,披着宽大的黑斗篷,下摆拖垂在地上,却一点也不显臃肿,背影修长好看。

  不是耕作的村夫,怎会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野地里,没有车马仆人?女孩警觉,下意识想要远离,然而周围再无别人可问路,她只好端着破碗上前试探:“老先生?”

  那人转过身。

  女孩禁不住倒退一步。

  这人似乎很年轻,装束却实在是……与众不同,整个人几乎都裹在黑斗篷里,大半张脸被遮住,惟独露出优雅的尖下巴,线条极美,如玉雕成,肤色有点苍白,像是久不见阳光,透着阴暗邪气的味道。

  帽沿压得很低,看不到他的眼睛,可女孩却有种强烈的、被人注视的感觉,那让她很不舒服,想要尽快结束对话,于是硬着头皮道:“公子……”

  “我没钱。”古怪的人,古怪的声音。

  女孩反应过来,尴尬地丢掉破碗:“我不是问这个。”

  他似乎也松了口气:“原来你不是要钱的?”

  这一误会,女孩反而不怎么怕他了,忍笑:“公子知道南华怎么走吗?”

  “知道,”他略抬下巴,指了指面前两条路,别有种贵族的气质,“左边是南华,右边是山阳。”

  女孩规规矩矩道谢,转身就往右边路上走,男人也没多问。

  大约半个时辰后,女孩又气急败坏顺着原路回来了。原来前几次被人捉弄,这回她特地留了个心眼,有意朝相反的方向走,哪知道人家并没骗她,右边当真是通往山阳,可谓弄巧成拙。

  黑斗篷男人居然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块石头,要不是大白天,只怕路人还真会将他当成块大石头。

  他似乎很疑惑:“我记得你是要去南华的?”

  聪明反被聪明误,女孩羞惭,通红着脸掩饰:“方才不慎听错了。”

  他没有怀疑:“去南华拜师?”

  “恩。”

  “我也顺路。”

  女孩低低地“哦”了声,不再多话,快步朝前走。

  男人的话不多,甚至没有问她的名字来历,无论她走多快,他始终跟在旁边,步态悠闲像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女孩偷偷看了他几次,最后目光落到那颗硕大的紫水晶戒指上,顿时心神一荡,脑子开始恍惚,那美丽醉人的光泽,就像是个巨大的黑洞,要将人的神识吸进去。

  直到那只苍白的左手缩回斗篷里,女孩才回过神,心知被他发现,于是讪讪地主动找话说:“公子高姓大名?”

  “亡月。”

  “啊?”

  男人认真解释:“死亡的亡,月亮的月。”

  名字真奇怪,女孩违心道:“公子的名字真……好听。”

  “多谢你夸奖,”亡月笑道,“想过拜谁为师了么?”

  女孩悄悄握了下手里的剑穗,腼腆道:“南华的仙长们肯不肯收我尚未可知,怎敢想这些,只怕赶不及要去迟了。”

  亡月长长地“恩”了声:“去迟了才好,你会有个好师父。”

  女孩只当他安慰自己,抿嘴一笑。

  自此二人不再言语,默默赶路,大约再往前走了一个时辰,日头已高,午时将至,云端遥遥现出南华仙山的影子。

  真是仙山!女孩惊喜:“我到了。”

  转脸看,身旁不知何时已空无人影.

  孩子们出发多时,山下大道旁车马毛驴已少了一半,南华派选徒向来严格,沿途设了难关考验,许多胆小的孩子都半途折回,大人们无奈,只好带着他们陆续离开,赶往青华等处,剩下的神情既紧张又得意,偶尔再有一两个哭着跑回来,立即便响起一阵叹气声和责骂声。

  远远的,一个女孩自大路上跑来,由于低着头看不清面容,穿着又不起眼,人们都没有注意到。

  方才已在小溪边洗过,脸上手上都干干净净,女孩尽量将自己淹没在人群里,喘息着,庆幸总算赶到的同时,也在暗暗盘算。

  仙尊们法力无边,既然有心考验,一举一动必定都落在他们眼里,须步步谨慎才是。

  不知道秦仙长回来没有,他收不收徒弟?

  无论是谁,都会希望拜个有名的好师父,女孩也并非全无准备,她早已打听过南华四位仙尊,紫竹峰那位最有名,却是不收徒弟的,先就打消妄想;虞掌教座下弟子倒有出息,然而自秦珂之后,他便不再收徒弟了;天机尊者最好说话,拜入他门下也最容易,可惜乱世中,占算卜测之技用处不大,何况听说他待徒弟太宽,不是好事。

  思来想去,只剩最严厉的督教闵仙尊,门下弟子个个大有名气,更有首座慕玉仙长,所谓严师出高徒,若能拜在他座下,爹娘想必也会含笑九泉了。

  这位仙尊身为督教,执掌教规刑罚,必定性情严厉,注重品行,喜欢谦逊稳重的人,此番要争取入他的眼,定然要比别人更加规矩有礼,切不可冒失。

  女孩看看手里剑穗,也并不抱太大希望。

  或许秦仙长已经回来,他既然主动出手相助,可见对自己印象不算太差,倘若闵仙尊他们都不愿收的话,他肯不肯收自己呢?

  整理好衣衫,整理好思绪,女孩迈步走出人群,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不急不缓踏入前面山林。

  不远处,一道黑影站在大石旁,周围人们却都看不见似的。

  黑斗篷下,半边唇角勾起。

  “回来了。”.

  南华主峰,数千弟子手执法器立于宽阔的主道旁,场面壮观,气氛庄严。六合殿内,高高的玉阶上,三位仙尊并肩而坐,正是掌教虞度、督教闵云中和天机尊者行玄,阶下两旁,几十名大弟子肃然而立,鸦雀无声。

  行玄手执天机册,四下看了看,问:“秦珂那孩子怎的不在?”

  虞度道:“前日有消息说九幽魔宫的哭杀妖在陈州一带作乱,我命他出去查一查。”

  行玄道:“那孩子可以收徒弟了。”

  虞度笑道:“他倔得很,意思是还要再安心修行几年。”徒弟入门才二十年,来日方长,肯潜心修行是好事。

  行玄叹气道:“自从掌教师兄收了关门弟子,这些年没人与师叔和我抢徒弟,反而少了许多趣味。”

  这话说得闵云中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然后看着旁边空椅子皱眉:“术法再高,无人传承也是枉然,音凡又出去了?”

  虞度道:“去青华了,恐怕不会回来。”

  自洛音凡成名,紫竹峰术法便成了仙门公认最高妙的术法,二人难免担心后继无人的问题,然而洛音凡自己并不提起,却是谁也不好开口。

  其实不只他们,南华上下几乎人人都察觉到了,这些年,重华尊者除了正事极少开口,或是闭关修行,或是经常外出,行踪不定,留在紫竹峰的日子少得很,以往再淡然,至少还有点人情味,现在是完全没有了,真正的冷漠,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无心无情,无人能走近。

  闵云中道:“你是师兄,该劝一劝,总不能任他这么下去。”

  虞度苦笑:“师叔明白,我又何尝不想劝?”

  闵云中不再言语,旁边行玄摸摸胡子,眼着手里天机册,似乎想说什么,最终欲言又止。

  慕玉进来禀报:“新弟子们都已经到了。”

  “叫他们进来吧,”虞度打住话题,“这回的新弟子里,还有个特别的,资质极好,只是性子有些难办,需要吃点教训。”.

  且不说几位仙尊在殿上商量,这边女孩也步步谨慎,渡过云海,身后巨蛇刚消失,前方就有山壁拦路,万丈险峰拔地而起,斧劈刀削一般,令人胆寒,无数条藤蔓自峭壁垂下,仰脸顺着藤蔓朝上望,仙山就耸立于崖顶。

  行路至此,虽然早已知道是仙尊们设的难关,但亲眼见到,女孩仍很紧张胆怯。

  这么高的悬崖,有力气爬到顶吗?万一不小心摔下来,定会粉身碎骨的!

  女孩白着脸看了半晌,终于克服恐惧,咬牙,攀着根粗壮藤蔓努力往上爬,这悬崖说也奇怪,爬得越高,越觉轻松,而且她发现,心内恐惧越少,力气就越大越多,速度也越快,到最后藤蔓竟似活了一般,卷着她往上带。

  果然是仙长们设置的!女孩正在欣喜,忽然腰间藤蔓断裂!

  身体悬空,朝崖下坠落。

  要摔死了!怎会出现这种意外!女孩惊呼。

  原来照规矩,所有通过考验到达仙山的弟子都能留下,过几日仙门自会派弟子送信与各家长,详细说明孩子拜在谁门下,因此虞度见孩子们已经到达,就撤了术法,哪里想到还有个孩子落在后面。

  后背着地,既没有被摔死,也没有想象中疼痛,女孩惊异,爬起来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悬崖,不过是块一丈多高的大石头罢了。

  身后什么云海迷津全部消失,周围现出树木的影子,原来还是在山林内。

  女孩急忙仰脸望,果然已看不到仙山。

  先前走错路,来迟了?

  隐约猜到缘故,女孩急得曲膝跪下。

  常听说心诚则灵,只愿上天可怜,让掌教仙尊看到,她不能就这么回去,而且也无处可去,阿伯会多难过,地下爹娘会多失望?就算再等五年,那时年纪太大,仙长们必定不肯收,不能完成爹爹的遗命,岂非不孝?

  午时已过,周围仍无动静,女孩越发着急,偏又想不到好办法,急得掉泪。

  寂静的山林,只剩下鸟鸣声。

  突如其来的熟悉感,令人不安,心莫名地开始颤抖,说不清,道不明,有生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喜欢,又害怕。

  是谁?女孩逐渐止了泪,缓缓抬起脸。

  前方两丈处,盘曲的古松下,年轻的神仙一动不动,仿佛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31章 遗忘的历史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