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8章 承诺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8章 承诺

所属书籍: 重紫

  步伐不似平日从容,地上拖曳的衣摆如白浪般急速翻涌,他自己并未察觉,头也不回朝紫竹峰而去,一路散发的逼人冷气,惊得众弟子纷纷退避,直到师徒二人去远,众弟子才反应过来,面面相觑,都难以置信。

  脸上神情万年不变,胸中却是怒意翻腾,以至这一路忘记了御剑,直到走进重华宫,才终于在四海水畔停住。

  身后,轻微的脚步声也跟着消失。

  她还知道回来?洛音凡气怒至极,一声“跪下”竟迟迟说不出口。

  许久的沉寂。

  反倒是她主动上前跪下:“师父。”

  轻飘飘的声音,洛音凡听得心头一紧,接着又一疼,缓缓转回身看着她。

  小小的单薄的身体,低头的卑微的姿势,就好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或许,在他眼里,她始终是当年那个在南华大殿哭泣的孩子,是他膝下乖巧听话的小徒弟,偶尔会顽皮撒娇,引他注意,讨他欢心,永远长不大。

  瞬间的恍惚过去,更多的无奈随之而来。

  自拜入南华,她受尽委屈,只为不让他为难,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有心借此历炼她,学会抑制煞气,谁知到头来会让她养成这样的性子,竟然当着他的面说出这种话,他万万想不到,她为了留在紫竹峰能退让到这种地步,全无半点尊严。

  就算她傻得不爱惜自己,他洛音凡的徒弟却不至于卑微到如此地步,她当真以为他这师父无用到连自己徒弟都庇护不了?

  怒意更重,引得体内残留的欲毒蠢蠢欲动。

  洛音凡猛然回神,当即压下毒性。

  到底有数年师徒之情,在意吧,所以才会生出这些凡人的情绪。她变成这样,落到今日的地步,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竟还要责怪她,他这师父当得简直失败至极!

  洛音凡看着面前的小徒弟,愤怒,自责,五味陈杂,一时没了主意。

  重紫亦无言,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退让至此,不过是绝望的坚持,最后的反抗罢了。她只知道,楚不复给了她回来的机会,她绝不会任人摆布轻易离开,孰料会惹得他这样生气,也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难过。

  半晌,她又低声道:“师父。”

  这一声“师父”,驱散了洛音凡最后一丝怒意,他再也无法出言责备,心内长长叹了口气,略俯下身,单手扶起她,淡淡道:“没有谁能逼你离开紫竹峰。”

  是安抚,更是承诺。

  重紫呆了呆,迅速望他一眼,垂眸。

  师父到底在意她,能得他这样相待,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纵然他永远不会明白,可是他给了她想要的。

  感动,感激,化作唇边浅笑。

  “多谢师父。”

  “不可再生事,更不得荒废修行。”

  “是。”

  事情到此为止,师徒二人都不提方才的话,重紫先领命去找灵鹤与小魔蛇,洛音凡仍旧站在四海水畔,蹙眉。

  欲毒始终清除不去,反被这些凡人的七情六欲所扰,多年修行断不能毁于此毒,须放下才是。

  想到这,他不再说什么,转身进殿.

  接下来几天,虞度一边派人去长生宫取九天之火,一边与洛音凡等筹备净化魔剑,至于其中内情,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并未对外宣扬,重紫更被蒙在鼓里,开始恢复往常的生活,日日与狻猊修炼灵台印。

  心无所求,进展并不大。

  终于,身为上古神兽的狻猊在尽力提了数次杀气过后,对这个心不在焉的对手感到不耐烦,索性大摇大摆上前拿爪子拍她的头,将她掀了一跌。

  小魔蛇昂得高高的脑袋立即耷拉下去。

  重紫“哈”了声,坐在地上朝它伸手:“过来。”

  小魔蛇扭过脑袋,远远爬开,居然有不认识她的意思。

  被它鄙视,重紫也觉得不像了,又担心洛音凡会考较,于是打起精神认真还击,她到底在万劫之地籍太阴之力修炼了一段时日,灵力大增,真正使出来还是有几分威力,头一次,狻猊被震得翻了个跟斗,乐得爬起来直摇头。

  小魔蛇飞快溜到她跟前,翻滚献媚,地面白云被荡起,身体时隐时现,犹如跃波小龙。

  势利的小东西!重紫踢踢它的尾巴:“累了,明日再练。”

  倒并非偷懒,而是真的提不起精神继续修习,可能是夜里没睡好,加上近日总莫名的心神不定,却又不知道缘故。

  别了狻猊,重紫带着小魔蛇回重华宫,刚走到大门口,就听见里头有人说话,紧接着几个盛满水的大木桶自行飞出,将她吓了一跳。

  四名弟子说笑着走出来,其中一个正是纭英。

  彼此都认识,四弟子见了她连忙停住作礼:“重紫师叔。”

  重紫不解:“你们这是做什么?”

  上次纭英和闵素秋被摄入万劫之地,幸得重紫相救,才逃得性命,因为嘴快害她被误会,纭英一直愧疚不安,闻言忙解释道:“尊者吩咐取四海水,好净化魔剑的。”

  原来如此!重紫点头,带着小魔蛇让开,待四名弟子取水走远,才抬步上石级,打算进去看洛音凡回来没有。

  就在此时,一句话飘入耳朵。

  不知是谁说的,声音很低。

  重紫顿了顿脚步,矮身拉小魔蛇的尾巴:“自己玩,我要去找慕师叔商量事情。”

  小魔蛇本就百无聊赖,乐得爬进去找灵鹤了。

  看着它消失在门内,重紫缓缓站直身,望着四人离去的方向,面无表情.

  “剑内真有魂魄?”

  “小声点!闻师叔祖说的,岂会有假。”

  那弟子摇头:“这等大事,掌教必不让宣扬,闻师叔祖岂敢声张。”

  纭英道:“是她与慕首座谈论,有人偷偷听到的,罢啦,你们谁也不许说出去。”

  “怪不得这几日掌教他们神色不对,以身殉剑,难道那剑上残魂是……”

  “说不准,逆轮之剑不知杀了多少人,未必就是他的。”

  “剑上有残魂,怎能净化?”

  “是谁的魂还难说,又引不出来,难道为此就要留着魔剑贻害苍生不成?掌教与尊者他们自有道理,也是为大局着想。”

  ……

  四弟子叹息,奔主峰而去。

  风过,竹梢影动,枝叶间现出一条纤瘦人影。

  因恨魔剑害了楚不复,重紫再没去看它一眼,更不曾主动过问,如今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震惊之下,又喜又怕。

  剑上残魂是谁的?听四人的口气,消息来自闻灵之,究竟是谣言还是真实?为什么师父没有提过?

  这等大事必不会空穴来风,至少有五分是真,看掌教他们的意思,竟是要将残魂与魔气一同消灭。魔剑下亡魂无数,但如果真是楚不复的话,又该怎么办?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最后一缕残魂消亡。

  可是能做什么?目前的处境是最好的,再插手大事,结局不能想象。

  映着翠竹,小脸更加苍白。

  “重紫。”有人拍他的肩。

  重紫惊得全身一颤:“慕师叔。”

  原来慕玉抽空过来看她,在底下叫了好几声,不见回应,故御剑上来看,发现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更加奇怪:“怎么了?”

  剑上残魂是真是假,他应该最清楚吧,重紫望着他许久,欲言又止,摇头:“没什么,不妨事的。”

  “精神这么差,就别急着练功,尊者不会怪你,”慕玉没有多问,“师叔带你走走。”

  不待她开口,他伸臂将她拉到自己的精钢剑上。

  南华十二峰矗立云海间,半被云遮,虚无飘渺。

  乘风踏云,无拘无束,重紫喜欢这样的感觉,只不过师父说过,仙是了悟一切所以自在,肆意而为却是魔的特征,反观楚不复,正是被天性左右意志,一念入魔,天生煞气,就要更加学会控制,因此自从回到紫竹峰,重紫就不再一个人乱走了。

  很早就看出来,慕玉的御剑术并不算最好,大约是与剑不能心意相通的缘故,对他来说,任何法器都只是身外之物,人人都知道他这缺点,可惜到头来他仍是稳居南华首座之位。

  重紫忍不住道:“师叔不用好剑,跟他们打会很吃亏的。”

  慕玉扬起眉,摸摸她的脑袋,微笑:“不需要太多力气的时候,用什么剑都一样。”

  想不到温和的他也会说这种狂妄的话,重紫意外:“哈,要是遇上厉害的呢?”

  “遇上再说,”慕玉留意到她淡青色眼圈,“这些时候见你总是没精神,莫非睡得不好?”

  重紫转移话题:“师叔,有些事明知道是错的,不该插手,可要装作不知道,会很难过,怎么办?”

  慕玉道:“事情本无对与错,只有你的坚持。”

  此话乍听着耳熟,重紫想起来,惊讶:“师叔说话,怎么和亡……呃,和我的一个朋友说的很像呢。”

  慕玉道:“你的朋友?谁?”

  发觉失言,重紫马上改口:“就是以前遇见的一个人,记不清楚了。”

  亡月几番帮忙,她也得信守承诺,不能说出他的名字,再说万一被闵云中他们知道她有魔族朋友,又很麻烦。

  “师叔,掌教他们要净化魔剑?”

  “恩。”

  “那最近有没有……出什么大事?”

  慕玉闻言看她:“何事?”

  重紫喃喃道:“大叔真的不能救回来?”

  慕玉敛了笑,语气略带警告:“万劫如此,是他自己的选择,太重感情不是好事,听说你前日想要舍弃肉身,未免胡闹,师叔原是来骂你的。”

  从未被他责备过,重紫低头:“我只想留在南华。”

  慕玉道:“不去青华是对的,但你为了留在南华就退让至此,糊涂!南华上至掌教,下至寻常弟子,有几个人真心待你?”

  他摇头:“尊者性情宽和,但你看谁敢在他老人家跟前放肆,逐波剑下亡魂更不下数千,否则何来无情的名声?对你,他老人家念着师徒情分,能保则保,必要的时候也不会顾念太多,倘若他不再信你,你以为他还会手软?成大事者,须摒弃个人感情,你跟着他这些年,怎就没学会半点!”

  头一次听他说出这些不敬师门的话,却句句是为她着想,重紫勉强笑:“天生煞气,师叔看我能成什么大器,何况我本就胸无大志。”

  慕玉无奈长叹:“你……”

  重紫望着他,眼眶泛红:“是我不争气,让师叔失望。”

  慕玉搂住她:“罢了,师叔失望,却不会生你的气。”

  身为南华首座弟子,大名远扬,她到底有什么好,得他这样维护?重紫埋脸在他怀里,心里一阵暖似一阵。

  忽有弟子御剑而来,见了二人笑道:“慕师叔,掌教找你呢。”

  慕玉忙将她送至紫竹峰下,御剑离去。

  送走他,重紫孤独立于崖边,默然。

  “有师父在,没人会欺负你了”,他的信任始终有限,不是不明白,可有些感情是回不了头的,明知不堪,明知不该,几番努力想要打消妄念,最终却越陷越深,越远越怕,既然注定没有结果,倒不如接受命运,选择做一个影子。

  对一个心怀苍生的人,能要求多少?她只想静静陪着他而已。

  方才试探慕玉,也难判断魔剑残魂之说有几分是真,重紫心乱,打算回重华宫问洛音凡,转身却发现不远处站了一人。

  一袭白衣嵌于紫黑竹干之间,不复风流潇洒,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重紫惭愧又内疚,垂首无言.

  他缓步走到她面前,一句话也不说。

  重紫几乎想要后退,更不敢看他的眼睛。

  蒙冤遣送昆仑,所有人都在纠结真假事实,惟有他无条件相信她,当众维护,她落入魔尊手里,他不顾安危舍命相救,伤势未痊愈便四处奔走,这样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她却无以为报。

  是错了,该爱的人不爱,不该爱的爱得死心塌地,代价,就是她自作自受,永远藏着那个不能见人的秘密,永远说不出得不到。

  “我在等你解释。”

  沉默。

  “好个舍去肉身,终身不嫁,”卓昊语气平静,略带自嘲,“如今连一句话也不愿对我多说了么。”

  他怎知道?重紫惊惭,她当时说这些,并非为他,只是想堵住虞度他们的口,好争取留在南华的机会而已,想不到会传出去,堂堂青华少宫主,两次提亲换来那样决绝的话,伤他至此,她简直无颜面对。

  “什么天生煞气的借口,先前就该明白,我却糊涂至今,只因怕你多留在南华一刻,又要多受苦,是以专程求父亲,想早些接你走,谁知到头来是我一厢情愿,终身不嫁也要拒婚,原来我在你心里竟这般惹人厌。”

  “不是的!我没有……”

  到底年轻气盛,自尊与骄傲不容低头,卓昊淡淡打断她:“罢了,你既无心,我也不是非要不可,两番自讨无趣已够了,从此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

  此刻解释无用,重紫紧紧咬住唇。

  卓昊道:“都无话可说了,还站在这儿做什么。”

  “对不起。”说出这几个字,重紫低头便走。

  刚迈出一步,手臂就被紧紧扣住。

  “究竟是什么缘故,让你如此厌我?”俊脸铁青,抛弃最后的风度,终究难忍心中不甘。

  “不是,我没有讨厌你。”

  “那又为何不肯?”

  手臂被他捏得快要断掉,重紫忍了疼痛:“卓师兄!”

  察觉太激动,卓昊略松了手,忽然道:“你……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重紫不答。

  “不肯去青华,就是因为这个?”卓昊冷笑了声,抬起她的下巴,“你不愿意不打紧,总该告诉我他是谁,比我强多少,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是谁?重紫别过脸,躲开他的视线:“没有,不是。”

  卓昊身边女孩子众多,岂会不了解她们的反应,冷冷道:“秦珂?”

  “是我自己不想离开南华,”重紫抬脸看他,“卓师兄对我的好,我一辈子记得,辜负你的心意,你要怪我也好,与别人无关。”

  卓昊看着她半晌,道:“不是他。”

  重紫挣开他的手就走。

  “是慕玉?”背后传来卓昊的声音。

  “你别胡说!”重紫惊得站住。

  发现她与慕玉亲近异常,卓昊本就怀疑,见状更加确定,既愤怒又不可置信:“终身不嫁,原来是这么回事,他是你师叔!你怎么会喜欢上他!不可能!”

  想不到他扯上慕玉,这话万一传开,肯定要出大事,重紫气急:“我说过不关别人的事,你别乱猜!”

  卓昊快走两步拉住她,勉强控制情绪,轻声:“趁早打消这念头,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否则必成大错。”

  重紫懒得再说:“随你怎么想!”

  “你傻了?让尊者和掌教知道,你不想活了么!”卓昊怒道,“慕玉与尊者平辈而论,与你是叔侄之别,有悖伦常,你知不知道这是乱伦!”

  重紫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浑身僵硬。

  最后两个字,像一柄利剑般刺入心上,多日来的逃避变得毫无意义,那肮脏不堪的念头,纵然藏在心底,也不能改变败坏伦常的事实,一切掩饰都是她在自欺欺人而已。卓昊猜错了,却没有说错,她喜欢的不是师叔慕玉,而是自己的师父!

  不想落得阴水仙的下场,更不想被他厌弃。

  “没有!你胡说!”

  “够了!”卓昊强硬拉她入怀,恨恨道,“忘记他,别想那些不可能的事,上回你对我说那些话,全是在哄我么!”

  “放手,放开我。”刹那间,黑幽幽的大眼睛里竟升起恐惧之色。

  “我偏不放,又如何!”卓昊冷笑,低头便去吻她。

  温热气息在脸上,连日来的噩梦浮上脑海,曾经的绝望、无助,迅速淹没理智,重紫浑身发抖,对他的话恍若未闻,扭脸躲避,推他踩他。

  “再碰我,我就杀了你!”喃喃的声音低沉冰冷,“我杀了你们……”

  天生煞气,骤然弥散,气氛变得紧张肃杀。

  卓昊一惊,很快转为恼怒,哪里听出话中问题,只觉她与慕玉亲近,惟独抗拒自己,“哈哈”两声:“我让你杀就是!”

  他抱得越紧,重紫也越激动,几乎使出全身力气挣扎,卓昊虽然在气头上,终究还是怕伤了她,不敢太用力,一时也难应付,无奈之下正打算用术法——

  “卓少宫主。”淡淡的声音,犹如行云过竹稍,不辨喜怒。

  纠缠的二人同时回神,周围煞气尽收。

  当着他的面,卓昊到底不敢再放肆,缓缓松开手,作礼:“晚辈见过尊者。”

  洛音凡蹙眉,没有表示。

  有人对徒弟无礼,师父岂有不生气的,没当场惩处也是看青华面子,卓昊默然片刻,解释:“方才有话想问重紫妹妹,一时心急,故而失礼,妹妹别计较。”

  意识到失控,重紫惊悔,连忙退至一旁。

  洛音凡淡淡道:“问完了,就回去吧。”

  卓昊没有动,只盯着重紫。

  洛音凡不再理会,转身拾级而上,重紫没说什么,垂首跟去。

  目送她去远,卓昊咬牙,终于忍不住一掌挥出,崖边两丈高的巨石当即随风消失,周围紫竹断折一片,崖外云雾四散飞荡。

  闵素秋御剑而来,惊叫:“卓昊哥哥住手,尊者会生气的!”

  卓昊木立不应。

  “我料着你来这里了,”闵素秋拉住他的手臂,轻声,“我也是从堂祖父口里听来,那些话未必就真是她说的,你待她这么好,她怎会……”

  “怎不是真,”卓昊冷笑,拂袖便走,“她对我无意,我卓昊也未必只要她!”

  “卓昊哥哥!”闵素秋追上去.

  风动天衣,洁白如云烟,飘然出尘,显出比雪更美丽的色泽,不急不缓的步伐,有停云仙宴的优雅,亦有踏定山河的气度。

  师徒二人没有御剑,徒步而行。

  走进重华宫大殿,洛音凡往案前坐下。

  方才控制不住煞气,重紫一直忐忑不安,更怕他也误会卓昊的话,害了慕玉,犹豫着上前:“师父。”

  刚要跪下,一道无形力量将她托起。

  洛音凡示意她不必再说:“我已知晓。”

  见他没有责备的意思,重紫松了口气,远远站到书案另一边,整理笔筒书籍等物。

  谁也没有再说话,就和往常一样,各行其事。

  夜色渐沉,明珠光照。

  案面被擦得干干净净,书籍排列整齐,笔筒里的笔已洗过,杯中茶水新换,砚中墨香飘散,殿内每件东西都摆在合适的位置。

  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双手端着盆水,脸色略显苍白,光洁额上微有汗意。

  洛音凡抬脸,不经意看到这一幕,一愣。

  往日所见,尽数浮上来。

  斟茶倒水,洗笔磨墨,裁纸递书,算来算去,自进殿起,一双素手竟无空闲的时候。不同的墨色,不同的纸张,连他自己也已分不清摆放之处,这些年,日复一日,她就是这样默默陪在他身旁。

  换作别人,拜在他座下,必已名扬四海,而她,学不到术法,没有应有的荣耀与地位,反而一次次受伤。

  不是这样的她,他也不会这样内疚。

  紫竹峰一脉术法是南华甚至整个仙门最有名的,始终无人传承,不是没有动过再收徒弟的念头,然而……

  洛音凡心情复杂,惟有叹息。

  她的执著,令他不忍,何况紫竹峰目前也并不适合再多个人。

  罢了,还是等将来修得镜心术,替她除尽煞气之后,再传术法,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他洛音凡只能收一个徒弟。

  重紫感受到他的视线,心下一动,放了水盆,回身道:“弟子有一事,想问师父。”

  洛音凡颔首示意她讲。

  重紫默然片刻,道:“大叔他真的没救了吗,以身殉剑,连一丝魂魄也夺不回?”

  洛音凡目光微动,看着她半晌,道:“明知魔剑留不得,还要甘做宿主,任它为祸人间,楚不复无愧长生宫,却有愧仙门,有愧苍生,故有此下场,他既已大彻大悟,你便无须伤怀,怎的还不明白?”

  “重紫明白,不知魔剑净化之事进展如何?”

  “为何突然问这个?”

  重紫垂眸:“那是大叔用性命换来的,我想……去看看。”

  “为师与掌教自有道理,净化在即,你此时不宜前去,”洛音凡面色不改,淡淡道,“不早,下去吧。”

  重紫没有像以前那样借口逗留,应下。

  “近日不必急于练功,多歇息。”

  “是。”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二卷:万劫不复 第28章 承诺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重紫作者:蜀客 2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3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