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3章 冰牢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3章 冰牢

所属书籍: 重紫

  昆仑山冰牢历来是仙门关押魔头与重犯的地方,漆黑无际,时而传来鬼笑声,想是那些罪人或魔头发出来的,声音遥远,飘渺,若非习惯了在死寂中聆听的耳朵,是绝对听不见的,由此可以断定这地方很大,很空旷。

  他们也都被封在冰里?重紫无聊时会这么想。

  由于玄冰的作用,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生长,断骨自然也不会愈合,维持着最新鲜的断裂的状态,体内煞气稍有凝集,便自动从破处释放出去,好在被冻得麻木,这些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五道锁仙链分别锁住她的颈和四肢,环内侧有利刺,稍有动作便会刺破皮肤,带来剧痛。

  可是重紫仍喜欢时不时动一动。

  有痛,才不至太空虚。

  有痛,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身体习惯冰冷,眼睛习惯黑暗,很容易将自己误当成幽灵之类。

  早就想过死,然而,纵使她停止摄取灵气,也会有一丝丝灵气自冰里透进来,不断注入身体,维持生命,当真是求死不得。

  自送进来那天起,就没有人来看过她。

  究竟哪里做错了?虞度他们都想让她死,而他,甚至不肯让她痛快地死去,选择了生不如死的折磨。

  重紫偶尔回想的时候,会有点糊涂。

  当然,她通常把这类回忆当成做梦,梦里,她有一个师父,是天下最美最好的神仙,他疼她,护她,教她术法,为她受伤而着急,为她任性而生气,在她面前偶尔还会脸红。

  她敬他,信他,终于不可避免地爱上了他。

  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重紫很少思考这问题,多数时候都在黑暗中沉睡。

  不辨朝暮,不知岁月,好象过了几百年的样子,又好象才刚睡了几觉做了几个梦而已。

  直到耳畔传来一声清脆的响.

  多年不见光,重紫很不适应,被刺激得眯起眼睛,仍是看不清楚,她不免有点惊讶,这种地方谁会来?应该是……有新的囚徒被送进来了吧?

  “住得还习惯,重紫师妹?”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毫不客气地摇了摇,带动环内利刃刺破颈部皮肤,有冰凉的血流下。

  由于长时间昏睡,反应似乎也变得迟钝许多,重紫仔细看了来人半日,才认出来:“是你。”

  “冰牢三年,师妹别来无恙?”恶意的眼睛。

  三年了?重紫没有激动,倦怠地闭了眼睛。

  三年都过了,为何不肯让她继续清静下去?偏要将那些记忆硬生生唤回来,让她再一次面对现实?不相信那个疼爱她的师父会弃她不顾,不相信他和别人一样想要她死,不相信他会对她下手,她宁愿当作他是受了蒙蔽,所以才会冤枉她。

  披头散发,四肢断处白骨森森,血与污垢粘连成片,令人作呕,月乔对她如今的模样自然不会再有兴趣,只觉厌恶,朝身后冷笑道:“她现在就是个废物,有什么好怕的!”

  还有人跟他进来了?重紫有点意外,睁开眼。

  “关了三年,竟然还没疯,”月乔轻哼,见她不应,改为抓住她的头发,“不是要杀我吗?我倒想看看,你打算怎样杀我?”

  “想死么。”重紫开口,抬眸直视他。

  凤眼凌厉,中间寒光闪烁,饶是月乔有准备而来,明知她做不了什么,仍被看得心虚不已,放开她,后退两步。

  重紫试着动了动脸部肌肉,很满意自己还能笑:“师兄的胆量,却没有说话的口气大。”

  侮辱不成反遭奚落,月乔恼怒:“骨头断了,脾气还不小!”

  耳光重重落下,重紫被打得脸一偏,带动颈部利刃入肉更深,鲜血长流,很快又因玄冰的作用而止住。

  有意激怒他,为的不过一死,她就可以解脱了。

  重紫吐了口血沫子,挑眉,一字字道:“你不杀我,来日我必杀你!”

  上次被她打伤,足足养了大半年才好,月乔本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利用母亲的名义跑来昆仑,偷了舅舅玉虚子的钥匙,骗过守冰牢的弟子,原想折磨她一番就好,哪知非但没耍成威风,反引她说出这话。

  回想她当初煞气满身的可怖情形,月乔又惊又怕,心道送进冰牢的人还有多大气候,自己有祖父西海君与舅舅玉虚子撑腰,便杀了她也不算什么的。

  杀心骤起,手不觉按上剑柄。

  结束了?重紫正欲闭目,忽然见冰壁后一道耀眼蓝光闪烁,似曾相识,心中顿时一凛,来不及想更多,面前月乔已经倒地昏迷。

  一个人自冰壁后走出来.

  重紫望着她许久,张了张嘴,却听不到声音。

  瞬间,熟悉的人站到了她面前,依旧穿一身花花绿绿的衣裳,平凡的脸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那气质犹如脱胎换骨,变得高傲且威严,险些叫她认不出来了。

  “虫子。”

  “真珠姐姐?”重紫不敢相信,喃喃地想要确认。

  “是我。”她微笑。

  身上脸上血污自动消失,清爽舒适,久违的亲切感袭来,重紫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颤声:“真珠姐姐你怎么来了,我以为……我以为你们都不记得我了。”

  “虫子!”燕真珠看着她半晌,叹了口气,“你还不明白?”

  相同的蓝光,重紫见过,只是见过之后,便再也记不起来,等到清醒时,她已成为十恶不赦的罪徒。

  陷害自己的人竟是她?真珠姐姐?

  重紫茫然:“不,不是你!”

  “是我。”

  “为什么?”

  燕真珠不答,转向地上月乔,冷笑着一脚将他踢了个翻身:“不枉我这三年都在花心思接近司马妙元,总算让她劝得这东西进来,他二人一个衣冠禽兽,一个恶毒心肠,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重紫瞟了瞟自己断成几截惟有皮肉相连的手臂,摇头惨笑。

  被燕真珠陷害,她固然气愤伤心,可是比起那些明知她无辜而动手的人,也就不算什么了,她天生煞气,所以该死。

  “你是来杀我,还是救我?”她只觉疲倦无力,“如果是想救我出去,那不必了,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你为何要害我,但我现在已是个废人,没必要再让你费心设计,倘若你对我还存有一丝愧疚之心,就一剑杀了我吧,我便不再恨你。”

  燕真珠垂眸:“不入鬼门而转世,有些东西该还你了,你会想知道。”

  她抬起手,像往常一般温柔地抚上重紫的额。

  尘封的记忆被撕破,前尘旧事如同画卷,一一展开,呈现。

  云桥,大海,大鱼,仙山,乞丐小女孩,骄傲的小公子,遥远的白衣神仙,潇洒的少年,抱着她安慰的冷酷魔尊……

  “丑丫头,有本事就跟来!”

  “有师父在,没人会欺负你了。”

  “真的做了卓昊哥哥的娘子,哥哥必定永远待你好,让你欺负,保证再也不看一眼别的妹妹,你……可愿意?”

  “小虫儿,你要记住,无论有多委屈受多少苦,总有人会信你喜欢你,就像大叔一样……”

  ……

  瞬间忆起的东西太多,难以将它们联系到一起,重紫有点恍惚,眼见燕真珠划开月乔皮肉,自他身上取下两片完整的琵琶骨,比划打磨,她不由喃喃问道:“你做什么?”

  “当年逆轮圣君与南华天尊战死,右护法梦魔亦受洛音凡一剑,伤重而亡,他老人家临去前将一身魔力传与了女儿,”燕真珠边动手边说话,语气有点麻木,好象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姐姐便是那梦魔之女,化身潜入南华,后来圣宫陷落,姐姐决定留下,是想伺机报仇,无奈实力不足,直到你上了南华,发现你天生煞气,姐姐便想借你的手去解天魔令封印。”

  停了停,她轻声道:“先前姐姐这么做,的确是为了报仇,但后来……你是个好孩子,分明资质绝佳,他们却不肯让你修习术法,今日你也看到了,纵然陷害你的不是姐姐,他们一样会这么做,明知你冤枉,也要当作借口惩处你,让你留在这样的仙门,姐姐更不甘。”

  “这小子虽不是东西,却生于仙界世家,有一副好筋骨,”燕真珠收起两片骨头,将月乔剩下的尸骨化为灰烬,“他们很快会察觉,需抓紧时间。”

  月乔一死,她的身份必然暴露,她……竟是早已打算这么做?

  容不得多考虑,强烈蓝光再现,重紫慢慢地合上眼睛。

  朦胧中,她听见燕真珠低低的声音。

  “无论如何,你落到今日下场,是姐姐的过错,你恨也罢,伤心也罢,姐姐也不能再求你原谅了,这是最后能为你做的一件事。”

  “害你至此,姐姐竟不知道该不该后悔,至于成峰……”

  她对丈夫是利用还是真心?重紫很想知道,可惜她没有继续往下说。

  “昆仑高手众多,你暂时是闯不出去的,姐姐不能替你接好四肢断骨,以免被他们发现。”

  “有了琵琶骨,煞气不会外泄,与灵气相辅,疗伤更有奇效。”

  “知道我的身份,玉虚子必会亲自率高手送我回南华受审,昆仑空虚,就是个绝佳机会,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逃出去,记住,留心头顶。”

  …….

  锁仙链钥匙被盗,冰牢出事,昆仑掌教玉虚子与昆仑君很快率弟子赶到,一番激战下来,终于制住奸细,玉虚子立即进冰牢检查,可怜月乔已化作灰烬,自然无人留意他少了两片琵琶骨,再看重紫依旧血淋淋锁在冰上,昏昏而睡,身上几条锁仙链并未打开过,想是没来得及,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见她四肢断骨在外,着实可怜,也不忍多看,纷纷退出去了。

  外甥之死,玉虚子固然悲痛,但他到底是得道真仙,深知这外甥的品行,只能叹息命数天定,怪他咎由自取,反倒是梦魔之女混入南华,非同小可,足以轰动仙门,为防止路上出意外,玉虚子亲自率昆仑君等一干高手押送燕真珠回南华。

  沉沉睡了几日,重紫再次醒来,睁眼又是一片黑暗。

  记忆苏醒,心终于感觉到痛了,狠狠地抽搐。

  被诬陷,屡次受罚,直到最后他亲手斩下那一剑。

  六合殿上,众目睽睽之下,穿着破烂的小女孩哭泣着要走,那个年轻的神仙突然出现,说“我收你为徒”,他不知道,这句话对小女孩有多重要,不学术法不要紧,被人看低不要紧,至少还有他,他说相信她,不会介意她的煞气。

  只当他是不知,只当他对她失望,少女宁可抱着对他的爱恋含冤死去,然而现在她才发现,原来他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知道,只不过和其他人一样,作了同样的选择而已,原来,他与别人并无不同,也认为她该死。

  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给她希望?为什么不干脆一剑让她魂飞魄散,还要将她带回南华,再收为徒,倍加爱护,最终又残忍地打断她的骨头,把半死不活的她丢到这冰牢受折磨?

  来生的宠爱,就为了再次狠狠地伤害?

  他表现出来的那些内疚是真是假?

  ……

  太多不解,太多不甘,她死也要弄明白!

  有了新的琵琶骨,煞气得以汇集,冰魄灵力源源不断被摄入体内,融合贯通,带来奇异的效果,四肢断骨作响,烫热无比,皮肤蠕动着,拉扯着,疼痛难忍,重紫紧紧闭上眼睛,冷汗直冒,浑身颤抖,咬破下唇。

  不知过了多久,大约有一两天,疼痛才开始消退。

  重紫长长吐出口气,疲倦地睁开眼查看,手臂断骨果然已愈合,恢复了完整的皮肤,腿上也有了力气。

  照燕真珠的话,眼下玉虚子他们都不在昆仑,是出去的好机会,可是这五道锁仙链,锁肉体,锁魂魄,就连法力高强的魔王也逃不得,她又如何挣脱得了?

  “留心头顶。”燕真珠的话响起。

  头顶也是冰岩,潮湿坚硬,并无任何出奇之处。

  心知她说这话必有道理,重紫运灵力于双目,仔细搜索许久,终于在一块冰壁上发现许多凹凸不平的痕迹,由于冰本就是无色透明的,怪不得玉虚子他们都没留意。

  重紫微笑。

  灵力恢复,施展术法更加容易,一块玄冰“喀嚓”破裂,印上头顶冰壁上那些凹痕,仙锁百般变化,钥匙亦须有百种变化,大约一盏茶的工夫过去,那冰终于变成一把坚固的钥匙。

  重紫轻轻吹气,将成型的冰钥匙插入右手锁孔。

  第一把,不行;

  第二把,不行;

  第三把,还是不行;

  第四把……

  ……

  终于,黑暗中传来“啪嗒”一声轻响,右手锁仙链应声而开。

  受到鼓励,重紫信心大增,用同样的办法解开另外四道锁,身体终于重新获得自由。

  衣衫早已破旧不堪,袖子只剩一半,空荡荡挂在肩上,纵然如此,她依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快,飘然落地。

  还未站稳,身体猛地失去平衡,朝旁边歪倒。

  原以为是腿太久不活动失灵的缘故,重紫挣扎着爬起,走了两步仍觉得不对,细细观察之后才发现,原来腿部断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愈合,弯曲不直,一条长一条短,再看两只手也好不了多少,其中一只手掌还有些向外拐,畸形得可怕。

  重紫懵了,缓缓抬手摸上脸。

  极度粗糙的皮肤,几乎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可想而知有多丑陋,怪不得月乔会有那样厌恶的神情,她现在变得很可怕吧?

  不要紧,反正她不需要别人喜欢。

  重紫安慰着自己,尽量弯了下嘴角,将那已经拖垂及地的干枯长发胡乱缠绕在颈上,一跛一拐朝门走.

  梦魔之女潜入南华数十年,仙界犹在震惊,接着就传来了更震撼的消息,昆仑山冰牢竟然逃走了一名南华罪徒!听到的人莫不目瞪口呆。

  那个幸运的罪徒,只是名二十来岁的少女,也是历史上从昆仑山冰牢逃出去的第一人,好在昆仑弟子多是受袭昏迷,少伤亡,可知其并无害人之心,然而天生煞气两世不灭,毕竟令人忌讳,绝不能让九幽魔宫先找到她。

  众人议论纷纷,语气反带了三分佩服,洛音凡的徒弟到底不同凡响。

  三日后,洛音凡传令仙门捉拿孽徒。

  可是那个女孩子却突然销声匿迹,仿佛从世上蒸发了.

  清溪流过碧山头,溪畔生着数丛翠竹,一座小小茅屋隐藏于竹林间,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一叶小舟飘来,舟上坐着一名女子,身上穿着极宽大的白袍,怀抱竹条编织的大药篮,篮内盛着许多草药,长发披垂,皮肤苍白粗糙得可怕,留有冻伤的痕迹,惟有那双凤眼,为瘦削的脸增添了几分光彩。

  小舟靠岸,女子吃力地站起身,提着篮子下船,看她一跛一跛的走路姿势,竟是个瘸子。

  屋里光线昏暗,床上躺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见她进来,少年忙坐起身,勉强笑道:“姐姐回来了。”

  女子“恩”了声,放下篮子,去炉边倒了碗药递过去。

  少年犹豫着,最终还是接过来喝了,然后悄悄瞟她。

  女子看出他的心思,笑了笑:“你别急,过两天伤好就可以走了。”

  少年尴尬:“蒙姐姐相救,还不知姐姐仙号,他日……”

  “救你是凑巧罢了,不必记在心上,”女子淡淡打断他,“我生性喜欢安静,不习惯有人前来打扰,还望你出去之后不要与外人提起。”

  少年忙道:“姐姐放心,我不会说与别人的。”

  女子点头,转身出门.

  翠竹低吟,白石青石鹅卵石泡在清澈的溪水里,分外明净可爱,风过,小溪上游飘下来一瓣瓣粉红色的桃花。

  山中度日倒也清闲,坐一坐天就黑了,转眼几天就过了,重紫坐在溪畔,仰脸望天幕。

  日影沉,新月升,几点星光寂寥。

  星璨却不在身边。

  重紫低头,鼓起勇气,缓缓掀开宽大衣袖,露出可怕的左手,那手臂曾经被人敲断成几截,然后重新拼接在一起,弯曲不直,极度的畸形连她自己也看得恶心。

  这副模样,像极了丑陋妖魔,谁也不会愿意多看她一眼吧,怨不得别人害怕。

  重紫苦笑。

  今日回来时,少年果然已不见,只留了字条道谢,其实她对这种事也不怎么在意,原是顺便自山妖口中救下他,据说是长生宫弟子,这几天跟她在一起,他过得提心吊胆,既害怕又不好意思说,她又怎会看不出来。

  当时冰牢外有带封印的门,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幸好,外面弟子不慎将手放在了小窗上,她只够得一根手指,可那就已经足够,她先用移魂术将二人魂魄暂时互换,趁那弟子尚未反应过来,立即又封了自己肉身神识,然后设计取得钥匙开门,带出肉身,后面自然是围攻追杀,到底是怎样冲出重重关口的,连她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

  离开昆仑,逃亡一个月,才知燕真珠已被处死,重紫到现在也很迷惘,是恨?是痛快?还是难过?

  自己落到这地步,恰是她一手造成。

  然而在记忆中,重紫记得最清楚的,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姐姐,曾经将哭泣的她搂在怀里安慰,曾经在她受伤时悉心照顾,曾经在她受欺负的时候挺身相助,曾经私下与她聊些仙门八卦然后两人抱在一起笑,最后用性命将她从冰牢里救出来,让她重获自由。

  或许,还是伤心多点吧,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恨谁。

  地方偏僻,山环水抱,景色幽美,重紫在这里住了将近一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倒也平静,每当夜里风吹竹声,她就会再次回到那个满山紫竹的地方,那里系着她前世今生最美好的回忆。

  很多话想问,可是她没有勇气。

  至于秦珂与卓昊,听说自她入冰牢,二人都闭关修行,再未出来过,骄傲的小公子,轻狂的少年,都在拼尽力气想要保护她。

  还有送她上南华的阿伯,往常她每年都会下山看望他两次,他还不知道她出事了吧,这三四年没见她,他肯定失望又难过,她真的很想回到他身边,陪他说话,陪他种地,可是现在仙门为了捉拿她,一定盯得很紧,她连报个信都不能。

  也罢,她现在这副模样,还是谁也不见的好,免得带累别人伤心。

  重紫遥望天际,那里有大片的云朵朝这边飞来。

  晴朗夜空,怎会这样?

  猛然间想到什么,重紫心一沉,顾不得别的,飞快站起身,施展遁术就跑。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三卷:来生师徒 第43章 冰牢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2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3穿越之武林怪传作者:蜀客 4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5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