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不得往生(野蛮生长)目录

第5章

    饭后,冯遇因为有事,所以非常巧妙的反对了裘毕正再去唱卡拉OK的提议,大家各自散了。不知为什么,许半夏看着包小姐上赵垒的车,由赵垒送回家,心里酸溜溜的。不过许半夏很快就不当回事,坚持要送老宋回宾馆,理由是先认个路,方便明天去接老宋。没想到赵垒就那么痛快地答应了,是以许半夏更是酸溜溜地想,这个赵垒恐怕是巴不得能尽快获得与包小姐单独相处的机会吧。

    不过相信经此一役,她在赵垒心目中的地位得以稳固不少。只是许半夏在送完老宋回来途中心里在想,那么在意赵垒,是不是还有其他企图?不过这小子长得真是够上台面,看着都舒服,更别说还有这等地位衬着了。

    老宋与赵垒也不过是泛泛之交,得许半夏鞍前马后一天陪着跑下来,早把许半夏视作亲人。因为许半夏比赵垒主动灵活得多,还替他想出要找到合适的码头,合适的仓库。老宋都不知道这么个胖姑娘认识的人怎么会这么多,说起来到处都是哥们朋友老同学,去开发区办手续一路绿灯不说,那或许还是人家招商政策做得好。没想到看码头,看仓库,看未来的办公室,都是最合老宋心意,什么合同意向之类的,老宋一天完成不了的,都可交给许半夏处理。他忽然发现,明天回总公司简直可以称作是凯旋,只需得意洋洋把东西拿回去等老总敲章就行。所以在心中对许半夏感激不已。

    许半夏第二天早上送老宋上机场的任务是晚上的饭局中向赵垒争取的,老宋赶的是八点的飞机,赵垒起不来,乐得推给许半夏。而这个时间对于许半夏来说,并不怎么早,她出门锻炼还比这要早半个多小时。只不知老苏对于她的缺席作何感想。

    童骁骑最近很忙,一大半时间是在车上度过,因为他觉得不能辜负老大对他的期望。除许半夏帮他接的生意外,他自己又拉了两家,最近似乎有两辆车子忙不过来的趋势。

    好不容易逮着一天早上起得来,忙殷勤地开着从小陈那里抢来的,原本属于许半夏的旧普桑,来陪老大跑步。许半夏一早收拾停当,龙行虎步地带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狗漂染下楼,一见童骁骑就笑:“干什么,难得有天舒服点的,不会好好捂着空调睡一觉?”

    童骁骑虽然是献殷勤,可是脸上的神情却是冷肃得很,微笑,还是微笑,即使见了老大也不会把微笑的温度提高太多,因为他的浓眉深目遮盖了眼睛可以释放的热情。“小陈说,女人若蓄意减肥,一定是受了刺激。”

    许半夏做着伸展动作,不以为然地道:“我是女人吗?好像别人都没把我当女人看。”

    童骁骑没做伸展动作,只是袖手站在一边,简短地说一句:“不是。”

    许半夏笑道:“跟你实说了吧,原本收废品由你和小陈一起操作,我不用怎么出面,你虽然年轻,可是够骠悍,说话就拔刀子,没人敢和你比狠。有你管着,那些小泼皮谁敢乱来?你进去后,小陈面嫩,一个人难以应付,只有我出面。你说,那帮小无赖谁会服一个嫩生生的标致丫头?我只有胖成这样了,他们才不会拿我当女人看。你现在出来了,虽然不去小陈那里坐镇,但是名头放在那里,比古老时候衙门门口的石狮子还震得住,我还要那么胖干什么?我好歹也是祖传中医世家出来的,能不知道胖有百害?”说话间开始慢跑出去。

    童骁骑心想,你以前虽然年轻,但并不生嫩,眉眼英气勃勃,虽然也有动人处,但离标致有点距离,远不如现在白白胖胖的可爱。“胖子,你也真狠得下心。寻常女孩,稍微长上一斤都要满世界乱叫一通的。”

    许半夏但笑不语,跑出小区了才狠狠地道:“我可以很快长胖,也可以很快减肥。”说话间,脑袋中浮现出那晚随着赵垒出席的包小姐的窈窕形象。

    童骁骑虽然没应声,但心里很确定,依许半夏一贯狠辣的手段,她要做到什么,一般都是排除千难万险非做到不可的,减肥,指日可待。

    许半夏跑了一会儿忽然问:“阿骑,你的两辆车真的不够用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安排安排出车时间,看能不能更合理一点?”

    童骁骑道:“那最好。前天还被郭总埋怨了一顿,说我们耽误他们的时间。”

    许半夏“嘁”了一声,笑道:“别人的埋怨你得重视,这个郭启东嘛,当他耳边风,谁家的回扣能有我们那么高?这连蚊子腿上都会刮肉的人,他能舍得放弃我们给他的肥肉?敷衍敷衍他,话说得好听一点,有别家生意的时候你照样先做别家的。放心,工厂一般都有几天的原料库存的,郭启东小心眼才会连这个也埋怨你。不过他家的出货你得盯紧,否则他手下的业务员会不服,找上别家运输公司。”

    童骁骑应声“好”,随即又道:“不过有时候还是忙不过来,前一阵我不得不找朋友解决车子,不过这人看见麻将牌就挪不开身,我只能叫上小陈帮忙。这样也不是办法。”

    许半夏点头,道:“对,总不能为了可能要用到这个赌鬼的车还专门配一个司机候着。阿骑,你看看,哪里还有二手大卡转让,我们再添一辆。你说得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只有两辆车,大的生意接不下来,小的生意我们又看不上眼,不上不下,算什么意思,索性好好做大了。我看你这一个月来也赚得不差,买两手车不足的部分我先替你垫上。”

    童骁骑疑虑地道:“胖子,我们还有一辆车的车款还没付呢,买新车的事还是缓缓吧。”

    许半夏满不在乎地道:“小农经济的才量入为出,欠债怕什么?能欠债也是本事,只要产出比利息高,欠债就没事。现在车在我们手里,他们哪里搬得走,我们要是手头没钱,先付他几个子儿,其他能拖就拖,不一定非得准时付款。你现在转得很好,我只担心你新手上阵调度不过来,否则不会只给你两辆车玩玩。好好做,等自己够格设立公司了,我帮你申请银行贷款。”

    童骁骑从小听多许半夏的歪论,所以一点没觉得什么,只觉得许半夏高瞻远瞩得很。又是简短地应声“好”。

    许半夏不会在意童骁骑话多话少,他的话一向就少,在她面前说得还是算多了的,对那些小兄弟,他一般都是阴着脸闷哼一声,叫人摸不出深浅。远远看见老苏跑在前头,不知老苏今天看见童骁骑在,还会不会在回来时候跟她打招呼,回程说上一路他们医院发生的有趣事。

    “对了,阿骑,我看德国牧羊犬不错,昨天又去养狗场领了两条没血缘关系的小狗放堆场里,你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你我和小陈各带一条,以后你进进出出带着它,比跟个人强。”

    童骁骑冷笑一声,道:“胖子,你担心那个太监找我麻烦?放心,他早就吓破胆了。”

    许半夏笑道:“你别托大,男人的宝贝被你阉了,他会恨上你我一辈子,没准时刻找着机会报复你我呢,所以我出来跑步无论如何都要带上漂染。你以后即便不是提防他,但你不比我,你身上带的现金多,保不定有人眼红,带条德国牧羊犬,起码叫人收收贼心。”

    童骁骑又是一声“好”,不过想了想还是又问一句:“我在里面的时候,太监没找你麻烦吧?”

    许半夏沉下脸道:“你进去后,我找了几个兄弟骑着摩托车围着他家的平房转了几夜给你出气,不到一周他就吓得不见人影,据说去了广东。不过如今我们在明,他在暗,万一他什么时候悄悄潜回来……这人脑筋好得很,遭逢这等变故后心肠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软,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童骁骑看了眼许半夏阴沉的脸,这还是他出来后第一次见到泥阿福一般一团和气的许半夏不笑。也难怪,她以前一团火热地爱上那个太监,偏那太监当众给她没脸,带着别的小妞左拥右抱,气得许半夏当场掀了桌子,根本不屑跟那小妞计较,只是指着太监一字一顿地诅咒他不得好死。太监当时要说上几句软话也就得了,偏仗着酒劲骂许半夏是不解风情没有味道的男人婆,这才惹得许半夏恶气窜顶,出手将太监打翻在地,童骁骑跟着踏上一脚,顺势阉了他。这事因为离奇,所以在当时传得沸沸扬扬,不过兄弟们听了都是竖起大拇指说好,童骁骑虽然为此进宫,可也因此奠定了他的江湖地位。出来这么几天已经感受到,大家都拿他当大哥看。当然也与他受许半夏提携,手头有了钱也有关系。

    知道许半夏提起这件事心里肯定不痛快,所以童骁骑没敢多嘴,只是简单地道:“好,我上午就过去堆场,也正要还小陈的车。”

    许半夏只是“嗯”了一声,不说话,太监那件事让她很是丢份,不过也很是替她长脸,目前江湖上就都知道这个许半夏有功夫在身,又兼心狠手辣,所以家乡知道的人无不对她恭恭敬敬。

    许半夏不说话,童骁骑自然更不会说话,两人就闷声不响地跑步。直到老苏回过来遇见,远远地大声打个招呼。童骁骑见漂染轻轻叫唤着跑去对面与那个长相不怎么样的男子厮磨,想这人应该是与许半夏比较认识。不由多注视了他几眼。

    见到老苏,许半夏便自动收起性情流露的脸,跑过去迎着老苏笑道:“今天说不说你是什么科的?”

    老苏一见许半夏,笑得脸更是捏成一团,“不说,除非你先说为什么讨厌医生。否则我要是正好是你最讨厌的那个科,我不是不明不白多一个仇人?”

    许半夏狡黠地一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兽医,怪不得漂染现在这么喜欢你。”

    老苏满不在乎地道:“胡说,哪有读八年才毕业的兽医?”

    许半夏只是弯着眼睛笑:“老苏,其实兽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小美眉们都喜欢养宠物,你只要有本事给她们的宝贝疙瘩妙手回春,她们还不当你是亲人?老苏啊,弄不好你的婚姻大事就着落在你的职业上了。哎呀,没想到你一脸老实样,其实最是刁滑,考大学时候已经就专业选择问题想好未来的泡妞大计了啊。哈哈。”许半夏只是一本正经地赖定老苏。

    老苏被气得步履不稳,一再否认:“跟你说了我不是兽医,不信你今天去二院肿瘤外科瞧瞧去,我在……”说完才发现被胖子拐出他是什么科了,侧脸盯着许半夏懊恼不已,怎么老是那么轻易被她激怒。

    童骁骑在一边听着觉得好笑,知道许半夏是拿那人寻开心了。

    许半夏点到为止,笑嘻嘻地当没看见老苏生气,自管自跑着,一边道:“厉害,居然是治疗肿瘤的,厉害。还好,不是我最讨厌的中医。”

    老苏很有感触地道:“谁要是被你讨厌上了,我怀疑谁就倒霉了。”

    许半夏笑着半真半假地道:“那是当然,我放漂染咬他。”

    老苏笑道:“那我就不怕得罪你了,漂染现在和我是朋友。”

    许半夏笑道:“说你兽医你还不认,寻常人等哪有那么好本事,三言两语就诱得我家漂染叛变投敌了的?你不如改行做兽医,保证大发利市。”

    老苏终于怒极而笑,道:“我终于明白了,你这叫青春期叛逆。哈哈,大人说一你非说二,懒得理你。”

    童骁骑在边上听着先笑了出来,老大居然还会青春期叛逆?说出去笑掉人家大牙。许半夏横了一眼居然难得笑出声来的童骁骑,哭笑不得地对老苏道:“我周六周日不来跑步了,和朋友一起雇了条船出海钓鱼去。”

    老苏两眼发光,但随即黯然:“我周六上班,唉。”

    许半夏不解地看着老苏,问:“钓鱼那么好玩吗?怎么我说起钓鱼来,男同胞一个个都兴奋雀跃的,难道男人都是属猫的?”许半夏想起那天老宋在时与赵垒提到出海钓鱼的事,见赵垒反应热烈,这才会想到安排这么一次出海。没想到老苏也会喜欢。

    老苏热切地道:“改天我把手机号码抄给你,你以后再有这种机会,记得一早通知我,我可以与同事换班。”

    许半夏应声“好”,不过心里没把这话当回事,因为她不想把那么一个闲人朋友变成一个熟悉她圈子的人,否则以后说话就不可能那么闲适了。老苏告别拐弯后,许半夏这才对童骁骑道:“这个人怎么样?我在这儿跑步,有这么个单纯的朋友,万一有什么事也可以有个照应。”

    童骁骑这才明白许半夏的目的,不由道:“对,他好在还是个医生。”随即又改口道:“不过一般不会有事,还有漂染跟着呢。”

    许半夏微微一笑,道:“防患于未然,否则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童骁骑再次倾服于许半夏缜密的思路,她那是招招都有来处。

    第六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都挺好作者:阿耐 2城中之城作者:滕肖澜 3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4芳华作者:严歌苓 5兄弟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