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6章

    童骁骑道:“是,睡一会儿后脸色好了许多。睡下到现在还没醒。也没别的状况。”

    高跃进在童骁骑说的时候停下所有动作,只是侧着耳朵听,但又不说话,很是别扭。

    许半夏也问不出别的,她对生孩子什么的事别说没经验,连管闲事的可能都没有。硬是好好想了半天,掏肠刮肚帮闹别扭的高跃进又问道:“医生有没有说什么?要不要紧?”

    童骁骑大致有数,小陈那当儿许半夏都没那么问他,都是直接找上老苏,显然此刻是帮高跃进问的。“医生说还要好好住院观察,不能动气。不过野猫已经说过,可以让我叫人去找那女人,但找到后一定要再给她两个耳光。野猫的是替我打,找到那女人后的两个耳光是替我们还未出世的孩子打。”童骁骑惊吓至今,还得硬着头皮找那女人,早就憋至内伤,所以也不顾高跃进说什么,有话直说。

    高跃进听了,等一会儿才到:“辛夷是因为跳上去打修姐耳光才动胎气的?”

    童骁骑冷笑道:“野猫打得好!她是替我出气,我早有想揍那女人的想法,只是胖子一早三令五申不许我们动手。换你是我,你也不会愿意一个女人对你东摸西摸,还要给你梳头。今晚又闹出这么不安分的事来,简直跟恶人先告状没什么两样。折腾了野猫不够,还想吓死野猫吗?我们的孩子万一有个好歹,那女人等着拿命来抵。”

    许半夏立刻抢着有意识地问:“野猫听说修姨出走后,是不是吓死了?她以前跟我说过,高总的命是修姨救的,说修姨在高总心目中的地位高得很,她一定很害怕修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爸要找她算帐,是不是?”不管野猫想过没有,许半夏先演苦情戏似的把话说在前头,就不相信高跃进这样的奸商会得大义灭亲,惘顾女儿的身体而找女儿算帐。因为她觉得,高跃进是一定不会原谅野猫居然打修姨的耳光的,只有把野猫说得惨不可言,高跃进才可能心一软而放弃对女儿的处置。

    没想到知女莫若其父,而且又是个人精父亲。只听高跃进沉声道:“胖子,你不用替野猫掩饰,野猫听见修姐出走,只会大笑喊痛快,否则也不会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可以让你兄弟去找修姐,但找到后给她两个耳光出气。”说是跟许半夏说,但是眼睛只是看着童骁骑。童骁骑无话可说,因为野猫还真是被她老爹说得一丝不差,所以他不肯否认。

    许半夏无计可施,看看阿骑,再看看高胖子,心里立刻立场鲜明地把自己与阿骑捆绑到一起,略一思索,道:“看修姨所写的条子,‘愧无面目见东翁’,写得出这种句子的,得是知书达理的人。请问高总,哪个知书达理的人会做出这种悍然出走,不顾关心她的人心情的举动的呢?她要是一走了之倒也罢了,她还知道磨墨提笔考虑再三,写出这么七个字,说明她压根不是气头上的一走了之,而是蓄谋!她想通过施此苦肉计让非当事人忽略冲突的根源,而把目光聚焦到她出走这个现象上。她有意把自己包装成弱小,让别人忽略她内心的罪恶,她所作种种都只是给你高总看,因为你是她的米饭班主。于是,你高总就会在最后裁定中,认为野猫是冲突的罪魁祸首,而阿骑是冲突的背后黑手。可怜两个小年青,哪里会是那么个心计深沉的老人的对手,两人又是烈火干柴一点就燃的性格,他们被算定是做了替罪羔羊。高总,我对你没有忠告,要怎么处置你女儿和我兄弟,你自己看着办吧,死不了人,没什么大不了。”许半夏越说越生气,因为一边说,她心里对修姨的认识也渐渐汇成系统,以前还没那么系统地去考虑过这个人,因为修姨一直把自己隐蔽得很好,今天来回一深思,这才发觉,此人心计至深啊。

    高跃进听着心里只有两个字,“谬论”。他了解女儿,与修姐相处那么多日子,也自认了解修姐,修姐知书达理是没错,可生性胆小怕事,根本做不出这种老谋深算的事情。许半夏的翻脸指责让他听得跳脚,一等许半夏慷慨陈词地说完,他立刻怒喝道:“许半夏,你又了解修姐多少?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来就会养着她,哪还需要她做什么举动拉拢我?你够了,少插手我家的事,你懂什么?”

    许半夏既然说了,干脆说个痛快,反正得罪也得罪了,说白了反而把问题说清楚都难说,反正就是个“赌”字,赌的还是运气,“高总,我不想管你们的私事,可是阿骑与野猫都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眼看着两位兄弟被人陷害,袖手不管。你安排野猫住进湖边别墅,原本可以借此机会,偶尔通个电话,大家两下消了心结,可是,你不肯接听野猫给你的电话,别墅的电话又一直被修姨霸着,阿骑的妈妈别想去接,野猫身手不灵,抢不过修姨,而修姨在与你通话的时候,野猫想要说几句,她就挂机。她存心就是离间你们父女,让你身边别无其他至亲,只能重视她一个。这还不够说明修姨心机至深吗?”许半夏说的很有想当然的成分,不过大半是野猫自己给她说的实情,她添油加醋,怎么有利野猫和阿骑,就怎么说。

    高跃进怎么也不相信许半夏所说,他了解的修姐一向是谦恭的善良的,他相信自己的目光。所以他很快就许半夏的言行得出结论,许半夏不是善类,她自然别有所图。而且他心中目前对许半夏说不出的不满。毫不客气地道:“许半夏,你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瓜,你才是在一门心思离间我和修姐,竭力妄图拉拢我和辛夷,还有你的好兄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我只有一个女儿,我与女儿的关系你不许插手,你也别指望我会如你所愿接受你的兄弟。你已经做得太多,别以为我会一直纵容你。今天找到修姐便罢,找不到人的话,我唯你是问。所有事都是你挑拨糊弄出来。”

    许半夏这下听得火气全上来了,什么?事情都是她挑拨的?他高跃进以前就是傻瓜吗?这不存心找茬吗?许半夏咽了半天气,才平缓了声音,道:“我不妨跟你直说,高总,我总是拉拢你和野猫有两大目的,第一,是为野猫和阿骑的幸福,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没理由不为他们着想;第二,我当然不是君子,我图你给我经济上的支持,至此,你已经帮我做了近半年担保,我很感谢你。但是,我不会拿我兄弟的幸福换你的担保,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反正,我保兄弟保到底。”许半夏如今的境况自然大不同于以往,多家银行拉她入户,担保什么的只是过场而已,所以她大可说得气壮山河。终于把心中想说的全说出来,真是说不出的痛快酣畅。

    童骁骑看着许半夏终于不再对高跃进糊稀泥,也替她高兴,一向都见许半夏霸王似的,可为了他和野猫,许半夏一直在与高跃进周旋,他看着很不忍,兄弟兄弟,怎么可以总让许半夏帮着他?不过这两人吵架,他插不上嘴。只好在旁边精神支持。表现在行动上,童骁骑很明显地站在许半夏一边,一起面对高跃进。

    高跃进本来以为许半夏在他的暗示下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干脆直说了出来,把问题摊到他面前,让他自己处置,逼他拿出态度,心里更是火大,大声道:“你不就是翅膀硬了就想单飞吗?你还不如直说你想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行啊,我成全你。”话才说完,手中的手机震动,他愣了一下,才想起,这还是童骁骑的手机,要不是手机还可能传递修姐的消息,他一准甩了过去。此刻只能好好地递给童骁骑。

    电话那头的兄弟向童骁骑汇报,人找到了,在一座立交桥的桥洞里,牵狗的公安还没到,那老女人又不肯回,抱着一棵小树就是不走,怎么办。童骁骑正火大中,又听说这老女人这种时候还搞脑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道:“你们吃素的?她不肯走,你们不会绑了她扛着走?怕什么?”

    许半夏与高跃进立刻都猜知,修姨找到了。高跃进一听童骁骑这么说,大急,劈手就去抢那手机。他动作过猛,许半夏看了误会,以为高跃进想动手,快他一步抓住他的虎口,不让他动手,嘴里怒道:“高总,有话好说,动手干什么?”

    童骁骑更来气,受高跃进的气多了,这会儿这厮还想动手,他以为他是谁了,当下就对手机那头的兄弟道:“绑了那老女人送派出所,告她冲我耍流氓,对,我会去作证。”说完就关了手机,对许半夏道:“胖子,野猫就交给你了,我去派出所做口供。什么东西,给她三分薄面,竟敢对野猫狗仗人势,对我动手动脚。”

    许半夏饶是此刻再生气,听了童骁骑的主意也忍不住想笑,似乎回到了高中时候快意恩仇的时光。那个时候,只要稍不入眼,他们就拍案而起,哪像现在,做事瞻前顾后,顾虑极多。不过一眼瞥过去看到高跃进气得变形了的嘴脸的时候,心里哀叹一声,还得糊稀泥,否则以后野猫面上不好看,总归是她的父亲。

    高跃进被许半夏制住,一只手无法动弹,心里很有另一只手接上去的想法,许半夏霸王惯了,难道他就不是霸王?只有更加霸王。但一招下来,就知不是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就收了手,在一边郁闷。见童骁骑说话后,许半夏只是冲他看,眼睛里早就没了原来的火气,知道她开心着呢,是,她现在诸事顺利,要帅哥有帅哥,要兄弟有兄弟,连修姐也是被他们先一步找到。高跃进气不打一处来,拿双眼睛阴沉沉地往两人脸上扫了一遍,沉声道:“可以,你们看着办。”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想起许半夏的车钥匙还在他手上,他有开着那辆车走的想法,可是那车上还蹲着一条喜欢亲他的狗,无奈,只有不用。右手一甩,把钥匙往后抛出。

    等高跃进走远,许半夏才去捡起车钥匙,冲阿骑道:“跟你兄弟说一下,把老女人送到别墅区门卫,嘱咐不能让跑了人,要门卫联系高跃进领人。他们毕竟是野猫的亲人,他们家里的事情,野猫可以翻脸,我们不可以越俎代庖。今天已经够高跃进受气的,算了。你好好谢谢兄弟们,有空请他们吃饭。”

    阿骑也没办法,只有照办,虽然想到危机时候的野猫就真的很想揍这女人一顿。他纵横江湖,也就只听许半夏的约束。

    第四十章

    许半夏告别童骁骑后,直接杀奔别墅区,她有点不放心阿骑的兄弟们,这些草莽英雄不知会做出什么来。她把车子开得飞快,此刻本就已经黎明时分,要换作夏天的话,东方应该已经现出一丝青白。可这还是冬天,四周还是黑沉沉的一片。

    许半夏很不明白,明摆的事情,高跃进怎么会不肯接受。修姨即使是救命恩人,但能如女儿要紧吗?看高跃进对辛夷差点小产的关心比之对修姨的热忱差得远,许半夏不得不怀疑,今天的高跃进是不是反常?或反常的原因是因为反感她许半夏。吃醋?那就有点可笑了。

    到了别墅区门卫,果然见修姨被捆着蹲地上,两个阿骑的兄弟在一边看着,他们大概是不放心。许半夏只看了修姨一眼,就不再理她,拿出钱包摸出一叠钱交给阿骑的两个兄弟给他们吃宵夜,打发他们先走。这才过去给修姨松绑。“何必呢,那么大年纪还玩什么离家出走,好嘛,今晚闹得全市黑白两道都出动了找你,你很有成就感吧。为报倾城随太守,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尽管做报告,我洗耳恭听。”

    可是修姨就是不说,犯人似的蹲在墙边,胳膊抱在胸前,浑身发抖,似乎很冷的样子,又似乎很害怕。而原本一向梳得溜圆的发髻早散了开来,头发披散下来,遮住原本白皙的老脸,她的头垂得很低,看不见她现在的脸色。她还是蹲在地上。许半夏来的路上很有代野猫出口气,再甩她两个耳光的想头,可是见了此人如此的可怜相,只觉得打她还脏她许半夏的手。见保安好奇地在边上瞧着,心里生气,干脆一把抱起修姨,塞进自己的车里,带她去湖边别墅。

    到了门口,也不打话,只是手一操,掏出修姨口袋里的钥匙,这种门,进出都要用到钥匙,许半夏这个喜欢机械的第一次来就搞得清楚。

    客厅里面还是一股烟味,不过许半夏不很在乎。把修姨扔到藤椅上,自己拿起狗粮给漂染调配饭食。漂染辛苦了一夜,也该吃了。只是人肚子饿了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门响,高跃进回来。许半夏看看他,再看看漂染还没吃完的狗食,一个冷笑,拉起漂染道:“走,咱回家吃去。”也不理高跃进,管自己离开。

    高跃进见此喝了声:“慢走,我检查一下修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还要跟你理论。”

    许半夏冷笑止步,道:“你倒是提醒我了,野猫还叫我扇她两个耳光,我差点忘记。高总真是二十四孝,只怕高总妈妈在世,你也没对她那么大方。小洋楼,临湖别墅,合她心意全套上海买来的进口家具,丝绸和羊绒的衣服,还美其名曰保姆,进门的人都要看她脸色行事,连野猫都要欺负,更别说阿骑与阿骑的妈。标准的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有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老大不小的人还对着主家的女婿耍流氓。还敢恶人先告状,说愧无面目见东翁,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这下你这老女人可得逞了,这么小小演一出苦肉计,以后东翁家父女可就见面不相识了。这一手真辣,也只有你这种知书达理的女人才想得出来。”

    好啊,既然要她留下来,那就得由着她说了。许半夏干脆坐在饭厅的椅子上,闲闲地把医院里没说完的都说出来。

    “你少挑拨,我的钱爱给谁就给谁。”高跃进说完抿着嘴不理她,跪下身去看卧在藤椅上的一动不动,只有肩膀微微颤抖的修姐,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修姐的脸庞,湿湿的,一缕缕的,有的粘在衣服上,有的粘在脸上。只有轻声的啜泣从头发后面传出来,轻不可闻。那付样子,比当年来投靠他的时候还要狼狈。高跃进很想帮修姐把脸上的头发拨开,但是又知道修姐这人是打肿了牙往嘴里吞的人,一向不愿意给人看见她的狼狈相,更不会说出来。两手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手。起身到修姨的房间取了一床毯子,轻轻盖在她身上。

    许半夏看着这一切倒是愣住了,高跃进这个霸王,居然还会那么温柔待人,究竟是修姨水平好糊弄住了他,还是他本良善?再一想也是,其实这人对野猫也是仁至义尽的,要不是野猫实在让他伤心,他也不会发狠不理。看来,以前对他有偏见。只看见他的钱,没看见他的本性。

    做完这一切,高跃进虎着脸走过来,到酒柜取了一瓶红酒,坐到餐桌边,看也不看许半夏,只是闷闷地道:“去厨房做点吃的。”

    许半夏双手一摊:“不会。”但还是站起身来,去冰箱里找。把食物在微波炉里面弄热,她还是会的。转眼见漂染已经把盘子里的狗食吃得干干净净。

    高跃进在她身后追了一句:“是不是女人?”

    许半夏道:“野猫在你手里长大,居然也不是女人。”一边说,一边在冰箱里翻找。那盘已经下了许半夏肚子的醉鸡肉原来是冰箱里独一无二的熟食,其他都是生冷。许半夏对蔬菜之类的没措施。想了半天,许半夏想起自己小时候会煮的白煮蛋,便取了几个鸡蛋洗了,扔进冷水里。不过煤气灶之类的难不住她,三下两下,她便找到了气瓶,开了大火开煮。

    高跃进终是不放心修姐,又出去看了一下,见她缩在毯子里,哭声倒是听不见了,只是头钻在毯子里,更看不见。身子还是如原来一般缩成一团,在毯子下越显瘦小。高跃进把头伸过去仔细听了下,听得出明显的呼吸声,哭过的人呼吸不会轻,隔着毯子都听得见。这才放心,走进饭厅,顺手把中间的玻璃门拉上。

    见厨房里许半夏背着手看着一个锅,很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这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属于厨房。只得走过去问:“煮什么?”

    许半夏冷不防有人进来,吓了一跳,这才稳下来道:“白煮蛋蘸酱油。”

    高跃进点点头,拉开冰箱翻找,过了一会拿出一盒花生,道:“炸点花生米,这儿还有青瓜,你洗洗。”

    许半夏看了高跃进手中的东西一眼,忍不住一个哈欠,掩饰不住的疲倦,道:“不如这样吧,你等着,我外面找早餐摊买些东西来,怎么也比我做出来的好吃。”

    高跃进道:“不可以,你现在不怕我,又可以不要我的钱,你这一开车出去,肯定是直接回家睡觉。你走开,我来。”

    许半夏无言以对,小算盘都被高跃进说中了。只得把位置让给他,有点不置信。但再一想,有什么可不信的,高跃进以前据说插队过,肚子一饿什么都可以变废为宝拿来吃,做菜算什么。她背着高跃进伸了下懒腰,真是想睡了。可是那瓶红酒拿什么开?只得找工具,找了半天,也不知被修姨收在哪里,只得拿出最原始的办法,取一条擦手的毛巾垫在墙上,红酒瓶底一下一下地敲上去,软木塞子一点一点的移出来。三分之二出来的时候,许半夏打着哈欠用劲把木塞拉出来,顿时一股甜香柔柔沁入心脾,好酒。

    过一会儿,高跃进端了一盘散发浓香的还在“滋滋”叫着的花生米进来,还有一盘绿绿的青瓜,两盘菜掩映着煞是好看。许半夏忽然想起自己煮的蛋还在火上,忙跳去关了火,回忆着小时候煮蛋的细节,把蛋丢进水斗里冲凉了,也象模象样装在盘子里端上桌。

    高跃进看了眼鸡蛋,忽然有感而发:“相比起来,你们还是比我们这一代人幸福得多。”

    没找到酒杯,许半夏拿来两只碗。白玉般的骨瓷碗里倒入殷红的酒,很是美艳。许半夏哈欠连天地道:“相信高总留下我不是准备忆苦思甜,有话直说吧,说完我要回家睡觉去。”夹了一粒花生米,入口却是熟软,“本事很差啊,花生米一点不酥。”

    高跃进道:“你懂什么,花生米不冷不脆,冷了才脆。”

    许半夏揉揉眼睛,道:“也不早说。”端起盘子就往冰箱冷冻室送。高跃进看着不得不说,此人生活经验不足,可是脑筋好使,一下就想出了绝好的办法。

    “你一个年轻人怎么比我还累?太没用了点。”人已经找到,高跃进已没象起先那么气急败坏,此刻理智压倒一切,说话行事又讲起了道理。

    许半夏需得想了想,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累,昨晚她也没好好睡下过。“你倒是试试看,先开两个小时飞车到首都机场,然后飞上海,再催着司机从上海到家,活人都得折腾死,又不是你,到处有马屁精接送。说吧,什么事。”很是没有好气。

    高跃进此时反而没气,看见许半夏又是酒逢知己的感觉,与许半夏碰了一下碗,自己喝下一口酒,道:“我跟你说我跟修姐的交往,你听了如果知道你自己错了,立刻向修姐道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2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3兄弟作者:余华 4都挺好作者:阿耐 5兄弟:上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