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2章

    许半夏立刻明白,那人是在表态,表明他相信她,而她则误判了他的信任,这才会做出这种故意遗落电脑包给他们检查的举动。不管他是不是真信任她,最终有没有检查过电脑的内存,那人这么一句话大大方方光明磊落地讲出,许半夏便落了下风。她只有忙笑道:“对不起,我小心眼了,请您原谅。”真人面前,还不如老老实实认错,自认小字辈。

    那人点点头,也不再就此问题深挖细判,只是道:“进展如何?”

    许半夏忙道:“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我只有一个担心,让年轻人离乡容易,让老年人离乡有点困难。可是,您抓进去的那些年轻人万一出来后不愿意抛妻别子……”

    那人断然插话:“没有万一。放他们出来已经是我的极限,他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伤了我的人,我没关他们个十年八年,已经是看你的面子。”

    许半夏心说:不,我没面子,你看的是财神赵公明的面子。不过这当然不便说出来,只是点头道:“我明白,他们若是好模好样出来,不吃一点苦头,岂不是坏了规矩,破了惯例。不过您不能心急,您若是太早放了他们,他们还以为是多容易的事,也不会因此心存敬畏,约束手脚。出来之后,他人的对抗也会照旧。很快就是元旦,元旦后春节前,这段时间,我认为最合适。”

    那人想了想,道:“可以,春节、春节,那就春节吧。东北的天气,现在也不是可以干室外工作的时间。许小姐,我一向用人不疑,你说什么我听什么。春节!你可别辜负我的信任。”

    许半夏忙道:“您请放心,我许半夏在前辈您面前岂敢乱打诳语。那岂不是关公庙前舞大刀?”

    那人微微一笑。许半夏注意到,他用餐的餐具与大厅里面的不同,可能是自带或者餐厅特备。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此人面前金光灿烂的碗碟上,宝光映照得那人肥白粉嫩的脸年轻生动。若只看表面,似乎不应该是那种横着走路的人。许半夏想到自己,何尝又是一脸凶神恶煞了。

    那人吃得慢,许半夏也不敢吃得快。等他吃完,许半夏才把最后几口咽下去,而后立刻上前替他拉开椅子,躬送出门。当年还是给舅舅跑服装生意的时候,这种小辈之礼许半夏经常做,如今做来虽然有点生疏,不过好歹程序没错就行。对方也知道她又不是专门做这个的,礼到就行。

    回去房间,许半夏拍拍肚子想,要是每顿饭都吃得那么不自在,迟早得搅出胃病来。

    第四十五章

    再去胡工家,许半夏已经熟门熟路,经过肉店的时候还进去买了一只前腿。她这回没带电脑,空着手去,包也没背。冬天大衣服有个好处,口袋大而且多,哪儿都可以塞东西。

    胡工知道许半夏会来,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院子里等候了,见了她,先是好好在太阳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见没有再添什么乌青淤痕,这才放心。然后开始念叨:“小许,你怎么又拿东西来,我们这些已经够用了,这怎么行。”

    许半夏笑着推她进门,把肉挂在外面,跟着进门。屋里稍微暖和一点,她摘了帽子手套,艰难费劲地东掏西摸,挖出一只新手机,和五万块钱,放到桌上。胡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本来刚拿出一叠钱的时候她还想说什么,可一叠以后又是一叠,一共来了五叠,又加一只手机,这才觉得蹊跷,只有等着许半夏开口了。

    许半夏拉了胡工坐下,微笑地道:“胡工,昨晚的晚饭和今天的早餐,我都是和他们一起吃的,今早的还是他们最大的头。”说到这儿,胡工雪亮的眸子盯住许半夏,眼光复杂焦虑。许半夏忙道:“您猜对了,我跟他们谈的就是您儿子他们的事。虽然我请了有来头的朋友说项,不过听说你们以前双方起过冲突,积怨很深是不是?”

    胡工点头,道:“有,但不是双方起冲突,而是我们以人墙抵挡他们的打手,最后被逼无奈才动了手。”

    许半夏点头道:“这就是了。历来都是恶人先告状,昨晚我得知,他们已经就您儿子和其他员工的事提起诉讼,目前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没判下来之前,我相信他们还是有办法把此事一笔勾销的,但如果宣判的话,事情就铁板钉钉,很难改变了。无论以后会不会昭雪,现在背着一个罪名总是不好。今早,我和他们老大已经谈妥,司法程序先缓一步进行,我回家再想一下办法。他们给了我一个期限,所以我得下午就回。”

    胡工一惊,道:“真的……进入司法程序了?我们的孩子只是正当防卫啊,要是被他们颠倒黑白说成是打人,他不就是得一生一世背上黑锅了?不行,我们得找律师,砸锅卖铁都不能让他们陷害我们的孩子。”

    许半夏很清楚,平民百姓,没事谁都不愿打官司,所以她才重点提出进入司法程序这一点,果然把一直从容镇定的胡工惹急了,这才道:“您别急。不过据我看,可能没有一个律师敢真正为你们辩护,除非他不想活了。而且,据我知道,正经儿判了去服刑倒也罢了,日子最难过的还是在拘留所,家人不能探望,里面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那里面的日子不是正常人过的,尤其对于得罪了他们的您儿子来说。胡工,您说的这条路只能是最后选择。现在还是先听我的。”

    这一席话下来,刀工还在考虑,胡工已经落下眼泪,儿子连着母亲的心,尤其是她又清楚许半夏说的是真话,儿子得罪的是黑白通吃的他们,谁知道他现在在里面吃什么苦头呢?儿子会不会挨揍已经不是问题,该问的可能是儿子一天挨几次揍吧?这一刻,如果那位老大就在眼前,胡工怀疑自己立刻就会妥协,上前哀求。

    许半夏不接着说下去,她要给他们两老一点时间思考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现在还是一腔血气,没考虑到,或者是本能地在心里抵制考虑这种可怕的可能,非得有人提醒一下他们,让他们明白个彻底,他们才会从心里产生恐惧,有恐惧,才会自乱阵脚。说实话,许半夏不认为他们继续抵抗下去会成功,城市改造的步伐是不可逆转的,即使那家上市民企倒台,还有其他公司接上,他们的抵抗只会是螳臂挡车。换作是她许半夏,她不会做这种与时势对着干的傻事。她根本不会从心里来支持他们这些老老少少的抵抗。

    胡工与刀工两双老眼对视着流了好一会儿泪,几乎都有半个小时那么长久,胡工才道:“小许,可是你真的不应该总是卷进来为我们做这些啊。别说你自己还担着风险,你做这些还不得拿你的利益去交换?我们哪里还得起你的人情啊,我们不敢要求你为我们奔走,你今天走后还是想都别再想起我们了,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这是命,命啊。”

    这一刻,许半夏有丝心软,这两个老好人,即使在这么艰难的时刻,他们竟然还是首先想到她许半夏,要她置身事外。许半夏都快一个激动,就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他们。但她随即就冷静下来,如果她把与上市民企老板的谈话告诉他们两老,两老会立即明白,换儿子出来的代价是大家抱成一团的抵抗的瓦解。他们会选择儿子出来还是抵抗到底呢?可能他们情感倾向尽快让儿子出来,但综合做人原则和社会名声后,理智地考虑,他们肯定会反对许半夏的主意。因为那是会牺牲全厂大多数没一技之长的生活更艰苦的工人们。良心上过不去不说,以后他们即使自己一家团圆其乐融融了,背后也难堵悠悠众人之口,这对两个正直的老知识分子而言,可能比死还难受。许半夏明白,说了的结果就是再回原来的僵局,她得不到优秀的技术人员,上市民企得不到拆除干净的地块,重机厂的工人依旧朝不保夕。这种三败俱伤的僵局会到哪天打破,那就不知道了,最起码,许半夏看到,错过这次机会的话,她是不可能再从中得到好处了。那个上市民企的老板还能让她回来?

    所以,只是一瞬,许半夏便把心软压了下去。依然一脸认真地道:“胡工,刀工,你们别把我想成太好的人,象昨天的咨询,换了别处,我得付出多大的价钱。而你们却是那么无私地帮我,一下就帮我解决好多问题,所以你们也得允许我为你们做些什么作为回报。否则,我以后需要在技术上麻烦你们的时候多了,你们要是不接受我的回报的话,我以后也不敢再见你们了。你们说是不是?不是我好人,而是你们自己太低估你们的价值了。我只是不想占你们便宜,所以才要做些什么。这些话比较市侩,可都是我的实话。”许半夏说得太真,这一刻自己都差点怀疑自己本心就是如此了。谎话说上三遍便成真理,看来是很有道理的。

    许半夏要是没有前面发自自然的扶贫帮弱的行为在,而是直接敲门进屋与胡工刀工说这么一通大实话的话,两位老人还未必能接受这种大实话,可能还真会觉得市侩。可是因为有前面的好事衬着,他们对许半夏的印象都很好,这话听起来,只会觉得许半夏这人实诚,做了好事还不让受众内疚。印象这东西都是先入为主的,再聪明睿智的人也得被印象迷惑。胡工很认真地道:“小许啊,你是好人。你也别宽解我们了,反正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哎,你回去把勘探图和红线图尽快拿过来,我们可以着手给你好好做起来。我们老了,只有这一点能耐了。”

    许半夏听着心里觉得凄惨,但也只有继续硬着心肠了,只是再不敢拉住胡工的手,心虚。她候着胡工擦了眼泪,才又道:“您俩还真是低估你们自己了,好吧,我闲话少说,我被勒令下午回去想办法呢。技术方面,我会立刻快递图纸过来,胡工,这些钱有五万,您帮我管理着用,需要的文具用品和劳务报酬,都从这里出,不够的话,我再汇过来。您千万别拿自己的老面子叫您的老朋友帮我义务劳动,他们付出脑力体力,我付出金钱,这是公平合理的交易。您得答应我。”其实许半夏心里有很清楚的一笔帐,这些图纸要设计院什么的去做的话,价钱不知得往上翻多少倍,做出来的东西还不一定有他们这些老法师做出来的实用。而叫龚飞鹏他们做的话,更是华而不实。而她这个时候先把钱送上来给他们用,还反而背了个大好的善人名声。依他们昨天的速度,相信图纸很快就能做出来,因为还有胡工尽心尽力催着呢。

    胡工想了想,觉得自己可以无偿为许半夏付出,可是别人也等着米面下锅呢,怎么可以总叫人义务劳动?虽然觉得这么拿许半夏的钱很说不过去,但也只有如此了。妥协,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给逼着进行的。

    许半夏等胡工默默点头后,又把手机盒子递给胡工,“胡工,我们得经常联系,这个手机里面存有一千块钱的话费,您拿着用。这是发票,如果手机有问题,您得自己找上门去修了。”

    胡工又是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小许,你放心吧,事情交给我。哎,你也要走了,好闺女,我给你做几个饺子吃吃吧,这回我包猪肉大葱馅儿的,保证很香。”

    许半夏听了心里很沉重,不敢吃胡工放了心血进去的饺子,忙道:“胡工,您别忙了,我难得来一趟东北,昨天听说这儿的酸菜和酱骨头是一绝,想中午最后一餐就吃这个,您和刀工带我去个好吃一点的饭店好吗?”见两老面面相觑,有点犹豫的样子,又忙补上一句话:“我生出来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从小由爷爷奶奶养大,他们已经早逝。不知怎的,看见你们的时候我就想起他们,你们就让我尽尽孝心吧。”

    饭店其实还是许半夏选的,就是她住的地方。两老虽然衣着敝旧,可一点没有惴惴不安的样子,即使小孙子都坐得很正,这是家教好。照着胡工的指点,许半夏点了酸菜粉条炖猪肉、酱骨头、地三鲜、小鸡炖蘑菇,还想再要点什么,被胡工阻止,许半夏只得作罢。酸菜的味道有点不习惯,但与酸菜炖在一起的五花肉爽口不少,许半夏一点没有顾忌,吃得痛快。酱骨头也好吃,这桌上也就她和刀家小孙子一起不要脸地抓着骨头啃,刀工和胡工都吃得很斯文。饭后胡工坚持打包,许半夏也不阻止,又多要了个酱骨头给他们媳妇小丁吃,因为原本叫的一盘酱骨头被许半夏吃了个底朝天。

    而后把他们请到自己的房间,钥匙牌交给他们,反正已经超时,干脆再多包一天房,给他们大冬天的洗个痛快澡。许半夏话是没这么说,她相信胡工刀工不会那么傻,会把那房子空置着不用。

    回到家有很多事情要做,在码头附近县城买下八套房子,略做装修,等候东北来的技术人员入住,潜意识里,许半夏已经把他们当作囊中之物了。图纸整理出来立刻快递给胡工,让他们开始正式设计。根据她与赵垒的讨论,她跟曹樱商量一下,便铁腕推行业绩考核制度,虽然第二天三分之一的业务员就递上辞职报告,曹樱这个铁娘子的脸也担心得黄了,可许半夏坚持。考核是迟早的事,再说标准定得不算差,那些人要走,也只有由得他们,总不能一直拿大锅饭养着他们。而对于留下来的人来说,一下如同打了强心针,业务部的办公区域,再不见闲闲地喝茶聊天的人。许半夏耐着心看效果,或许,少了三分之一的人,业绩比原先还好都难说,人都需要刺激。所以没批复曹樱要求招人的报告。

    自从忙上自己的事后,与冯遇见面少了很多,这回说什么也抽出时间去找他。大冷天的,冯遇红光满面,精神抖擞,见面就大笑着道:“胖子,呵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裘毕正这几天急得要跳河,那条改造了一半的设备没法继续下去了。”话音才落,见冯太太从门外进来,冯遇忙一个眼色,把话止住,塞翁失马?请问失了什么马?冯太太万一浮想联翩追根究底的话,冯遇就麻烦了。

    许半夏送冯太太一条东北带来的狐狸围脖,她很喜欢,空调房间里也戴着。即使这么富的女人,看来衣橱里还是永远少一件衣服。与冯太太寒暄了几句,便又问冯遇:“裘毕正跳什么河?该跳河的应该是伍建设才是。”

    冯遇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裘毕正与伍建设只签了一年的承包合同,因为原先裘毕正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又不得不承包,所以别扭地只签了一年,他现在很担心伍建设一年到期后不再继续。”

    许半夏想起当初冯遇骂裘毕正傻冒,看来还真是傻冒。笑道:“阿郭最起码要坐一年,这一年后出来,也不一定肯给伍建设打工,他也生伍建设的气呢,因为伍建设当初为了他能抓得住阿郭,一直找关系拖着阿郭的案子不给判下来,非得等事情出了才给宣判,害得阿郭连缓刑的机会都给敲了,你说阿郭这么小心眼的人出来后还能再听伍建设的?”

    冯遇听了,笑嘻嘻地问:“胖子,这个内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阿郭肯定不会跟你说,赵总说的?”

    许半夏一想,还真是给冯遇抓了小辫子,只得笑嘻嘻地道:“是啊,赵总那次生伍建设的气说的。”

    冯太太在一旁挤眉弄眼地道:“胖子,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对那个赵总特别好,是不是有意思?说出来,我老着脸给你做媒去。”

    许半夏心想,吃都被我吃了,还要你事后媒婆做什么。不过觉得还不是公开的时机,所以只是笑道:“哟,阿嫂,你可别说出去,否则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随即赶紧转移话题,“大哥,伍建设的资金实力不错,怎么会维持不下去裘毕正的工厂?是不是钱都投到鑫盛去了?”

    冯遇道:“除非伍建设花点钱把工厂旁边一个居民楼买下来做仓库,否则没有阿郭那么好的脑筋算计着,他们不是一会儿断料,就是一会儿产品多得塞满车间没法走路。自从阿郭进去后,他们就这么一直开开停停,工人不是等料,就是等着清空车间可以干活,你说设备这么一开一停的,废品率得有多高。十月到现在,伍建设看着越开越亏,干脆下决心停了它,亏得反而少一点。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鑫盛,精力全投在那里。那鑫盛的设备也不错,接手就可以开工,伍建设用的又都是些省钢的好手,做出来的产品质量上得去,销路慢慢在打开。他们的后道工序也是一点一点地在跟上,据说已经差不多可以全线投产了。”

    许半夏惊道:“伍建设还真是个实干的人,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能把个死样活气的鑫盛开起来,还开得好,看来是不得不服的。前一阵我把材料运给他去的时候也没听他怎么提起,原来是想闷声发财。”

    冯遇道:“他现在要仰仗你在北方帮他进便宜货,看见你的时候自然没什么话。他现在看见我是不一样了,鼻孔都朝了天了,见面就跟我说他今天一天赚多少,一个月至今赚了多少,还说一天一变样,一月大变样,狂得不得了。见面还得跟他秘书约,还给我限时间,时间一到他就离开,搞得跟什么大忙人似的,我也懒得理他了。”

    许半夏心想,伍建设对她倒是比以前客气许多,而且要打他电话也是随时打,从没有说要经过秘书转一转。看来一年下来,风水转了一转,冯遇不思进取,赶不上伍建设超前的步伐,被伍建设给轻视了。而她许半夏则是日新月异,实力大增,伍建设也不得不刮目相看。看起来,人要在他人面前扬眉吐气,不能求不能靠,只有自己一双手辛辛苦苦地做出来,自己活得好了,别人自然也就看重你了。这一刻,许半夏心里升起一种骄傲,自己也觉得自己这一年来很不容易,很值得骄傲。不过对着有些失意的冯遇可不能露出来,只有笑嘻嘻地宽慰道:“大哥,你管他呢,当初你带我去借钱,伍建设连看我一眼都不肯,他这人就是这样的啦。”

    冯太太道:“我也说,这种人,只要我们一天还得给他供货,他就得一天在我们面前翘尾巴。还是胖子,听说你这几回给伍建设进货,说什么也不肯进跟我们厂生产的产品同规格的货,还被伍建设骂了一顿,有没有这事?你们兄弟就是不一样。”

    许半夏笑道:“我怎么可能坏了大哥的生意,当然不干了。他要骂就骂好了,他骂,我把电话一摔,等他声音小了我再接听,当没听见就是。做人总得有良心。”

    冯太太笑道:“胖子,伍建设现在只有拿你没办法了,你哪天得狠狠杀杀他的威风,断他一个月的货,叫他呼天天不应。”

    许半夏也跟着笑,心里却想,我好好的生意可以做,干什么要用这种傻办法去对付伍建设?又没有什么好处。

    从冯遇的公司出来,许半夏心情很好,嘴里哼着“翻身农奴得解放”。一年下来,人虽然苦点累点,可心胸开阔了许多,魄力也大了许多,今天这样成就,是去年想都想不到的。以前看见伍建设如仇人一样,现在也就马马虎虎,看着他把鑫盛搞得好,还有点服他。想到狂妄如斯的伍建设如今也不得不对他以前很看不起的许半夏客客气气,许半夏心里很是得意,很是自豪。

    晚上与赵垒通电话的时候,就忍不住把自己的得意一五一十地告诉,赵垒一边听一边笑,等她说完,才道:“说起来,我和你的感受差不多,最先在伍建设那里受气的时候,恨不得买了杀手当即杀了他,所以那天都没好好睡觉,连夜就把对付伍建设的方案拿了出来。现在我自己做得好好的,竟然把对付他的心放淡了,你说是心胸宽了吧,我又觉得不是,可就是不怎么提得起劲来对付他了。省钢的新老总约我见面,我还好好拖了一下时间,觉着提不起劲。”

    许半夏道:“是了,是了,我也是提不起劲来对付伍建设了,不像当初恨不得一把捏死他,还得亲手,给你我出气呢。再说我现在还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自己的新项目展开上为好,鑫盛看来得放一放了。”

    赵垒道:“我也是这么想,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你现在后备干部还没好好培养出来,扩大过快也不是好事,稳扎稳打比较好。胖妞,省钢老总跟我约杭州,你去不去?如果你定好时间,我就把时间给他,我们在杭州见面,可好?”

    许半夏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道:“明天就可以啊。”说完才心说,是不是太猴急了点,这下要给赵垒笑话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芳华作者:严歌苓 2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3欢乐颂作者:阿耐 4都挺好作者:阿耐 5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