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安小饭馆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49章 细雨剪春韭

第49章 细雨剪春韭

所属书籍: 长安小饭馆

    天气越发和暖了, 连沈韶光这怕冷的都脱了冬装, 穿上了薄夹衫子, 非常应季的碧色,配白裙子, 像脆嫩嫩的羊角葱。羊角葱蘸点面酱夹卷饼, 或者洗净切碎炒鸡蛋,都是极好的,沈韶光一边照镜子,一边琢磨。

    来到屋檐下, 伸手试一试,蒙蒙的细雨最小号的绣花针似的,沈韶光便把伞又挂回墙角,就这么款步走去前面的店铺。

    朝食于三做的是葱油饼、菠菜汤, 配着几样小咸菜和咸鸭蛋。

    咬一口外焦里嫩油滋滋的葱油饼, 看看里面的葱花, 沈韶光觉得于三公主对羊角葱的这个处理方式也很不错。

    于三公主饼烙得很好,不似沈韶光前世的妈。老太太顶粗枝大叶,烙的饼上下两层皮儿,中间一层瓤,被沈韶光的爹笑话, 叫做“一层瓤子饼”。

    但沈韶光的姥姥却能做出抖一抖七八层细瓤的烙饼来,那样表皮没油, 里面没葱的饼最适合抹酱卷鸡蛋吃了此即北方所谓的大饼卷鸡蛋。

    自从有一回沈妈把汆牛肉丸子做成了一锅肉汤, 沈韶光就篡夺了家里的掌勺大权, 只要她在家,沈妈就不用进厨房了,那时候沈韶光十六岁,也或者十七岁。

    沈韶光觉得自己这厨艺,大概是隔代遗传,当然,也可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么多年让如此厨艺的妈喂着,竟然也活蹦乱跳地长大了,真好养活

    其实沈妈也不是没有擅长的,比如家常红烧鱼,比如有点文艺范儿的艾窝窝。但那在一片黑暗暗的料理中,只能算萤火一点点。

    心里埋汰着亲妈,沈韶光脸上露出笑来。

    于三瞥她一眼,吃个葱花饼,喝个菠菜汤至于这么高兴莫不是那林少尹又送了什么东西来了

    于三的目光在沈韶光脸上转了一圈,自从开了春与这林少尹越发亲近之后,小娘子就跟让春雨浇了的菘菜似的,鲜嫩嫩水灵灵,而想到隔壁要拱自家小菘菜的猪,于三一脸糟心,“吃个饭,有什么好乐呵的”

    沈韶光抬眼,都这会儿了还有起床气公主难道让鹅绒垫子下面的豌豆硌得没睡好觉没睡好觉的人不能惹,沈韶光赔笑道“今天的饼好,汤也好,吃得很顺口儿,自然高兴。”

    阿圆似为佐证沈韶光的话似的,又拿汤勺盛了一碗菠菜汤。

    其实这汤真没什么特别的,要说为什么好喝,就两个字菜嫩。最新鲜的嫩菠菜,炝锅煸炒,放水,水开了勾薄芡,然后把搅碎的鸡蛋液淋进去,放盐,点香油,出锅。就是这么简单的做法,就好喝得很。

    于三伸手不打笑脸人,又瞥沈韶光一眼,低头喝自己的汤。

    沈韶光一笑,公主殿下这脾气啊,真是一个月三十天的生理期。

    吃过了于三公主操心、其余三人欢畅的朝食,小酒肆就进入了日常工作时间。阿昌打扫,阿圆择菜,于三把食材做预处理,沈韶光算一算昨天的营业额,收菜贩、肉贩送来的菜蔬和肉。

    猪肉为主,羊肉也要一点,小母鸡、鸽子也要有,各种青菜都要留一些,最近青菜用量比较大。裘家豆腐坊又送了豆腐来,又有油坊送了麻油来似没干什么活,也忙忙碌碌一早晨。

    让沈韶光欣喜的是,之前打鱼的大叔又开始送鱼来了,大大小小的鲤鱼、鲫鱼、草鱼都有,沈记的鱼菜菜牌便又挂了出来。今天送来的两位鲤鱼尾巴发红,一尺多长,做醋鱼正好。话说朝廷为了避讳,不让食鲤鱼,但这岂是能禁得住的官绅士庶该吃还是吃。

    今天菜贩送了很鲜嫩的韭黄来,沈韶光嘱咐于三给自己留一捆儿,中午给大家做韭黄猪肉合子吃。

    韭黄虽算来跟韭菜是一种东西,但更鲜嫩,味道也没韭菜那么冲。把韭黄切碎配着五花肉做馅儿,面和得软软的,揪中等剂子擀薄饼,摊多多的馅子在上面,然后再盖上一层饼皮,把边儿压实,用大号盘子滚着把多余的边儿切下来。饼铛子上刷油,馅饼放上,小火烙熟。

    这样的五花肉韭黄合子,焦黄的皮儿,鲜香的馅儿,一咬流油啧啧

    阿圆让沈韶光说得满嘴哈喇子“小娘子,就只你站在酒肆外说这菜是怎么做的,什么味儿的,也能让不少客人进来。”

    “”阿圆这小动物似的敏锐感觉啊,你怎么知道我前世就是做这工作的

    哪个美食周刊不是带着大量广告单靠订阅卖杂志的钱,早就饿死了。写美食软文是沈韶光当家的本事。

    记得曾经有个酒店新上了一种提子鱼,不香,不浓,不鲜,不烂,有点像不甜的橡皮糖,关键是相当贵,沈韶光夸无可夸,便称赞这种鱼的口感很“俏皮”。后来读者反馈,“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夸俏皮了,关键,我还挑不出错儿来,你们这帮无良文人啊”

    沈韶光觉得,或许就是前世这种虚头巴脑的假话说多了,老天爷看不下去,才让自己穿越当厨子的。报应,都是报应啊。

    正感慨世事无常天道轮回的沈韶光抬眼,细雨中走过来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柳丰,其余几个看着也眼熟,似是与那桓七郎相熟的,但这里面并没有桓七,也不见被自己怼过的那姓陆的。

    沈韶光走出柜台,笑着打招呼“几位郎君好。”又专门问候柳丰,“柳郎君,今日休沐”

    几个士子都对沈韶光点头还礼,柳丰笑着称呼“沈小娘子。”

    好些日子没见这位柳郎君,似是瘦了一些,当然,也可能是脱了冬衣的缘故。

    沈韶光让阿圆端上些清茶,亲自跟他们介绍本店春季主打菜品火锅子虽好,但已经过季了。沈韶光就像渣男们一样,现在早把旧爱扔到了脑袋后面,满心满眼的都是脆嫩嫩的新欢。

    想到渣男,沈韶光便多嘴问一句,“怎么今日没见桓郎君”半点没有阴过人之后怕见面的心虚。

    柳丰告诉她“桓七郎去山南西道游历了。”

    沈韶光点点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人出门游历也是长学问。”

    这个时候礼部试才出榜就出门游历,一定是这科又榜上无名了。若是那德行好的,沈韶光总要叹一句“怀才不遇”,毕竟进士确实难考,谁还没个考试运欠佳的时候但这位大概跟自己一样,也算天道好轮回

    沈韶光自谓不是好人,却被几个士子发了好人卡。因为这几位这一科也折戟沉沙,只能明年再战,或者也要出门“游历”一番,去各个地方碰碰运气,做几年幕僚,回来再考,机会就更大些。今日这宴便是践行宴。

    这几位听了这沈记小娘子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及“读书人出门游历也是长学问”,正是点中心事,又全了面子,当下纷纷笑道“小娘子好见识。”

    送完顺嘴的人情,记下点的菜,沈韶光便回后厨去。

    其中一个士子低声笑道“如今终于知道柳三郎当日为何求聘了,这小娘子到底出身洛下沈氏,确实蕙心兰质,迥异时下一般的女郎。”

    柳丰赶忙制止,“快莫要说这些。”

    另一个士子道“你不知道,前几日三郎与京兆赵录事的女弟定亲了。”

    之前的士子连忙赔礼“是某唐突了,并不知道这回事。”

    柳丰连忙摆手。

    士子们又笑问正式成亲的日子,得知定在今年秋天,几人都遗憾地摇头,恐怕没法喝柳三郎的喜酒了。

    酒菜陆陆续续上来,便有士子端起酒,提前贺柳丰新婚之喜。

    端着醋鱼出来的沈韶光听见了,有些惊讶,也连忙笑着道喜。

    柳丰站起来叉手称谢,许是喝了酒,脸有些微微的红。

    沈韶光外面一派端庄,心里却在打趣,你结婚,谢我什么谢我不嫁之恩这就有点扎心了。

    沈韶光走回厨房,让于三给加了两样菜,“富贵吉祥”“百年好合”,作为酒肆的赠品,贺喜柳丰婚事。

    见两人彬彬有礼,宛若君子国人,特别是这沈小娘子落落大方、一派光风霁月,几个士子倒没了打趣看戏的心,又再次感慨这沈小娘子不愧是名门之后。

    酒肆里人渐渐多起来,恰恰客流最高峰的时候,庞二娘带着婢子走了进来。

    沈韶光一怔,连忙迎过来,“二娘来庵堂礼佛来了”

    庞二娘笑着点头,又皱着眉看坐得满满当当的大堂,“还只当你这里能静静地坐下说会话,吃个饭呢。”

    沈韶光微笑,这个何不食肉糜的姑娘啊,我这要跟你说的似的,正午时分还静悄悄,就合该吃烟喝风了。

    “那算了,我改日再来看你,反正且要在庵里住一阵子呢。”庞二娘受不了店里的喧闹,转身离开。

    沈韶光站在门口细雨里送她。

    “有个事情问你,”庞二娘看看左右,轻声道,“林少尹可曾来你这酒肆吃过饭”

    这是要来“巧遇”真是个有想法又有行动力的小娘子。

    “来过。”沈韶光点头。

    庞二娘大喜,眉宇间的花钿似都更鲜艳了,想了想,问沈韶光,“他经常来吗他爱吃什么”

    林少尹爱吃什么沈韶光有点为难了,这位好像对某道菜没有执念,总起来说口味比较清淡。

    庞二娘不等沈韶光说什么,已经做了决定,“圆觉师太常说小娘子的厨艺好,我从明日,不,今晚开始,便来尝尝贵店的好菜品果蔬。”

    想起阿圆让自己站在酒肆门口介绍菜品做法口味以拉客的说法,沈韶光无辜一笑,这个食客真不是我拉进来的。

    但,来都来了,一定要留住,沈韶光笑道,“小娘子早些来,我给小娘子留最边上清幽的位子。”

    “好,沈小娘子,晚间见。”

    沈韶光笑眯眯地目送她带着婢子们离开。伞下,一身淡粉衣裙的庞二娘,像一支粉薄红轻的初绽杏花。

    那位林少尹也就是长得好些罢了,美色误人啊沈韶光摇摇头,走回屋里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长安小饭馆 > 第49章 细雨剪春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