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安小饭馆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81章 眼下的幸福

第81章 眼下的幸福

所属书籍: 长安小饭馆

    长公主说要来, 果真时不常便来坐一坐。如同林少尹一般,多挑在下午或是暮食以后。她总是先遣侍从来看过, 确定沈韶光在, 才过来一点遮掩都没有, 就是奔着沈小娘子来。不似林少尹打着吃饭名头儿,哪怕吃过饭不饿,也要加个餐。

    外面淅淅沥沥雨,案上灯烛微微跳动,沈韶光坐在窗前教阿圆剪花钿。

    这剪花钿,阿圆有一搭没一搭地学着,从春学到夏, 又从夏学到秋, 几种常见花朵形状都没学完。好在学不着急,教更不着急。

    福慧长公主进来时便看到这么一副闲适场景。

    沈韶光站起来行礼。

    福慧长公主先笑道“倒让你久等了,本来我要出门了,谁想婢子来说我养那只猫吐起来。”

    同样是猫奴沈韶光忙问“现下如何了”

    “喂了颗丸药,倒没有再吐。”

    沈韶光点点头“许是时气原因, 这几日少喂它, 尤其少喂不好消化肉, 养一养肠胃。”

    福慧长公主叹气“我也是这么说。它还是我当初在宫里时养,十几岁老猫了,不知还能再陪我多长时间。”

    一句话就伤感了, 沈韶光点点头。

    福慧长公主摇头笑叹“以后再也不养猫了, 隔十几年便受一次这折磨, 受不了。”

    没想到福慧长公主竟然是个长情人沈韶光岔开话题,“长公主尝尝我今日煮杏仁酪。”

    杏仁酪与核桃酪做法差不多,杏仁泡热水去皮儿,连泡过大米糯米都磨碎去渣取汁,放在小铫子里煮熟,吃时浇上些桂花糖卤子或者加糖、牛乳,都好。

    除了杏仁酪,沈韶光又端上几样点心果品,都不饿,不过是消磨工夫。

    福慧长公主拿银匙搅一搅,端起小碗喝一口,“有股子杏仁香,这样简简单单倒好喝。”

    那是宫廷版杏仁茶哪是杏仁酪啊恨不得做成八宝粥。里面各种米豆坚果,加蔗浆,末了还要点缀枸杞桂圆之类,香甜固然是香甜,只是没什么杏仁味儿。

    沈韶光又请她尝尝鸡头米栗子饼。

    福慧长公主见过店里菜谱,知道这饼大名儿,嘲笑沈韶光道“这般实实在在地说鸡头米栗子饼多好,非叫什么渔樵饼,学那帮迂腐文人做什么”

    沈韶光说实话“要赚人家钱啊,总得投其所好。”

    福慧长公主笑起来。

    “不过,这么着,倒与你那清清淡淡林少尹有话说。”

    沈韶光赶忙解释“长公主此言差矣。不是我那,林少尹还是他自家。”

    福慧长公主瞥她一眼,“装”

    “不是装,是身份上不相称。”

    “可我看你们明明郎有情,妾有意”

    “还是身份上不相称啊。”沈韶光喝一口杏仁酪道。

    福慧长公主想想,也是,婚姻是结两姓之好,再想想自己与裴斐,不由得幽幽地叹一口气。

    过了半晌,福慧长公主促狭一笑,“既然如此,便莫问前路,这么混着吧。”

    沈韶光想说可不就是这样混着吗,说恋爱不恋爱,但又暧昧得要死,我都快纠结出白头发来了,却听长公主道,“且先睡了他再说。”

    沈韶光很庆幸刚才没在喝杏仁酪,不然这会子该喷茶失礼了。

    “睡了也算了结一桩心事。兴许睡完了,你觉着他没那么好呢”

    沈韶光觉得福慧长公主这逻辑有点一言难尽。

    见沈韶光看自己,福慧长公主羡慕,“你若要睡林少尹,他肯定倒履相迎;不似那姓裴”

    “倒履相迎”可以这样用吗宫中体育老师真是身兼多职啊。

    福慧长公主嘟囔,“不让我睡,又不让我睡旁人,呷得一口好醋。”

    沈韶光实在忍不住,不厚道地笑了。

    福慧长公主瞪她,瞪完,自己也笑了。

    沈韶光笑完,又有些感慨,裴斐那样风流样子,竟然是个有原则有底线。

    “那长公主与裴郎君,也就这么混着”

    福慧长公主倚在凭几上,随意一笑,“混着呗。他若不娶,我自然也熬得住。”

    沈韶光不知道,福慧长公主和裴斐就这么别着劲儿别着,十余年后驸马亡故,此时裴斐已经官至一部尚书,并加了同平章事,可以称一声“裴相”了,却一直未娶;而福慧长公主也信守了她承诺,几乎成为皇室女品德典范。更出人意料是,办理完驸马事,长公主竟直接出家做了女冠,如先时安庆大长公主一般,满天下游历去了。那时,曾经讽刺笑话早成了叹息,不知多少人吟咏,毕竟“坚持”与“错过”是太容易让人感慨东西。

    当然,这都是后话。

    “我那天听了个曲子,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福慧长公主劝她,“折吧,免得以后后悔。”

    后悔沈韶光想象等自己老了,满头银丝,躺在窗前榻上乘凉,耳边是婢子们嬉笑说话声,隔窗可见灿烂星河牛女两旁,那时,会不会突然想起年轻时候遇到那个俊俏少年郎

    大概会吧

    秋夜秋雨秋窗前,两个惆怅人相对惆怅着。

    沈韶光喝口有些凉了杏仁酪,“我去给长公主换一盏花露来。还是前阵子府上送来那些桂花,我蒸了些,这样时候,加点蜜糖调水喝,正好。”

    福慧长公主一口饮下那点杏仁酪,“不用了,改日再来喝。时候不早,我该走了。”

    婢子们给她穿好氅衣,打上伞,门外遮阳棚下车驾走来停在阶旁,福慧长公主上了车,撩开帘子,对沈韶光挥挥手。沈韶光目送她车马消失在夜色中。

    回去屋里,想想长公主话,沈韶光突然不觉得她逻辑有问题了,反倒觉得有那么两分飘飘渺渺禅理。

    想到禅理,沈韶光突然想起自己过年时候在青龙寺求签子。那签子上不知是哪个僧人偈子“心所安者即适者,心所到处即行处。”

    “心所安者即适者,心所到处即行处”躺在床上,沈韶光念叨着长公主话还有这偈子,听着外面恼人秋雨,翻腾了好一阵子才睡着。

    第二日,林晏下了衙,坐车经过沈记门口,一眼看见在门口喂那几只野猫阿圆,这是回来了

    林晏换了便服,再到沈记酒肆,进门便闻到一股炒栗子香。

    “郎君来着了尝尝我们炒栗子。”

    看着她笑脸,林晏也不禁笑起来,温声道“闻着就香得很。”

    沈韶光给他盛了一小盘,颗颗饱满,个头也都差不多大,棕红色,裂着口,带着焦糖栗子香气,“郎君看看,我们炒栗是不是与外面不同”

    林晏顺着她说话“嗯,格外油润鲜亮。”

    沈韶光得意一笑,头一回试做糖炒栗子就这么成功,可见厨艺这玩意儿,是天赋神通。

    “那是糖加得好缘故。”沈韶光与他说炒栗子经,“得选个头儿差不多,有大有小不行,不然大不熟,小糊了;不要提前把生栗划口儿,那样栗肉就干了,没这么油润,只要火候到了,栗子皮自然会崩开;要拿大铲勤翻,雨露均沾”沈韶光一不留神就说嗨了,咳嗽一声,“这样才匀停。”

    此时“雨露均沾”还没有后代宫廷剧里那特别意思,李太白就曾说过类似“虚负雨露恩”这样话,故而沈韶光龌龊林晏没有发现,只觉得她这比方倒有些意思,阿荠说话向来俏皮。

    沈韶光看着这样笑得温润润林少尹,又想起自己在亲仁坊外题字来,秀色可餐,着实是个秀色可餐郎君啊。不知怎,脑子却又不受控制得想起曾经说公鸡时耍那个流氓,还有唐僧典故。唐长老于女妖精们,大约就是“秀色可餐”了吧

    这样林少尹,就是过不下去,我也舍不得吃肉啊

    沈韶光内心龌龊着,嘴上却道“给郎君来一杯清茶吧栗子不好消化。”

    林晏微笑“好。”

    林晏觉得今日小娘子似与从前不同,那眼中带着些林晏想起那年围猎捕到又让它跑了狐来。

    沈韶光给林晏放下茶。林晏问她“亲仁坊那边儿应该可以了吧”

    沈韶光点头笑道“已经步入正轨了。” 想了想,加了一句,“我以后只偶尔去看看就好。”

    林晏看着她,弯起眉眼。

    沈韶光挑眉,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吗怕我辛苦,想每次来都见到我

    林晏微笑道“甚好。”

    甚好沈韶光还没想好说什么,却已听林少尹道,“我看你有画儿画得格外逼真。”

    沈韶光松弛下来,抱起明奴,一边撸猫,一边跟他卖自己那点半吊子绘画知识,什么比例、阴影、不同笔触线条营造出不同质感之类。

    林晏本只是想跟她说会话儿,好像已经挺长时间没这么跟她安安生生地说话了,这会子倒真听住了。

    沈韶光又扯到了写形和写意。

    说到写意,沈韶光赞道“君家送来那荷塘屏风,虽只寥寥数笔,却透着一股子悠闲适意,颇有些王摩诘画中有诗意思。”

    林晏忍不住翘起嘴角,今日阿荠说话实在是甜。

    看他这笑,便知道自己猜中了。沈韶光很通哄人办法,撒一大把糖时候,还要加一小撮盐,其实加点辣也不错。她眯眼一笑,“只是不知这屏风是单个儿,还是四季一套”

    看着她笑颜,林晏又想起那头狐来。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81章 眼下的幸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2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5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