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5章

    赵垒问:“谁?”

    许半夏笑道:“野猫她爸,就是你上回机场看见的高总。刚刚看见我们了,拿话来堵我。”

    赵垒笑了一声,不予置评。只是对苏总道:“等下就到我们房间说话吧,比较宽敞,还对着西湖。”

    苏总笑道:“很没道理,你们比我早到一点就有临湖房。我昨天预定的都没有。”

    等苏总出去电梯,许半夏才对赵垒道:“我叫高总订的房间,这地方似乎临湖阳台房永远没有。”

    赵垒终于可以趁没人摸摸许半夏的脸,道:“猫师傅水平就是好。”

    苏总很快就独自上来,闲闲走到窗口看了下,对赵垒道:“还是你这种外资企业大方,我现在都不舍得花钱。”

    许半夏忙着倒茶,作其贤惠状,赵垒笑道:“不是我开的房间,是胖子一早订下。她昨天还特意帮你去鑫盛看了一下。”人前他就不叫他的独有称呼了。

    苏总眉毛一挑,看着进房后只穿了件红白细斜条衬衫的许半夏,原来赵垒的女友是这种事业型的,也看不出。“许小姐,听说鑫盛已经全线投产了?”

    许半夏把他的茶给他放上,微笑道:“叫我胖子吧,大家都那么叫我。鑫盛全线投产是指生产线,他们的环保至今还没上,听说除尘一直开不起来,好像是电子除尘吧,所以干脆别的也不开了,酸性废水排放也亏他们想出馊主意,在空旷处多买了块地,拿围墙围起来,废水就一点不处理,直接排进空地上挖的大坑里,靠那大坑往周围泥土渗水。好像排放也不是太多,居然这种土法渗水速度跟得上。”

    赵垒与苏总都是一脸不置信,赵垒忍不住问:“什么?胖子,你会不会看错,会不会把冷却水看作是酸性废水了?酸性废水直排,性质太严重了。”

    许半夏笑道:“哪里会错,那条管道就是从几只老大花岗石槽里面通出来的,再说冷却水都是经冷却塔循环利用的,怎么可能排放掉?伍建设哪里是那么不会算计的人?”

    苏总忍不住问:“酸水有没有拿石灰最简单处理一下?”

    许半夏摇头,道:“没有,没看到有处理,我想着他们也应该不会用石灰处理,否则絮状钙沉淀会糊住泥土,导致渗透不畅。这块地周围看来得废了,不过现在是冬季,还不大看得出周围植被有什么反应,都是荒着。”

    赵垒与苏总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与许半夏不同,比较正规,很是接受不了这么个恶性破坏环境的事实,虽然赵垒知道伍建设肯定会制造污染,但没想到他连酸性中和的处理都不做一下。苏总看着赵垒道:“被他们这么折腾,那块地周围不是得永久性废了?”

    许半夏道:“肯定废了,这会儿还看不出,等春天雨水一多,地下水与地表水汇一起的话,废酸扩散得更块。不过怎么也得等春天才看得出来。我还怀疑铁离子也得在地表冒出来,到时一片焦黄。”

    苏总倒吸一口凉气,道:“那些私营企业主什么都做得出来,为了赚钱,只差杀人放火不敢明着做了。污染?污染对他们恐怕是小菜一碟。”

    许半夏听了不由自主地脸色一沉,她做的好事虽然已经被塘渣掩盖,可她自己内心最是清楚。而赵垒不知内情,在苏总说到私营企业主的不是的时候,已经敏感地装作随意地将手伸过去按住许半夏的手,微微用力算作安抚,却看住苏总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这些已经足够他们下马。”

    这时有人敲门,许半夏跳起来去开,原来是苏总的女友,人家一来就乖乖地柔柔地坐在苏总身边,许半夏想到自己却是与赵垒一人各占了一个双人沙发,看来自己很不自觉。不过她倒茶还是比较自觉的,自己觉得还是颇有一点女主人的样子。

    苏总道:“胖子看的还不能算数,我得叫专门人去取证。最好捅到电视台去。只是目前不是很看得出污染的破坏,这是个问题。我也有点矛盾,难道坐等容忍这种污染扩大深入以至无可救药?而且我的设备也急等着开启,我们都等不起。赵总,你怎么看?”

    赵垒想了下,道:“环保许可证他们不知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你的动作可能要做大很多,还得把当地环保都揪出来。否则污染不显著的话,你即使帮他们闹出来,也不过是罚点款,责令整改而已,不会太打击他们。如果环保许可没有的话,那是最方便的。”

    苏总想了下,拿出手机就找人,叫人查一下鑫盛有没有通过环保评审。许半夏心想,自古都是民不与官斗,看来至今还是如此,看人家办事多方便,一个电话就可以查政府机关的资料,即使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壮。忍不住坐到赵垒身边,轻声道:“技术人才市面上不是可以挖到吗?不行去东北挖。他们主要关心资金就行啊。”

    赵垒轻道:“他们的产品冲突才是关键,伍建设咄咄逼人,哪里肯让出市场给省钢?你又不是不知道伍建设这个本性,他更可能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才刚恢复的省钢。眼下省钢只有想办法先把伍建设废了,否则哪里竞争得过他,成本先打不下来。”

    许半夏点头道:“是,省钢总得在环保上面花点钱。两下里打价格战的话,省钢就不会是对手了。苏总还真得下决心灭了伍建设。其实不用别的,只要让鑫盛停上半年,伍建设就得要命了,他买鑫盛的钱肯定很多用的是银行贷款,流动资金贷款私用到固定资产投资上去的。如果银行此刻因此收回贷款,他的母公司都得给拖垮。”

    苏总打了电话,立刻道:“他们很快会给我查出环保问题。你们刚刚在谈什么?再跟我详细说一说可以吗?我隐约听着很有意思啊。”

    赵垒道:“胖子的猜测应该有道理,伍建设的资产应该没那么多,我问了阿郭,他也这么推测,听说收购鑫盛用了很大一部分银行贷款。苏总,你只要有办法让他们环保的问题暴露,停产整顿,他们的资金链肯定出现裂口。然后揭露他们银行贷款挪用,从上而下责令给伍建设贷款的银行停止贷款,审计违规放贷,伍建设的母公司可能都得被迫停产。到时你再现身,等他自己找上你谈条件吧。”

    苏总笑对赵垒道:“问题就这么解决了?这么简单?我本来还准备拉上你去鑫盛看看。谢谢你,胖子,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我都在想,怎么才可以不把我们赵总牵连进去,又可以让我搞个清楚。”

    赵垒也不避人,一只手放许半夏肩上,轻轻抚着她的头发,一边对苏总道:“你相信胖子,她看的厂只有比你我多,她得出的结论一般不会有常识性错误。她昨天也是想着我们今天会面后可能会觉得应该实地去看看才能心里踏实,她怕以后事发,牵连上我与伍建设结怨。所以她自己过去看了一下,她没关系,她出了名的爱看厂,再说与伍建设现在有生意来往。”说着,拿眼睛笑视着许半夏,心想,这家伙,路子实在是野,对他也是真好。

    许半夏笑道:“苏总,趁着天冷衣服穿得多,如果要针孔摄像的话,赶紧拿来给我去做,我进出伍建设的鑫盛没有人管。天一热,我就帮不上忙了。”赵垒闻言看许半夏一眼,她怎么这么热情主动?是不是又看到什么商机了?还真是会钻营,想当初自己就是被她钻营进的,当时她想出来的法子还都真是投其所好,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好笑。

    苏总听了笑着道:“虽然你的办法是最好的,但是你看电视上揭发什么违规的时候,前面总是要加一大段记者如何千辛万苦排除万难的噱头,似乎非此就显不出奸商的险恶,危害的巨大。可见什么事都有什么事的套路,我们就让他们专业人员去做吧。回去我就跟他们联系,不过可能要缓缓再做,肉眼看不出的污染,如不能触目惊心,效果不会太好。”

    赵垒笑道:“行规,呵呵,蛇有蛇路,蟹有蟹路,确实,记者们知道怎么制造效果。不过我们得担心一点,万一他们在后面的时间里把环保跟上的话,你就抓不到把柄了。”

    苏总正要说是,他带来的女友忽然问了一句:“他们把环保抓上去的话,那不是好事情吗?”

    在座三个自诩见多识广老谋深算的人一下都是无言,忽然感觉,他们的处心积虑,曲线救国,在一个单纯的女孩眼里是那么不堪一击。揭开他们所打的所谓环保的幌子,内里原来也一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半夏不由靠到赵垒肩上,轻笑道:“看来都不是东西,你也变坏很多。”

    赵垒讪笑道:“从来都不是怎么太好的人,只是今年忽然感觉做坏事的个人成本很低,产出效益很高,诱惑太大,想让人不做坏事都难。”他知道许半夏只是与他开玩笑,所以他也半真半假。

    苏总则是对他的女友和蔼可亲地解释道:“商场不同于生活,那是一个你死我活的丛林,既然身处丛林内,就得遵循丛林法则,跟着别人弱肉强食。但是我们又是文明的人不是?因此吃人的时候必须打个幌子,掩饰自己丑陋的本意。比如造反叫清君侧,打劫叫劫富济贫等等。我们现在的幌子叫拯救环境,可最终目的只是为了打击我的对手。至于他们环不环保,不是我们最终需要的结果。你明白了吗?”

    女孩也是个拎得清的人,听了苏总一堆解释,笑道:“我明白了,你们这是在耍阴谋呢。我听不懂,还是给你们定吃晚饭的地方吧,张生记好不好?我问我爸爸的秘书抄了电话地址呢。”

    女孩此话一出,许半夏立刻想起赵垒以前的女友,斜眼睨向他,见他倒是没什么反应,显然是她多虑了。随即又愤愤不平地想到,人家的老爸都是人,怎么就她许半夏的老爸不是人呢?

    苏总摆平女友,这才轻咳一声,道:“赵总,鑫盛这件事,我回去再行安排吧,你说得对,得抓紧时机。这个嘛,知道省钢换将,主动跟我联系想要回来省钢的工程师有那么几个,我会叫他们密切注意鑫盛的举动。最主要的是,我想向你了解一下市场,都说你高瞻远瞩,把握市场的神经是一流的。”

    苏总这话说得非常客气,可以说能把赵垒全身毛孔熨得妥妥帖帖,只是赵垒再不是以前的赵垒,他现在已经非常明白恭维话背后的实质,更明白人家的恭维话其实冲着他的身份而来,而不是他本人,所以听到这种话,甚至还是从一个新贵口中说出的这种话,他已不会如以前那么得意,而因此滔滔不绝,如演讲般长篇宏论。他只是微笑着对苏总道:“苏总,这儿有个高人,胖子她现在掌握着北方两家小钢铁厂的生计。你现在最大问题还是没米下锅,省钢的生产搞不起来,即使把鑫盛弄倒了,那些技术人员也不一定会回去省钢。你现在如果单纯依靠银行贷款的话,我怀疑你即使通过关系,贷款的额度也不会太高,因为现在银行也比较滑头,在推行公司化经营。我建议你多方筹措,考虑一下民间资本。这方面,胖子应该可以提供一些操作办法。”

    许半夏听了立刻心领神会,赵垒说了这么一席体贴苏总的话,其实是在替她铺路,赵垒知道她想打入省钢的野心。不由把握着赵垒的手略略使了下劲,赵垒也很快回以一握,两人心灵相通。

    苏总正为资金问题头大,现在又没有什么国家拨款,省钢虽然是省里的一块牌子,但是政策可以倾斜,资金还是得自己解决,所以他听到赵垒的话,眼睛一亮,立刻就道:“民间融资是条路子。”

    许半夏胸有成竹地道:“民间融资包括的面很广,不过有一种比较臭名昭著,就是高息借贷。因为国家政策规定,法律保护的民间借贷利息不是很高,所以高息借贷非法操作,很容易出状况。我们做的比较不一样,我现在操作的一般都是来料加工,生产厂家依靠我付的加工费维持工厂正常生产,然后依靠他的自有资金赚取利润。当然,时间一长,工厂的自有资金会慢慢积累起来,而且,因为资金滚动量加大,在银行留了好的案底,银行贷款也会跟进,他们会越来越不愿意给我们做加工,我们就只有退出这个市场,发掘另一个新市场了。”

    苏总听了想了想,道:“这倒是个办法,目前我们最大问题还是没米下锅,等着找米下锅,就跟赵总说的一样。如果有来料加工也愿意做,只要设备转起来,不用再靠银行借款发工资,人心自然不会再散下去。否则,工人一月也就几百块,好做赖做都差不多,想管也管不起来,除非指着鼻子盯着他们骂,他们才会拨一拨动一动,那怎么行。我也不想再听银行行长跟我哭穷。胖子,你谈谈具体操作,如果可行,我加工费从优。”苏总办事倒是非常爽快。

    赵垒一捏许半夏的手,止住她的话头,自己微笑道:“苏总给我们胖子面子,不过省钢毕竟是中型企业,胖子的资金也就杯水车薪,而且她已经在北方扎根,现在要把资金从那边连根拔起,转移到省钢来,一来不现实,二来也没那么快。再说,国家政策一向是扶持省钢这样的国营钢铁,打压小钢铁,所以只要你省钢一转起来,银行贷款会很快一笔笔跟进,不像北方小钢铁要获得银行贷款很是艰难。所以胖子即使在你那儿做来料加工,只怕也没多少日子可以做。很快就得撤离。苏总,你制定民间融资政策的时候,可能得考虑到这些制约。”说完这些,却又一本正经地对许半夏道:“不过胖子,我还是希望你投钱到省钢,你每天窝在北方,我想见你都不方便。而且,苏总是我校友,你得优先考虑。”

    许半夏一听,心里放声大笑,这个赵垒,她许半夏已经欺苏总是行内新手,才把人家最不愿意做的来料加工先入为主地强加给苏总,方便她许半夏以后操作,而赵垒却一点不领苏总爽快答应的情,又数落了省钢的一堆不是,要苏总继续让利,看来也就只有加工费上再作优惠了。可最后还做一把好人,显得他的考虑一点没有功利,纯为大家个人问题着想,叫人不相信也难。再一想,现在的苏总与一年前的赵垒差不多,也是少年得志,热血沸腾,世界在他面前是玫瑰色的。而且,苏总还不如赵垒,起码赵垒非常懂行。所以,现在的赵垒要打发这么个一年以前赵垒似的苏总,简直是轻车熟路。

    不过许半夏还是一脸正经地看住赵垒道:“你叫我回来我就回来吧,再说我现在新厂也要开始上手了,总是南北两地飞不是办法。也好,我把资金脱出来,苏总这儿的忙帮完后,正好我的新厂落成,到时苏总不要我们的资金了,我们刚好拿来运转自己的新厂。”

    赵垒很诚恳地对苏总道:“也不是帮忙,说到最后,还是互利。胖子当然无利不起早,苏总正好因此开动省钢,大家都有好处。”

    这话苏总很听得进去,若是单纯只说帮忙的话,他这人心高气傲,即使受了,心里也有疙瘩。一个“互利”说下来,他很容易接受。当下,便与许半夏讨论资金打入日程。不得不说,苏总还是有才气的,进入省钢短短那么一个多月,已经把内部的财务状况基本搞清,各色数据信手拈来,熟练得似乎已经把这些数据运用了一辈子似的。赵垒与许半夏都是心想,此人只是少了一点历练。

    第四十八章

    “胖妞,快点,等着你呢。”卧室里传来赵垒慵懒的声音。听到这话,许半夏的心还是抑制不住猛跳了一下,但只随口回了一句:“等我干什么?”因为她正专心研究着赵垒放在洗脸台上一片蓝汪汪的瓶瓶罐罐,相比之下,她花花绿绿的两三瓶护肤品就显弱势了。

    赵垒好奇,下床过来看,果然看见许半夏拿着他的一瓶护肤品在仔细研究。不由一笑上去问:“研究什么?我还等着你把东北的事赶紧往下说呢。”

    许半夏直起身,正好落入赵垒怀抱,“帅哥,我研究了半天,发觉你一半东西花在你的胡子上了。还好还好,幸好我还认识几个英文字,否则都快误会你是不是油头粉面。”

    赵垒抱着她,下巴支在她的肩膀上,笑着拿没刮过胡子的脸蹭许半夏的脖子,道:“对了,我差点忘记给你带来的礼物,来看看?你在用……哦,你用的是HR系列,我自作主张给你带了娇兰系列,行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熟年作者:伊北 2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3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4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5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