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4章

    第三十八章

    许半夏的生日,没想到最早来电的竟然是她的同父异母弟弟。小伙子在电话里怯生生喊了一声“姐,生日快乐”,就没了下文。许半夏好奇,难道有谁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她不会太在意,因为舅舅什么的都有她手机号码,有事他们会打她电话。她气定神闲地问:“什么事?”她不复是当年的刺儿头,这种小孩子,她还不屑于对付。

    弟弟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道:“姐,我想买电脑,可是钱都在你那里了,妈妈说我要电脑就问你要钱。”

    许半夏一听,哗地笑了出来,道:“嗯,电脑要多少钱?你去商店看了型号了吗?准备买台式的还是笔记本?我看还是笔记本吧,你上大学时候也可以带上。”果然是讨钱的,可是桥段太老式了一点,怎么可能入她许半夏的法眼?不过可以陪他们玩玩,顺便娱乐自己.

    弟弟立刻犹豫了,道:“是啊,笔记本好,我还是要笔记本。”

    许半夏狼外婆式的温和,道:“那好,你去商店看看价格,准备买哪一款,回头跟我说说。”

    弟弟果然中套,急忙挂掉电话,大约是去跟他爹娘说去了。许半夏想着他娘可能的怒容,乐而开笑。

    生日?要不是有人提起,许半夏还不愿意去想起它。既然已经想起,只有打几个电话给外公外婆阿姨舅舅,遍地讨取“生日快乐”这四个字。过一会儿,高辛夷来电,一开口就欢快地说:“胖子,生日快乐”

    许半夏笑道:“咦,你怎么知道的?阿骑跟你说的?谢谢你。”

    高辛夷道:“阿骑说是跟我说了,但又跟我说让我别骚扰你,说你不喜欢提起生日。我想不管他了,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那么多日子了,你又是那么豁达的人,生日怎么可以不过呢?我本来想请你客,这一顿就欠着你,等你回家时候补。我宝宝也祝贺你,你听着,他在踢我肚皮。”

    随即可能把听筒放肚子上去了,许半夏听来闷闷的,可什么声音都没有。等她好不容易终于又拿起电话,许半夏忙道:“声音失真,还是等我回家趴你肚子上听。野猫,你爸爸过去别墅看你了吗?”

    高辛夷有点失望地道:“没有,我一来湖边别墅,老爹就绝迹了。平时他常打电话过来给修姨,但是我要想拿过来听一下,修姨就给我搁了,她说老爹不想跟我说话。我越来越觉得她这个人阴阳怪气,好像跟我和阿骑妈妈有仇似的。胖子,你来的时候她有没有给你脸色看?”

    许半夏心里觉得好奇,嘴里忙道:“我去别墅的时候,她不是很客气。野猫,你在家吧,也不怕这么跟我说电话给修姨听见了又怄气?你也收收性子,都要当妈妈的人了,凡事替你老爹想想。”

    高辛夷不依了,叫道:“胖子,你怎么跟我婆婆一个腔调?她还说我是因为怀孕脾气大呢。可是这是我家啊,凭什么我要看她眼色?我老爹的真姐姐都不会对我那样的,她凭什么?还总是对阿骑动手动脚的,那么大年纪一点不会检点,害得阿骑每天晚上都不敢回家吃饭。胖子,你什么时候回家,一定要来我这儿看看,我快被这老妖婆迫害死了。”

    许半夏听了觉得好笑,道:“什么妖婆,你们即使没矛盾,被你这么一说也有矛盾了。修姨对阿骑的态度,我也感觉有点怪,以前还跟你老爹提起过,你老爹也不知情。你们忍忍,老年人想要她改变是不可能的,不行的话,就搬到我家去住,反正我大多数时间也不在家。再说你们的新家也已经装修好了,再开窗透几天气也可以搬进去住。不用与她怄气,你谁她谁啊。”

    高辛夷哼哼着“对,我谁她谁啊”,这才挂了电话。许半夏立刻拨通童骁骑的手机。“阿骑,你湖边住着不自在,就搬我家去吧,野猫这人性子爆,别搞得她发火了。你怎么也不早跟我说,反正我那里大半时间空着,保姆也闲着可以给你用。”

    童骁骑道:“野猫找你诉苦了?其实我跟她说了,看她爹面子上,也就再忍几天,我们很快就搬到新家去。要不是我那间租屋已经退了,我早就带着野猫走了。野猫性子急,怎么也等不到那一天。还好我妈在那里跟着,否则我都担心野猫与那女人打起来。说实在的,要不是我妈在我身后跟着,我早一拳出去。”

    许半夏听着又是好笑,阿骑连“修姨”两个字都不肯出口,可见对修姨之厌恶。“阿骑,你别跟我客气,要不就跟走亲戚似的,只把一些常用的东西带去我家里住一段,我家里东西都很全,等要搬去新家时候再把东西从湖边别墅搬出来。修姨这个人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总感觉她很怪,阴阴的。你不喜欢她就跟她保持距离吧,她可经不起你一拳头。”

    童骁骑笑道:“说实话,我每天都想揍这个给我开门的老妖婆一拳,这人怎么说都有病,要不是我躲着她,她早吃我拳头了。胖子,你不知道这老妖婆有多变态。”

    许半夏笑道:“你跟野猫的口气一模一样,是不是两人每天躲房间里一起骂?好嘛,回头我告你岳父去。阿骑,不顺心就搬吧,否则对野猫不好。”

    童骁骑听了想了一想,就道:“也好,我回去和野猫商量一下,明天就搬。胖子,生日快乐,回头我补你一顿酒。”

    许半夏笑道:“切,又是口径一致。”笑着放下电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时隔一年,某人是不是还能记着她的生日。

    为免胡思乱想,按着手机找出沙包的电话,用座机拨过去,“沙包,祝我生日快乐。”屠虹已经是很说得来的朋友,隔三岔五通个电话嘲笑一通,其乐融融。虽然,两人后来再没见过面。

    屠虹在电话那端急切地道:“哟,你还有生日?我还以为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快乐啦。你等等,别放电话,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我只收实物,不收什么贺辞啊祝酒歌啊之类的花花调子。”

    屠虹拿肩膀夹着话机,到处翻找礼物,一边笑道:“我帮你看过那么多合同,光是算算咨询费就够你买礼物的。别急,怎么找不到了?我昨晚才找到的。胖子,我准备年休了,跟一帮朋友约了自驾车去云南,你有没有兴趣?元旦后几天。”

    许半夏笑道:“我才不去,你有赚钱的事找我,花钱的事别找我。沙包,你的拳脚练出点花头没有?如果你还不成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做保镖的。”

    屠虹笑骂:“去,狗嘴不出象牙。我们团里有几个练跆拳道的师兄,欢迎你来跟他们比试。”

    许半夏笑道:“好女不跟男斗。沙包,是不是你的桌面乱得看不来?怎么一份礼物可以找那么久?”

    屠虹笑道:“错了,我桌面光滑如镜,抽屉乱成猫窝。门面还是要的。呵,找到了,是这样的,东北一家原本做重型机械的工厂活不下去了,被一家上市民营企业买去。不过那个民营企业只要它在市中心的地块,准备把厂房设备都变卖。那边现在闹得很僵,工人到市府门前去静坐反对,因为当初的转让合同约定的是工厂必须继续开动的。”

    许半夏道:“拆厂只会是个时间问题,等工人闹疲了,只要一个眼错不见,一夜之间厂房就会被推到。那个上市民营企业还能不把上面的头头脑脑摆平了?现在谁肯帮工人说话?那个企业是做什么的?”

    屠虹道:“别急,具体我给你发邮件过来,天哪,我得扫描多少页资料啊。我看其中的设备有你上回传给我的资料中列举出过的,如果合适,搬来用多好。不过你看一下我邮给你的资料。如果合适的话,我给你联系那家上市民企,你最好自己过去看看。”

    许半夏道:“好,谢谢你,沙包。你们去云南的车子准备好了没有?我有一辆宝马X5的,动力够足,你需要的话,我叫人给你开到上海去。”

    屠虹笑道:“除非你自己一起去,否则我可不敢玩你这么好的车,可是我心里真向往啊。什么时候我去高总的公司,你把这车给我玩几天。”

    许半夏笑道:“沙包,你这个人太讲道理了。不过我不跟你讲诀窍,免得你以后跟我耍奸。你脑子是一流的,可惜少了点刁滑。我一个朋友原来也是如此,看人总带着玫瑰色,吃了一摔后才蜕变。就是我传给你的这份资料的作者。”

    屠虹回想了一下那份资料,笑道:“你朋友很厉害,那份资料往哪儿放都行,实用大气,很难得见到这种操作性那么强的资料。我几乎是一看就知道重点在那里。你那位朋友什么时候给我认识认识,想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可以请教。”

    许半夏听了得意,道:“可以,其实你要请教什么跟我说也一样,我的经验也很足,呵呵。不过沙包你真是好眼光,人家现在是一家很大公司的老总呢。对了,你们见过面,就在你第一次见高总,吃饭结束出来的走廊上。”

    屠虹笑道:“原来是他,我有印象,很出色的一个人。你们不一样,你是实干派,冲锋打前阵是一流的,宏观方面就差了点。不过你现在也用不着。我劝你好好抓住你这个朋友,你那块海边的地皮要好好请他规划规划。”不过打死屠虹都不会想到,这么出色的男子会看上许半夏,以为那男子与许半夏大约也是他和许半夏一样的交情。

    许半夏心里甜丝丝的,虽然屠虹有贬低她的成分在,可她并不难过,心里反而替赵垒高兴。哼哼,沙包,不用你说,也不用我催,赵垒自己会给我做好规划。放下电话后,许半夏就一遍遍地刷新邮箱。

    冬季的天色暗得特别快,下午四点多,外面已经黑蒙蒙的一片。许半夏收拾了东西回宾馆,办公室与宾馆才几步的路,在寒风将要穿透最后一层衣服前,胜利抵达宾馆大门。屠虹终于把扫描件分成几个邮件发送过来,许半夏一边接电话回绝各路客户的饭局邀请,一边双眼不离电脑看那资料显示。

    终于那个等了一天的,显示是“帅哥”的电话进来。“胖妞,今晚跟谁一起吃饭啊?”赵垒自那夜分手后,一直喊许半夏为“胖妞”,以示他与许半夏其他朋友的身份区别。

    许半夏略略失望,原来是寻常的一天一个问候电话,只是今天的电话早了一点,以前都是晚饭后。“你这么早打来电话,是不是晚上会应酬到很晚?”说到应酬,许半夏不得不想起昏暗的K房,自己对此有太多认识,虽然见怪不怪,知道交际应酬,这些不可避免,但想到赵垒可能在那里搂着一个别人给他安排的小姐,心里就添堵。

    赵垒笑道:“我正在车上,等下就赶到你身边与你共进晚餐。你在哪里?我立刻过来。”

    许半夏翻了一下白眼,玩笑开得不是时候,便恶意地详详细细地把自己住的地址给赵垒报了一遍,“帅哥,等你哦,你要不来,明天就会看见一个饿瘦的胖妞。”许半夏说话时候眼睛不离电脑,虽然没看进去什么东西。放下电话后,比较郁闷,还是看不进去屠虹传来的那些资料,只觉得心情烦躁得很,打开窗户放进冷气,在窗口好好站了一会儿,心里明白,自己在生赵垒的气。可又理智地一想,赵垒又未必记得今天是她生日,去年那个时候他还高高在上,怎么可能会记着这个日子。可理智归理智,心里的不爽还是没办法消弭的,再吹着冷风也不是回事,只得叹口气,去餐厅吃饭。很不喜欢地看到,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

    出门,并没有一大束会移动的花遮住某个人,所以许半夏没有惊喜。电梯口,有一部上升的电梯在许半夏面前打开,放出几个人,里面也没有惊喜。终于有电梯下降,许半夏背着手等着,下行的电梯就更没有惊喜了。忽然,有谁在后面握住她背着的手,许半夏毫不犹豫,就是一脚踩出,虽然不是穿的高跟鞋,不过相信对方不会好受。哼,背后猥亵女子,罪加一等。

    没想到检视辉煌战果的时候,见一大束花应声而落,身后更是传来赵垒的叫声:“胖妞,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可是想来给你一个惊喜的。”

    许半夏吃惊回头,见赵垒的一张俊脸略微扭曲,那条被踩了脚面的腿微微弯曲,显然是不敢在那只脚上压上一半体重。许半夏忙出手扶住他,一手捡起地上的花,虽然心疼赵垒,可还是抑制不住地高兴得眉开眼笑,“谁叫你偷袭,也不说预先通知我一下,害我郁闷一下午。”

    这个生日是许半夏过得最快活的生日,也几乎是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天。整整二十四个小时,难以置信的快乐,像个不现实的梦。

    送赵垒上飞机后回来,许半夏开车飞驰在高速路上,两颊依然晕红。CD里放的是BOYZONE的歌曲,许半夏志得意满地拿手掌跟着节奏敲打方向盘,偶尔遇到熟悉的部分,就跟着唱上几句。开到半路的时候才想到要打开手机。想到赵垒的手机关了二十四小时后,至今还下落不明,不知他公司的人会如何着急,许半夏想着就好笑。

    才得意没多久,就听手机开叫,拿来一看,“沙包”两字。“胖子,怎么一天不开机?昨天给你的资料看着如何?”

    许半夏反应不及,喃喃道:“昨天……什么资料?”

    屠虹被许半夏搞得愣了一下,“胖子,你不会告诉我你昨天没有收到电邮吧?你好像在花天酒地是不是?音乐这么响的,能不能外面说话去?”

    许半夏忙拧小音响,这才恍然道:“对了,电邮,我差点忘记,要命。沙包,给我一晚上,我现在正在车上,回去立刻就看。昨天已经看了一点,感觉大部分设备有点旧,都是差不多折旧完了的货色。”

    屠虹这才嘀咕道:“这还差不多。我也发现你说的这个问题,所以更应该人过去亲眼看了。今天我跟那家上市民企联系了一下,他们很欢迎有人购买那些设备。你既然在北方,过去一趟也快。”

    许半夏这才脑袋恢复一点清明,笑道:“他们当然急切盼望有人接手设备,那是转嫁矛盾,抛出烫手山芋啊,大兄弟。不过我还是会过去看看,了解了解情况,你暂时不要跟他们联系,我不想看他们想给我看的表象。矛盾过于激化的东西我不敢要,要了也拆不回家。否则你说闹了那么日子,他们即便是把那些设备当废品卖了,也比一直放着占着资金还要付银行利息强啊,我怀疑肯定有原因。你说是不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芳华作者:严歌苓 2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3兄弟:下部作者:余华 4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5兄弟:上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