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4章

    还是没有说话,默契得好像是老友。赵垒很不想想起女友,可是又不能不想到,以前,女友对他好得没有原则,等他离职失势后,则事事都不顺她心,诸多指责,晚上回去晚点,她会从家里打电话责问你现在失业,哪里还有那么多交际应酬,一点不顾他此刻心情好坏,非得他低三下四顺了她意才罢。

    刚才于卡拉OK厅来电,非要限定时间叫他回家睡觉,赵垒解释半天没用,也不知女友哪里吞了枪药,哭着与他辩论半天,就是不听他的解释。旋即又来一个电话催他回家,可惜给伍建设敲了手机,于是这个不接电话便成了大罪,等他气急败坏地连被撕破的T恤都没换地赶到女友家里,原想以此获得女友同情,但很不幸,女友只是冷冷地说他没用。赵垒一颗心凉了大半,回家郁闷得怎么也睡不着,气得团团乱转。

    没想到许半夏还能令他笑出来。

    想到这里,赵垒又忍不住与许半夏碰了碰酒罐。许半夏大致知道赵垒在想什么,但不去劝他,他是个有担当的人,就像她也是,有事自己心里闷着解决掉,最多实在闷不过,找个朋友喝酒打发最难度过的时段。今晚只要陪他度过就成,罗嗦话是画蛇添足。赵垒前面已经说得明白,他很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

    两人一直到喝完半打啤酒,才起身回车。还是赵垒开车。车子开出后没多久,赵垒看见许半夏闭着眼睡觉,只得大声叫醒她,“胖子,有点义气好不好?就算是我开回去,半夜三更的你也得跟我说说话,免得我疲劳驾驶,一车两命。你清醒一下。”

    许半夏被赵垒叫醒,郁闷地直着眼睛看着这张自己总也不能抗拒的脸,被他叫醒都生不来气,只有扭了一脸的鼻子眼不吭声,以示抗议,老天,明天另一只玉面狐狸会不会那么难缠?“老大,是不是开始数桥?”

    赵垒看着觉得好玩,笑道:“我说跟我联系过的单位给你听,要不要?你帮我一同分析。”

    许半夏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支起身子两眼闪亮地道:“你说,你说,我听着。给你开车也行。”

    赵垒笑了笑,怎么有这么投机的人,以前一直只见她笑嘻嘻地什么都好,没想到也有选择,这副假面具还真是了得。于是,赵垒便减了速度,把这半年来与他联系过的职位一一道来,而许半夏则是随时插一句话,于她认为不合理的地方问个为什么。

    其实赵垒也并不是想要许半夏帮他一起拿主意,他自己的本事特长爱好雄心他自己最清楚,去哪里更适合他,他心中早有成算。只是今晚忽然与许半夏有了同甘共苦的意思,心里很想与她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在详细介绍企业的同时,把自己的考虑也一起说了进去。

    因为说得详细,许半夏不时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几次下来,赵垒感觉很是收益,便下意识地说得更加详细,不知不觉到了许半夏家小区门口,可话还没完。许半夏看看已经微微发白的天色,犹豫了下,还是没有提出邀请赵垒去她家说话,干脆坐在车里把话说完。一边在心里想,这年头,怎么高级管理人员这么稀缺,一个赵垒居然有那么多机会。

    最后听完,许半夏问:“你似乎是倾向那个正准备开工的企业?会不会太累?这个企业的规模很不小啊。”

    赵垒此刻也是疲意袭来,伸了个懒腰,道:“他们看中的是我有外资新厂一手一脚启动的经验,我看中的是他们的规模和在市场的优势地位,只要顺利投产,后面的日子不会难过。再说母公司在国外规模太大,上面董事会的操作也会比较规范一点,不至又来一次有太多人为意志左右的政变,我还真是被那种没有规矩可言的东南亚家族式董事会搞得没脾气了。”

    许半夏想了想,道:“这下你得把全副身家都搬过去了,可惜了这儿已经打下的根基。”

    赵垒扭头看着许半夏,看了好一会儿,才道:“胖子,你上去睡觉吧。”

    许半夏“嗯”了一声,准备起身,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那个你最不可能去的私营小轧钢厂,他们有没有承包或者出手的意思?大约多少资产可以买下它?”

    赵垒愣了一下,很直接地就道:“胖子,你最好不要沾手,这种私营企业,你除非全部盘下来,否则里面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都会叫你头痛死,否则你说好好的一个厂,人家都活得好好的,他们怎么可能维持不下去?而买下这个厂,你还没这实力吧?”

    许半夏已经困得脑袋有点不大灵活,费劲地想了想,道:“大约需要多少资金才可以买下来?”

    赵垒看着许半夏,道:“胖子,你先回家好好睡一觉,我现在也迟钝得很,回头再与你商量。”

    许半夏疑惑地看了看赵垒,见他一点没有困意的样子,哪来的迟钝。叹口气,不陪他了,本来这一阵身体就不怎么结实,再不睡一会儿,只怕白天会顶不住。心中着实垂涎赵垒说的那个轧钢厂,不知赵垒为什么好像不愿跟她说的样子。

    只是这一晚下来,赵垒以往遥远而高大的形象在许半夏心中破碎。神是她自己的心造起来的,神也是被她自己的心击碎的。赵垒并没有什么不好,他还是畅销于世的大好青年,还是卓尔不群的英俊男人,如今更是成了她许半夏的兄弟哥们,只是已经沦为与许半夏一样的凡人,许半夏自己用心为他涂上的一层玫瑰金一下失色。

    许半夏不知是什么感觉,有点失望,有点失落。不过也好,心头又少了一点牵挂。多一个兄弟,少一个梦中情人。

    第三十一章

    许半夏去接屠虹的时候,还是一样的飒爽英姿,这一点对许半夏而言不是难事,最难的还是宿醉加少眠,第二天起床才是真的艰难。不过屠虹拿眼睛一溜,便看出许半夏眼圈周围的黑影,显然是昨晚睡眠严重不足。想到车上偷听到的“鸭子”一说,难道她昨晚真的与鸭子有什么纠缠?心里不由替许半夏惋惜,这么年轻,找个合适的同居也好过找鸭子,猥琐了点。

    许半夏见面也没多说,只是说了句“走,我们找一家吃黄鱼面的店”,便领着屠虹往外走。屠虹好奇,什么叫黄鱼面?“是不是面条上面躺一条黄鱼做浇头?早上吃这个会不会嫌麻烦一点?还有点腥。”

    许半夏笑道:“你放心,我不是属猫的。这一家的黄鱼面比较精致,是把黄鱼肉剔骨打碎,与面粉拌一起,压成面条才行,所以鲜味是由内而外的,即使光面也好吃得很。对了,我昨天请教的有关保释的事你帮我问了吗?”

    屠虹道:“我帮你存在电脑里,等下我不用电脑,你有空看看就是了。我以前吃过的所谓黄鱼面,是把普通面条与黄鱼肉煮一起,看来不是很正宗。”

    许半夏觉得聊天有点无聊,也就懒得多说,专心开车。最多把路边属于高跃进公司的资产指点一下,也就三言两语,比如说这块地是高跃进刚刚中标得来的,那片小区人气很旺,是高跃进公司开发,那幢大楼不知是不是属于高跃进公司的产权,不过底层是他们公司产品的销售展示厅。屠虹也不多嘴,只是很认真地随着许半夏的指点一一看来,偶尔问一下比如高跃进开发的小区品位如何,他的产品在本地口碑如何,许半夏知道的就说,不知道的就说不知,很是简单爽快。不过许半夏心中暗暗把那些问题收进记忆,也懒得多考虑,到时一起打包交给高跃进自己去考虑去。今天累得慌,不想动脑筋。

    黄鱼面确实叫人惊艳,当然价格也不低,汤汤水水的一碗下去,许半夏觉得不过瘾,想再叫一碗,临开口时候才想起对面还有一个客人在,忙客气询问:“沙包,还要不要再来一碗?我吃着觉得还不够呢。”

    哪料到屠虹一边吃,一边于百忙之中空出嘴来道:“我还要两碗,一碗先上,另一碗候着。”

    许半夏不得不傻了眼,屠虹怎么这么能吃,看他样子也不胖啊。犹豫着叫来小二又吩咐了四碗。“沙包,你如果只为消灭我的钱包的话,不如留着胃口晚上吃鲍鱼时候用。”

    屠虹看着许半夏笑道:“自从吃了你一顿打后,我已经报名开始学跆拳道,不妨预先说给你听,免得你总是手痒想拿我当沙包打。锻炼后胃口很好。”

    许半夏听了也不由笑出来:“你这种半路出家的有什么用,两天下来也就最多开了胃口,酸了腰肢,想跟我打架?我可是从小实战中练出的身手。不过你学点身手也好,我看见你更加跃跃欲试了。”

    屠虹笑笑,他去练跆拳道本来只是挨打后的一时冲动,但真练上手后,感觉全身充满活力,精神状态好得不行,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你也吃三碗?不减肥?”

    许半夏冲口而出:“减什么肥,吃少了连活力都没有了。”随即想起,当初怎么会想到减肥?减得都差点要送到老苏那儿躺着了。茫然之中,忽然感觉,其实还是为了赵垒吧?看见赵垒后就一门心思地想吸引他的注意,所以节食,所以锻炼,可是最终吸引赵垒的还是她的脑袋。如今……还是放开了吧,减什么减,赵垒都要走了。心里不知哪根弦给松了开来,浑身一阵疲乏,忍不住一个哈欠上来,止也止不住。

    这个哈欠在屠虹眼里,便是纵欲过度的表现,心里只为许半夏可惜,这么一个率真爽朗聪明的女子,居然会钻进色字里面,本来是他欣赏的卓尔不群,如今则只是一个匪婆子而已。不过萍水相逢,屠虹并不会对此有所非议,只是好像不是很想见到她了。“许小姐,我吃完饭后,准备去计委探访一位朋友,你直接送我去那里好吗?”

    许半夏装傻:“你要了解高跃进的话,我陪你把他的公司一家一家地踩点过来就是,去计委干吗?你还不如去工商税务打听比较直接呢。”

    屠虹微笑一下,道:“也不全是了解高跃进,计委那个人是我的朋友介绍的,我想通过他大致了解一下你们市的宏观经济理念。”

    许半夏点头,道:“明白了,不是你真正的熟人,只是朋友的朋友,不过,沙包,你究竟是律师还是经济师?怎么我看你了解的事情都是与经济有关的呢?对了,不要叫我许小姐,听着怪别扭的,朋友们都叫我胖子,你也这么叫吧。”

    屠虹不是扭捏的人,当下就微笑道:“好,胖子。我觉得一个做律师的人了解一下经济学的话,对拓展视野比较有好处。不是有个概念叫交叉学科吗?其实也不一定只用在理工科上,人文学科也需要交叉。”

    许半夏想了想,道:“你的话大而空,骗骗小姑娘还是不错的。沙包,你最后有没有约高跃进出来见一面的想法?如果你要见的话,一定要带上我做你秘书,我也想见见这个人。”

    屠虹不由好笑地道:“你也算是本地一个小名人了吧,怎么还没见过高跃进?”

    许半夏想都没想就反驳一句:“你常在北京呆着,是不是很有见江主席的机会?”

    屠虹只是笑道:“行,以后我要见高跃进的时候,会和你说一声。这回我只是过来看看,大致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接触的必要。定下大方向后,会让工作组与高跃进接触,你就静候佳音吧。”

    许半夏眼见屠虹回答得爽快,不由吊得她好奇心起,忍不住问:“你们究竟想要对高跃进干什么?好事还是坏事?怕不怕我拿了你说的话去高跃进那里换钱?”

    屠虹笑道:“我们做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不过是我们自己还没打算要不要做,才不想接触高跃进。高跃进的企业树大招风,不知有多少单位从外围打听着想要从他那儿分一杯羹,你说他会搭理你的告发吗?”

    许半夏心想,原来他是这么考虑,怪不得一脸坦荡,说话有恃无恐的样子。如此的话,许半夏觉得自己都可以替高跃进拿主意,又不是什么坏事,轻松接触一下也好。便也不再与屠虹兜圈,问道:“如果不是公事公办,只是从一群朋友闲聊的角度与高跃进随便谈谈你们的考虑,而不是以你的公司出面正式交谈,你想不想接触?你如果想的话,我会努力通过与高跃进熟悉的朋友替你安排和他吃一顿饭,算是我为把你当沙包打而负荆请罪。我感觉这种接触比你在外围使劲打听有好处,省得做那么多无用功。”

    屠虹听了立刻来了精神,道:“如果有那种机会的话,当然是最好,熟人之间随便聊几句,探一个口风,比我们做外围调查了解他们的动向要好得多,即使他没那个意思,反正也只是私人随便聊天,对我公司没什么损害。我们早就有跟高跃进随便谈谈的意图,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私人朋友性质的引介人,你要是能帮我引见的话,不知省了我多少事。”

    许半夏心里有了计较,看来这个提议不错,高跃进肯定也会接受这种没有后遗症的私人会晤。“好吧,那我就去替你努力一下,不过你还是做好两手准备,自己该忙什么还是去做,免得万一我这儿没希望的话,误了你的大事。作为一个小小的条件,你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究竟想了解高跃进的什么?”

    屠虹觉得许半夏说的话比较实在,没有一口答应,拍胸脯保证,所以他也就答得实在:“要了解的东西很多,不过最主要一点还是想知道高跃进是不是一个好虚名的人,如果是的话,一切免谈,如果不是,我想推荐他借壳上市。私人谈话的话,也就三言两语,对方的心意了解清楚就好,公对公的话,那就得拿出厚厚一本方案来说话了。”

    许半夏觉得换作自己的话,借壳上市的方案她会接受,听说上市需要做很多磨人的工作,报批尤其麻烦,看高跃进忙得焦头烂额火气冲天,躲一边吹那杀鸡杀鸭的笛子出气,连女儿都照顾不了便可知。送了屠虹去计委,她便一个电话打给高跃进,一点不添油加醋地把与屠虹的对话汇报了一遍。

    高跃进听了有点不置信,“胖子,你对那律师了解多少?是不是真是我了解的那个公司的人?会不会是什么骗吃骗喝的?你看着他进计委哪个办公室了吗?哎哟,别连色也被人骗去才好。”

    许半夏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还真有可能呢。“怪不得私人会见这么难求,大家都互相在提防对方是骗子呢。算了算了,我这中间人也不做了,别害了你才好。我自己也省得为你跑腿,把这几天都搭在那人身上。”

    高跃进笑道:“给我跑腿是有报酬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家有遗产作者:连谏 2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3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4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5兄弟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