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49章 冷万里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49章 冷万里

所属书籍: 重紫

  东海之行,遇上的虽只有洛音凡一个人,结果却很不乐观,折损魔兵数百,天之邪与法华灭合力相护,重紫终于全身而退,以最快的速度御风回到魔宫,什么也不顾,惨白着脸闯进亡月的寝殿,毫不迟疑跪在他脚下。

  “救她,我知道你可以救她!”

  梦姬知趣地退下。

  亡月早已得信:“阴水仙之死,是你的过错。”

  “是我的错,我错了,求你救她!”肩头鲜血长流,重紫不管不顾,紧紧扯住那斗篷下摆,仰脸乞求道,“她的残魂在这儿,求你。”

  “皇后开口,岂敢不从,”亡月站起身,有些为难,“但天地间万物万事皆有规则,没有无条件的赐予。”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要取你一半魔力。”

  重紫毫不迟疑:“好。”

  魔力流失的滋味,就像皮肉被一片片削去,灵魂被一丝丝抽离的感觉,难以忍受,可是经历过那么多更可怕更绝望的事之后,重紫发现,皮肉之苦已经是最好受的了。

  当初阴水仙为救雪陵,又承受了什么样的代价?

  亡月的确没有说谎,废除她魔力之后,就进魔神殿去修补阴水仙的魂魄。

  重创之下浑身剧痛,重紫再也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醒来又是深夜,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大殿,躺在熟悉的洁白的怀抱里。

  疼痛感消失,遍身清凉。

  天之邪淡淡道:“少君睡了三日。”

  “是你!”重紫自他怀里起身,狠狠一巴掌扇去,“全都是你的错!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阴前辈也不会死!你要想六界入魔,关我什么事,设计害我,让你们逼我!你这条狗!”

  天之邪捉住她的手:“洛音凡忘记,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早已警告过少君。”

  “滚!”

  “忘记,是逃避你,也未尝不是逃避他自己,你是唯一可能修成天魔的人,必须死。”

  “我不信!他还想救我,不会杀我!”

  “他不想杀你,但又必须杀你,只要忘记,下手就更容易了。”

  “你胡说!”

  “倘若他今日一剑杀了你,绝不会内疚。”

  重紫没再理她,转身去魔神殿。

  魔神殿内依旧连个神像也没有,阴森庄严,空荡荡的不见人影,重紫心下一惊,连忙又赶到亡月的寝殿,仍没找到他。

  莫非他是去了梦姬处?重紫正在迟疑该不该去梦姬那儿,身后就传来死气沉沉的声音:“皇后在这里等我,莫非想要侍寝?”

  “阴水仙的魂魄呢?”

  “才修补好,送入鬼门转世去了。”

  重紫看着他不说话。

  亡月道:“我向魔神发誓。”

  重紫垂首:“谢谢你。”

  “不用谢我,你已经付出一半魔力的代价,”眨眼之间,亡月出现在她身旁,拉起她的手送到唇边,“今晚皇后要留下来么。”

  那手苍白而冰冷,重紫却如同被烫着了般,飞快挣脱,窘迫至极:“我……有事,圣君还是叫梦姬伺候吧。”说完遁走。

  亡月勾了勾嘴角,也没有拦她.

  回到自己的大殿,天之邪不在,估计出去办事了,殿内冷冷清清,重紫疲倦地往榻上一坐,在黑暗中出神。

  不能爱,偏偏爱了。

  终于能爱,他忘了她。

  这样的纠缠,就像饮不完的杯中烈酒,明明很辣很苦,却又贪恋于沉醉时的美梦,舍不得放下,如今阴水仙选择用死来终结,是解脱,还是悲哀?

  重紫摸摸胸口,居然找不到心痛的感觉。

  身旁魔剑变得炽热,隐藏得最深的那些情绪被逐步引燃。

  不,她不信!

  她的爱,他可以不屑一顾,他嫌弃,她可以躲,从没想过缠着不放,何况他平生最不屑逃避,难道真像天之邪所说,他必须要她死?忘记,就可以不用内疚,就可以安心了么!

  为了六界安宁,多伟大的理由!他已经放弃了她,不惜消除记忆,那她又有什么理由再留恋?她有新的身份,新的使命,从此无须再顾忌任何人!他的使命是守护六界,她就偏要六界入魔!

  明明爱着,却可以彼此憎恨。

  一念之间魔意生,煞气弥漫,殿外百丈成冰原。

  冰上,黑白两道人影并肩而立。

  “你到底是谁。”

  “我自然是我。”

  天之邪长睫微动:“就算圣君逆轮在世,也没有修复魂魄的能力。”

  亡月沉沉地笑:“魔要达到目的,从不缺少办法。”

  “以你的能力,完全不需要她。”

  “你错了,你有你的抱负,我有我的使命,我必须靠成就她来成就我自己。”

  天之邪淡淡道:“果真如此,又怎会废她一半魔力?”

  “这样,会换来更强的她,”亡月身形一晃,眨眼间人已在三丈之外,下一刻又远了三丈,直到完全消失,惟有声音仍清晰无比,“你是在担心你的抱负,还是在担心她?”

  天之邪看着面前的冰原,没说什么.

  煞气澎湃,带动体内魔力自行运转,要冲破最后一层障碍,身旁魔剑发出刺耳的得意的笑声,似在鼓励助威。

  仙又如何,魔又如何,都是世上合理的存在。

  天生煞气,逃不过命定的结局,何必苦苦坚持,有什么好留恋的?

  眼帘底垂,身体无声离榻,升至半空,长发漂浮而起,张开,她整个人都被蓝紫色魔光包围,惨淡,诡异。

  “你当真想要血流成河,六界覆灭?”

  不想,她从来没那么想过,是他们不肯放过她!是他们逼她的!

  “小虫儿,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日子,答应大叔,一定不要成魔。”大叔?大叔不惜性命想要救她,阻止她,挽救她的命运,她欠他太多,当真要步他后尘,违背本心,万劫不复?

  魔意消减,重紫落回榻上,怔怔地坐着。

  “天魔现世,你的煞气还不够,”不待她吩咐,天之邪走过来主动抱起她,“睡吧。”

  重紫缩起身体,半晌道:“他向魔神发誓,说阴水仙的魂魄已经修补好,送入鬼门转世了。”

  天之邪道:“他既这么说,就不会骗你。”

  连他也这么说,重紫这才放了心,叹气:“不知怎么回事,我最近总是有些疑神疑鬼的,他说什么我都不安心。”

  天之邪道:“少君本就不该多信他。”

  “你觉得这样有意义?”

  “天之邪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少君,少君若能摧毁六界碑,魔治天下,必将成为魔族史上第一皇后。”

  “能成就这样的皇后,你也是第一功臣。”

  “天之邪有名无名,不重要。”

  “同样,这些对我也不重要,如果我逼你放弃你的抱负,让你去修仙,你难道会感激我?”重紫看着他淡淡道,“我恨你。”

  天之邪道:“少君会明白。”

  恨不恨,他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在意,重紫有些自嘲,挑眉,手缓缓滑入他胸前衣襟。

  天之邪立即捉住那手:“少君!”

  “你也受了伤,”重紫低笑,另一只手将魔力源源度去,“当时洛音凡是尽全力要杀我,法华灭到底更顾惜他自己,好随时逃跑,哪肯尽全力,有七成仙力全被你挡下了,你这三日都在替我疗伤,瞒得过他们,却瞒不过我。”

  天之邪抬眸看殿门,没有说什么。

  “你可以看成我在笼络你,”重紫认真道,“我在意的原不是你,只是一条忠心的狗,它暂时还能保护我。”.

  农历十五,西亭山薄暮尽,圆月初升,年轻的凡人负手立于崖边。

  衣带被风吹动,飘然欲仙,他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姿势没有任何变化,不知道在想什么,容颜分明一点不老,可是看上去,总感觉有几分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的气质,漆黑的眼睛里,是阅尽世态的淡然。

  听到动静,他立即侧身,眉梢多了几丝温柔。

  重紫微微一笑:“是雪陵公子?”

  雪陵意外:“你……”

  重紫道:“她托我来见你。”

  温柔逐渐退去,雪陵沉默许久,问:“她出事了?”

  重紫点头:“你以后可以不必来了。”

  没有激动,没有伤心,甚至没有多问缘故,他只是重新转过脸去,看崖外飘升的岚气。

  终究还是违背阴水仙的意思,把真相告诉了他,重紫反而有种残忍的快感,他会不会难过?无情的人,都是不会心痛的吧,他已经忘记了。

  阴水仙,你若看到现在的他,会不会为做过的一切感到不值?

  重紫忍不住道:“你不问是谁杀了她?”

  “她并不是什么仙门弟子,你们是妖魔,”雪陵忽然开口,“水仙她是不是做了许多恶事?我失忆之前,必定是认得她的。”

  不愧是仙人复生,重紫沉默。

  雪陵遥望对面山头的圆月,许久才问:“她……在哪里?”

  “魔是没有坟墓的,”重紫抬眸道,“她的魂魄已经转世,你想要见她么?”

  雪陵摇头。

  重紫心里冷笑:“我并不知道她托生在哪里,你想见也见不到的。”

  雪陵侧脸看着她片刻,淡淡一笑:“我要修仙。”

  重紫愣住了。

  “自从认得她的第一天起,我便知道她与我必定有渊源,不惜耗损修为替我续命,原本我不该拖累她,打算入轮回转世的,只是……一直放心不下,”雪陵轻声道,“她其实是个好孩子,善心未泯,可惜走错了路,身为妖魔,必定瞒着我做了许多事,如此下场,是她应得的。”

  所以他尽量跟在她身边,想要约束她,然而最终还是无力回天,她罪孽深重早已洗不清,她自以为瞒住他,却不知道他心中其实清清楚楚。

  眸中似有星光,很快就被鬓边吹散的黑发遮住。

  “水仙曾说过,仙所以比魔通透,是因为修成仙体,就能看清前世,我若成仙,应该会记起往事,也能找到她。”

  “真的记起往事,只怕你会后悔的。”

  雪陵意外:“你知道?”

  “我并不知道你们的事,”重紫将一株草递到他手上,“这是长生草,能为你延寿两百年,有足够的时间修仙,你就不会忘记她了。”

  “谢谢你帮我。”

  “我没有帮你,这草本就是她为你求的,你知不知道天山派?”

  “听说过。”

  “天山掌教如果见到你,必会收你为徒。”天山教近年不复兴盛,门下少出色人物,曾经的得意弟子归来,蓝老掌教没有不收的道理。

  雪陵亦不多问,接过草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身看着她微微一笑:“你能得她信任,必定也是个善良的孩子,不该再做这些事。”

  重紫笑了,太像,怪不得会成为朋友,都爱用这种悲天悯人的语气说话,时刻把守护苍生的责任揽在肩头:“其实你如果肯入魔,我更乐意相助。”

  雪陵叹息,离去。

  重紫目送那背影消失在月下,笑容里透出一丝恶意。

  这么做,不只为阴水仙,也为她自己,她想知道,他真的想起来,会不会有一点后悔?还是像当初那般嫌弃?

  本身仙缘尚在,一切很快就会有答案吧。

  白云苍狗,追寻前世,是一件多傻的事.

  回到魔宫,远远的看见有人站在殿外,斑驳的鬼脸一如既往的诡异可怖,他不说话,表情就更加难以辨认。

  重紫停住:“大护法。”

  欲魔心难得恭敬作礼:“属下参见皇后。”

  重紫看着他:“大护法特地来见我,想必是有话要问。”

  欲魔心沉默片刻,低声道:“据说当时皇后在,她……有没有说什么?”

  重紫道:“大护法还是不知道的好。”

  话这么说,答案已经很清楚,欲魔心握紧拳:“多谢皇后。”

  “她为救我而死,你不恨我?”

  “没有人逼她这么做。”

  见他要走,重紫莞尔:“为情所困,甘愿陪她入魔,大护法待阴前辈当真情深意重,有谁想得到,堂堂欲魔心护法,竟是天山雪陵仙尊座下三弟子冷万里呢。”

  欲魔心愕然,回身看着她许久,惨笑:“倒是我小看了皇后,这么多年,她都没察觉半点,想不到第一个认出我的竟是你。”

  “听说当年你也算天山年轻一辈弟子里的有名人物,阴水仙入魔,你便设计,使人以为你被魔族所杀,其实自毁容貌,跟随她堕落入了魔,你的死既是他们亲眼所见,也就无人怀疑了,”重紫摇头,“难怪你那么喜欢阴水仙,也从不嫉妒伤害雪陵,因为那也是你师父,你同样尊敬他,只是你守护你师妹这么多年,她却至死都看不见,你可有不甘心?”

  欲魔心道:“人已不在,甘心又如何,不甘心又如何?”

  阴水仙在仙界原是与卓云姬齐名的美人,爱慕追求者无数,而她偏偏喜欢上师父雪陵,引诱事败,阴水仙被逐出师门,受尽万人唾骂,曾经的追求者都耻于提及,惟有他冷万里,始终默默陪在她身边,不惜背叛仙门,不惜自毁容貌。

  其实他是既害怕被她认出,又期待她能认出吧。

  可是直到她死,她也不知道他是谁。

  “或许……她已经认出你,只是不想承认,你救她,安知她不想维护你?至少她记得你的好。”

  “如此,又何至于到死都没有一句话。”

  “因为她知道,她一死,你便没有理由再继续,也算得到解脱,”重紫沉默半晌,道,“她的魂魄被圣君修复,入鬼门投胎转世了,你……”

  “要我学她守两世么。”欲魔心大笑离去。

  重紫望着那背影,无言。

  “他不会再回来,”亡月凭空现身,“我替你救人,你反倒把我的部下说跑了。”

  “我并没叫他叛离魔宫,圣君可以留下他。”

  “去意已决,留不住,惟有追杀。”

  重紫立即抬眼看他。

  “皇后有意见?”

  “随你。”

  重紫疲惫地挥手,走进殿打算休息。

  亡月早已站在了榻前:“需要人抱你睡么,皇后?”

  “你派人监视我?”

  “魔宫之内,我无处不知,不需要监视。”

  重紫厉声:“天之邪呢?”

  “出去了。”

  “去哪里了?”

  “大约在调理那些部下,替你培植势力,”眨眼间,亡月幽灵般平移到她面前,“你很紧张他。”

  “你说的,我只剩他了,”重紫后退两步,冷笑,“看看我养的狗,主人不在,竟然擅自乱跑,就不怕被人抓去煮来吃了。”

  亡月道:“他本来是不肯走的,我说今晚有我陪皇后,他就没理由留下了。”

  重紫干脆道:“我要他回来。”

  “他不在。”亡月为难。

  “我去找!”

  “天之邪随时听候少君差遣。”殿外响起熟悉的声音。

  亡月道:“你的狗跑得真快。”

  重紫脸色好转,半晌道:“这次东海的事,我……很抱歉。”

  “你用不着抱歉,百眼魔死,正是我要的结果,你已经完成任务了。”亡月死沉沉地笑了声,消失。

  天之邪披着洁白斗篷走进来,熟练地抱起她。

  他身上始终带着股魔宫少有的清新味道,熟悉的,久违的,夜夜渗入梦中,系着她的过去,让她留恋,尤其是和古墓幽灵般的亡月打交道之后,就会更加渴望。

  重紫蜷在他怀里,想起一事:“这几天我只顾忙阴水仙的事,底下该赏的该罚的……”

  “我已替少君处理好了。”

  “你的忠心令我感动呢,”重紫斜眸道,“为了实现你的抱负,什么都替我安排好了,这么大的人情,看来我必须要回报你。”

  天之邪没有表示。

  重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亡月,就是九幽这个人,我真的看不透他,原以为他只是要利用我,等将来目的达成,必会设计除去我,可他发誓说不会,虽然我从不相信他的誓言,但他是以魔神的名义在发誓,你知道,魔界没有人敢欺骗魔神。”

  停了停,见天之邪没有反应,她继续道:“奇怪的是,我竟然觉得他没说谎,他好象真的不打算动我,他才是魔宫之主,这样扶助我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也跟你一样,为了那个六界入魔的抱负,甘心把地位让给我?”

  “像我这样的人并不多,”天之邪淡淡道,“无论他的话是真是假,都不该太轻信,防备是必须的。”

  重紫抬眸示意他讲。

  天之邪沉默半晌,道:“他来历可疑,而且很了解我,我却始终看不出他的底细。”

  “原来还有你看不透的人么。”重紫笑.

  沉沉酣梦中,滔天巨浪席卷而至,一夜之间,东海水倒流,淹没人间大地,沿海所有房舍农田尽被冲毁,城池内外一片汪洋,死者不计其数,百姓凄苦。

  海水仍在持续上涨,驻守各城的仙门弟子连夜送信告急,同时纷纷出动援救灾民。

  重紫闻讯变色,匆匆找到亡月:“是你打开了东海天河之闸!”

  亡月似早已料到她的反应:“天河五闸,乃是由神、魔、妖、仙、鬼五兽看护,每五百年会有新的五兽前去接替,百眼魔正是前去接替的魔兽,它死了,五兽不齐,天河门闭不上,魔之闸亦失去看护者,很容易就能破坏。”

  “这么说,它根本不会祸害人间,而是去守闸的,你名义上让我去降它,实际是要杀它!”

  “不错,洛音凡只是碰巧遇见,没有他那一剑,天之邪照样也会杀了百眼魔。”

  重紫冷笑:“你们早就计划好了,都在利用我,将我蒙在鼓里?”

  亡月点头:“我想你不会乐意这么做。”

  “你残害生灵!”

  “对非族类的杀戮,自古不息,人类也会残杀其他生灵。”

  重紫懒得与他多说,转身出了魔宫,直奔东海。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四卷:何处归程 第49章 冷万里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萌妻食神作者:紫伊281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