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3章 重紫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3章 重紫

所属书籍: 重紫

  从没听过这么舒适的声音,不错,是舒适,仿佛天边白云飘过的感觉,淡漠的,飘渺的,随风而散,伴随着殿上回音,别有种悠长的韵味,如聆仙乐,记忆深处也有一个同样美妙的声音,可是和这人的声音比起来,竟也逊了一筹。

  小女孩惊讶,抬脸看。

  不知何时,迎面大殿门口已经站了个人。

  雪白的宽大的衣袍,广袖拖垂于地,长簪束发,可仍有许多头发散垂下来,长长的如同披了件厚重的黑色披风。

  左手上是一柄宝剑,白色剑鞘修长,微有光泽。

  殿门高广,映衬长空,时有五彩祥云飞掠而过,青天流云,他就那么静静地独立于门中央,如同嵌在画卷里,背后光线透进来,整个人似乎都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晕。

  大殿上鸦雀无声,奇静无比,所有弟子几乎都已屏住了呼吸,不约而同恭敬地朝他欠身行礼,脸上神色各异,惊喜的,崇拜的,羡慕的,更多的则是不可置信。

  门如天地,天地何其小,惟有他立于其间。

  忘记了一切,不知身在何方,不知今夕岁月,所有看到的,听到的,通通都如过眼云烟,悄然散去,了无痕迹。

  惟有他,真实,却遥不可及。

  心猛然静止,又骤然狂跳。

  舍不得眨眼,不敢眨眼,生怕这一眨眼间,他就消失不见。

  小女孩深深吸了口气,费力地睁大眼睛,终于看清他的脸。

  一张年轻的脸,脸型或许不够轮廓分明,眼睛鼻子或许也不是最完美的,然而那张脸绝对是天底下最好看的。

  那种美,已经远远超出了容貌之外,美得柔和,柔和到了极限,柔和到可以包容一切。

  想要走近,却不敢走近。

  那样的感觉令小女孩心悸,全身热血都涌向头部,记忆不由自主回到了几年前,曾经以为那张脸便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了,神仙就应该长着那样的脸,可是现在她才发现,面前这人才是真真正正的神仙。

  不属于尘世,甚至不属于仙界,淡而不冷,高高在上,任人仰望,任人敬慕,却永远也够不到,得不到。

  拯救世人的神仙,本来就应该和人不一样?

  小女孩痴痴地想。

  殿上先起了小小的议论声,逐渐变大,最终一片哗然。

  慕玉微笑着提醒:“小女娃,重华尊者答应收你做徒弟,还不快拜师?”

  重华尊者!殿上变得更加热闹,孩子们弄清他的身份,都激动万分。

  紫竹峰,重华宫,南华派护教洛音凡,昔日南华天尊门下三弟子,论排行掌教第一,论辈分闵云中最高,可论名气与地位,南华派甚至整个仙门最大的莫过于他。身为护教,却受命天尊,握有南华派大事的决定权,仙术无疑是南华派最高的一位,在仙魔浩劫中率仙门弟子镇守通天门六界碑,导致魔族数次无功而返,一年前重创魔尊万劫,是继南华天尊之后声名最盛的一位仙尊。

  人人都知道,重华尊者洛音凡从不收徒弟。

  众弟子互相求证,几乎都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然而眼前天神般的人物,除了他再无别人,那句话也确实是他亲口说出来的。

  小女孩仍是神情恍惚,印象告诉她,穿白衣裳的神仙都是天底下最好的神仙,现在最好的神仙竟然肯收她当徒弟!

  年轻的白衣神仙缓步走进大殿,长长的衣摆在地上拖曳,如同流动的水波,又如翻涌的雪浪。

  他停在她面前,用淡漠的、最好听的声音问她:“我收你做徒弟,你可愿意?”

  极度失望变作极度的惊喜,小女孩幸福得如在梦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甚至已经不能说话,只顾拼命点头。

  “音凡!”严厉的声音略带斥责。

  小女孩被这声音惊回神,不安地望闵云中,闵督教不肯,这个神仙师父会不会也改变主意不要她了?

  洛音凡看虞度:“我收她做徒弟。”

  师兄弟之间本有默契,只一眼,虞度已领会他的意思,含蓄道:“师叔,魔宫近日越发猖狂,这女娃既无处可去,不如留在南华,免得她乱走出事,到时反成了我南华派的过错,论起来,师弟也该收弟子了。”

  天生煞气,多么危险,至少不能让魔族得到。

  闵云中闻言果然没再反对,半晌又道:“音凡太忙,不如就拜在掌教门下吧。”

  小女孩反而不乐意了,小声:“重华尊者说要收我的。”

  闵云中脸一沉,正欲发作,虞度已笑着接过去:“我曾立誓,此生只收九个弟子,如今已有珂儿,再多就要破了誓言,音凡收了正好,还是让她去紫竹峰最妥。”其余诸峰人多,未免照应不到,紫竹峰平日无人,出什么事,洛音凡第一个就能察觉。

  闵云中听出话中意思,虽然也觉有理,终究面子上过不去,重重地哼了声,大步出殿而去,丢下句话:“掌教安排。”

  他一走,闻灵之自然也要跟着离开,她故意放慢脚步,望望惊为天人的洛音凡,又看看秦珂,最后看着小女孩,嫉妒得两眼中都要冒出火来,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出殿走了。

  洛音凡视若无睹:“那就拜师吧。”

  收到旁边秦珂眼神指点,小女孩明白过来,连忙跪下照样磕了三个头,脆声道:“弟子拜见师父。”

  洛音凡点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脸一红,吞吞吐吐:“我……我没名字。”见他皱眉似不满,她声音更小了:“小时候我爹娘就死了,没给我起名字,我只记得我姓重,他们当年都喜欢叫我重子。”

  虫子?孩子们笑出声,连秦珂也忍不住别过脸。

  又瘦又小,确实像条小虫子。

  小女孩窘得脸通红,不安地拿眼睛瞟师父。

  “重子,重紫,”洛音凡倒没觉得好笑,将这名字轻声念了两遍,忽然道,“重华宫,紫竹峰,足见你我有缘,从此你便以重华宫之重为姓,紫竹峰之紫为名,叫作重紫,如何?”

  师父不嫌她的名字难听?小女孩大喜:“好啊,就叫重紫!”

  师父赐名,原该拜谢才是,众弟子暗笑,惟独秦珂“啧”了声,斜斜瞟她,意思是责怪她不知规矩。

  重紫哪里明白这些,大眼睛疑惑地眨。

  所幸洛音凡从未收过弟子,也不甚在意,他看着地上的小不点,简单训话:“为师姓洛名音凡,号重华,你既拜在我门下,须恪守门规,凡事以南华安危为重,以天下苍生为念,不得作出违逆之事。”

  才刚有了名字,重紫正在高兴,闻言想也不想便大声保证道:“重紫一定听师父的话,不惹师父生气,将来若是做错事,师父便狠狠的打我吧。”

  众人又笑起来,这话虽孩子气了些,倒也真挚可爱。

  洛音凡没有笑,也没表露多少满意之色,只点了下头:“起来吧,随我回紫竹峰。”

  重紫从地上爬起来。

  虞度别有深意:“恭喜师弟,今后多多留意。”

  洛音凡道:“我带她回去了。”

  走出六合殿,天地仿佛变得更加宽广,数千弟子仍守在外面道旁,越发庄严气派,所有人都已经得知重华尊者收徒弟的消息,都想看看是哪个孩子有这么好的运气,因此自他走出殿门,几乎所有的视线都朝这边望来,有艳羡的,有嫉妒的……

  重紫有点怕,紧紧跟在他身旁。

  洛音凡走了几步,发现衣袖好象被什么扯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方才新收的小徒弟,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紧张之色,小手扯着他的长袖。

  见他皱眉,重紫连忙缩回手,不安地望着他。

  其实洛音凡本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人,皱眉并非因为不高兴,只是不太习惯而已,看出她在害怕,他索性主动伸出一只手。

  重紫呆了半晌才明白他的意思,又惊又喜,红着脸将手在衣裳上擦了好几遍,才轻轻握住那只手。

  手的温度也那么适度,不太冷也不太热,和他的人一样,温润。

  白袍曳地,迎着众人视线,他拉着小小的她,缓步走下石级,朝紫竹峰行去……

  多年后,重紫仍常常记起这一幕,犹是昨天,仿佛刻入灵魂的记忆,转世轮回永生难忘,可惜那时的她,早已不再是他牵着的那个小小的重紫.

  南华山大小十二峰,主峰南华,乃是南华天尊生前居处,现住着掌教虞度,从峰四座,摩云峰是督教闵云中居处,天机尊者行玄住天机峰,护教洛音凡则住在紫竹峰,还有座玉晨峰,是虞掌教早年修行的地方,如今空着,另外七座小峰则是南华弟子们的住处。

  比之南华峰的雄伟壮观,紫竹峰又是别样一番景色。

  不够幽美,不够小巧精致,却有种出尘脱俗的味道,漫山紫竹,竿竿都生得极其随意,林间浮着洁白的云气,如同地毯铺过,看不见脚下土地,一切都生于白云之上。

  紫竹拂云,一座形态古雅的殿宇半隐于峰顶。

  殿前一带清流划过,宽约三丈,水面烟气腾腾,深不见底,其中隐约似有鱼儿游走,上头铺着石板桥,水面几乎与桥面平齐。

  白云铺就的地面,向上生出一级一级的干净的石阶,通往正殿。

  廊柱古旧,殿上空无人影。

  好高的殿门!除了神仙师父,谁也不能住这样的地方,重紫正在高兴,忽然听得洛音凡淡淡道:“这里便是重华宫,为师的居所,为师日常都在殿内办事,你暂且住在左边第三间房吧。”

  说话间,他已放开她。

  重紫依依不舍地缩回手,心中喜悦不减,往常当小叫化,天天都睡别人屋檐底下,现在终于有自己的房间了,还有个神仙师父!

  “师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恩。”

  眼见那雪白的身影走上阶,重紫连忙追过去:“师父!师父!”

  洛音凡转身看她。

  重紫小心翼翼道:“师父不饿吗,天都要黑了,我去哪儿吃饭啊?”

  洛音凡喜清静,独居紫竹峰几百年,从不让外人上来打扰,如今突然多出个徒弟,这才记起凡人是要吃饭的,于是取出卷书给她:“仙门弟子不必食五谷,这上头记载着南华派吐纳之法,你先去照样参习。”

  重紫道:“可是我饿。”

  洛音凡耐心道:“照着书上说的做,就不饿了。”

  神仙真的可以不吃饭?重紫连忙接过那书翻了翻,窘迫:“我……我不认得字呢。”

  洛音凡明白过来,略作思索,自她手上取回书,不知怎样拿着晃了两下,又递还她:“这些字你都认得的,用心参习,不可偷懒。”

  如同变戏法,薄薄的书变作了厚厚的一本,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重紫惊讶不已,待她回过神时,又发现了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不知何时,身上的破旧衣裳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袍子,质地轻软,极其合身,仿佛是比着她的身体裁剪的。

  从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这是师父给的?重紫欣喜。

  面前空无人影,神仙师父已经飘然进殿去了。

  重紫还有很多事要问,拔腿追上去,谁知大殿门看似近在眼前,却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原来洛音凡通常在进殿后便设置结界,避免一切打扰,这只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通仙术的人自然不明白其中道理。

  重紫泄气,捧着厚厚的书朝第三间房走。

  仙长们都不肯收留她,师父会不会也嫌她太笨了?要讨他喜欢,就一定要好好学习仙法吧,可是看不懂字怎么办呢?.

  房间不大,有床有桌椅,对于重紫来说已经足够,她兴奋地将每件东西都摸了个遍,觉得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候莫过于今天。

  没有文字,书卷上全是画的小人儿,一个一个,小人儿身上有许多线条标注,每条线都有固定的走向,重紫仔细瞧了半日,居然真的明白了些,心内欢喜,是师父特意变出来的吧,原来世上还有这样好玩的书啊!

  学了它,就不用当叫化子要饭,她要像那个神仙大哥一样,用仙法救人,不再让他们受欺负!

  重紫满怀信心,照样练起来。

  然而洛音凡从未收过徒弟,显然高估了十岁小孩子的能力,只当自己写得明白,看的人就一定会了,谁知有时候看着简单的东西,做起来却难得很,明知道该这么走,偏偏行气时它就不听话,上下乱窜,重紫照样练了半日,直累得满头大汗,仍是不得其法,气总走岔不说,腹中反而越来越饿了。

  经常受饥饿折磨,就更害怕那样的感觉,重紫开始心慌,后来实在忍不住跑出房间。

  夜已深,殿内仍然亮着光,洛音凡还没出来。

  整整一天没吃东西,好饿!

  重紫坐在阶上,将身体蜷成一团,拼命想要减轻饥饿的感觉,无奈她到底只是个孩子,意志力有限,很快就感觉烦躁难安,手脚发凉,最后忽地站起身。

  房中物件简单整齐,外面有桌椅有镜台,高高的案上放着几本书,还有砚台笔墨之类的东西,屏风后有床有被褥,看来是洛音凡的卧室。

  几乎把所有房间都找了一圈,最终回到隔壁,重紫怏怏地退出门外。

  偌大的重华宫,竟没有可吃的东西。

  眼睛瞟着一处,她一步步朝阶下走…….

  殿前水面冒着寒气,一个小小的身影伏在石桥上,大大的眼睛紧紧盯着水面,闪着饥饿的忍耐的光,像只捕食中的小兽。

  洛音凡站在阶上,微微皱眉,方才感受到强烈的煞气,立即出殿查视,果然看到这样一幕场景。

  一个孩子煞气太重不是好事,难道真的又是另一个逆轮?

  想了想,他隐去身形,缓步走下阶。

  刚刚至阶下,就见那孩子吞了吞口水,忽然伸手往水里一抓。

  水花飞溅。

  小手胡乱摸了几把,再抬起时,手里已多了条鱼。

  其实寻常人要这么徒手捉鱼是很难的,那鱼大约是被她散发出来的煞气震住,竟没有逃跑,就这么让她抓在了手里。

  小手颤抖,那孩子看着鱼,舔了舔嘴唇。

  鱼儿挣扎。

  仿佛想到什么,大眼睛里升起迟疑之色。

  小手一松,鱼儿“啪”地落回水中,溅起高高的水花,飞快隐没不见。

  周身煞气陡然退去,她无力地趴在池畔,紧紧咬着唇,有点走神的模样。

  那孩子不似寻常小孩长得胖乎乎无棱角,她生得格外瘦,瘦得可怜,白袍合身,小小的身体看上去极其单薄,体态反而因此多出几分轻盈,伏在那里,就如同一片羽毛,一阵风都能吹跑。

  洛音凡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双眉逐渐舒展.

  松手放走鱼,重紫很泄气。

  每次生气的时候,小动物们都会被吓跑,远远避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仙长们说的煞气?至于伤害别人,她倒是真的曾经和其他小叫化们一起抓过鸡烤来吃的,有时候还生吃过,所以没饿死。

  仙长们都认定她煞气太重,会伤害别人,所以不肯收留,现在真要抓鱼吃,师父知道了会不会赶她走?不远千里跑上南华,努力成为仙门弟子,就是为了将来能跟神仙大哥一样救人,怎么可以因为饿就惹师父生气?

  重紫努力不再去看,好在水里的鱼已经被吓走,想抓也抓不到了。

  可是真的太饿了,怎么当了神仙还是要挨饿啊。

  做过乞丐,重紫当然知道很多充饥的办法,只不过面前这水比别处的水不同,冷得彻骨,喝了肯定会肚子疼的。

  迟疑许久,她还是忍不住颤抖着捧起一捧,低头。

  “这水不能喝。”听过一次就永远难忘的声音。

  重紫吓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师父。”

  洛音凡看着她,不语。

  师父都看见了?重紫更加惊慌,立即跪下:“我没害它们,我只是很饿。”

  见她羞愧害怕的模样,洛音凡微微叹气,一个十岁的孩子,在饥饿的时候还能控制煞气不伤生灵,已经很不容易,怎忍苛责。

  他俯身扶她起来:“你做得很好。”

  师父居然夸她?重紫满以为会受责备,闻言愕然。

  面前的人单手扶着她,雪衣长发,眼睛里尽是安慰之色,和当年记忆中那人一样,他们都是最好的神仙。

  “师父说我……做得好?”

  “恩。”

  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得到夸奖,重紫也不例外,大大的眼睛立即有了神采,毫不掩饰心中喜悦,师父肯夸她,就是再饿一天也没关系啊。

  眨眼间,面前多出两个石凳。

  洛音凡拉着她坐下:“今后也要像方才那样,再饿,都不可以伤害别人,记住了么?”

  重紫用力点头:“记住了。”

  洛音凡本就是个胸襟宽广的人,对于她天生煞气的事,并无太多偏见,如今见小徒弟这么听话,反而有了几分喜欢:“吐纳之法是吸取天地灵气为己用,延年益寿,你觉得饿,是未习吐纳之法的缘故,为师给你的书怎的不看?”

  重紫羞愧:“看了,可是我太笨,学不会。”

  洛音凡恍然。

  无人提点,一个还未入门的小孩子怎能掌握吐纳之法的要领,可见是没有教过徒弟欠缺经验的缘故。

  他自然而然归结为自己的责任:“是为师疏忽,你初学,有不明白也是对的,为师这便为你导引一遍。”接着示意重紫坐好:“照书上说的做,仔细感应。”

  重紫乖乖地闭目。

  他握起她的双手,缓缓将仙气送过去。

  重紫果然觉得一道柔和的气流自手中传递过来,如同溪水,顺着手臂流入身体,在体内四肢百脉间循环游走,很有规律,因为饥饿而冰凉的手也随之变得暖和了。

  回想当年,自己用了两天才能摄取到气,已经算是师兄弟中进度最快的一个,洛音凡也没指望她立即学会,只想输些仙气与她,让她不觉饥饿,同时引导她感知行气走向。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那小小的身体内居然也有一道气在乱窜,既浅且弱,时断时续。

  洛音凡心头一紧。

  没错,确实是气,天地灵气。

  接着,他就听到重紫说话了:“师父,我自己也有,可它不听话,不跟我走啊,乱跑。”

  初学就能摄取天地之气,这孩子天资过人,若得潜心教习,日后必有大成,洛音凡震惊,生平第一次觉得惋惜。

  天生煞气,谁也冒不起这个险。

  他一边助她收服那气,一边言语指导:“气如水,强行制它堵它,它就越要乱走,须顺其自然,再加以疏导,它自然就听话了,这便是以退为进的道理。”

  强大的气流很快与那微弱的气融为一体,最终汇入丹田。

  洛音凡放开她:“明白了么?”

  重紫睁眼想了想:“真的不饿!”

  洛音凡点头:“今后就照这样修习,时候不早,先回房歇息吧,为师明晚再来检查功课。”

  那就是说,要明天晚上才能再见到师父?重紫依依不舍地起身朝房间走。

  天生煞气,却不失善良本性,形同白纸,又这般听话,只要时刻加以引导劝戒,未必就会成魔,果真要照师兄他们的意思,不教她术法?

  洛音凡微微内疚,唤道:“重儿。”

  重紫怔了半晌,喜得飞快回到他身旁:“师父是在叫我?”

  其实洛音凡从未当过师父,只是常听见师叔师兄们私下这么称呼弟子,她既是自己唯一的弟子,理所当然也该这么叫了,原本还有些不习惯,没想到她会这么高兴,心下也就释然。

  “师父还要教我什么?”

  “你天生煞气,暂且不能修术法。”

  重紫是个小孩子,只觉得师父待自己这么好,今天真是有生以来最开心的日子,哪里还会在意这些,闻言道:“好啊,师父说不修就不修。”

  愧疚已经消失,毕竟要以大局为重,洛音凡点点头,起身回房去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3章 重紫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2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3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