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4章 魔道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4章 魔道

所属书籍: 重紫

  “孽障!往哪里逃,还不下跪认罪,束手就擒!”刚刚到山脚就听到喝声,前方半空中站着一群人,有虞度,有闵云中,有昆仑掌教玉虚子,还有长生宫明宫主……

  目光落定在明宫主身边那少年身上,重紫气愤地看着他。

  少年心虚地后退一步:“你……是仙门罪徒!”

  重紫“哈”了声,讽刺:“你该庆幸,你的命是我这个仙门罪徒救下的。”

  “他报信,乃是为仙门立功,”闵云中道,“擅自逃出昆仑冰牢,若非有他,你还要躲藏多久?”

  “我为什么要躲!”重紫握紧双拳,视线仍未离开少年,“我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也从未杀过一个人,更没有忘恩负义,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仙门如何光明正大,放着那么多心术不正之徒不管,为何偏偏要来逼我?”

  众人无言,少年羞愧。

  闵云中微怒:“煞气伤人,还不肯认错!”

  “那是月乔心怀不轨,自作自受!”

  “放肆!”

  “罢了,”虞度抬手制止闵云中,严厉道,“看在你师父面上,你若肯自己回冰牢,此事我便不再追究,否则教规处置!”

  “我没错,为何要回那种地方!”重紫咬牙,瞅空转身欲遁走,却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打了回来,滚到树下。

  白衣仙人看着她,没有表情的。

  重紫立即低了脸,半晌才喃喃道:“师父。”

  “回冰牢。”

  连他也不肯放过她?重紫依旧低着头,让长发遮住脸,忍着剧痛,慢慢地扶着树干站起来,尽量站直,双手隐在袖里。

  洛音凡暂时将视线自她身上移开,转向虞度:“魔剑与天魔令被盗。”

  众人哗然。

  怪不得他会来迟,魔剑与天魔令所藏之处何其秘密,出这种事,必然又是内部奸细了,虞度变色:“是谁!”

  洛音凡没有回答。

  先是梦魔之女混上南华,现在又出盗天魔令和魔剑的奸细,南华简直大丢脸面,想是他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明说,闵云中越想越急躁,将浮屠节一扬:“先处置这孽障再说!”

  重紫没有躲闪。

  事到如今,死有什么可怕,就是死,她也要知道他的内疚是真还是假!

  洛音凡未及出手阻止,已有人先一步扑过去,闵云中大惊,饶是收招得快,那人仍然被击得翻滚在地。

  白衣喷上新鲜的血,重紫愣了半晌,终于抬起脸:“成峰大哥?”

  风吹起长袖,露出畸形的手臂,在场众人都倒抽一口冷气,有些心软的仙人已纷纷侧过脸不忍再看,早就听说洛音凡处置她的事,传言他对这个徒弟爱护有加,想不到下手竟这么重。

  洛音凡也震惊地看着她,看着她的脸、她的手,看着她一跛一跛走过去,脸色煞白。

  两生师徒,两生伤害。

  这三年来他多数时候都在闭关,也曾想过去看她,可是始终没有勇气面对。瞒过众人,却逆不了天意。不伤她?他不能拿仙门乃至六界作赌注;杀了她?他下不了手。废她琵琶骨,只为抑制煞气,宁可让她苟且偷生,让她委屈地活在冰牢,也不愿再次看她消失。

  然而,当她以这副模样出现在他眼前,他只后悔没能一剑杀了她。

  前世今世,那都是个灵巧的少女,总是以最新鲜最美丽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以最简洁的木簪绾出多变的发髻,每当他远行提前归来,会发现她只粗粗绾了个最简单的丫鬟髻。淡然如他,即使从不在意这些,可他也知道,他的徒弟是仙门女弟子里最美的一个。

  面前的人会是她?

  长发干枯,脸庞干瘪,由于长年冰封,晶莹细致的皮肤如今变得惨白粗糙,还有那双曾经纤美的手……断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自然愈合,左手成了奇怪的弧形,右手却弯弯曲曲,手掌有些向外拐。

  她……会恨他吧?

  洛音凡有点慌,看她俯身抱起成峰,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成峰大哥,”重紫面无表情,半晌才低声问,“想知道什么?”

  “我……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成峰吃力道,“我只想问你,她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重紫默然片刻,道:“她觉得对不住你。”

  成峰欣然:“自你出事,真珠常说些内疚的话,我早已怀疑,只是一直不肯相信,你的确是被她害了,但如今她为救你而死,我也算勉强救你一命,望你能原谅她。”

  重紫点头。

  成峰闭目,终于昏迷。

  误伤本门弟子,闵云中又痛又气,忙示意左右弟子上去救人,又骂:“这孩子,被那魔女迷了心!”

  “魔女又怎么?”重紫放下成峰,冷冷道,“仙门无情,魔女却有情,她真心待成峰大哥,我受她诬陷尚且不计较,你又何必这么恨她?”

  闵云中气噎。

  洛音凡正要开口,忽然平地刮起了阵诡异的熏风。

  沙石落,狂风灭,树下出现一道修长黑影,后面紧跟着四大护法与影影绰绰的魔兵,烟雾未散,看不清他们究竟来了多少人。

  “九幽!”猜测到来人身份,众人大惊,各自戒备。

  这一带已靠近魔界要道,看来是惊动了魔宫,想不到他们声势这么大,连魔尊九幽也亲自来了。

  重紫意外:“亡月?”

  亡月点头:“是我,我来接你。”

  重紫惊讶:“接我?接我去哪里?”

  “去魔宫,仙道弃你,当入魔道。”

  “我……怎能入魔!”

  “一念仙入魔,一念魔成仙,魔与仙本无区别。”

  重紫望着他,神情困惑且痴傻。

  仙魔无区别?是了,这些神仙又比魔好多少,照样不问青红皂白冤枉她,一心要她死!魔肮脏,难道仙就干净?仙界不容她,还有入魔这条路可以走吧。

  “孽障!”洛音凡听得怒火直往上涌,语气变得严厉,“他是想用言语惑你心志,还不快随为师回去,你当真想要背离师门么!”

  背离师门?重紫回神,转脸看着他,沉默。

  “没有人弃你,到师父这边来。”洛音凡放软语气,同时袖中右手暗暗提了灵力,打算强行摄她走。

  重紫忽然道:“师父既然和他们一样,认为我会危害六界,当初那一剑就可以让我魂飞魄散,又何必救我转世?”

  洛音凡心猛地下沉,完美的表情终于现出一丝慌乱。

  她在问什么?

  “不错,真珠姐姐将记忆还给我,我全都记起来了,”重紫扬起那不怎么好看的脸,凤目直视他,直到现在她才相信,原来他和他们一样,并不在乎对与错,“师父杀我,为什么又要救我?”

  不明白,他救下她,给她来世的呵护,是真的内疚吧?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他还是选择舍弃她,丢下她一个人?

  洛音凡移开视线。

  没有回答,因为不能回答。

  “你不该问他,”亡月清晰的声音响起,“救你的并不是他,而是万劫,万劫用残余的魂魄替你挡了那一剑,又有天之邪事先在殿内设下机关,将你魂魄藏起,瞒过虞度,然后送你转世。”

  大叔,残魂……原来如此!

  一直不明白,不明白他怎么能明知她无辜还要下手,不明白他怎么能杀了她又要救她转世,不明白他怎么能一边内疚一边伤害……

  原来,都是她错了,他的内疚代表不了什么,他从没有后悔过。

  她不惜性命去救的人,最终又用性命救了她。

  眼泪无声流下,重紫浑然不觉:“救我的是大叔,你内疚,却从没后悔过,所以再要重来,你还是会这么做。”

  是这样?洛音凡微微闭目。

  以为她不记前世,忘记伤害,师徒二人就能永远这么下去了,今世她受的委屈,他还有机会挽回,等修成镜心术,他会立刻接她出来,变成废人不要紧,他会永远护着她。

  然而,该来的终究会来,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那一剑,如何能弥补?

  “重儿!”低低的声音,略带内疚的叹息。

  重紫无力地笑。

  是了,他是神仙,是人人敬仰的仙盟首座,一生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仙界,仙门太平,苍生安宁,是他毕生所守护的东西,舍弃她并没有错,他只是作了最明智的选择。

  永远记得,年轻的白衣仙人牵着小小的她,一步步走上紫竹峰;

  永远记得,他拉着她的小手说:“有师父在,没人会欺负你了。”

  那注定是个苍白的承诺。

  她爱他,也爱他所守护的一切,她会拼命去帮助他守护这些东西的,可是他不知道,也不相信。

  重紫道:“我没错,师父也没错。”

  嘴里心头皆苦涩无比,洛音凡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轻声道:“你有今日,皆是为师之过,为师对不住你。”说到这里,他盯着她,眼神语气皆变得凝重:“但重儿,入魔亦非你所愿,你当真想看血流成河,六界覆灭?”

  “我还有别的选择?”

  “跟为师回去。”

  “回去受死?”

  “为师在一日,便不会让你死。”

  “师父的诺言太多,信任却有限,师父的内疚改变不了什么,我入魔是天意注定!”

  “不是!”洛音凡断然道,“没有什么注定,入魔成仙,只在你自己。”

  “我自己?”重紫摇头,“事情从来由不得我自己,你们这样对我,不正是因为相信天意么?其实师父是希望我真正成魔,那样,就可以一剑杀我而不用内疚吧。”

  “重儿!”他不能否认,曾经有过那样的念头,可是现在……他宁愿让她骨节寸断,痛苦地活在冰牢,也不愿再看着她死,那,不仅仅是因为内疚,两生师徒,她对他来说,不是不重要,不是不在乎的。

  亡月道:“万劫为救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你甘心将性命轻易交出去?”

  重紫木然。

  “小虫儿,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日子,答应大叔,一定不要入魔”,可是大叔不知道,除了他,这里所有人都希望她入魔。

  闵云中,虞度,玉虚子……

  “你,还有你,你们,”重紫抬手一个个指过去,“我是天生煞气,那又如何!我从未有过害人之心,更不曾背叛南华,仙界能容月乔那样的衣冠禽兽,能容长生宫忘恩负义之徒,却惟独容不下我,我会不会入魔,那不重要,你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杀我的借口,除去我,你们才会安心。”

  她转身指着他,声音低了下去:“你,也一样。”

  洛音凡摇头:“你……”

  “师父真的就没有一点后悔?”

  后悔?洛音凡不能答。

  那一剑斩下,以为结束一切,他的确没有后悔过,纵然知道自己会永远内疚;可是她回来了,当她重新跪在面前叫他“师父”,给予他来生的陪伴,再次成为他寂寞生活中责任以外的唯一的牵挂,他感到自己也跟着活了过来,为她干扰天机,掩饰煞气,生平头一次做出徇私之事,诸如种种,他也同样不后悔。

  这个问题,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吧。

  “重儿……”

  “我想做重儿,可惜你们都不让,”重紫抬起双臂,“我现在这副模样,师父还会将我当成你的重儿么?”

  洛音凡苍白着脸,半晌才轻声道:“为师并不嫌弃。”

  “可是我嫌弃,我不甘心!我没错,所以不能接受你们的裁决,”重紫放下长袖,转向亡月,“仙门安危,六界安危,他们要用我的性命去换。”

  “魔宫等你很久了,”亡月优雅地抬手,一柄长剑凭空出现,闪着妖异红光,“来吧,紫魔。”

  “逆轮之剑!”

  “是九幽魔宫盗剑!”

  ……

  不理会喧哗的众人,重紫跛着脚,毫不迟疑地,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煞气四溢,狂风骤起,吹动白色衣衫,如将死的蝴蝶,留在世上的最美的舞蹈。

  一瘸一拐的步伐,却没有人觉得难看。每走一步,洁白衣衫自下而上,仿佛被墨汁浸染般,逐渐变成了黑色;每走一步,就能听见“喀嚓喀嚓”的响声,那是四肢骨节再次折断的声音。

  “仙对,还是魔对?”

  “仙有仙道,魔亦有魔道。对与错本无两样,魔,就是另一个仙界。”

  “怎样入魔?”

  “拿起魔剑,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足以承受它所有的力量。”

  逆轮之剑入手,强大魔气突然侵入,肉体难以适应,五官扭曲,使得她面容看上去模糊一团,更加可怖。

  “忍着,别怕……师兄必会救你。”

  对不起,她等不到那一天。

  两生怨恨,两生不甘,终于激发煞气疯涨,及地长发被狂风吹得散乱,一丝丝,一缕缕,颜色由枯黄变得漆黑,透出美丽光泽,如流动的张狂的墨瀑。

  洛音凡茫然失措,上前一步,抬起手似要抓住什么:“重儿!”

  重紫恍若未闻,侧脸。

  折断的骨头重新拼接愈合,她终于站直了身体,仗剑而立。

  脸部轮廓再次清晰,肌肤莹润如雪,模样与当年并无多大差别,只下巴尖了些,鼻子更挺了些,眼尾更翘了些,双眉更长了些,斜飞入鬓,那是种妖异的气势。

  洛音凡看着她,看着那受尽委屈受尽折磨依旧不改本性,执著地陪伴他,依赖他,如今却变得陌生的小徒弟,嘴唇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是来不及阻止,来不及救她。要永远失去她了吧,从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会失去她了。

  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是她?除了侍奉他爱恋他,受尽委屈,被他亲手杀死,被打断骨头,被打入冰牢,她还做了什么?

  是仙门?对一个天生煞气可能危害六界的孩子,谁能赌得起?若不尽快除去,又有什么办法?

  不,他们都没做错什么,是他的错!是他错了!他是她最信任的师父,在所有人都怀疑她会入魔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让她一个人去承担,所有人伤害她,他也跟着他们一起伤害她!

  重紫抬起妩媚的黑眼睛,神情和语气一样的淡漠:“魔宫何处?”

  “心中有魔,可见魔宫。”

  “我跟你走。”

  狂风卷起旋涡,两道黑影先后走向那旋涡深处。

  她与天魔令关系微妙,如今天魔令也被盗,果真叫她召唤出虚天之魔,仙界人间又是一场浩劫!玉虚子等人尚且迟疑,虞度与闵云中已不约而同驭剑斩去。

  重紫微哂,剑尖凌空划一个圆,将闵云中的浮屠节轻易拨开,与此同时,亡月轻抬左掌逼回虞度。

  亲眼见识她现在的能力,洛音凡震惊,目光陡然变得凌厉:“九幽!”

  没有保护好她,亲手伤害她,是他的过错,可是他绝不能让她入魔!锁去心神,他断然将牙一咬,逐波出鞘,气流卷成旋涡,赫然又是“寂灭”!

  辉煌的剑势仿佛后劲不足,硬生生在半途折断。

  极度痛心,岂是心锁能制?洛音凡终于忍不住退后半步,左手捂上胸口,一缕鲜血自唇角溢出,分明是内伤的迹象。

  众人大惊,虞度迅速扶住他:“师弟!”

  眼睁睁见二人头也不回离去,半空中旋涡消失,洛音凡僵硬地直起身,迅速抬手拭去唇边血迹,避开上来查看伤势的行玄:“近日修行太紧,真元不稳,调息便好。”

  事情已成定局,多数人都露出迷茫之色。

  虞度叹了口气:“天意如此,她既不肯回头,你也不必过于自责,回去再说吧。”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4章 魔道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2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3重紫作者:蜀客 4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5穿越之兰柯一梦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