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15章 阴水仙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15章 阴水仙

所属书籍: 重紫

  两派弟子同行十分融洽,比起凡人,又省略了吃饭这一步骤,接连几日不停歇地赶路,直奔昆仑,途中只是偶作歇息,至第六日黄昏,众人在云州城落下,秦珂与卓昊已先行派弟子找好客栈,留守此地的仙门弟子得到消息,纷纷过来拜会。

  送走客人,忽然又有弟子呈上一面帖子。

  卓昊见状道:“不是才来过么,怎的又送帖子?”

  那弟子笑道:“这回是单给秦师叔的。”

  秦珂接过帖子只看了一眼,皱眉,转向另几名南华大弟子:“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这里有劳几位师兄看顾。”

  几名弟子忙点头答应。

  重紫好奇,伸过脑袋去瞅:“原来秦师兄在云州也有朋友,是谁呢?”

  秦珂早已将帖子收入袖内,淡淡道:“一位世伯而已,与家父相熟,听说我到了云州,所以叫我过去问话,论理我也该拜会他老人家,你可要随我去?”

  重紫迟疑。

  卓昊道:“这世伯消息倒快,只是秦师兄既要拜访老人家,带上她恐怕不妥吧。”

  秦珂道:“此番带她出来,难免要多多看顾些,若出了意外,将来不好向尊者交代。”

  卓昊笑道:“众位师兄弟都在,会出什么意外,何况还有我们,秦师兄这么说,未免将我们看得太无用了。”

  “岂敢,带她出去走走罢了,”秦珂面不改色,看重紫,“去,还是不去?”

  感受到旁边投来的视线,重紫立即将摇头变为点头:“去的,我跟你去……”

  话未说完,小脸忽然青了。

  “蛇!蛇!”重紫腾地跳上旁边椅子,大呼小叫。

  卓昊端起茶杯:“客栈怎会有蛇,小师妹眼花了吧。”

  发现周围众人都没反应,重紫明白过来,恼怒,她胆子本来就大,知道没有危险,索性跳下地去踢那蛇:“障眼法!你敢用障眼法!”

  虽然明知所见是假的,可是一个漂亮姑娘踢蛇的场景,还是让众弟子目瞪口呆。

  惟独秦珂没有意外:“走吧。”.

  大门外两个狮子,还有一铺气派宽阔的石级,四名家丁恭恭敬敬等在门口,见了秦珂都迎上来,作礼称“世子”,将二人让进大门。

  重紫悄问:“世子是什么?”

  秦珂放慢脚步,平静道:“不是什么,我们两家乃是世交,世交老友之子。”

  他说得一本正经,重紫信以为真,东张西望片刻,又悄声道:“师兄认识的,不像寻常富贵人家呢。”

  秦珂更不客气:“是家父认得,不是我。”

  重紫笑道:“那不是一样吗。”

  秦珂不理。

  重紫越想越好奇:“师兄到底生在什么样的人家?”

  秦珂道:“不记得了。”

  “摆什么架子!”重紫别过脸,“你不承认我也知道,肯定不一般,看你这走路的样子……”

  她自说自话,耳畔秦珂却打断了她。

  “此地有些古怪,似乎设了迷障,恐怕是个陷阱,稍后我试看能否冲出去,你能走就尽快走,速速回客栈找他们。”

  灵犀之术,除了她再无人听见。

  重紫尚未回神,手已被他拉住。

  带路的两名家丁走到正厅门口,回身笑吟吟朝二人道:“两位里面请。”

  发现那眼睛里的诡异之色,重紫忽然明白过来,背上一阵凉:“师兄……”

  秦珂不动声色,轻轻握了下她的手。

  一道蓝光划过,八荒出鞘,径直朝那两个家丁劈去,同时,他带着重紫腾空而起,急速向大门处倒退。

  妖风刮起,天昏地暗。

  刹那间,富丽庭院游廊树木全部消失,变作一处荒凉所在。

  黑云密布,视线受阻,一丈开外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秦师兄,看他们!”重紫惊叫。

  方才还亲切和蔼的两名家丁已经变了模样,面色青白,斑驳可怕,似长了浅浅的青苔,青绿色的头发飞舞,如同触角一般,甚至连眼睛也是绿色的,闪闪发光。

  不知何时,周围多出数十名模样相似的家丁,正缓缓朝这边围拢来。

  “蛇毒,”秦珂已尽了然,见退不出去,索性带着重紫落回地面,“怪不得有妖气,原来是蛇妖作祟,竟敢明目张胆混进城,本事不小。”

  果然,迷雾中传来沙哑的笑声:“小子,还不乖乖就擒。”

  中了蛇毒的家丁们诡异地微笑,仿佛失去神智,将二人围在中间,逐步逼近,秦珂见状轻弹长指,立时便有两名家丁倒地,喉间流出绿色血液,两道绿色毒气自血中窜出,散去。

  重紫慌忙拉住他:“师兄,他们是人!”

  秦珂闻言一愣。

  蛇妖大笑:“不错,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中了毒的人,你杀他们,就是在杀人!”

  重紫大怒:“卑鄙!”

  蛇妖道:“早就听说洛音凡收了个女徒弟,原来是真的,小丫头,只要你肯乖乖的留下来,我就放了他们,否则谁也走不了。”

  重紫很快猜到对方意图:“要挟我师父,休想!”

  蛇妖道:“看你嘴硬到几时。”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家丁就纷纷朝二人扑上来。

  “他们中了蛇毒,已是无救,若不除去,日后定然为虎作伥,”秦珂恢复镇定,设下结界,“尊者说过,不得已而杀,若他老人家在,也会这样。”

  长剑穿云,九天星落,蓝色剑光大盛。

  家丁尽数倒地,无数道绿气消散。

  借着剑光,重紫睁大眼睛四处寻找,想要辨认对方位置,可惜那些黑雾太厚,仍旧一无所获。

  “这招落星杀也算练至化境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自远处传来,空悠悠的,“可惜修为尚浅,灵力不足,比起洛音凡始终是差了些。”

  想不到对方竟有两个,秦珂变色,暗道不好。

  女人冷笑:“堂堂蛇王,莫不是被洛音凡吓怕了,连个南华弟子也斗不过?”

  蛇妖冷哼。

  一条绿色长尾不知从何处伸来,直向重紫卷去。

  秦珂眼明手快,将重紫拉到身后,同时念诀布起结界,驭剑朝蛇尾斩下。

  那蛇尾极其灵活,迅速折回,避开剑锋,忽然又借势一弹,“嘭嘭”两声打在结界上。

  论术法,秦珂是极其出色的,可惜他到底修为尚浅,灵力始终只是五年内所得那点,原不该硬碰硬,若是他一个人,还保不定谁胜谁负,然而此刻他一心护着重紫,分.身不开,避又避不得,无奈以结界硬挡,拼灵力,他哪里比得过修炼千年的蛇妖王,受这一击,胸中血气翻涌。

  蛇尾并没因此收住,依旧一下下撞击结界。

  结界摇摇,如同破败房舍,即将倾覆。

  重紫见状大急,心知万万不能落入蛇妖手上,于是再顾不得什么,口里念诀,扬起星璨全力击出。

  灵台印修习艰难,往常与狻猊练习,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如今人在危急关头,本能地使出来,虽仍未成型,威力却大大增强了。

  蛇妖痛哼,蛇尾上现出一道浅浅的杖痕。

  同伴受伤,女子仿佛没有看到,冷冷吩咐:“速战速决,他们的人来了,迷障支持不了多久。”

  看样子她是全力在支撑迷障,对外拖延时间,掩人耳目。

  蛇妖受伤之下狂怒:“臭丫头,不愧是洛音凡的徒弟,倒小看了你!”

  不待重紫喘息,蛇尾再次卷到。

  灵台印不是次次都那么灵验,秦珂吐出一口鲜血。

  奇怪的是,这回不只结界在摇晃,几乎整个地面都在摇晃,外面好象有很多人要破门而入。

  “他们来了!”秦珂大喜,勉力带重紫退开,右手食指横空一划,八荒剑应手而起,凌空朝外劈去。

  天光透进,迷障破开一道口子。

  秦珂迅速将她往外推:“先走!”

  眼见巨大蛇尾朝他扫来,重紫不动。

  大眼睛里寒光闪烁,杀气翻涌,仿佛得了奇怪的力量,灵台印终于成型,白光暴涨,将她与秦珂笼罩在内。

  腥血飞溅,蛇尾断作两截!

  惨呼声渐远,想是蛇妖重伤而走。

  迷雾散尽,卓昊与燕真珠还有另外几名大弟子同时冲进来。

  原来卓昊见重紫跟秦珂走,十分气闷,索性暗中跟随,谁知跟到后来,二人忽然失去踪迹,发现不对,他立即折回去报信,众人赶来相助,却被对方设下的迷障所阻,方才秦珂那一剑,正好给外面这些人指明方向,且形成夹击之势,将迷障生生撞破。

  意想不到的是,来的人中,除了有闻灵之,还有一个重紫从未见过的鹅蛋脸的美丽姑娘,只不过此刻大家无暇且无心解释。

  所有人都看着同一个地方。

  来时的庭院大门已不见,这里其实是个阴冷的巷子,地上横七竖八倒着二十来具尸体,想是中了蛇毒,所以扮家丁引诱二人入圈套。

  前方三四丈处,一名黑袍女子挟重紫立于墙下。

  燕真珠惊道:“虫子!”

  卓昊变色:“阴水仙!”.

  那是个女子,穿着沉闷老气毫无样式的黑衣裳,长相却很年轻耐看,脸如玉,发如墨,眉如轻烟未散,敛着一丝愁色,似有无数心事不能解,令人倍加怜惜,尤其是此刻那副双眸低垂的模样,更加楚楚动人。

  如果没有脸上那丛花。

  那是一丛小小的水仙花,刻在原本光洁如玉的右脸颊上,花朵呈粉红色,鲜活逼真,长长叶片顺鬓边而上,风情万千,使得半张脸看上去妖艳又诡异。

  她安安静静站在墙的阴影里,就像是一条幽灵。

  阴水仙,曾与卓云姬齐名的美女,如今却成了仙界人人不齿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她身为九幽魔宫四大护法之一,排名最末,看上去无害,实则心狠手辣,重紫落到她手上,怕是危险了。

  燕真珠着急,不敢出声。

  阴水仙并没看众人,只是抬手抚摸重紫的头发,低低的声音透着疑惑:“仙门弟子也有煞气么?”

  方才那一幕,除了秦珂与重紫自己,再没有任何人知道。当时见秦珂受伤,重紫情急之下竟控制不住,体内潜藏多年的煞气再次被激发,灵台印得这一股煞气相助,居然威力陡增,这才重创蛇妖。

  可惜阴水仙不是蛇妖,重紫在她手底,连半根手指头也动弹不了,更别说再使灵台印。

  就算能使,也万万不敢再用了。

  亲眼见识到煞气变作力量,她除了震惊,更多的却是沮丧,这件事师父知道了会怎么想?努力这么久,竟然还是控制不住煞气!

  半晌,卓昊打破沉寂,朝阴水仙作礼:“阴前辈名不虚传,卓昊也常听姑姑提起前辈,很是敬服。”

  阴水仙闻言低笑了声,终于问道:“你姑姑还好?”

  卓昊暗喜:“托前辈的福,很好。”

  “好?”阴水仙喃喃道,“守着个永远得不到的,一样吧,她也不过如此。”

  卓昊暗暗寻思计策:“前辈可知手上这位师妹是谁?”

  阴水仙道:“洛音凡的徒弟。”

  “前辈既然知道,又何必为难她,”卓昊瞟了眼她腰间的长剑,那剑上挂着一串仙门掌教嫡传弟子才有的三色剑穗,“求前辈看在这剑穗主人的份上……”

  阴水仙冷笑:“他在仙门的朋友多的是,莫非我都要手下留情不成?”

  卓昊尽量低声下气:“他老人家与重华尊者交情非同一般,何况前辈也曾是仙门中人……”

  旁边闻灵之打断他:“这妖女害了雪前辈,早就被逐出仙门了,什么仙门中人!”

  激怒阴水仙,重紫就危险了,卓昊正绞尽脑汁想如何说情,谁知被她坏事,一时大为恼火,怒视她:“闻师姐说什么话,前辈的事,我等后辈怎好妄评。”

  “是啊,我早已不是仙门中人,”阴水仙总算抬眸,冷冷地看着闻灵之,“我不配做仙门弟子,你也未必就配,你无非是希望这丫头快些死罢了。”

  受她直言讽刺,闻灵之涨红脸,气道:“休要血口喷人!你自己做出那等无耻之事,根本不配留在仙门!”

  “师叔!”秦珂皱眉。

  阴水仙淡淡道:“随你们怎么说,这丫头我是不会放的。”

  见她要走,卓昊急道:“前辈且留步!”

  几乎是同时,另一个温柔亲切的声音也响起:“水仙?”

  轻轻两个字,阴水仙却听得一痴,僵在原地.

  那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人,青衫葛巾,浑身透着温润儒雅之气,眉宇间神色安详,超然无争,哪有半点像俗世中人。

  众人都愣。

  想不到世间会有这样的凡人,更想不到,一个凡人竟和魔宫护法有关系。

  阴水仙显然也认识他,不自然地笑:“你怎的来了?”

  那青年微笑:“你曾说过住在云州城,所以我来看看你,谁知这么巧,真叫我遇见了。”大约是觉得气氛不对,他疑惑地看众人:“你们这是……”

  阴水仙目光躲闪,避开他的视线:“你……来找我做什么。”

  距离如此的近,重紫看清了那双眼睛。

  美丽的杏眼,坚强冷酷之色瞬间瓦解,但见水光闪烁,不安,无助,她现在的模样,简直就像个做了错事怕挨骂的孩子。

  青年看看众人,又看重紫:“你莫不是与人起了争执?”

  阴水仙开始手足无措起来,竟连术法也忘记用了,语无伦次:“先走吧,我会去找你,等办完事,你别管。”

  青年皱眉:“你在做什么?”

  阴水仙别过脸:“与你无关。”

  青年责备道:“你会法术,不可借此为难他人。”

  阴水仙不言语,眼中依稀有倔强之色。

  见他二人僵持着,卓昊最先反应过来,心知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立即上前:“方才是……”

  “没有!”不知为何,重紫竟有些不忍心揭破真相,打断他,“我们在说话呢。”

  “如此,”青年释然,再看身旁阴水仙,十分歉疚,“你别生气,是我不该错怪你。”

  阴水仙看了重紫一眼,没说什么,挥袖带着青年一同消失.

  想不到事情这么轻松就解决了,众人又惊又喜,却没有一个对阴水仙的举动表示疑惑,匆匆打道回客栈,中了蛇毒的尸体被作法运走,交由留守云州的仙门弟子处理,巷子空空,血腥味也渐渐散了。

  墙根底下,不知何时多出道黑影。

  黑色斗篷拖垂至地上,帽沿依旧压得很低,只露出高高的鼻尖和几乎没有血色的薄唇。

  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他缓缓开口,死气沉沉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好熟悉的煞气……”

  仿佛想到什么,半边唇角勾起。

  “与那人有关?这可是件喜事。”

  “洛音凡的徒弟竟然天生带煞气,”一名鬼面人出现在他身旁,满眼的震惊,“是不是趁早除去?”

  他一动不动:“天生煞气,竟不知入魔才是最适合她的。”

  见他没有反应,鬼面人谨慎地提醒:“当年逆轮也是天生煞气,这丫头留着,久必成患。”

  “不错,是仙界之患,”他仿佛没有听懂话中意思,“有史以来能够修成天魔的,惟有逆轮,可惜始终功亏一篑,倘若再出一个,是不是魔族之幸?”

  没有谁会容许一个威胁自己地位的人活着,尤其是在魔族,鬼面人分不清他说的有几分真,还是完全的反话,不敢再继续,半晌愤愤道:“为了一个凡人,属下早说过阴水仙办不成什么事。”

  “那本就是她的软肋。”

  “但方才若是让属下出手……。”

  “我暂时不想闹大,”他轻抚手上紫水精戒指,“重紫,她叫重紫,事情或许比我想的要好呢,洛音凡会发现他收了个好徒儿。”

  转身,隐去身形.

  重紫意外获释,秦珂伤势也不重,众弟子都喜悦,回到客栈,很快就有驻守云州城的弟子登门赔罪,问及进展,原来他们已经出动,正在全城追查蛇王行踪。

  自从获释后,重紫一直没说话,有点没精打采的样子。

  燕真珠担心,拉着她问个不停:“虫子,没事吧?没事吧?我看看!”

  重紫更加发傻。

  卓昊走过来细瞧:“莫不是吓傻了?我来看看。”

  重紫立马乱跳,白着脸大嚷:“蛇!蛇!”

  黄金小蛇自她肩上飞回卓昊手中,却是安陵剑所化,卓昊忍笑收剑:“好了好了,我说没事,照样活蹦乱跳的。”

  吃这一吓,重紫真的醒过神,气得“呸”了声。

  “这回你却要谢卓少宫主,”燕真珠笑道,“若不是他发现你们出事,及时报信,你们可真的险了。”

  重紫果然看他。

  卓昊抿嘴:“谢什么,小师妹跟我见外。”

  重紫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出事,你跟踪我们?”

  卓昊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咳嗽,表情有点尴尬:“路过,碰巧路过,看见你和秦师兄在前面走,所以……你们忽然不见,我就知道出事了。”

  众人暗暗发笑。

  “原来是碰巧看见,果然巧得很,”闻灵之半是嘲讽,上前来,“重紫,你可别真信了那妖女挑拨,我方才只是气不过,她做出那等丑事,有人竟还拿她与我们仙门弟子相提并论。”

  重紫看她一眼,没说什么。

  燕真珠哼了声:“是挑拨?”

  闻灵之下巴微扬,冷笑:“随你信不信,我乃督教弟子,恪守门规,绝不至于害同门性命。”

  秦珂微微蹙眉,岔开话题:“此番是我行事不谨慎,误入圈套,若非卓师兄及时报信,我二人定难逃出迷障,惭愧。”

  卓昊笑道:“客气。”

  堂堂魔宫护法会怕一个凡人,重紫暗暗称奇,见众人始终对此事绝口不提,忍不住主动问起:“方才那人是谁,阴水仙好象很听他的话?”

  众人闻言一愣,纷纷转脸。

  “因为那位公子长得像一个人。”柔柔的声音来自卓昊身旁,正是和闻灵之一起出现的那个鹅蛋脸的美丽姑娘。细长眉毛,眉心一粒美人痣,虽不及闻灵之俏丽,看起来脾气却甚好,很容易亲近,南华几名大弟子似乎都认得她,重紫早就留意到,只是不好开口问,此刻更加疑惑。

  卓昊介绍:“你不认得么,她是你们闵督教的侄孙女,小名素秋。”

  闵素秋嗔道:“卓昊哥哥说话总这么快。”

  闻言,重紫与燕真珠忍不住同时笑出声,周围众人都被笑得莫名其妙,惟独卓昊摸摸下巴,转过脸望别处。

  闵素秋朝秦珂与重紫作礼,分别称“师兄”“师妹”,解释道:“我原本在南海学艺的,堂祖父见我孤单,所以叫闻师叔接我回南华住几天,可巧遇上了你们。”

  南海与昆仑相隔甚远,回南华的路线更不相同,燕真珠瞅瞅卓昊:“天下事巧合的果然多得很,今儿都碰上了,卓少宫主说是不是呢?”

  闵素秋脸一红。

  卓昊陪笑:“说的是,说的是,这么巧。”

  重紫念念不忘:“闵师姐说,方才那个人长得像谁?”

  此话一出,周围气氛再度变得怪异。

  见闵素秋不答,重紫疑惑地望向其他人,却无一个回答的,连燕真珠都移开了视线。

  除了那个人,谁能让阴水仙失态成这样,纵然被逐出师门,不容于仙界,无奈成魔,阴水仙对那人却始终一往情深,可这段轰轰烈烈的感情根本就不正常,所有人都难以接纳,最终被仙界引为耻辱。

  曾经驰名仙界的美女落到如今人人唾弃的境地,众人有同情也有不屑,俱各感慨,先后找借口回房间去了。

  知道问了不该问的事,重紫不敢再当众打听,可越是这样就越好奇,私底下一直跟到燕真珠的房间,软磨硬泡非要她说。

  燕真珠被缠不过:“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事人人都知道,只不过你听了可别吓到。”

  重紫喜得催她:“那人是谁呢?”

  燕真珠仍是不情愿的样子,许久才无奈道:“还能是谁,当然是天山雪陵仙尊。”

  重紫道:“那位公子长得像雪仙尊,雪仙尊本人呢?”

  燕真珠道:“雪仙尊十多年前便散去仙魄,早已不在。”

  仙魄一散,就是永远从六界消失,连转世都没有,阴水仙对那雪仙尊必定用情极深,所以见到相貌酷似的人才会那么迁就,重紫道想起那双惊慌的杏眼,难过不已:“阴水仙真可怜。”

  燕真珠正色道:“情深至此,本是可怜的,若单单这样也罢了,可你知道雪仙尊是谁?”

  重紫道:“谁?”

  “他是阴水仙的师父!”燕真珠叹气,“她喜欢谁不好,竟喜欢上自己的师父,生出乱伦之心,怎不遭人唾弃!”

  如闻晴天霹雳,重紫未能回神,喃喃地跟着重复:“师父?”

  燕真珠道:“雪陵仙尊共收七个弟子,阴水仙是最小的关门弟子,也是天山有名的美女,听说脾气还好,追求的掌门弟子排起来可以围天山一圈,哪想到她这样荒唐。”

  说着,她又叹气:“此事除了她自己,原本再无人知晓的,这样下去也罢了,直到后来雪仙尊中了欲魔之毒,阴水仙一时糊涂,竟敢引诱于他,雪仙尊本是天山老掌教的得意弟子,即将承袭掌教之位,谁知闹出这等丑事,老掌教大怒之下要以门规处置阴水仙,雪仙尊终是不忍,将她逐出师门,免去刑罚,阴水仙虽留得性命,雪仙尊从此却再不见她,后来逆轮浩劫,雪仙尊为守护天山战死,阴水仙前去祭拜,被天山弟子阻拦唾骂,她便入了魔。”

  重紫听得怔怔的。

  “雪仙尊与重华尊者是旧友,我还曾见过他老人家一面的,方才那凡人真有九分像他,我都吓一跳,差点以为是他转世了,”燕真珠摇头感慨,“可惜那样的人物,落得仙魄尽散的地步,哪来什么转世。”

  说完,她忽然瞥见重紫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忙笑着安慰:“我叫你别问的,吓着了吧。”

  “没有,”重紫面色煞白,半晌站起身,低声,“我累,回房歇息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15章 阴水仙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重紫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