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2章 无情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2章 无情

所属书籍: 重紫

  “师弟近日忙得很,也不过来走走,”夜里,重华宫大殿珠光映照如白昼,虞度含笑往椅子上坐下,“事情都处理完了么,有没有打扰你?”

  洛音凡道:“师兄有什么事,就说吧。”

  虞度轻咳了声:“既这样,我就直说了,你莫嫌我话多,让那孩子去冰牢,我与师叔以为还是判得过于重了。”

  见洛音凡没有表示,他继续道:“她是不是真有罪,你比我们都清楚,我与你师叔先前是担心她……小孩子年轻,一时糊涂罢了,并未因此犯大错,我看她很有志气,品行也好,是个极有前途的孩子,就这样被罚去冰牢,未免太可惜。”

  洛音凡道:“师兄要留下她?”

  虞度道:“这段日子她与珂儿感情甚好,师叔的意思,如今青华肯放过她,我们这边也不必那么认真,罚她受点重刑,贬去孤岛几年,然后依旧回玉晨峰,与珂儿住在一处。”

  洛音凡脸色不太好,半晌道:“祖师教规在上,恐难服众。”

  “教规不外乎人情,这群年轻孩子里出色的不多了,”虞度摇头,“仙门有奸细,可能是盯上了你,那孩子只怕真被冤枉了,我知道你怪她不争气,可昆仑冰牢是什么地方,被关进去的弟子,有才两年就疯了的,你当真要将她送去?”

  洛音凡沉默。

  “师弟考虑下吧,你的徒弟,我原也不该多说。”虞度移开话题,再商议两件正事,就起身回主峰去了。

  待他离开,洛音凡缓步走到殿门口,望夜空。

  平生决策无数,极少有迟疑的时候,甚至包括当年斩下那一剑,可是现在,究竟该怎么做?

  天生煞气,三世成魔,这是第二世了。

  不是不想维护,他是她的师父,岂会真那么狠心?平生极少有求于人,却也是为了她,求宫可然,求卓昊,没人知道行刑时他有多紧张,对于她,他比谁都在意。

  可他不能拿六界安危去赌。

  最重要的是,眼下她又被人盯上,倘若煞气泄露,师兄他们岂会甘休?冰牢反而是最安全的去处,她不明白他的苦心,他更无从解释,没有勇气唤醒她前世的记忆。

  受这场委屈,又受过刑,旧伤新伤,不知那些药有用没有,当真关去冰牢,她受不受得了……

  突然想起当初的自己,那个已经有点陌生的自己,一路云淡风清走来数百年,几乎没有任何事能在心里留下太深的印象。

  多少人以为,他洛音凡术法强站得高,却不明白,生于天,死归地,得之于天地,失之于天地,天地众生,我即众生,无须高高在上去俯瞰一切,因为谁能俯视自己;也无须低于尘埃去膜拜一切,因为谁又怎能仰望自己。

  自负,只因能更清楚地看到自己,就是无敌。

  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这个概念开始有点模糊了,不再像先前那么空明通透,身上多了些东西,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半空中清晰呈现出画面。

  阴冷黑暗的仙狱内,少女沉沉睡在榻上,身上盖着的毯子滑落大半,露出瘦得可怜的小臂。

  洛音凡叹了口气.

  “师父!”重紫猛然睁开眼。

  仍是漆黑的牢房,四壁冷清,身下是燕真珠带来的木榻,身上毯子盖得严严实实,哪里有半个人影!

  为什么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好象他来过一样……

  反复做梦,梦里总是卓云姬与师父并肩而立的画面,下一刻卓云姬倒在殿内地上,师父站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大约是从没见过师父伤心欲绝的样子,所以想象不出来吧,可是,那双眼睛里的无力与灰心,自己看得清楚。

  他怎么可能再来?

  不怕死,不怕惩罚,只怕他不肯原谅。

  重紫抱着毯子坐到天明,秦珂照常进来看她,见她神色不好,也没有多问,拉起她的手度了些灵气过去。

  经过他的开解和鼓励,重紫虽然还是放不下,但已经能开始准备接受现实了,想到这段日子他常来照看自己,更加感激:“师兄总来看我,会不会耽误你的事?”

  秦珂道:“青华卓师兄来过了。”

  重紫愣了下,垂眸:“谢谢你。”

  秦珂沉默许久,道:“他饶过你,并非是承我的情。”

  “他可能是看在师姐的份上,”重紫不觉得奇怪,半是羡慕半是黯然,“有人这样喜欢,就是死也值得了。”

  秦珂瞟她一眼。

  重紫兀自沉浸在想象里,拉着他问:“师兄,我那个师姐长什么样子,很好看吗?”

  秦珂道:“一个丑丫头。”

  “我不信!”重紫抱住他的手臂,“我知道,你一定也替我求过情的,还是谢谢你。”

  秦珂皱眉:“放手。”

  重紫发现,只要脸皮厚点,这个精明稳重的师兄其实很好欺负:“不放!”

  ……

  见她难得心情好,秦珂容她闹了阵,等到安静下来,才将要说的话告诉她:“尊者态度已有松动,闵仙尊可能会罚你受刑,贬去守毒岛,目前消息还未公开,你先有个准备。”

  乍听到这消息,重紫也不知是喜是悲,结果比想象中要好,可师父同意轻判,是看掌教的面子吧,她丢尽了他的脸,不该奢求原谅的。

  秦珂扶住她的肩安慰:“守毒岛虽艰苦,但至少比冰牢强多了,我与真珠她们会常来看你,忍耐几年就好。”

  求到这样的结果,他不知费了多少力气,自己决不能辜负,重紫郑重点头:“师兄放心,我不会放弃的。”

  秦珂难得笑了下,变出只报时小金鸟:“真珠这些日子急得很,托我带这个给你。”

  重紫欣喜接过。

  黑漆漆的仙狱,眼睛看得见,时间概念就很模糊了,上次不过随口提了句,谁知她真的找来了这个.

  重华尊者不管徒弟,反倒是掌教和督教仍怀有爱才之心,对遣送昆仑之事极力劝阻,秦珂获得特许,经常去仙狱探视重紫,南华上下都知道闵云中有意撮合,有高兴的有失望的,司马妙元看在眼里,嫉恨万分,却不敢再轻举妄动,这日她正要去主峰,忽然有个弟子跑来叫她。

  “师叔快些回去吧,有客人要见你。”

  司马妙元疑惑,匆匆回到住处,见到那位来客之后便不大耐烦:“你怎么来了?”

  “前日去昆仑拜见舅舅他老人家,路过而已,”月乔站在案前,边打量案上东西,边笑道,“听说你们南华出了大事,所以特意来看看你。”

  司马妙元意外:“令舅是昆仑的?”

  “我舅舅正是昆仑玉虚掌教,你连这也不知道?”月乔得意,搂住她。

  “少动手动脚!”司马妙元推开他,心内一动,“既然来了,何不去看看你那一直念念不忘的重紫师妹?”

  月乔愣了下,笑着拉起她的手:“师妹想哪里去了……”

  “她现在仙狱里,马上就要被遣送昆仑冰牢,”司马妙元打落他的手,斜眸,似笑非笑,“犯下这等大罪,尊者再没去看过她一眼,早就不管了,如今她术法受制,甚是可怜,师兄何不趁机去关照关照,说不定她就感激你了。”

  月乔原是个逢场作戏的,闻言暗喜,口里道:“你果真不吃醋?”

  司马妙元心里冷笑,假意叹气道:“我们姐妹一场,眼下看她受苦,我担心得很,可惜将来她去了昆仑,有什么我也照应不到,令舅既是昆仑玉虚掌教,将来还望你多照顾她才好,我能吃什么醋。”.

  且不说司马妙元暗含鬼胎,这边仙狱内,秦珂刚离去,重紫歪在榻上昏昏而睡,冥冥中有个声音幽魂般在狭小的空间里飘荡。

  “少君。”

  “又是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害我?”

  “我是在帮你。”

  “我不认得你!”

  “因为你不记得了,不记得他们如何待你,仙门根本容不下你,你留在仙门就是最大的错误。”

  “那是你害我!没有你,我不会落到这种地步,云仙子是不是你杀的?”

  “没有我,他们照样不会放过你,少君会明白。”

  惊醒过来,重紫满头冷汗。

  她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它竟然叫她“少君”?它是真实存在的,根本不是什么心魔!一定要告诉师父和掌教,让他们查个清楚,云仙子之死很可能与她无关,洗清冤屈,师父就会原谅她了!

  狂喜之下,重紫将毯子一掀,跳下榻就飞快朝门跑,打算出去找外面的弟子传话,哪知刚踏上石级,迎面就撞到一个人怀里。

  那人顺势拉住她:“重紫师妹。”

  重紫意外:“是你?”

  自从上次司马妙元来过,闵云中就下令任何人进仙狱都要禀明掌教,这也是秦珂怕司马妙元再来欺负她的意思,然而司马妙元身为人间公主,自有许多奇珍异宝收买人心,此番带月乔来仙狱,只说是探望重紫,负责看守的两名女弟子平日得过她好处,且又不是什么大事,便让月乔进来了,司马妙元却留在外面,假意与二人攀谈。

  月乔原就心怀不轨,迫不及待拉住重紫的手,作出关切之色:“听说师妹出事,我急得很,专程赶着过来看望你,你受伤重不重,疼不疼?”

  重紫心知不对,镇定:“多谢月师兄记挂,可眼下我尚有件急事想要面禀掌教,月师兄能否替我通报声?”

  月乔笑道:“那有何难,只是师妹拿什么报答我呢?”

  “师兄此番相助,重紫自会记在心里。”

  “光记在心里,就打发我了?”

  当初在天山,重紫就见识过此人的无耻,如今见他做这点事也要谈条件,更加厌恶:“等见过掌教禀明正事再说吧。”

  月乔还不识趣:“到时师妹翻脸不认怎么办,我要师妹亲口答应再去。”

  知道谈不拢,重紫干脆抽回手,准备出去找人报信。

  “听说师妹要去昆仑,”月乔拦住她,哄道,“昆仑玉虚掌教是我亲舅舅,到时我在他老人家跟前说两句好话,叫你不吃冰牢的苦。”

  重紫冷冷道:“师兄自重,否则我要叫人了。”

  小脸苍白,依旧不掩丽色,更可疼爱,月乔心猿意马起来,强行将她搂住。

  这么闹外面都没人察觉,必是他设了结界,南华教规森严,何况虞度和闵云中并未完全放弃自己,他一个外派弟子何来这般大胆,自然是受了司马妙元教唆!重紫明白过来,顿时大怒,挣扎着将脸偏向一旁:“敢在南华放肆,月师兄胆子未免太大!”

  “不过是个罪徒,尊者早就不管你了,你若肯乖乖听我的,我保你没事。”

  “放手!”

  仗着祖父西海君溺爱,又受了司马妙元怂恿,月乔只道她是南华罪徒,又听说洛音凡要将她送去昆仑冰牢,想是丢开不管了,闹出来顶多受顿打骂,哪里还有顾虑,低头就去亲那小脸。

  那嘴带着热气在脸上乱啃,重紫恶心得要吐,无奈仙术受制,挣不过他,衣衫“哧”的一声被扯破。

  羞愤至极,体内似乎有东西开始迅速膨胀,挣扎着要出来。

  被人陷害,又要遭人羞辱!

  杀了这个人!

  杀了这个禽兽不如的人!

  怒极,恨极,天生煞气被激发,金仙封印再也掩盖不住那浓烈的杀气,重紫停止挣扎,望着他,唇角不知不觉划出一丝冷笑。

  见她放弃反抗,月乔更加得意,以为她肯依从了,正要说甜话安慰,忽觉胸口一阵剧痛,如被利刃刺透,他莫名低头,只见胸前伤口血流如注。

  几乎不敢相信,月乔愣了半晌,惨叫着丢开重紫,跌坐在地:“你……你是谁!”

  俏脸蒙着一层青黑之气,重紫站在那里,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

  “你是魔!”月乔面无人色,跌爬着朝门口跑,“有魔!她有煞气!快来人!救我!”

  呼叫声里,两道人影冲进门。

  原来秦珂怕重紫出事,也暗地叫了弟子守在仙狱周围,听说月乔前来探望,想此人品行不端,当初在天山就垂涎重紫,故匆匆赶到仙狱,见外面司马妙元神情不对,更加起疑,忽然听得月乔惨叫,正好闵云中也路过,二人连忙进来看,哪知会见到这副场景,两个人同时呆住。

  天生煞气!她竟然天生煞气!怪不得这次的事行玄测不出结果,原来是她!闵云中将这一幕看得清楚,联想到洛音凡这些年的表现,心内全然明了,震惊又气怒。

  一个孽障,让他如此费尽心思保护!天生煞气,转世不灭,他还敢放任她活在世上,妄图替她掩饰,连身份责任都不顾了!天魔重现,浩劫再起,那时他就是整个仙界的罪人!

  “闵仙尊!闵仙尊救我!”月乔爬到他脚下,扯住他的衣角哀求。

  重紫也醒过神,慌得跪下:“仙尊明查,是他心怀不轨,欲行非礼,重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见她衣衫不整,闵云中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他平生最恨这样的仙门败类,立即嫌恶地将月乔踢开,若非念在他是西海君之孙,怕是早就一剑杀了干净。

  月乔咎由自取,这孽障也断断留不得!

  闵云中二话不说,拔出浮屠节,毫不犹豫斩下。

  “仙尊手下留情!”

  “放肆!”

  到底是掌教的爱徒,闵云中不能连他一起杀了,硬生生收招,忍怒骂道:“你也看见了,这孽障是谁!此事干系重大,由不得你!”

  “是她,”秦珂转脸看重紫,神色复杂,“但此生她不曾背叛仙门,也立过功,求仙尊……网开一面。”

  他二人说话古怪,重紫早已吓得脸色惨白,闵督教向来公正,怎会突然变成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自己?必是为自己伤人生气吧?于是她连忙叩首:“重紫发誓,所言句句属实,决不敢欺瞒仙尊,是他欲行不轨之事,重紫尚有要事禀报仙尊与掌教的。”

  “出去再说吧。”熟悉声音传来。

  “正好,我正要问你话!”闵云中冷笑着看那人.

  六合殿,重紫规规矩矩跪在中间,虞度设好结界,将其余所有人阻隔在外,惟有首座慕玉、秦珂、司马妙元,还有当值看守仙狱的两名女弟子留在了殿内。

  闵云中冷冷道:“怪不得要将她送去昆仑,我还当你糊涂到底了!”

  洛音凡看着地上重紫,不语。

  今日的局面,他一直尽力想要避免,孰料始终是白费力气,逃不出天意安排,更让他震惊的是,她身上的转世煞气竟强盛至此,伤人于无形不说,还能冲破他亲手结的仙印,此番出事,意味着那幕后之人又开始动手了,目标显然是她,既被盯上,如何能再让她留在南华!

  “人还活着,护教如何解释?”

  “我自会处置,”洛音凡道,“是谁将月乔带去的?”

  司马妙元一个哆嗦,忙跪下:“是妙元,月师兄他听说重紫师妹出事,想要看望,所以……妙元便带他去了。”

  洛音凡道:“私自带外人入仙狱,贿赂仙门弟子,该当何罪?”

  闵云中沉着脸道:“与她们二人,一并罚去看守毒岛三年。”

  三年!司马妙元白了脸,她是倍受宠爱的公主,竟然要在那个冷清寂寞的小岛上度过!三年后回来,秦珂身边定然已有更多女孩子了,哪里还记得她!

  “妙元知错,求尊者开恩!”

  “督教所判,岂容你再吵闹!”虞度严厉喝止,如今关键是看他如何处置重紫,倘若一定要保,那就麻烦了,小事还是先依他的好,退一步,后面才有说话的余地。

  被掌教呵斥,司马妙元便知留下是没有希望了,无力坐倒在地,望着旁边重紫,目中尽是恨色。

  “掌教明查!”重紫叩首,“是月乔他欲行非礼,重紫一时气急,才失手伤他……”

  闵云中喝道:“身为仙门弟子,竟以煞气伤人,还要狡辩!”

  重紫着急:“我确实不知道什么煞气。”

  闵云中不理她:“还是护教自己处置吧。”

  寒光闪过,冷了殿内所有眼睛,一柄秋水长剑凭空出现,剑柄上宝石闪着美丽的光,时隔多年,终于重新被主人召唤,凛冽杀气瞬间充斥剑身。

  洛音凡随手取过剑,朝重紫走去。

  逐波?他说过再也不用它的……重紫隐约猜到了什么,惊骇:“师父?”

  秦珂脸色青白,迅速将她拉到身后:“这并不是她的错,尊者难道不知公正二字!”

  洛音凡不答,仙力凝聚,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出手,虞度大急,喝斥:“珂儿!还不退下!”

  “师兄……”重紫也轻轻拉他。

  秦珂阻止她继续说,暗设结界护住二人,缓缓摇头:“南华本就愧对她,怎能再对她下手,送去冰牢就是了。”

  “混帐!身为掌教弟子,为一个女子这般不识大体,枉你师父多年栽培,”闵云中气得责备,“两世不灭的煞气,去冰牢容她继续修炼么,还不让开!”

  秦珂道:“弟子保证,她不会作恶。”

  气流结无形仙印,强大的力量粉碎结界,将他击得跌出去。

  “师兄!”重紫吓得扑过去抱住他,哭道,“伤人的是我,要罚就罚我,不关秦师兄的事!”她望着出手的那人,恳求:“师父,弟子句句实话,不是有心伤人的,求师父相信我!”

  秦珂吞了口中血,冷冷道:“不要求他!”

  重紫看看他,再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那人,似明白了什么。

  他们需要的,竟不是真相么?他们……是想要她死?她明明是冤枉的!月乔那样侮辱她,她只是自卫而已,他们为什么不看事实,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突然很恨,恨这些人,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她,还有他,她最尊敬最喜欢的师父,怎么可以这样无情,这样轻易就放弃她?

  那个“十恶不赦”的师姐,也是这样死去的?

  性情本就偏激,明白之后更加气愤不甘,凛冽煞气再次冲出体外,凤目幽深,恨意翻涌,殿内一片刺骨的寒。

  “魔性大发了,当真是南华的好弟子。”闵云中冷笑,握紧浮屠节。

  虞度虽未说什么,也暗自提了灵力,只待她有所动作,便要将她立斩于此。

  此刻她再露出半点杀机,必死无疑!秦珂看得清楚,吃力地握紧她的手:“重紫!重紫!”

  重紫茫然看看他,又望向洛音凡。

  “孽障,你要做什么。”声音依旧淡漠飘渺,如天边飘过的云。

  重紫猛然回神,煞气尽敛。

  是啊,她想做什么?她竟敢怨恨师门!

  “没有,弟子是被冤枉的,那个声音害我!”她惊慌地想要解释清楚,“是它杀了云仙子!它叫我少君,刚才它又来找……”

  话未说完,重紫忽然停住,她听到了“喀嚓”的声音。

  小臂软软垂下,骨头已断成了两截。

  秦珂闭目。

  重紫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望着面前的人。

  “师父。”

  神色没有任何改变,他两指倒执剑尖,以剑柄击在她身上。

  手稳而准,脆响声不绝于耳,四肢骨节应声折断,每断一处,就有一道青黑之气自断处冒出,消散在空气中。

  失去支撑,重紫以一个畸形的姿势歪倒在地。

  不知疼痛,瞬间,感官全都失灵了。

  “为什么?”她喃喃问他。

  没有回答。

  为什么?她迷茫地睁大眼睛。

  为什么,曾经爱她护她的师父,前不久还抱着她温柔宠溺地唤“重儿”,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为什么看她受伤都会生气心疼的人,在明知她冤屈的时候,却要亲手伤她?

  “为什么?”

  至琵琶骨,他落下最后一击。

  琵琶骨碎裂,煞气从此再难凝集,只看那四肢断骨刺破皮肤,刺透衣衫,暴露在外,带着血丝,红红白白,惨不忍睹,连闵云中也倒吸了口冷气。

  “别怕,忍着,”双眸依稀有光华闪动,秦珂艰难地撑起身,轻轻握住那小手,尽量控制不让声音颤抖,“师兄必会救你,别怕。”

  慕玉默默过去,想要扶她起来,又迟迟不敢伸手去碰。

  洛音凡收回逐波:“即刻送往昆仑。”

  虞度与闵云中都骇然,不好再说什么。

  对一个孩子,这样的手段未免太冷酷残忍了点,还不如一剑下去灰飞烟灭,虽保住了魂魄,却生不如死,有何意义?她现在的模样,别说成魔成仙,就算治好也是废人一个,仅仅能摄取灵气勉强维持性命,什么也做不了,永远只能在昆仑冰牢度过。这样的救,还不如不救。

  虞度苦笑。

  这位师弟,总是在你以为他心软的时候,做出意外的事来,不枉无情的名声。怪不得先前自己与闵云中极力说情,他仍坚持遣送昆仑,只因清楚她的来历,对于该怎么做,他向来都很理智。

  如今她暂时是构不成威胁了,再关进冰牢,的确万无一失。

  想到这,虞度点头说了声“也罢”,令闵云中亲自率弟子护送重紫去昆仑冰牢,又过去看受伤的爱徒秦珂。

  洛音凡不再理会众人,快步出殿。

  仓促低头,一口血喷在袖内。

  他平静地,有点茫然地,看着那血迹转瞬间消失得干净,什么也没留下.

  山外,雪衣人面对悬崖而立,浑身上下藏在白斗篷里,看不清面容。

  须臾,一道紫色影子掠来。

  “果然是你。”

  “卓云姬之事没成功,想不到月乔与司马妙元倒帮了忙,重新激发她的煞气。”

  “那你为何不照事先说好的动手,带她走?”急躁。

  “我已根据她的煞气,感应到天魔令与圣君之剑的大略藏处,若此时暴露身份,就功亏一篑了。”

  “她都成了废人,拿到这些又有什么用!”

  “洛音凡果然没让她死,魔血还在,就无须担心,要入魔,她现在这点煞气还不够。”

  “昆仑冰牢住几年,煞气是够了,只不过你救得出来?”冷笑。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2章 无情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