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重紫目录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4章 无奈的师父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4章 无奈的师父

所属书籍: 重紫

  紫竹峰鲜有外人上来,偌大的重华宫冷冷清清,再看不到一个人影,几天下来,重紫的新鲜劲过去,加上没有新的功课,很快就觉得无聊。其实除了禁止私自出山,南华弟子行动都很自由,百般无趣之际,她忽然想起一个人,于是大清早便溜下紫竹峰,兴冲冲朝主峰六合殿跑。

  六合殿看上去仍庄严无比,许多弟子进出,里面隐约传来闵云中的声音。重紫最怕的就是他,哪里还敢进去,连忙避开,不觉顺着走廊转到了另一个大殿门口,抬眼望见殿门上写着三个大字。

  重紫不识字,疑惑地站着。

  “重紫,你要做什么。”有人推她。

  回身看见来人,重紫先是觉得眼熟,想了想才记起她是谁。

  自拜入闵云中门下,闻灵之在南华派地位就不同了,此时正与几个女弟子准备去六合殿,不想遇上重紫,她始终惦记着当初海上秦珂护着重紫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后来见重紫被洛音凡收为徒弟,更加忿忿不平,此刻遇上,难免想戏弄羞辱她一番。

  重紫是十岁小孩子,只感觉到她对自己不客气,自然也不喜欢,低头就要走。

  闻灵之上来拦着她:“重紫,你敢目无尊长。”

  重紫这才记起她是闵云中的弟子,论辈分与洛音凡同辈,自己应该行礼称师叔的,无奈低头作恭敬状:“师叔叫我有事?”

  闻灵之转转眼睛,问:“你来了南华这么久,见过祖师殿没有?”

  重紫莫名,照实回答:“没有。”

  几个女弟子哄笑起来。

  闻灵之轻蔑道:“连字也不认得,面前可不是祖师殿,这样也好意思当重华尊者的徒弟。”

  重紫羞得满面通红,想来不多时这事就要传遍南华上下了,其实当过乞丐,别人嘲笑对她来说已经不新鲜,可是不能连带笑话师父啊。

  闻灵之达到目地,正要再羞辱她,忽听得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说道:“重华尊者慧眼,收谁做徒弟,想必自有道理,岂是我们能私下议论的。”

  女弟子们当即噤声。

  长相平凡,举手投足之间自有种魅力,气度出众而略加内敛,言语亲切,可是南华上下师兄弟们无有不敬服的,看起来才二十几岁,却始终给人一种极其稳重可靠的印象,在重紫眼里,这点倒有些像洛音凡。

  面前是南华派首座弟子,闵云中最得意的徒弟,同时也是掌教最信任的人,闻灵之当然知道该怎么做,连忙低头作礼,似极惭愧:“灵之说话不谨慎,多谢慕师兄提点。”

  慕玉没有多责备,点头:“师父在六合殿,快去吧。”

  闻灵之和女弟子们闻言,如获大赦,飞快走了。

  重紫垂首:“慕师叔。”

  慕玉蹲下身,微笑着看她:“重紫不理她们,重华尊者从来不收徒弟,如今肯让你拜他为师,你就是最好的,记住了么?”

  南华山弟子中,他的名声本来就好,如今见他果然亲切,重紫心里感激,认真地眨了眨眼睛:“重紫记住了。”

  慕玉拍拍她的小肩膀,站起身:“不在紫竹峰,过来做什么?”

  重紫道:“我来找秦珂……师兄玩,他不在吗?”

  慕玉道:“掌教命他上玉晨峰修习剑术去了,不许外人打扰,这几年你恐怕都见不到他。”

  重紫“啊”了声,失望。

  慕玉问:“重华尊者没教你仙术?”

  重紫照实回答:“师父说我还不能修。”

  慕玉皱了下眉,随即展颜:“不修也罢,重紫这样就很好。”他抬手指着头顶的匾:“那三个字读作祖师殿,我带你进去看。”.

  祖师殿不如六合殿气派,却多了几分庄重肃穆,略显冷清,迎面供桌一尘不染,上面放着个大香炉,壁上悬挂着数副画像,另外还有许多未展开的画轴整齐地堆放在下面。大殿内只两三个弟子围在一处说话,见了慕玉都上来作礼,慕玉吩咐几句,他们就退出去各自做事了。

  慕玉拉着重紫走到供桌前,介绍道:“这里是南华派供奉历代祖师的地方,因此叫作祖师殿,每年九月初九是南华剑仙派立教之日,南华所有弟子都要来这里祭拜祖师。”

  “慕师叔,那是什么?”重紫忽然拉拉他的袖子,似看见了极可怕的东西。

  巴掌大的令牌,悬浮于供桌上空,其状如弯刀,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上头流动着暗红色的诡异的光泽。

  慕玉“哦”了声,解释道:“那是天魔令,是……一位魔尊的令牌,五年前仙魔大战,天尊施展上古天神所传下来的极天之术,终于将魔尊斩于剑下,魔神尽散,天尊也因此重伤而亡,这块天魔令从此便归南华。”

  自从踏进殿门,重紫就隐约感觉到不安,此刻发现那就是令自己不安的东西,所以询问,闻言吓得结巴:“魔……魔尊的?”

  慕玉点头:“它上头有万魔之誓,是用来号令万魔的。”

  重紫直往他身后缩:“要是别人偷走它做坏事呢?”

  慕玉笑着拉她出来:“你不用怕,它既能号令万魔,如此重要,魔尊自然也怕被人偷去,所以用了魔宫禁术将它封印住,除魔尊之外,无人能唤起它,如今魔尊形神俱灭,无须顾忌,掌教才会将它放在这里,一来缅怀天尊,二来则是警策后代弟子。”

  重紫松了口气:“除了魔尊,真的没人能用它吗?”

  慕玉道:“流着与那位魔尊相同魔血的人,自然也能唤起它,不过魔尊并无血亲。”

  重紫愣了下,再次仰脸望去。

  天魔令高高悬于半空,如同长了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她,仿佛在召唤,而且还轻轻动了下。

  重紫更加心惊肉跳:“慕师叔,我们出去吧。”

  小孩子的心事都表现在脸上,慕玉看出不对:“你怎么了?”

  “我害怕,”重紫不敢说出来,支吾,“师叔,我先回去啦。”

  说完她便出门跑了,留下慕玉一脸莫名.

  魔尊的东西真的很可怕,天魔令好象要跟她说话!重紫很是恐慌,只打定主意再不去祖师殿,飞快朝紫竹峰跑,路上遇见闵云中,闵云中那阴沉的脸色差点把她吓出一身冷汗。

  一连好几天,暗红色的令牌总在重紫的梦里出现,梦里那令牌真的长出了眼睛,总看着她笑,重紫常常半夜惊醒,好在她本就是小乞丐,习惯睡别人屋檐底下,噩梦对她来说并不算太可怕的东西,半个月过去,脑海中的印象逐渐淡化,她才终于忘记了这事。

  接下来的日子,重紫过得更无味了。

  众师兄弟姐妹都有功课,惟独重紫无所事事,闷闷不乐,她尽量少去南华峰,除了因为讨厌闻灵之,更主要的是,她发现众师兄师叔们似乎都在防备自己,多半是因为掌教说的什么煞气的缘故了,惟独慕玉待她依旧,可惜慕玉身为首座弟子,既要办事又要修行,重紫不好厚着脸皮打扰他。

  漫山紫竹,云海茫茫,看在眼里也变得枯燥无味。

  洛音凡那夜教过吐纳之法,第二日就发现她已经能自行采集灵气,之后便再也没过问她的事,也没有留别的功课给她,每天或是一大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或是整日在殿内处理事务。那个大殿重紫是进不去的,唯一能进去的时候,就是他不在殿里的时候。重紫曾试着唤他几声,他听见后便解开术法让她进去,问没事,又让她出来了。

  重紫很失望。

  别的师兄弟师姐妹们想见师父就见,就连闵仙尊那么严厉的人,也肯让闻灵之跟在身旁。

  她努力想学好,讨师父喜欢,可是学得越好,师父反而越不管她了。

  大殿门开,雪白的身影出现在阶前。

  重紫在殿外等了许久,早已打定主意,见状马上笑嘻嘻奔过去抱住他:“师父!”

  雪白的衣袍立即印上几个小小的黑手印。

  被徒弟这么热情地抱住,洛音凡不太习惯,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低头见她浑身脏兮兮的,不由皱眉。

  这么容易生气,就不是洛音凡了。

  他只当是小孩子不小心,轻轻挥袖,眨眼间,不只他,连同重紫身上的污迹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师徒二人变得洁白。

  重紫张大嘴巴。

  洛音凡倒很温和:“自己玩,我出去一趟。”

  白袍曳地,他缓步下阶,踏着满地白云,飘然而去,一如初见时的印象,离她那么远,仿佛永远也够不上。

  重紫泄气地往石阶上坐下,托腮,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洛音凡很快发现,这个小徒弟看似听话,其实不是那么回事,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那调皮捣蛋的本性似乎一一都暴露出来,洛音凡平日起得很早,可是每每上大殿时,小徒弟都已经早一步去过了,并且造成相当大的破坏,不是镇纸不见,便是笔折了,纸张满地,有时干脆整个大殿都被弄得乱七八糟。

  当然这对洛音凡来说不是大事,手一挥,所有东西就恢复了原状。

  先前只当是孩子贪玩,可次数一多,他也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个徒儿是故意的。

  比如,她会把墨汁洒在椅子上,捉住送信的灵鹤抱在怀里不放它走,又或者干脆用茶水把白纸淋个湿透,甚至拿了他的仙笔在地上画画,画的不是乌龟便是兔子,还一脸洋洋得意的模样,问他好是不好。

  这些都是小孩子淘气,算不得大错,洛音凡当然不会重责,只是不忍看灵鹤每天可怜巴巴拿眼睛望着自己,几番下来,还是决定出言告诫,诸如“不可这样”的话已经说了几十遍,谁知小徒弟的忘性和她的破坏性一样强大,常常将他的教训当作耳旁风,照样做自己的。

  洛音凡脾气再好,也觉得无奈了,难不成这个徒儿是上天派来考验他的?

  终于有一天,他进殿便发现不同寻常。

  殿内所有东西都在原位,椅子上也没有墨,案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送信的灵鹤在上头徘徊,似乎在迟疑,半晌才衔起信要飞走。

  那是他昨晚写给青华宫掌门的信,已用封皮装好,仙家法术封印。

  不详的预感升起,洛音凡迅速招回灵鹤。

  果然,信仍是好好的,只不过封面上头居然画了只大乌龟,而且用的还是冰台墨!原来为了防止有人中途篡改书信,仙门特制了冰台墨,用它书写,法术是消除不了的。

  看着那只乌龟,洛音凡头皮发麻,幸好这封信尚未送出,否则南华派丢人丢大了。

  小徒弟是时候该教训一下。

  他轻轻吸了口气,唤道:“重儿!重儿!”

  仿佛早就等在外头,小徒弟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来:“师父叫重儿?”

  洛音凡没收过徒弟,可是自己当过徒弟,也见过师叔师兄教训徒弟,知道徒弟不听话时师父应该怎么表示不满,于是板起脸,将那信丢到她面前:“跪下!”

  重紫毫不迟疑,乖乖地跪下。

  淘气的小徒弟竟这么顺从听话,洛音凡愣了愣,火气当即消了一半,半晌道:“为师当初怎样教导你的,你自己又是怎样说的,要听师父的话,可是忘记了?”

  重紫小声:“没有。”

  洛音凡道:“那又为何顽皮?”

  重紫只耷拉着小脑袋,不吭声。

  见她委屈的样子,洛音凡心软,好言相劝:“今后不可这样,下去吧。”忽然想到此话已经说过几十遍,效果似乎不大,立即又加了句:“再淘气,为师定然重重罚你。”

  重紫默默起身出去。

  要赶着重修一封信了,洛音凡摇头坐到案前,重新提笔,不知为何,眼前忽然浮现出方才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心头随之升起更多不祥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准确的。

  第二天起床后,洛音凡记起殿上的东西忘记收了,出门去殿上一趟,回来就发现房间有人来过,果然,日常束发用的墨簪找不到了。

  其实也不是非要那支墨簪,只是用顺手的东西突然没了,不太习惯。

  一个不好的念头正在缓缓形成……

  洛音凡愣了半晌,披头散发出门去证实,果然见重紫正趴在四海水边,拿簪子拨水玩呢!

  洛音凡哭笑不得:“重儿!重儿!”

  重紫看见他,飞快跑过来:“师父。”

  “怎能擅自取用为师的东西?”

  “……”

  洛音凡当然不会与小孩子生气,可是小徒弟如此顽劣,连师父也不放在眼里,纵容实非教徒之道,该好好责罚了,于是他沉了脸:“目无尊长,罚你在这里跪两个时辰!”

  重紫只好跪下。

  洛音凡取了玉簪,转身进殿。

  不多时,外头传来哭声。

  这样罚一个小孩子,是不是太重了点?洛音凡本就在忐忑,闻声起身出去看,果然是小徒弟在哭:“怎么了?”

  重紫仰起小脸,满脸泪痕:“师父,我……脚疼……疼。”

  到底还小,顽皮是孩童的天性,洛音凡不忍再责备,伸手扶她起来:“既知道教训,今后就要改过。”

  “师父真好,重儿一定听话。”重紫抱住他的腿,一双大眼睛却闪着促狭的光.

  再两日过去,洛音凡终于崩溃。

  “重儿!重儿!”

  独居紫竹峰,从无外人敢上来打扰,因此洛音凡经常几天都难得开口说话,可如今他发现,自己说话的次数明显增多,其中念得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而那小小的人儿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面前,没学仙术也能跑这么快,似乎早就等着他叫,期待得很,这让他好气又好笑,小徒弟莫非喜欢受罚不成?

  他严厉地看着面前的重紫:“去殿外罚跪,跪足两个时辰方能起来!”

  殿外很快又传来哭声,越来越响亮。

  这个不长进的徒弟!洛音凡决定不去理会。

  果然,外面很快安静了。

  洛音凡有点担心,迟疑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决定出去看看。

  这一看倒好,殿外阶前空空如也,人居然不见了!

  洛音凡头疼了,其实他也从未遇上过这样的情况,不论何时何地,所有仙门弟子见了他都是恭恭敬敬,无人敢乱来,此刻他实在难以理解,师兄师叔们的徒弟都那么听话守规矩,偏偏自己的徒弟就如此顽劣,果然师父不是人人能当的,不得其法,当得也很辛苦。

  人跑了只是小问题,紫竹峰上有什么事能瞒过洛音凡,很快重紫就被拎回来,跪在了大殿内。

  在我眼睛底下看你还跑!洛音凡往案前坐下。

  这回重紫陪在殿上罚跪,竟出奇地安静规矩,不吵也不闹,只是拿大大的眼睛望着他,似已入神。

  洛音凡暗地里也在留神观察,心下惊异,小徒弟真喜欢受罚?

  两三个月下来,日日习吐纳之法,得天地灵气滋养,初上山时那个头发黄黄双颊凹陷的小丫头早已不见,头发乌黑而有光泽,瓜子小脸上长出几分肉,脸色也日渐红润,整个人看上去水灵灵的,尤其是那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眼珠子亮晶晶的,不动时就乖巧可人,一旦转来转去,就变得古怪机灵,透着几分狡黠,多半就是有什么坏主意了。

  被她看得莫名,洛音凡终于忍不住,生平头一次主动询问别人的心理问题:“你又想做什么?”

  仿佛做了错事被发现,重紫立即涨红脸,垂下眼帘,透着几分心虚。

  洛音凡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她面前。

  感受到面前的人是真的在生气,重紫终于不安了,抬脸:“师父……”

  他看着她,不说话。

  做得过分了?重紫越发惊慌,再次试探性地唤了声:“师父?”

  洛音凡终于俯下身,双手扶着她的肩,轻声道:“为何故意如此,为师收你为徒,是盼着你学好,你怎的这么不听话不长进?”

  师父已经看出来她是故意的?重紫呆住。

  美丽的眼睛俯视她,里面是浓浓的无奈与失望之色,同样的姿势,让重紫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神仙大哥,他若知道她这么不学好,也很失望吧?

  重紫终于撇撇嘴,小声哭起来。

  洛音凡自悔说重了,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今后不得淘气,要听话,记住了么?”

  面前的脸美得令人窒息,配着期待的表情,重紫再也不能拒绝,哽咽着点头。

  见她真有悔意,洛音凡摸摸她的脑袋:“下去吧。”

  重紫欲言又止,不情愿地出殿去了。

无忧书城 > 穿越小说 > 重紫 > 第一卷:朝朝暮暮 第4章 无奈的师父
回目录:《重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奋斗在新明朝作者:随轻风去 2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3我的时空穿梭手机作者:金色茉莉花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穿越之第一夫君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