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安小饭馆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78章 吃醋与吃糖

第78章 吃醋与吃糖

所属书籍: 长安小饭馆

    邵杰还是很有眼力劲儿, 说完了正事就赶紧告辞,不知是不是错觉, 邵杰似乎从林少尹安闲脸上看到一丝赞许。

    沈韶光要送他,邵杰赶紧客气地辞让,出了门打马走了。

    沈韶光回来,看林少尹还在那里撸猫。

    看看桌子上没怎么动饮食,沈韶光无奈,人家都走了,“道具”可以放下,接着吃下午茶了

    沈韶光眯眼假笑, “郎君还要不要加些什么要不郎君先净净手”

    林晏微笑着点头,放下猫。明奴扫了他一尾巴, 走来沈韶光脚下蹭她小腿。

    沈韶光赶忙哄它“乖, 乖,还忙着呢,一会儿”

    林晏看她一眼, 微低下头,想去拿桌案上东西,想起还没净手, 只好又缩回来, 双手交叠置于腿上, 显得很是端正庄严。

    “郎君稍候, 我去端盆水来。”沈韶光颇具服务行业自觉性地道。像林少尹这种贵人, 在家里、在衙门洗手都得有好几个人伺候, 端水盆,拿澡豆手脂,拿巾帕,甚至有擦手都由婢子代劳。

    林晏却站起来,“我随你去吧。”

    少跑一趟,那自然好,沈韶光笑道“其实流水洗手更干净。”

    林晏深深地看她一眼,微笑着“嗯”一声。

    沈韶光略挑眉,笑什么,有什么不对吗

    两人来到店后水缸处,林晏略弯腰站在石砌下水盆前,沈韶光拿水瓢在水缸里舀水给他冲手,又默默递上澡豆盒子。

    店里有给客人用巾帕,但像林少尹这种讲究人,怕是更喜欢用自己帕子,沈韶光也便少了“奉巾”这个环节了。

    突然,沈韶光明白了刚才林少尹那一眼还有一笑意味,“侍奉巾栉”常用来做妻妾侍奉夫君套话。

    沈韶光咬咬唇,瞪他一眼,你说你一堂堂长安市副市长,咱能不能思想健康一点少联想一点就事论事一点

    林晏直起身子,略甩一甩手,扭头,见她这样子,不由得笑起来。

    笑完又道“你刚才抱明奴没有我也帮你冲冲手吧”

    沈韶光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调戏人还上瘾了

    恶向胆边生沈韶光微笑道“那就有劳少尹了。”

    林晏照着沈韶光刚才样子,也拿水瓢舀了水,细细地浇在她手上。

    她手细细长长,虽肤色很白,却说不上多嫩,手背上有几个小红点,想来是溅上油点子,骨结也有些明显这是一双辛苦操劳手。林晏刚才嬉笑神色淡下来。

    突然又想起她头一回去给祖母送粥时说话来, “儿于掖庭时,炭火不足,一至隆冬,手足则红肿流脓。若一直冷着也没什么,不过是裂个口子,有些疼罢了。最怕突然接近炭火,则奇痒难耐。”林晏越发地心疼起来,真想拉过她手来包在自己掌中,揉一揉,搓一搓,问她那些旧伤是不是都好了

    沈韶光按规范洗手法默默数完十五秒,扭头看林晏。

    林晏温柔一笑,舀了一瓢水给她冲洗。

    沈韶光耍了回大牌,便愉悦起来,笑问“今天有桂花糯米藕,林郎君尝一尝吧也给太夫人带些回去。”

    林晏微笑“好。”

    为了表示自己大度,沈韶光便随口与他说起了吃经,“这桂花糯米藕用米是今夏新米,藕也是新藕,只可惜桂花是先前从药饮铺子买去年存货,细闻一股子党参黄芩味儿。1好在有糖味儿把它遮了。”

    “这藕分九孔和七孔,九孔者为白莲藕,脆生生甜丝丝,可以生吃,那渔父三鲜里就是这种;七孔者为红莲藕,面儿多,不脆,不宜生吃,却最适宜做这桂花藕。”

    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说。

    林晏侧头微笑着看她,听她说这些吃吃喝喝事,有种岁月宁和、莫不静好之感。

    “把这藕里面塞上糯米,堵上切下藕节头儿,与红枣、饴糖、桂花同煮,煮个把时辰,藕煮得香软了,米黏腻了,便可以捞出,晾凉切片,把之前煮藕汁子箅过,熬浓了,兑上些糖渍桂花,浇在藕上,又香又甜。”

    林晏又起了逗她心,点点头,“是当多吃些甜,虽不应时,却也应势。”

    沈韶光停住脚看他,林晏笑着走回自己桌案前去。

    面对已经放飞自我林少尹,沈韶光有点没脾气了。按五脏五行养生说法,应当“春增甜、夏益苦、秋多酸、冬添辛”,故而秋季“应时”当食酸,这“应势”自然指是刚才吃醋吃多了,要吃点甜,中和一下

    想想从前严肃冷淡林少尹,沈韶光幽幽地叹一口气,舀起一勺糖渍桂花汁便要全浇上去,求仁得仁嘛

    却突然想起这个词谐音来,“求人得人”沈韶光把手里勺正一正,细细地淋上,一勺糖汁子又剩回去一半儿。

    然而林少尹却并没再说什么“非礼”话,只问了些与邵家合伙开店事。

    知他是好意,沈韶光也不瞒他,把大体商谈经过,分成分工之类捡着主要跟他说了。

    林晏点头“为商者,精明与本分往往难以兼得,邵家就还不错,且其很识时务,邵郎君也精明强干,你与他们合伙,很好。”

    沈韶光莞尔,给“情敌”这么高评价,可见刚才“醋”只是说笑,那个,这或许算是“小醋怡情”

    邵杰又看了几个地方,与沈韶光商量过,最后定在亲仁坊。

    亲仁坊是大坊,在东市西南,也属于“高档社区”,福慧长公主府就在这个坊。这位长公主府第是在名园“赤霞园”底子上建,以清雅精致著称,大倒不甚大。

    赤霞园里面种了好些名花,尤其以芍药、菊和茶花著名,有“两都花卉看赤霞”之说。这园子最早是玄宗时候韩国夫人私第,后天宝事发,韩国夫人身死,这园子便转给了平叛名将周炎,周炎是颍川周氏子弟,把这原本有些俗艳园子打理得精雅绝伦,惜乎其子以言获罪,累及父祖,这园子就又转了手

    就如同老白在其诗凶宅中说一般,“前主为将相,得罪窜巴庸。后主为公卿,寝疾殁其中。连延四五主,殃祸继相锺。”这名园颇有“不利主人翁”名声,但福慧长公主却不在乎,把其要下来,改成了公主府。

    沈韶光来新店看装修进度时,还专门去公主府周围转了一圈,隔着院墙,似乎都能闻到早开桂花香味儿。

    桂花好啊,能做桂花芝麻糖、桂花枣泥饼、桂花山药糕、桂花糯米藕、桂花酒酿圆子,也能炖鸭子、炖鸡、炖排骨,更不用说煮各种甜粥和泡茶饮子。

    沈韶光很是羡慕地看看公主府围墙,福慧长公主捡好漏儿若自己也能有这么一所大宅,各种花一种一种吃将过去,那跟山海经一样注明各种滋味百卉谱兴许还真能写出来

    意淫公主府沈韶光觉得自己一颗买房置地大富翁玩家心膨胀得有点快。不过,这辈子买公主府虽没希望,别“凶宅”倒有可能。

    像这种凶宅,在长安城有不少,崇贤坊就有一所。当然,崇贤坊“凶宅”不像赤霞园这么有名,也没有这么大,不过是个三进院子,听说原是个南边商人宅子,那商人马上风死了,转给下一位主人,没有子嗣,去幽州行商时被强人所害,夫人请和尚道士在家里火烧火燎敲敲打打了一番,还是心里不安,到底搬了家。

    灯会时候从这宅子旁边过,看见里面黑黢黢,若是那想象力丰富,不知能编出多少鬼狐故事来。

    奈何,即便是凶宅,对沈韶光,也有点贵再想想南山别业,渭水边度假屋,真是任重道远啊。

    沈韶光转回正在装修店面去,这个店面比沈记如今地方略大一点,临主街,原先是个绸缎铺子,里面颇为干净,需要大折腾地方不多,沈韶光很是满意从公主府大园子,到几间小店面,就像梦想着吃熊掌鹿尾馋鬼,吃馒头夹猪头肉也挺乐呵一样,沈韶光倒也没什么心理落差。

    因是分店,风格自然要基本保持一致,也是粉壁、原木隔板、青砖地铺胡毯基本配置,沈韶光与邵杰商量,中间加一道雕花长屏风,一边摆放传统低矮食案,一边则是高桌胡椅长榻。

    如今豪贵之家也有用高桌椅,但到底低矮家具才是主流。沈记也还都是低矮食案,也正因为如此,沈韶光才越发觉察出不方便来聚餐时候太麻烦

    邵杰击掌“很该如此纪少卿他们曲江游宴便是摆大桌案,十余人团团而坐,多么亲香热闹”

    沈韶光又道“我们可摆几张郎君说这种可坐十几二十人大桌案,也可加些三四人小桌案,这样,独饮,对酌,聚餐,就都便宜了。”

    邵杰再道“很是”

    邵杰是个对长安酒肆熟悉,“就这高桌案一出,在长安城便是创举。据我所知,酒肆食店还没有这般做呢,只是怕有些食古不化者说道。”

    沈韶光贼兮兮地一笑“若能因此惹起京中百姓议论,我们省得去东西市摆摊儿了呢。”黑红也是红啊。

    邵杰看沈韶光,事情还能这么想不过,好像,也对

    沈韶光又正经起来,“郎君看不出吗从古至今,从席地而坐,到榻枰几案,再到胡床鼓凳高桌,由低矮至高脚,这是大走向。那些人,不过螳臂当车耳”

    邵杰右手握拳击在左手,“以后便这么辩驳那些顽固”

    沈韶光哈哈大笑。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78章 吃醋与吃糖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2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3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