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安小饭馆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100章 迫害妄想症

第100章 迫害妄想症

所属书籍: 长安小饭馆

    马上就要礼部试了, 火锅也即将过季,是时候再加一把火了, 或说薅最后一把羊毛了,沈韶光决定, 把科考与火锅结合起来, 开场“祝鼎宴”。

    鼎者,国家重器也, 故朝廷重臣、国家栋梁, 又称鼎臣。这“祝鼎宴”,不言自明,便是祝福士子们科考及第飞黄腾达、日后成为朝廷鼎臣宴席。因为火锅子形状和吃法, 不少士子都秉承古意叫它“小鼎”,所以火锅子再次与科考联系在了一起。

    沈韶光与邵杰道“我想着,到时候在酒肆门口挂出百尺长绢,请赴宴士子们留名,若得高中,我们就将其姓名用朱笔描写。”

    “就像诗集子一样, 我们也要把这宴办成每年一度盛宴。这长绢每年新旧接在一起,一年一年积攒下来, 得是老大一卷, 关键,里面能有不少飞黄腾达者墨迹。”沈韶光大饼画得欢快, “这个玩意儿啊, 能成为咱们店镇店之宝。”

    邵杰也颇为灵活, “专门打造个柜架,放这士子签名绢帛,还有咱们历年印诗集。”

    沈韶光拍掌,“极是。”就是可惜这展柜没法做成玻璃。

    “圣人题诗那一卷尤其要有。”邵杰道。

    沈韶光笑起来,这哥们儿现在把那本书当狗头金似藏着,据其贴身小仆阿晋透露,他堂兄弟十郎送了他一只极好鹞子,才得一观,而十一郎因为寻来刀不够珍贵,便没看着

    邵杰知道她笑什么,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嘿,那小子又去给我寻了。”

    沈韶光再次哈哈大笑,然后接着说“助鼎宴”设置。这种宴饮从来都是士子们拓展人脉重要场合,这些人中考中了,便是同年,以后同朝为官,有是打交道机会,提前认识交往,没有坏处;而没考中,与这些考中混个脸熟,更有好处,哪怕都没考中,抱团取暖也好啊,故而想他们所想,这宴会要有叙籍贯、姓名、年齿之类环节,要有展示才艺环节,要有私下交流环节

    游戏环节也要有,席间戏弄要来个预祝登科专场,另外,去平康坊花些钱请个有名歌妓来弹唱一曲吧,这种读书人雅会,她们会乐意来,毕竟于她们也是个彰显名声机会

    沈韶光嘬一嘬牙花子,对花钱请歌妓颇有些心疼“兴许她们愿意给打个折扣。”

    邵杰惯常听她说折扣,很懂她意思,不由得哈哈大笑。

    沈韶光也很懂这些男人心思,花在平康坊钱还叫钱吗,钱不花在平康坊又花去哪里啧啧

    沈韶光提醒他“我们不只花钱请歌妓,当日也要打折。”餐饮业,什么活动不得伴随着打折啊不打折,算什么活动

    “我想着,今科士子凭官府文书,可得半价,其余人等,也可八折。”

    邵杰笑道“定得再低些也没什么,我们又不是图这一天利。算一算,这士子们都让我们多赚了多少银钱了”

    “我们本小利薄,先这样吧。”其实,沈韶光也有此打算,以后做出名声来,店里本钱多了,这一天赔本赚吆喝也没什么。只要有名声,有人流量,还怕赚不回来

    本小利薄邵杰不做这酒肆买卖不知道,这可比花糕买卖利厚多了,但想想坊市间那些做赔了转让酒肆食店,又有些自得,或许是本酒肆利格外厚呢

    这活动秦管事一说出去,就得到了士子们积极响应,当场便有人专门为“祝鼎宴”赋诗,这诗后来便被题在了外面为活动造势诗壁上。

    听说有素绢题名,便有士子笑道“这算小题名,他日若中了,雁塔算是大题名。”

    沈韶光觉得这士子太有想法儿了,“小题名”“大题名”,这个称呼好啊,越级碰瓷

    时间紧,广告途径有限,除了诗壁,主要就靠管事、跑堂当面安利和士子们之间口耳相传。沈韶光在店里时候,也时不常与客人们聊几句这件事。

    “届时我们必来。”前两日来过那位格外好看苏州季郎君笑道。

    今天这位郎君比那日穿得齐整,颇有些贵介公子意思,漂亮桃花眼微微一笑,很是勾人。

    沈韶光见惯了林美人儿,倒不觉得如何,只是猜测,不知道这位才情与相貌是否成正比,若才气与相貌一样出色,那想来能榜上有名,探花使名号也能占下一个。

    见这位美貌女店主如此看着自己,季郎君再笑,“听闻圣人也曾来过贵店”

    沈韶光笑道“都是这么说,却也不知道真假。”

    “想来是真,贵店这火锅啊,真是让人喜欢。”

    沈韶光笑着道谢,“郎君金榜题名之后,若就在长安为官,还请常常光顾。”

    “那是自然。”季郎君爽快答应着,然后随口笑问,“圣人当日点什么我们也依样儿来一份尝尝。”

    沈韶光皱着眉遗憾道“儿也想知道呢过后儿曾问过几个跑堂,有说是奶汤锅子,有说是清汤,有说是药材锅。客人实在太多,如何记得住只是别人记不住不打紧,如何这位客人点什么也记不住呢”

    “你们柜上都不记清楚吗”季郎君端起酪浆喝一口。

    “本来是觉得,价钱都一样,记不记,没什么要紧如今吃一堑长一智,都详详细细地记下了。”沈韶光遗憾地摇头。

    季郎君笑一下。

    聊了会子闲天儿,这位季郎君点了经典奶汤锅子,又点了羊肉片、鱼丸之类肉品和菜蔬。

    沈韶光笑问“吃完菜肉,还是下些馎饦吧”

    季郎君笑着点头。

    “这位郎君呢”

    他朋友依旧没什么意见。

    “那酒呢敝店有新丰酒、女儿酒,还有本地碧琼酒、琥珀酒”虽那菜谱后面都有,沈韶光还是又介绍了一遍。

    如上次一样,季郎君道“便是新丰酒吧。”

    沈韶光请他们稍候,便下楼去。

    楼下来了几个胡人,站在门口儿看一圈,大声问管事“听闻你们这酒肆皇帝陛下都曾来过”

    店里客人还有管事、跑堂都笑了,便是沈韶光也笑了,到底是胡人兄弟,还真是直爽。

    “来,来,把皇帝陛下吃东西也给我们一份儿”

    众人越发笑起来。

    几个胡人亦笑,噔噔地上楼去。

    沈韶光自去厨房吩咐,过不多时,锅子、菜肉备齐,跑堂把苏州两个士子、几个胡人都拿大托盘送了上去。

    沈韶光想了想,还是又上楼一趟,招呼了一下那位季郎君和他朋友,又去胡人们桌前客气了两句,问还需不需要添点别。

    那胡人中为首笑着看沈韶光,“只可惜贵店没有唱曲小娘子。”

    沈韶光鼻翼微动,笑道“可我们有说戏弄小郎君啊。”

    胡人笑起来。

    沈韶光笑眯眯地道了“客人慢用”,又对不远处季郎君二人点点头,便款款地走下楼去。

    下了楼,沈韶光来到柜后,皱皱眉,看一眼二楼,觉得自己被迫害妄想症又重了。

    东市关闭,沈韶光坐车回家。到了家收到林晏便笺好几天没见他了,估计有什么事儿。

    打开看,果然,江太夫人抱恙,想来他这几天除了在衙门,便是在家伺候祖母,怕自己挂心,让人送个字条来。

    “太夫人是怎么了”沈韶光问刘常。

    “太夫人年岁大了,偶尔有些孩子性子,前两日去园子里走得久了些,便伤了风。”

    沈韶光点头,“今日天晚了,请替我在太夫人跟前告罪,明日再去探望她老人家。”此时习俗与后世无异,鲜有下午晚上探病。

    沈韶光又给林晏写了便笺让刘常带过去,谁想到晚饭后,他竟来了。

    沈韶光惊讶“太夫人好些了吗”

    林晏有些劳累样子,微笑一下,“还好,前两日有些发热,今天已经退了。”

    沈韶光走上前,体贴地帮他揉揉两个太阳穴,“晚上守着呢”

    “嗯。”林晏搂住她腰,用下巴蹭她头发。

    沈韶光放下手,改而抱住他。

    温情了片刻,沈韶光拉他坐下,亲自捧上饮子,笑道“我有事与你说,你听一听,是不是我毛病更重了”

    林晏认真起来,“你说。”

    “前两日店里来了两个苏州士子,说一口极好雅言,喝北人爱酪浆,不喝茶,明明有南边女儿酒,却选新丰酒,吃羊蝎子吃得很顺惯,爱酸,爱辣,爱面食。其中一个好相貌,好威仪,另一个却少言寡语,虽云是友朋,却像主仆。”

    “若只这些,还没什么,”沈韶光皱起鼻子,“这位郎君身上熏香味儿与后来来几个胡人中为首香味极像。”这个时候熏香,大多是多种香料调配而成,其中哪怕一味香料不同或配比不同,出来香味便有差别。作为前宫女,作为一个鼻子很敏感前宫女,对这个,沈韶光还是有些研究。

    “你说他们若是认识,为何不相认”沈韶光缓缓地道,“最关键,他们都曾打听圣人那日在店里吃什么。”其实打听皇帝吃什么,有不少,谁还不好个奇了但综合在一起,就让人怀疑了。

    “北人假做南人,与胡人勾连,打听圣人饮食”林晏总结沈韶光说,片刻,点点头,“你出门要带护从,尽量少去东市,让你酒肆人谨慎着些,怕是有事要发生。”

    他说正事时候极严肃,让沈韶光记起他身份,绯袍高官、京兆实权人物,沈韶光又想起那个雨夜,他拿刀片抬手割了贼人喉咙

    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林晏又笑了,抬手揉揉她头发,温柔地嘱咐“乖,听话。”

    沈韶光看着林晏,“礼部试前第三天,东市酒肆有个祝鼎宴,届时士子云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100章 迫害妄想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2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3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4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5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