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安小饭馆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77章 情敌是与非

第77章 情敌是与非

所属书籍: 长安小饭馆

    邵杰是个说话做事爽快, 不两日便来与沈韶光说,请她去与祖父见一面。

    因沈韶光女郎家, 不便随邵杰直接去邵家做客,见面便安排在东市桂香园。

    听邵杰说,老翁上了年纪,腿脚也不那么利便了,但每日都要去花糕作坊坐一会儿,看庖厨们做糕,看客人们买糕,有时候还会就着茶饮吃一块两块。

    这么大年纪还吃甜食沈韶光预设邵家老翁是个腰带十围胖老头儿, 没想到老翁又干又瘦,约莫七八十岁, 腰板儿挺直, 精神矍铄样子。

    沈韶光上前施礼,口称“邵公万福”。

    邵家老翁笑道“小娘子请莫要多礼。”又请她坐。

    沈韶光坐于客位,邵杰也在老翁下首坐下, 仆妇端上茶饮来。

    邵家老翁上了年纪,便不大遵什么男女之妨了,仔细端详这沈小娘子, 果然一副聪慧长相, 举止也娴雅, 到底是识文断字世家贵女。

    前阵子送去秦仆射府七夕糕, 秦太夫人称赞“庶几有些雅样子了”。秦太夫人一辈子世家贵妇, 年轻时是京城有名才女, 能得她赞一句“雅”,可见确实不错。又有好些住在崇仁坊外地官员士子客商来买花糕,总要赞一句“到底是京华,做个糕也如此雅致。”

    这样话,邵老翁这阵子在店里听了不少,即便没有得实际财利,单这些名声,也已经是财富了邵老翁精明了一辈子人,很懂“令名”价值。更何况,账本子上也显示,自有了九郎提议这些变革,差不多每个月与去年同时间比,都多了三四成利。

    只可惜想出这样主意是别家小娘子

    邵老翁在心里遗憾着,嘴上却客气“某要先谢过沈小娘子。听九郎说,小店里花糕新鲜样子都系小娘子指点,客人们都夸呢。”

    沈韶光连忙谦虚“如何敢称指点二字,不过是敝店一些卖糕小主意,能得邵郎君青眼,愿意在贵店试行,此儿之荣幸也。”

    “小娘子小小年纪,能想出这许多办法,着实灵慧。”邵老翁再夸一句。

    “小心思而已,还请邵公莫要见笑。”

    一老一小又客气了两句,便渐次说到正题。

    “九郎说小娘子有心于别坊开设分店,怎么不去东西市呢”

    沈韶光便把曾经与邵杰说再条分缕析了一遍,又笑道“东西市开大酒肆固然好,但与依样儿而行比,到底风险更大一些。”

    邵老翁点头,小小年纪,竟然耐得住性子,管得住心思,是个沉稳。

    “只是若都是小酒肆,虽盈利不少,却难创下大名气。”说到底,邵家如今买卖,都与当年那个“花糕员外”名号有关,故而邵老翁对“声名”一事格外重视。

    “固然东西市人流大,能更快地创下名声,但把店开设于各坊,只要能立住,也能得到实在口碑。邵翁试想,若长安城东南西北中,每几个坊便有一家分店,让玛瑙肉、翡翠圆子成为大家口淡时便想吃、又能走几步就能吃到东西,时间长了,这甚至能成为一代人味道回忆”

    邵老翁笑起来,小娘子好口齿。

    邵杰颇为与有荣焉,到底是我看中人

    沈韶光微笑,到底农村包围城市,还是城市推向农村,各有各好处,就看适合不适合了。

    “不知邵郎君可曾与邵公提过儿曾于节庆时去曲江摆摊子事”

    这个邵杰确实没说,邵家花糕当初也是从小摊子开始,邵老翁颇有兴致地看着沈韶光。

    沈韶光与他说起几次曲江摆摊儿经历,“当时江边买饮食客人后来有不少专门找来崇贤坊吃饭,并成了小店常客。东西市人流大,我们亦可时不常让人带着流动餐车来这里卖些特色小食,不为赚钱,就为赚个脸熟,混些人气。”沈韶光提出分明是后世快闪店概念。

    这样理念自然是超前,但又不是全然超出现实、不可操作,邵老翁浑浊眼中闪出光来,“小娘子此计甚好”

    邵老翁一辈子老商人,有是经验,沈韶光则沾了穿越便宜,有开阔眼界和千年积淀,两人有问有答,观点上有同有异,后面又聊到一些更细致创声名操作办法,菜品与声名“实”与“虚”之类问题,其中有邵杰听过,有没听过,有自己思考过,也有没想到,此时听来便更多了些了悟。

    与这位沈小娘子说了这么多,邵老翁遗憾更深了,惜乎不是自家子孙

    谈得如此投契,合作自然是没有问题,至于双方银钱比例之类更细致事,老翁便交与了邵杰,年岁也不小了,合该多练一练。

    邵老翁又有自己心思。等沈小娘子告辞走了,邵老翁拷问送人回来邵杰“九郎,你与我说,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娘子了”

    邵杰当下做个怪样儿,“阿翁如何与阿婆一样,看见个好看小娘子,便要拉郎配”

    邵老翁瞪他“你年岁不小了,早该定下来了。”

    邵老翁又皱皱眉,“这小娘子是世家女倒也不是不能高攀”京里商家子娶没落世家女很有一些,商人家图世家女清贵,没落旧族则落些实惠。

    看祖父还转这念头儿,邵杰赶忙道“亲阿翁,真没那意思”

    “若这小娘子是儿郎,我就与她和杨郎三结义去了。这小娘子委实聪慧爽利,但孙儿”邵杰停顿一下,厚着脸笑道,“孙儿觉得娶新妇还是娶那甜一些,娇软一些”后面几个字被老叟扔过来账本子消了音。

    “不害臊”邵老翁笑骂。

    老翁悻悻,嘟囔道“没有个识文断字儿孙,便连个有学问孙媳都娶不到,真是命不好”

    邵杰“”说实话,沈小娘子是真好,谈得学问,赚得钱财,有口齿,有手段,人也爽利有意思,甚至还很漂亮,但不知为什么,邵杰对她却是没什么绮思,倒有些读书时对那些学问好同窗感觉

    很快邵杰就发现,幸好没什么绮思,不然该伤心了。

    邵家老翁同意了,合作开分店事就提上日程。邵杰为避嫌,原来是不愿参与管理,沈韶光却不让他如愿免费得来劳工,不用白不用啊。

    邵杰也是个痛快人,既然小娘子不介怀,那便掺和进来就是了。从前都是“守业”,此时倒有些“创业”意思,邵杰还有点兴奋。

    两人大致分了一下工,沈韶光负责菜谱制定、菜品品质把控,服务培训,品牌策划和广告营销,而邵杰则负责“外联”部分,买人,选址,买屋,联系供货商

    其中选址是重中之重,为此,邵杰闲着没事就骑马满长安城地转悠,又约见房产中人,有靠谱便暂且记下,一则要“货比三家”,一则到底是合伙做买卖,总要问过沈小娘子。

    这日,邵杰又揣着两三家店铺图样儿来找沈韶光。

    沈韶光请他坐了,端上茶饮和果品。

    邵杰骑马赶路有些热,看见碗里凉凉蜜豆酪浆就笑了,“小娘子简直是及时雨”

    不用勺子,端起碗就咕咚了半碗进去,碗底下尽是蜜豆了,邵杰再拿小勺慢慢舀着吃,“甜有味儿又不像红豆饼似发腻。”

    沈韶光自得一笑,“邵郎君再尝尝这渔父三鲜。”

    邵杰又笑起来。

    所谓“渔父三鲜”者,就是菱角、藕和莲子,为渔翁常见之物,因以得名。这却不是沈韶光创意,而是从前看山家清供上说,此时不过是拾了人家牙慧而已。

    “你若不会做饭,只靠这取名工夫,便足能养活自己。”

    沈韶光摆手,“这是从前在书上看来,不过我从前也想过相似问题,若不为厨子,我大概就去当个比丘尼或者女冠了,靠着满嘴跑马本事,替人解个签子之类,大概也能过得下去。”

    邵杰哈哈大笑。

    才是七月底,菱角、藕和莲子都鲜嫩得很,带着池塘润泽水汽,很是好吃。

    沈韶光又让邵杰尝尝另一个盘子里鸡头米栗子饼。

    邵杰拿起咬一口,“好吃怎么做”

    他问得没什么负担,沈韶光答得也干脆“芡实磨了粉,炒熟,掺着熟糯米面儿和少许糖做皮子,里面是今秋新下来头一茬栗子做馅儿,糖别放太多,腻。”

    邵杰点头,想起鸡头米也是水里货色,笑道“这跟菱角之类拼一起,该算渔父四鲜了吧”

    沈韶光老神在在地竖起一根手指摆一摆,“不,不,里面还有栗子呢。栗子产于山上,芡实产于水中,故而这饼叫渔樵饼。”

    邵杰“”再次有了当年面对那些背书如吃瓜菜、写字总能让先生画双圈同窗感觉,真是恨不得拿麻袋套头揍他们一顿啊,但看看沈小娘子漂亮脸,罢了

    沈学霸挑眉,面对邵学渣咬牙切齿脸。

    林晏进来时,便看到两人对望场景。

    沈韶光和邵杰都站起来,沈韶光招呼客人,邵杰则是行礼。

    林晏淡淡地笑道“又见到邵郎君了。”

    邵杰笑着答是。

    沈韶光见缝插针地问林晏想吃点什么,林晏看看邵、沈二人案上东西,微笑道“随意就好。”

    沈韶光与他处得久了,很懂他意思,赶忙也给他上了渔父、樵夫一套。

    邵杰没与沈韶光说完话,不好就退下,正犹豫,没想到林少尹请他同坐。

    邵杰是个多话,朋友们也没有闷葫芦,此时对着个官高爵显话又少林少尹,不免有些不自在,只好就着桌上吃食说些什么“沈记这渔父三鲜嫩得很,少尹尝尝。”

    林晏点头,拿几颗莲子剥着吃。

    “这芡实栗子饼也很好,甜而不腻。”突然想起沈小娘子说名字来,“哦,这饼还有个雅号,叫渔樵饼。”

    林晏看一眼端茶饮过来沈韶光,弯起唇角,取个菜名字也这般促狭。

    邵杰只觉得林少尹这一笑颇有初春时和风暖日冰雪消融之感,不由得再次感慨一个好菜名是多么重要。

    “邵郎君也住在这坊里吗平时并不多见。”

    难得林少尹开口,且又不是保密事,邵杰便道出了原委。

    林晏点头,“选在哪个坊”

    邵杰有些惊愕,那样肃穆沉静京兆少尹竟然过问这个莫非有什么深意

    却又听他对拿着托盘要走沈小娘子道,“你也别忙了,不是要与邵郎君商量选新店址事吗”

    沈小娘子也当真便打横坐在了桌案侧面。

    邵杰“”

    邵杰从袖中拿出自家画图。这图画得不算细致,也不过是看个意思,“这个在永昌坊,在主街拐弯处,比本店大一半吧,里面开阔,梁柱少,格局颇佳,只是索价有些贵;这个在不远永乐坊,稍微小一点,从前是一家杂货铺子,有些老旧,若买下来,门窗地面都要重做”

    听他说完,沈韶光还在思索,林晏已经道“永昌坊不合适。圣人要给广平长公主建公主府,选在了永昌。”

    广平长公主是今上同母所出亲妹,很得圣宠,她公主府想来豪奢广大,而永昌坊并不很大,保不齐一个公主府就占了坊里一半地方,那剩下又还有多少客源

    此事还没发明旨,若非像林少尹这种穿绯袍参加仗下议事,是断不会知道。

    邵杰正要谢他,又觉得不对,抬眼却见林少尹抱起了店里那只三花猫,手摸摸猫脸,摸摸猫头,抓抓下巴,然后不断地顺毛。

    邵杰看一眼边上一脸正经,还在看图沈小娘子,再看看抱着猫很是闲适林少尹,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幸好,幸好啊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77章 情敌是与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