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5章 朝朝暮暮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5章 朝朝暮暮

所属书籍: 重紫

  人一旦闲着,日子就过得格外慢,重紫总算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当小叫化时,至少每天还在为食物烦恼,如今连吃饭也省去,吐纳之法已经很熟练,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做,除了睡觉,就只剩下发呆了。

  几番闯祸都不忍过多责罚,师父是真的待她好,她脸皮再厚,也万万不能再调皮惹他生气。

  重紫无精打采地看了会儿云海,越发无趣,忽见殿前水流烟动,一时来了兴趣——师父常说四海水阴寒无比,乃是取四海海底暗流之水精灵汇合而成,不知道它的源头在哪里?

  望望那水,似通往山后。

  紫竹峰其实很大,山前是竹林,不知山后是什么样的?

  黄昏时分,重紫沿着四海水向上游走去,想要看个究竟,可是很快她就失望了,山后同样是大片的竹林,只不过更密,更茂盛,遮天蔽日,脚下的云气也更厚,犹如蒸汽般腾腾地往上冒,又像扯散的棉花漫天飞舞,地面极其凹凸不平,走起来很艰难。

  转入竹林深处,重紫只觉索然无味,见天色已晚,再走下去就看不见路了,于是转身打算回去。

  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

  那感觉,就像被一双眼睛紧紧盯着。

  心头莫名其妙升起恐惧,如同新发的芽,在心头滋生,不停生长蔓延……

  重紫全身僵硬,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在原地,迟迟不敢转身,其实这也是小孩子的正常反应,正如他们怕黑,晚上走路就不敢回头,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然而就算是重紫当小乞丐孤独一个人的时候,也从未有过这样可怕的感觉,

  许久没有动静。

  眼花了吧?重紫暗暗宽慰自己,决定不去理会,她深深吸了口气,抑制住砰砰心跳,身体跟着视线缓缓后转。

  身后空无一物。

  真的没什么,重紫一颗心总算落地,也不敢久留,快步就走。

  低头之际,眼角余光清晰地瞟见,有道黑影闪过。

  重紫吃吓:“是谁?”

  话音刚落,面前就出现一片阴影。

  那是一头巨大的怪兽,四足,其貌甚似狮子,细看又不是狮子,略显凶恶,身形比重紫足足高了一倍不止,此刻它正前肢伏地,作出戒备的姿势,随时准备攻击。

  感受到威胁,重紫吓得连连后退,大呼:“师父!师父快来呀!”

  紫竹峰上来了生人?那怪兽也觉得疑惑,仔细瞧了她半晌,渐渐放松警惕,低吼两声,缓缓站起身,朝她走过来。

  难道它要吃自己!重紫捏紧拳头。

  与此同时,怪兽似乎发现异常,脚步猛地顿住,脖子脑袋上的毛迅速竖起,两眼陡然放出凶光,一声怒吼,纵身朝她扑去。

  脚底被拌住,重紫摔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怪兽挥爪扑来,避无可避,绝望地闭了眼:“师父!师父!”

  白影闪过。

  重紫只觉身子一轻,离开了地面。

  洛音凡抱着她,飘然落地:“重儿!重儿!”

  淡淡的语气比平日多了几分焦急,重紫立即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熟悉的脸,好半天才回神,颤声道:“师父。”

  见她无事,洛音凡松了口气,接着又将俊脸一沉,这顽皮的小徒弟难得规矩两日,如今竟然又闹出事,方才若非他听到守山狻猊的叫声及时赶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狻猊已经安静,像只小狗一样蹲在旁边,正疑惑地望着他怀中的小人儿。

  洛音凡轻轻拍它的脑袋。

  狻猊听话地站起身,回竹林深处去了。

  原也怪不得它,方才那强烈的煞气连他也要误以为是魔族,想是她出于恐惧本能地想要反抗,所以才招得狻猊误会,险些丢了性命。

  洛音凡看看怀中小徒弟,既无奈又生气:“又不记得为师的话了么,如此淘气,回去须将你关在房里,面壁思过!”

  重紫惨白着小脸,半晌“哇”地大哭起来。

  那哭声实在凄惨,可是小徒弟实在太顽劣,差点玩出大事,不能不给点教训,洛音凡硬起心肠:“既然害怕,怎的还要顽皮乱跑?”

  重紫抓着他的衣襟,哭出无数眼泪,方才抽抽噎噎道:“师父总不理我,师兄他们都可以……可以见师父,闻灵之都可以跟着闵仙尊,我也想……陪着师父。”

  就为这个!洛音凡这才明白小徒弟顽皮的真正缘故,一时呆住。

  因为他总不理她,所以她才想尽办法闹事,却又不犯大错,好引他注意,故意受责罚,跪在殿上就是为了陪他?

  看怀中小脸满是委屈之色,大眼睛肿得快眯成了缝,洛音凡暗暗惭愧,身为师父,不教仙术便罢,将徒弟丢在外面不闻不问,确实太不称职。

  “是为师疏忽,今后别的师兄怎样,你也能,如何?”语气软下来。

  “我要像师兄他们那样,天天跟着师父。”

  “好。”

  “我可以进殿陪师父吗?”

  “不吵闹,就可以。”

  “我一定不吵。”

  长剑出鞘,浮于半空,剑身光华闪闪,映着阴暗的竹林,如同秋水般荡漾,洛音凡抱着她轻轻踏上去。那剑便缓缓升起在半空,在竹浪之上穿行。

  御剑乘风,天地间惟剩了师徒二人。

  向往许久的怀抱,舒适,叫人放心,能为她挡去风,挡去寒冷,重紫第一次躺在里面,仿佛身在梦中,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眼睛也不敢眨,生怕醒来。

  熟悉的脸依旧美得淡漠,可是,她在他怀里.

  第二日一大清早,洛音凡刚刚起床,准备去殿上,果然就见重紫等在了殿外,乖巧又干净,她跟着他进殿,殷勤地帮他磨墨铺纸,端茶递水,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小小徒弟忙里忙外,一个大人却坐享其成,洛音凡反倒很不习惯,抽空命令她:“下去歇着吧。”

  重紫不肯,振振有辞:“师兄他们都……”

  这句话对洛音凡很管用,别人的徒弟怎样,他的徒弟当然也能那样,渐渐地,他也不再反对,理所当然让小徒弟伺候了。

  几个月下来,洛音凡发现重华宫变得热闹许多,也不对,是他的周围变得热闹许多,每天早起一出门,就有个乖巧的小徒弟跑过来叫“师父”,处理事务时,还有人在旁边斟茶磨墨,可以不必劳动他作法。

  清静了几百年,身边突然多了个小跟班,其实对洛音凡来说并无太大的影响,小徒弟很懂事,在他处理事务的时候绝对不会吵闹。

  当然,小孩子仍有顽皮的时候。

  趁他歇息,重紫爬到他的椅子上,一本正经提笔学他写字。

  洛音凡立即将她从座上拎下来:“不许胡闹。”

  她咯咯笑着抱着椅子背不松手。

  粉红的小脸上一派天真,水灵灵的大眼睛满盛淘气,洛音凡无奈又好笑,开始怀疑,别人的徒弟也都会这样撒娇的?.

  夏夜星空浩瀚,师徒二人在殿前四海水边赏夜,洛音凡端坐品茶,重紫却趴在桥上数水里的星星。

  凉风过竹,漫山竹响,声如天籁。

  重华宫夏夜景色最美,往常是独自静坐,今年多了个人一起看,感觉似乎也很好,洛音凡看着水边安静的小人儿,目光里不禁有了一丝暖意。

  重紫看了半日星星,忽然一脸失望道:“师父,这些鱼都怕我,不敢出来。”

  洛音凡道:“你煞气太重,寻常鸟兽最容易感应到,所以害怕。”

  重紫道:“狻猊为什么不怕,还敢咬我?”她已经知道了怪兽的名字。

  洛音凡耐心解释:“狻猊是上古神兽,通灵性,奉命守山,它原本不伤人,只是发现煞气,以为你要害它,因此本能地攻击。”

  重紫委屈:“我不想害谁。”

  洛音凡摇头:“天生煞气,原不怪你。”迟疑了一下,他又违心安慰道:“只要心存善念,不做恶事,自能压制它,有朝一日它或许就消失了,狻猊就不会再咬你。”

  重紫是小孩,信以为真,高兴起来:“师父别怕,我不会做坏事的。”

  洛音凡点头不语。

  一身白衣比雪还要干净,拖垂于地面云毯之上,星光下,他一脸淡然坐在那里,越发冷清出尘。

  重紫托腮看得发呆,半晌,她忽然开口道:“师父,我遇到过一个像你一样的,穿白衣裳的神仙。”她眨眨眼,一边回忆,一边将当年的事说了出来:“他在我身上施了仙术,别人要打我,就会飞出去,可是后来不灵了。”

  “别人打你?”

  “他们不喜欢小叫化。”

  原来小徒弟之前过的是那样的日子?洛音凡抬手示意她近前。

  重紫飞快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他面前。

  洛音凡拉起她的手,掀开袖子,果然见那小手臂上有许多伤痕,小孩子长得快,伤痕已经很浅了。

  不知为何,看着这些浅浅的伤疤,洛音凡竟隐约感到一丝心疼:“他们打的?”

  表情依旧平淡,语气里却已带了许多关切。

  重紫鼻子一酸,垂首。

  如今总算明白师兄们为何那么维护徒弟,小徒弟不仅可爱,且天性纯善,就算带煞气又如何,始终不过是个寻求保护的普通孩子罢了,若非师兄与师叔执意阻拦,他会用心传她仙术吧。这么小的孩子,不知受过多少欺负,如今还因为偏见,不能与其他师兄弟一样修习仙术,做师父的焉能不内疚?

  洛音凡沉默半晌,道:“有师父在,没人会欺负你了。”

  他原是安慰,哪知重紫听得大眼睛闪闪,眼泪直掉,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从未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当然相信,不论出什么事,师父都会保护她,就像上次被守山狻猊攻击时突然出现一样。

  只要留在他身边,不会术法又如何,谁能伤得了他洛音凡的弟子?

  想到这,洛音凡心下稍安,轻轻拍她的背。

  重紫哭了许久,才擦擦眼睛,问:“神仙大哥给我的法术为什么不灵了?”

  洛音凡道:“几时不灵的?”

  重紫想了想:“好象……两年了。”

  两年前?难道是……洛音凡面色逐渐凝重,迟疑许久,终究没有骗她:“天地间再无此人,术法自然就解了。”

  再无此人?重紫失声:“他不在了?”

  洛音凡点头。

  重紫发呆:“那是死吗?神仙也会死?”

  那场变故轰动一时,算得上仙门一大惨事,洛音凡微微叹息:“神仙自然可以不死,但两年前出了件大变故,逆轮之剑被盗,魔尊万劫现世,护送逆轮之剑归来的三千仙门弟子无一幸免。”见重紫满脸疑惑,他改口问:“你可记得那位仙长什么模样?”

  重紫道:“和师父一样长得很好看,穿白衣裳,都是最好的神仙。”

  小孩子记不清相貌,洛音凡摇头:“他身上可有佩剑?”

  重紫摇头。

  洛音凡道:“那便不是剑仙,是咒仙,当年护送逆轮之剑的人中,除了青华宫与我们南华派,正好有长生宫等咒仙门弟子,他在你身上留的应是仙咒。”

  重紫哪里听得懂这些,只知道师父不会说谎,仙咒失灵,那个神仙大哥肯定也死了,想到这,她心里更加难受,不禁又哭起来。

  小徒弟知道感恩,洛音凡立即趁机加以引导,握住她两只小手:“重儿!重儿!仙门弟子俱是以守护苍生为己任,死有何惧?区区一身就能救回更多人性命,有何不可?心怀苍生,与魔族征战而死,应是问心无愧,死有何憾?何况凡人亦会老死,他们转世轮回就如做梦,仙门弟子则等同长眠而已,又有什么可伤心的?”

  哭声渐小,重紫抽噎着抬脸。

  任何时候师父都那么美,此刻无疑是最最美的时候,神圣庄重,柔和的眼睛却比星光还要美丽动人。

  神仙,本是为拯救苍生而存在,否则又怎配站在高处?

  万物皆应责任而生,人一旦离开责任,就不配称作人,神仙放弃责任,也就不能再称作神仙。

  重紫呆呆地望着那双眼睛。忽然道:“师父也会那样吗?”

  洛音凡似知道她的心思:“师父没那么容易死,但如果一定要那样的话,也绝不会吝惜性命,师父只是希望你能像那位仙长一样,不因为贪生怕死就忘记责任,无论做什么,都要先以他人为重,以天下苍生为念,这才是师父的好徒弟,明白么?”

  重紫点头,忽然一字字道:“我一定会学好仙法,帮师父对付魔族,守护师父!”

  声音未脱稚气,语气却透着大人般的坚定。

  洛音凡微微皱眉:“不是守护为师,是守护南华,守护天下苍生。”

  重紫振振有辞:“苍生有师父守护,我守护师父,就是守护它们了。”

  洛音凡愣了愣,被这番歪理说得哑口无言,哭笑不得,心里却也多少有些感动,忍不住唇角一弯。

  这是重紫第一次看见他笑,浅浅的,却是世上最美的,也是最难形容的笑。

  三分温柔,三分纵容。

  还有剩下那些是什么,说不清楚。

  犹如缓缓盛开的鲜花,给大地注入生的希望;又如黑夜透下的一线天光,胜过满天星璀璨。

  美极,动人之极,飘渺之极。

  重紫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摸,感受它的真实。

  可惜他很快就吝啬地收了那一丝笑意,恢复平日淡淡的模样:“你天生煞气,为师暂且还不能教你术法。”

  能让师父笑,重紫仍很高兴:“那师父什么时候教我?”

  看着那双闪闪的大眼睛,洛音凡沉默片刻,抬手指着四海水:“等到水里的鱼儿都不怕你了,为师便教你。”

  “好。”

  想到神仙大哥可能已死,重紫又开始难过,奔上石桥,继续趴着.

  大半年下来,重紫已经不会将南华十二峰弄混了,除了洛音凡吩咐之外,她很少下紫竹峰去玩,因为她宁可陪着师父,当然洛音凡偶尔会找闵云中和虞度他们商量事情,也常将她带在身边,只不过她隐约感觉到闵云中不喜欢自己,加上闻灵之总是出言刁难讽刺,几番下来,重紫便开始躲着他们了。

  慕玉倒很亲切,但凡有事,重紫总是偷偷找这个温和的首座师叔帮忙。

  要说南华山上除紫竹峰外,还有个重紫喜欢的地方,就数天机峰了,对于七十多岁经常笑呵呵的白胡子老头,小孩子总是特别容易亲近,而且天机尊者行玄待弟子们很随便,是南华山上最招人喜欢的一位仙尊。

  天机处,听起来很气派,实际上只不过是几个岩洞而已,而且远没有闵云中的摩云洞讲究。

  重紫趴在地上,托腮:“尊者是掌教的师弟,又是闵仙尊的师侄,怎么年纪比掌教和闵仙尊都大?”

  行玄老着脸叹气:“因为我老人家资质差了些,掌教三十五岁上就已修得仙骨,我修得仙骨时,却已七十二岁了。”

  重紫笑起来,忙问:“那我师父呢?”

  行玄取过酒葫芦喝了口酒,模样更加丧气:“你师父是我们当中最早的一个,也是南华有史以来……只怕也是仙门里最早的,二十二岁就得了仙骨。”

  怪不得师父那么年轻,原来是永远保持着二十二岁时的模样啊!重紫眨眼,对于洛音凡的成功史并没有太多意外,因为在她眼里,师父理所当然是最好最厉害的。

  “慕师叔也有仙骨了吗?”

  “慕玉啊,他也算难得了,三年前就修得仙骨,才二十五岁,所以闵师叔那么得意。”

  道理上讲,洛音凡保持着二十二岁的容貌,应该比慕玉年轻才对,可是那种感觉,那种目光,怎么看都比慕玉更像长辈。

  反复比较过,重紫伸出两根手指摇了摇:“我师父才不只二十二岁。”

  行玄也学她伸出两根手指摇摇。

  师父永远都是最年轻好看的!重紫羡慕,忽然想到一个严重问题:“尊者,修得仙骨才能长生不老吗?”

  行玄道:“自然。”

  师父有仙骨,所以那么年轻好看,自己没有仙骨,岂不是要老?望着行玄满头白发,重紫的小脑袋里立即浮现出一副画面——一个二十二岁模样的洛音凡,身旁站着个七十二岁的白发老婆婆!

  小脸逐渐青了。

  重紫从地上跳起来:“我要修得仙骨,我要在二十岁以前修得仙骨!”

  行玄看她两眼,道:“二十岁以前的,不说南华,整个仙门尚无此例。”

  她才不要变成老婆婆跟着师父!重紫握拳:“我一定会在二十岁前修得仙骨!”话说出口才感觉信心不足,于是声音小了点:“至少和师父一样,二十二岁!”停了停,声音再小点:“当然……二十五岁也行。”

  鉴于她身份特殊,行玄到底有些敏感:“你师父教你仙术了?”

  重紫泄气:“只教了吐纳之法。”

  既为天机尊者,面前的小孩说没说谎还是知道的,行玄放了心。

  重紫忽然想起什么,眼睛发亮:“尊者不是会算吗,能不能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能修成仙骨啊?”

  行玄心中一动,笑道:“好,看在你这小女娃听话的份上,我就替你看看,伸手来。”

  重紫大喜,依言伸出手。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5章 朝朝暮暮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4重紫作者:蜀客 5穿越之走进武侠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