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不得往生(野蛮生长)目录

第47章

    许半夏冷笑道:“她对阿骑的行为,不是色令智昏,就是精神有问题,两者都还不值得我说出道歉的话。”

    高跃进微笑道:“如果我把两千万无息借款摆在你面前,你道不道歉。”

    许半夏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半天才道:“如果只是说一句话,没有后续动作,可以。但是如果要牵涉到阿骑和野猫,不干。钱拿来,我去道歉。”

    高跃进鄙夷地一笑,道:“你还真做得出来?那么没骨气?”

    许半夏道:“少清高,别看你现在人五人六的,当年没钱时候还不是一样陪着笑脸做客户的三陪?支票给我,我立刻草拟道歉词。我知道你借壳上市后圈钱成功,很狂,想拿钱砸人。”

    高跃进这才发现,自己陷入被动了,本来他想取笑许半夏的,没想到许半夏既没有因假清高而被他取笑,又没有因想钱又要面子而让他把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话扔回去给她,反而是赤裸裸地直奔主题,这时候,高跃进反而不知道是拿钱买她的道歉了,还是一笑否认。知道许半夏会一脸诚恳地去道歉,但是这有什么用?事情还是没法解决,关键又不是她,是在辛夷那儿。

    不过高跃进也不是吃素的,笑了笑道:“才拿出两千万引诱,你的本色就全表露出来了。”

    许半夏能不知道高跃进说那么多是为什么,道:“少来,我也问你同样的话,修姨如果是因为色心或精神病导致的花痴,你会不会向野猫道歉?向阿骑道歉?向阿骑的妈妈道歉?别人不说,阿骑的妈妈被她迫得狠了,老太太连电话都不敢碰。”

    高跃进道:“我没你脸皮厚,说不出口。但我会补偿他们。”

    许半夏“哼”了一声,道:“说得好听,你的面子是面子,修姨的面子是面子,别人的不是?我问你,野猫以前虽然胡闹,可她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你女儿你最清楚。野猫的肚子今天闹出那么大的响动,以致要去医院保胎,也不知会不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影响,如果有影响,那是你外孙一辈子的事,你补偿得了?说老实话,孩子的爹妈只扇她两个耳光还是轻的。阿骑已经看在野猫面子上收敛了,否则依他的性子,你就忘了阿骑以前怎么阉了我前男友?你自己冷静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因为偏见,因为先入为主以为修姨是弱者,只要谁与修姨对立,谁就是欺负修姨。你冤枉我们了,你奶奶的。”

    虽然在医院里的时候,许半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那时半夜三更人还失踪着,高跃进心急如焚,听不进去,此刻许半夏说得也没有气急败坏,虽然最后加了个你奶奶的,倒还是可以接受,确实,许半夏还没说得严重,万一野猫流产了怎么办?那一来,小两口子动刀子都会。不过今天以后,他们与修姨肯定是再走不到一起了。以女儿的脾气,出院后还不知会干出些什么来。高跃进心里如怒涛翻滚,脸上却是疲态益现,看在许半夏眼里,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知错了,所以精气神泄了。

    高跃进想到最后,不由叹了口气,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不过不要辛夷听电话是我吩咐修姐的,她一向胆小,又把我的话当圣旨,所以不给辛夷听电话可以理解。”

    许半夏冷笑一声,道:“把你的话当圣旨?你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以前不是说过,你这儿本来准备用红木的,结果被修姨反对掉,只好派人跟她去上海,买了如今的藤制家具。即使是你过世的太太,反对起来也不会那么厉害,修姐这个把自己摆在保姆地位的女人算什么?她要再年轻几岁,还可以说是你们两情相悦……”高跃进听到这儿,立刻一句“胡说”,许半夏不理,继续自己的话,“可你们差十几年,所以我只有一个解释,她一直有步骤地利用你的报恩之心。她表面上把自己的地位放得越低,把自己的形象搞得越弱,你看见了就越内疚,就越想好好补偿她。我刚才说了,哪家保姆是丝绸羊绒了?即算是你烧钱,请问老大,你家母亲的待遇有她好?只怕你娘在黄泉路上看到这些得气得蹬腿,啊,不会蹬腿了,换吐血吧。”说到这儿,又明知故问地道,“咦,我管你家闲事干什么。”

    高跃进呆了一会儿,只觉得许半夏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又不很愿意相信,觉得她在痛打落水狗。想了半天,脑子一团乱之余,说了句:“花生米可以拿出来了。”

    许半夏这才想起还有花生米,忙跳起身,拿出花生米,居然上面已经挂了一点霜花。回桌边时候就捞了几颗吃,还真是嘎崩脆,只是冻掉牙齿。“天哪,都成冰魄神弹了。得一粒一粒地吃,否则要求救于冷酸灵。”

    高跃进不看武侠小说,不知道冰魄神弹,还以为是什么冰淇淋之类的东西,等许半夏一放上桌,他就夹了一颗,味道是好,冷是真冷。好在室内暖气打得够热。漂染早躺在地上睡了。

    许半夏见高跃进不说,又道:“我们这样开诚布公地讲道理你说多好,干什么要暴跳如雷,还要威胁我不给我担保,其实我现在又不很在乎你的担保,让你签字还不是给你面子,让你在我面前保持良好感觉。”

    高跃进一听,差点噎气,这什么话?给她担保原来还是为他自己好。“好,好,谢谢你,我这么占你便宜真是很不好意思,你也别勉为其难了,抹了我这张老脸了吧。”

    许半夏哼了一声,懒得说,玩笑开过就算,再说下去就是小孩子了。“好了,我的理由大致就是这些,你如果想要道歉的话,可以不说,不过自己倒满满一碗酒喝下去,我就算你已经道歉了。”

    高跃进又是差点噎气,什么,她以为她说对了?“胖子,你自己也好好想想,或许你也先入为主了。原因未必只有你说的那么两条,而且修姐也不会是那么处心积虑的人。我从十七岁开始认识修姐,一直到现在,她总之不是那样的人。孤僻倒是有的。这一碗酒我可以倒满了,但我放在这儿,等我说完,我们再决定,究竟是你喝还是我喝。”说完,真的倒了一碗,放在两人中间。

    许半夏拿过酒瓶,把自己的碗倒满,推到中间,嘀咕道:“你喝过的碗我才不喝,我若错了,我就喝一碗。”

    高跃进觉得好笑,心里明白,这个许胖子不怕他,不止是因为有恃无恐,而是因为她胆大心细。所以与她说话,他才会觉得有点棋逢对手的味道。但又因为她年轻,是个女人,他面对许半夏的时候少不免带点闲情。“我初中毕业时候,才十六岁。家里吃不饱,可还是得支农去,支农你知不知道?”

    许半夏打个哈欠,道:“你可以删掉一些你的光荣事迹,直奔主题。我怎么会不知道支农?”

    高跃进点头道:“好吧,就算你知道。当时跟我一起的还有很多人,一起到街道等候挑选。当时我还不如一把锄头柄高,来挑的人都看不上我,到最后一个很偏山村的书记把我挑了走,他还唉声叹气地说来晚了,没挑到好货。”许半夏心想,你现在也不高,不过懒得开口说,这个高跃进今天在医院的表现让她很失望,觉得素质低还是没办法的,一急就露马脚。不像赵垒,再落魄也是公子。所以他目前除了全身金光灿灿还吸引人以外,其他也就是野猫爸的面子在了。

    “那个山村很穷,我又正长身体,分的口粮都吃不饱,每月到月底时候就没了吃的,要是蚯蚓好看一点的话,我也勉强会吃它。因为我们这些下乡青年吃不饱,到处偷鸡摸狗,村民看见我们讨厌得很。没吃饱就会贫血,我第二年夏天在河边抓青蛙的时候,猛一站起来,因为贫血,眼前一黑,栽进河里。我不会游泳,掉水里就懵了,最后刚好修姐经过,救了我。过程怎么样的,我不知道,但只知道修姐也差点淹死。”

    高跃进大概有点激动了,停下吃了几颗花生米,又拿过酒喝了一口。要换以前,许半夏早一句“你虽然喝酒但我不会算你是道歉”过去了,今天懒得说,累得慌。“这以后我就赖在修姐身边了,不过修姐胆小,我不便明目张胆上他们家去,但她常会带个饭菜团子给我,那个时候,有吃就好,哪怕是糠菜饼。从修姐陆陆续续跟我说的话中,和村人背后议论中,我知道她原来不是本地人,家在山外,很远的地方,因为是地主子弟,给斗怕了,一家纷纷逃开。因为逃得早,到了山村还是上了户口,但批斗还是逃不走。修姐因为长得水灵,十六七岁时候被村长儿子强奸,可是怀孕后村长一家又不认,不得已嫁了个瘸腿。瘸腿也不是好货,小孩生下来,知道不是他的,当天就被他扔水里溺死。虽然那是孽种,终究是母子连心,修姐因此大病一场,很多年没再生育。好不容易又怀上一个,才成型又掉了,据说还是个儿子。正好是在救我前几天。原来,本来,那晚修姐是万念俱灰,准备跳河自杀的,结果她救了我,我间接也救了她。”

    这时漂染竖起头往外看,大家被它的动作吸引,一起看向外面的客厅,修姨还是那样蜷缩着没动。于是高跃进又讲下去,“后来我知道,修姐给我吃的菜饭团,有的还是她自己饿着肚子省出来的。我那时候小,有吃就好,哪里会想到那么多?那时候谁家都不宽裕,哪来多余的口粮?这事后来被别人知道了,于是村里流传我是修姐养的小白脸,我们有奸情。修姐被他丈夫一顿好打,又羞又恨,连夜跑了。”

    许半夏不由问道:“她那本事,连现在都跑不太远,那时候哪里跑得掉?不会是你帮她的吧?”

    高跃进不由笑了下,道:“你没猜错,我那时也一起跑了。不过修姐被我送上火车,去了上海,后来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日子的,等我有一天发达了,她上来找我,一身狼狈,她不说,我不问。”

    许半夏奇道:“她怎么专门喜欢年轻男子?”心里其实很想再问,当年修姨有没有对高跃进动手动脚。

    高跃进“唔”了一声,忽然想到什么,皱着眉头想了会儿,终究是想不出来,太累。揉揉太阳穴,斥道:“胖子你又胡说。修姐不是这种人。”

    许半夏却又好奇地问:“我还不明白一件事,野猫以前一直忌惮修姨,为什么?还有,野猫说她妈也忌惮修姨。她来找你的时候,你前妻还在不在?她对你前妻什么态度?”

    高跃进想,修姐好像对野猫妈妈也是不怎么好,两人相处不来,所以他才把修姐搬到这个别墅来给她养老。不知这是什么原因,高跃进很想弄清楚,但今天实在是太困,脑袋不好使,还是叹气道:“别追究了,是我不对,不该把辛夷搬来这儿,否则不会造成这种局面。我喝这一杯。”

    许半夏看着高跃进喝酒,心想他倒是道歉了,只是这种道歉似乎有点不痛不痒。“那么你在医院里指责我的话,是不是随着这杯酒吞回去了?”

    高跃进犹豫了一下,一时说不出口。他狂怒着指责许半夏好像另有原因。

    许半夏看着他,起身道:“好吧,不为难你,我回家睡觉去,你自己也想明白吧,女儿总归是女儿……他妈的,我怎么又插手你们家事了,再见。”

    说完,许半夏就领着漂染出去。走到客厅,看着藤椅上的修姨,不知为什么,还是很想踢她一脚。她是可怜人,没错,可许半夏总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她不再是以前山村里的纯朴少妇,她的心计现在深得很,从第一眼在门口见到她开始,许半夏已经看出。而她许半夏与高跃进的关系,自此是有了很深的疙瘩了吧,高跃进以后还有多少脸面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高跃进没有起身相送,看着许半夏出去,伸手将许半夏留下的酒也喝了。此刻,他心中也是泛起狐疑。他精明过人,虽然知道许半夏这人不是善类,言语偏向辛夷阿骑,很有妄加推断的成分,但是,不得不说,排除她的那些推测,只听她指出的事实,修姨果然有无数可疑之处。

    他沉默着看向修姐。她究竟是精神问题,还是如许半夏说的老谋深算。

    好在,辛夷总算没事,修姐也总算找回来。可是,这两个人,以后怎么办?

    第四十一章

    许半夏没有回家睡觉,先拐去码头看了一眼,那么早,已经有货船到港,吊车挥着长臂正忙碌地卸货。远方,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给码头的所有东西都染上一层红艳,那是希望的喜色。这种太阳许半夏早就看多,但每见一次,激动一次。连漂染都似乎被感染,看着从海平面一挣而起的太阳大叫。

    很快,那些吊车上的,灯柱上的,房间里的,所有的灯光被阳光替代,而那些不知已经忙碌了多久的工人从许半夏身边匆匆经过的时候,都只是微笑一下算作招呼,然后各自忙自己的,不用谁在场指挥,很是训练有素,任何外人见了都不会想到,这只是一个运行还不到半年的码头。

    过一会儿,身后有人道:“胖子,你不睡一下?”

    许半夏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不过还是回头,一拳轻轻打在阿骑胸口,道:“你做得真不错。怎么,你妈这么早就去医院接替你了?野猫一夜没事吧?”

    阿骑满脸都是笑容,他听得出胖子的夸奖是真心的,“我妈还没去,不过野猫她爸派了一个保姆过去陪床,他自己也准备过去看,我不想野猫为难,还是离开了好。我跟野猫说了下原因,她也觉得我在又得吵架。而且她说她一晚都没觉得身子有什么不对,应该问题不大。我真是吓得个半死,自己动刀子受伤血流得走都走不动,心里也都没那么害怕过。胖子,那个老女人,后来怎么处理?”

    许半夏叹气道:“看她团得跟块破抹布似的,我的拳头落不下去,一向没有打老弱病残的习惯。跟野猫爸辩论了一夜,人找到后,他理智很多,毕竟是个经过大风浪的人。不过从他那么失常来看,他对那女人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后来他跟我说了很多他以前插队受那女人照顾的事,我觉得,那女人对他而言,差不多是再生父母。以后,你和野猫就躲远一点吧。你别太往心里去,再说野猫幸好也没事,昨天这件事就算是过去吧。野猫爸既然派出保姆去伺候野猫,又自己跟去探望,说明他认错,想做些事弥补野猫。其实你要是不回来就好,可能今天你们也可以建立关系呢。”

    童骁骑听了问:“那有没有问岀老女人为什么对我动手动脚?”

    许半夏笑道:“我没好意思问。估计修姨逃难到上海后不知遭了什么罪,人性变质了。你们两个以后看见修姨还是离远一点,这个女人,我看不清楚她。”

    童骁骑点头,道:“知道了,不过以后也没有机会了。胖子,我们到食堂以前吃点什么吧,我请客,咸鸭蛋,白粥,肉包子。”

    许半夏跟着去,路上吞吞吐吐地道:“阿骑,我和赵垒……在一起了。”其实她真想意气风发地说一句“我把赵垒把到手了”,可话到嘴边就变了味,颇显扭捏。

    童骁骑听了却差点跌倒:“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迹象都没有?前一阵野猫还提醒我,说她那么不讲理的爹到你面前变得很听话,她都叫我提醒你别上她老爹的当,说她老爹不是好货色,她也不想叫你后妈。我看着你不像喜欢高总的,就没跟你提,可是我也没看出你和赵总有什么啊。”

    许半夏的脸红了又红,连脖子都似煮透了的龙虾,半天才道:“昨天前天的事。他特意给我过生日来了。”

    童骁骑想了一想,马上道:“哎呀,是我不对,不该叫了你来。影响你了。胖子,赵总还算是配得上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2兄弟:上部 3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4熟年作者:伊北 5芳华作者:严歌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