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不得往生(野蛮生长)目录

第71章

    童骁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许半夏此刻的态度,这等不爽快,不是他认识那么多年的许半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言:“胖子,你一会儿说好一会儿说不好,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怎么你也唧唧歪歪像个小女人了?野猫跟我在一起时候从来没有腻歪过半分,性格一点没变。”

    许半夏闻言不语,她在赵垒面前可是收拾起了羽翼,性格收敛不少。她沉着一张脸想了很久,才道:“人与人不同。我还是要定赵垒,绝不便宜其他小娘皮,我越来越喜欢他。阿骑,我只是一时不适应,很快会好。你回去吧,晚了。”

    童骁骑走后,许半夏拉了三条狗上楼回家,保姆已经回来。

    睡前看看床头柜上放的表盒,那是从香港买来准备送给赵垒的,但去北京时候匆忙,忘记打开保险箱带上。许半夏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又将之锁回保险箱里。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有心还是无心将手表遗忘在家里,但是她选择不深思。

    很多公司春节后的第一天都是懒懒散散的,过来点个卯,然后大家捧着茶杯交流春节感受。但是许半夏不一样,一上来便是召集中层开会,半小时之内商定一周工作计划,然后一拍手散会干活。商定计划的时候几乎没有胡工插嘴的份儿,只有她与小刀工在说话,语速也是飞快。因为许半夏知道,胡工插话的话,进度一定会被保守地拖延。她不能让胡工说出口,说出来了的话,她不便驳回。她宁愿稍微出些小问题影响进度,也不能因为保守而拖延工期,她觉得一个公司始终紧绷的精神状态很要紧。目标明确,赶着做工,分配合理,大家的积极性才会一路高涨。这一点,她在电话中与赵垒曾经取得一致。

    对于胡工,许半夏采取用而不用实的方针。用是用她的经验与技术,但是对于她的管理思维,许半夏一概否决。她许半夏一生做事都是在风口浪尖游走,一向都是看准了,就集中火力下手,没有一慢二看三通过的道理。但是她敬重胡工,所以总是避免对胡工正面拒绝,也从不直接与胡工辩解。她觉得这是两个人牢固生根的意识形态,没必要强求胡工适应她,只要她稍加留意,保持求同存异就行。有些事情实在躲不过,就转嫁给小刀工,由他去劝解他母亲。

    胡工最先一团火热,有点报许半夏知遇之恩的意思,后来慢慢有所觉察,因为只要她干预太深时候,许半夏总有慈善举动十万火急地交给她去落实,久而久之,心中有点不很愉快。她是个事业为重的人,为人一向硬气,如今被许半夏的怀柔政策搞得束手束脚,又不便对许半夏抗议,只有回家与小刀工激辩。小刀工年轻血性,与许半夏一拍即合,尤其是许半夏有的是煽动人心的本事,所以与母亲胡工辩论的时候,针尖对麦芒,非常火爆。

    但当胡工看到最后得以实施的往往都是儿子的激进方案时,心中很有老而无用的感慨。家又回不去,心中很是消沉。反而是老刀工等人本来就是被管理者,这方面倒也无所谓。对此,许半夏也有所察觉。春节过后没多久,她与龚飞鹏接洽,将商谈确定那套未来准备拿去申请高科技企业的图纸的任务全权交给胡工。看到龚飞鹏等被胡工称为学术油子的人被认真务实的胡工折腾得哭爹喊娘的时候,许半夏暗暗狂笑。胡工终于得其所哉。

    让许半夏没想到的是,高跃进居然也是正常于初八上班。他这一来一去飞那么长时间,又捣腾时差,才只享受那么几天,这算是什么旅游,肯定是走马观花。高跃进上午就打电话过来给许半夏,订下晚餐见面。许半夏很是奇怪,招他了还是惹他了,怎么电话里口气那么霸道。

    中午时候是午休的老苏给许半夏来电,难得的是一向爽朗的老苏口气郁闷,“胖子,帮个忙。我弟弟喜欢在你那里工作,说是不肯回校了。他是不是做得很好?我父母这回春节过来,一听弟弟这么说,气得都快抽筋。你能不能帮忙劝劝?”

    许半夏有点莫名其妙了,小苏看中她的公司哪一点?才几天工作时间,能鬼迷心窍至此?“老苏,我问你,你弟弟以前有没有弃学的念头出现过?不对啊,我这儿没见他干得很欢啊。他才来几天,能深入到哪儿去,热爱到哪儿去?我建议你先找清源头再说。否则你我怎么做工作都是隔靴搔痒。”

    老苏一想,也是,“那么他说的话是借口了?但是胖子,我们一家三口听了他的理由后一致认为他想在你那儿大干苦干,他还说了一些计划,什么帮你打开国际市场之类的话。他说的时候很认真,不像是假话。这一点我们还能看不出来?胖子,你有空帮我修理修理他,起码把文凭混出来吧,我家里大人们都等着这最后的环节呢。再说大四最后半年本身就是混日子,他在学校要干什么不可以?胖子,看我面上,一定要帮忙,你应知道现在社会对文凭有多看重。”

    许半夏不以为然,她有文凭的人都还自诩早稻田晚稻田呢。不过面对的是老好老苏,当然给他面子。“老苏,这很容易解决。我这儿工厂还在筹建,产品出来还遥遥无期。你弟弟在公司呆着也没事做,最多是上网搜集资料为以后做准备。我给他一只笔记本电脑,让他回学校给我继续工作。反正最后半学期也没多少事。你看行不行?他宏图大愿既然能实现,还能不回去上课?”

    老苏一听就觉得有理:“胖子,对,对。不过我弟弟的电脑钱由我来。不能因为我家私事让你额外开销。”

    许半夏笑道:“去,又想勒紧腰带省钱给你弟弟啦?我不是白给你弟弟电脑,要他给我做工抵换。你弟弟毕业时候如果花落别家,却不把电脑还我,我就着落在你这个做哥哥的头上讨还。到时你再勒紧腰带不迟。成交吗?”

    老苏即使再实在,也知道许半夏的好意,但许半夏的话让他没法推辞。“胖子,我弟弟说你工作起来玩命,我真不应该你那么忙还给你添烦。可是……”

    许半夏笑笑道:“哥们这是什么话,你家里有腊肉再给留两条,等你爸妈回家后我上你那儿打牙祭喝酒聊天去。老苏,我在想一件事,你该开始有点长远打算了。你们兄弟看来以后都落户在这个城市,你有没有想过要买一套房子以后把你父母搬过来?钱不要总是大方化在你弟弟身上了,你弟弟是个灵活人,我相信他说的勤工俭学可以满足他学习生活的言论。你得有买房计划。说起来,这也是你的家庭计划,一点不比供你弟弟读书来得次要。何况你弟弟是有志气的人。算了,这话你自己考虑,我昏了头插手你们家务事了。”

    老苏听着却是觉得句句对味,一如过去,许半夏都是快他一拍帮他想到事情本质,确实,弟弟早就提出不要支助,都是他担心弟弟吃苦才一再坚持。而且,真的得考虑父母退休后过来居住的计划了。他略为思索,便道:“胖子,我有数了。回头我会与弟弟谈一下。你忙,我不打扰你。但注意劳逸结合。”

    许半夏速战速决,虽然年后上班第一天大量事情要做,但老苏是兄弟,他的事当然得第一时间帮忙。立刻就挂电话招小苏过来。小苏的眉眼与老苏依稀仿佛,但是比老苏长得舒展一点,又兼人高马大,看上去有点一表人才。不过穿着简单,一件棉褛,里面是小摊随处可见的毛衣,看来他没拿着老苏的钱乱花。许半夏以一个大姐,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大哥的眼光打量着进来的小苏,看得小苏居然扭捏起来。许半夏落落大方地伸手指指桌前的椅子,道:“坐,跟你谈一点私事。到我公司几天,有什么感想?听说你已经乐不思蜀?”

    小苏深思熟虑地道:“哥哥一定跟你已经说了,我不想回学校了,想在这儿做下去。我喜欢这儿的工作。”

    许半夏不以为意,但还是笑笑道:“听说你对未来的工作很有想法,说出来我听听。”

    没想到小苏从棉褛内袋里摸出一份文件来递给许半夏,自信满满地道:“这是我根据目前所见拟定的计划,许总请过目。”

    许半夏都是有点惊疑了,拿过还带着小苏体温的文件,微笑道:“回去拿个文凭吧,怎么说也得给你父母与哥哥的投资做个回报。只有半年时间了,不长,你可以从我这儿拿着笔记本电脑回去学校继续你的工作,放弃文凭可惜,尤其是你那么好大学的文凭。我与老苏是朋友,我不会留你。”

    小苏急了,道:“许总看了我的计划再说,如果我的计划可以为你带来极大利润呢?”

    许半夏还是微笑道:“我会仔细阅读你的计划。也很感谢你对我的公司如此尽心。你也快开学了吧,这几天在家好好与父母亲近,明天开始我准备对你采取强制措施,拒绝你进入公司大门。”

    小苏大惊,忍不住站起来大声抗议:“不,你一定得先看了我的计划再说。我的计划不长,你一看就知道。”

    许半夏不去理他,但还是展开计划书,在小苏的虎视眈眈下大略看了一下,笑道:“我早知道你写的计划不可能打动我,因为我赚钱的重点压根不在这个工厂,这个工厂说到底只是实现我的一个梦想。但是你的计划有一定见地,我建议你拿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回去学校,给我上网寻找商机。我会随时传送文件给你。”

    小苏很是失望,颓然坐回椅子,没想到让他自己热血沸腾的计划却一点不入许半夏法眼。他想了半天,才道:“我明白了,你是因为我哥哥否认我的计划。我不信我的计划不行,我有充分的数据和对其他公司的网络调查来证明我的计划。但是,不,我不会理会你的拒绝,我还是不回去上学了,我一定要留在你的公司,留在你身边,帮你做事。”

    许半夏从来不是会轻易拉下面子的人,闻此孩子气的话,只是笑嘻嘻地道:“你不急,我这个工厂的投产估计得等到半年后,正好是你毕业时间。你如果有意我的公司,我是非常欢迎你来的,你是个可造之才。到夏天时候,正好新业务开展,你正式投入市场拓展,不是一点不浪费时间?回去学校吧,文凭很要紧,因为大家都不是比尔?盖茨。”许半夏觉得自己难得能做个大姐姐。

    没想到小苏一口拒绝:“不,我不愿离开你哪怕一个月。你即使不接受我,我也不会去学校,我要留在本市,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饶是许半夏见多风雨,此时也闻言惊住了,什么,原来绕来绕去,小苏打的是她的主意。看着小苏愤怒、爱恋又有敬重的目光,一向口舌便给的许半夏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老天,有史以来,还是第一个男人在她发出讯号之前主动追她。即便是他哥哥老苏都是在两人友好相处之后才有误解的。许半夏须得定一定神,才能从桃花阵中逃脱,但还是笑嘻嘻地道:“小苏,你哥哥老苏差不多可称为是我方外好友,我不可能拂逆他难得对我提出的要求。你还是请回吧,我已经清楚你的意思。再给你一个警告,回去拿了文凭再来。否则我不排除派专人押送你去学校报到。我说得出做得出。”

    小苏没想到许半夏连一句类似“我已有男友”,或者“你还小不适合”等的解释都没有,她的话里压根就没把他小苏放在眼里的意思。仿佛她善待他,与他本人无关,全是因为他哥哥与许半夏的交情。小苏很受打击,猛地站了起来,闷声闷气地道:“我明白了,如果我哥不是你好友,你才不会管我回不回学校。许总,我堂堂男子汉,我也说得出做得出。我说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我要做给你看。”说着便冲出门去,头也不回走了。

    许半夏看着小苏冲出去,愣了会儿,终于哑然失笑,觉得非常滑稽。但还是得打电话给老苏报备。没想到老苏已经进入手术室,无法接听,许半夏只得与接电话的护士留了言让老苏覆电,作罢。

    难得高跃进请客居然在西餐厅,许半夏进去见面就嘀咕,这家伙一趟欧洲回来,西餐还没吃腻?但见高跃进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许半夏给他下个定论,一定是花天酒地闹的。高跃进倒是看了看许半夏,客客气气地道:“又胖回来了,看样子春节过得不错。”

    许半夏老实不客气地道:“有什么阴谋吧?我们两个一说人话肯定出事。你春节也过得不错,求仁得仁。”

    高跃进笑道:“我听说你背后诽谤我。好了,闲话不说,我们谈谈阿骑运输队的事。”

    许半夏奇道:“我已经把运输公司分出去了,你不找阿骑还找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分赃不匀?把阿骑叫来吧,我们不能背后决定他的公司。”

    高跃进摆手,道:“慢着,我先跟你讲讲我的打算。我准备以预付款形式支持阿骑的车队,不想入股。我既然出钱,你就得出力。阿骑公司的管理你不能放手。”

    许半夏道:“你出多少钱算是出钱?你算算阿骑这个运输公司的资产,如果你出的钱超过我的一倍,我才认。而且不能是什么预付款,得是实打实的投入。你做得到吗?我知道对于你这么抠门的人来说,预付款已经是你的极限,但是你拿这个来要求我,太过分了点吧。你吃什么?我吃了七天西餐,闻到黄油味已经会呕了。我只要龙虾汤。”

    高跃进点了自己的,等小姐离开,才道:“胖子你别过分,我叫阿骑独立出来,难道自己会不要脸地插资金进去控制阿骑的运输公司?你想得出,我做不出。但是借款之类没名没份的事我做得出来,阿骑恐怕不会接受。他们两个还是小孩子心性,不像你有钱就是爹。我想来想去还是预付款这种形式比较对,我把公司以后的运输业务都剥离出来,交给阿骑去做,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原因不用我跟你说了吧。”

    许半夏虽然被高跃进骂了几句,但听了他的话还是放心。高跃进的公司业务量极大,单靠阿骑的几辆车子着实不够。所以他必须付预付款进来先给阿骑买车子。但是高跃进本质上是个商人,他当然清楚阿骑的能耐,怀疑车队骤然扩大规模的话,阿骑的管理水平能不能跟上。但他自己无力管这等琐碎事,只有借许半夏与阿骑的兄弟关系,预先找许半夏谈妥,让她继续插手车队的管理,否则他不放心。影响运输队事小,影响他旗下公司的产品运输事大。看来她还真是冤枉了高跃进。

    许半夏想明白了,才举举手中的白水杯子,道:“有数了,你用心良苦,我也不是没良心的。我会帮阿骑理出一条头绪。刚才误会你,不过事出有因,完全是因为过往你人品有问题,我看见你不得不有所防备。”

    高跃进不得不拿斜眼看着许半夏,这年头只有她才敢对着他胡说八道了。不过难怪,他以给兄弟独立名义逼着许半夏将运输公司割肉一样地割出来,她心中不深恶痛绝才怪。现在又回过头来要求许半夏插手管理,他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不过高跃进一向清楚天大地大资本最大,他有资本,不怕许半夏不听话,但过程中得听点她的讽刺打击了。

    这一顿饭吃到最后纯粹成为工作餐。两人都是速战速决的主儿,既然拍板合作,立刻便叫了阿骑过来,接着将高跃进手下分管物流的经理找来。许半夏与那经理谈了才知道,原来运输不是一进一出那么简单。她立刻想到了老苏的弟弟小苏,这小家伙脑筋一流,接受能力极强,又有电脑编程能力,或者由他一五一十做起,可保阿骑的运输管理有条不紊。但是,那样一来,等不来半年了,他必须立刻转到阿骑那儿去。老苏会怎么想?

    许半夏清楚,自己抓阿骑的公司,最多只能抓个宏观,而阿骑抓公司,抓的是市场与运输环境,必须有个人在内部理清所有程序,事无巨细地操作她的指令,否则接下高跃进公司的全部业务后,阿骑的运输公司很可能只有一个结局:吃饱撑死。

    许半夏在谈话告一段落时,立刻起身,对高跃进与阿骑道:“你们继续聊,我去抓个人给阿骑。高胖子,你走着瞧,我今天这一顿吃得很不爽。”

    高跃进笑嘻嘻地看着许半夏出去,知道她今天不爽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吃得不好,而是被他逼着做事。不过他极其相信许半夏的能力,这才会预先找她商量。否则他投钱进去真有点不放心。

    许半夏考虑到老苏还没给她电话,怀疑这个老实人又被抓进手术室做什么大手术了,还没回家。干脆直接上老苏小窝里去抓小苏,收回她中午说的话。这没什么大不了。

    没想到才到老苏那个小区,忽然看见有人背着双肩包窜出小区大门,后面追着的可不正是老苏?许半夏立刻意识到前面跑的是小苏,忙加速追了上去,慢车道上面拿大灯晃着奔跑着的小苏。小苏回头看见是许半夏,也不理,跑得更快。许半夏摇下车窗喊道:“上来,我跟你谈个交易。不回就不回,没什么大不了。”

    虽然不是夜深人静,小苏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狐疑地回身道:“真话?你看清楚我的计划了?”

    许半夏只是很平静地道:“不,我有其他重大计划。上车。”她觉得对待一个小毛孩,这种态度足够。

    小苏一听高兴,立刻停下步子,跳上许半夏从里面为他打开的车门,坐到副驾位置。许半夏立刻刹车,等老苏上来。

    老苏好歹是天天锻炼的,跑了那么多路,呼吸还比小苏平稳,上了车就问:“胖子,你们怎么谈的?”

    许半夏看着焦虑不堪的老苏心说,这大哥做得都可以抵得上老爹了,天下还真有这么好的人。“老苏,我中午的意思是,你弟弟要是不回去上学,我绑也要绑着他去学校报到。还给你办公室留了个口讯,想先提醒你盯住小苏,别因为我的威胁而跑了。现在看来你没收到口信,你没给我电话。小苏你别蠢蠢欲动,话还没说完呢。”

    老苏道:“他们没跟我说你有电话来。怪不得这小子今天一言不合就想跑出去自己租房住。胖子,谢谢你。弟弟,你就不怕爸妈气死?”

    小苏却是急着道:“许总,你有什么新的建议?”又回头对老苏道:“哥,我不想读书了,我的心已经野了,即使绑我去学校,除非你贴身跟着,否则我还是会逃出来,我不想虚掷这半年时间了,你也应该知道,除了文凭,最后半年什么都得不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2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赵南柱 3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4芳华作者:严歌苓 5熟年作者:伊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