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31章

    想到这儿,赵垒自己都不由为自己前此的赌气好笑起来,眉开眼笑地举起酒杯,冲着许半夏道:“谢谢你,又解开我一个结。”

    许半夏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结,她眼里看来,赵垒现在心里的结多得数不过来,谁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对了他的哪根弦。不过管他呢,想要从赵垒嘴里撬出究竟是哪个心结,又不是像对付老苏那么容易,不如搁过一边,他要谢就领着,赵垒要谢她的地方多了。便糊里糊涂与赵垒碰了杯,大大喝下一口。

    赵垒的女友见赵垒与许半夏一脸默契、尽在不言中的样子,心里非常不爽,见两人又眉来眼去地喝下一杯,终于忍不住,一把抢过赵垒手中的香烟,嚷道:“你都吸了一晚上的烟了,呛得我喉咙都痒,不许吸了,你答应我戒烟的。”

    赵垒没去抢回,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女友,其实心里着实不明白,她为什么脾气这么大,那么不体谅。他最近心里很烦,才把戒了的香烟又找了回来,自己也是不知不觉就抽了那么多,可这几天还真离不了香烟。

    而许半夏则是清楚得很,赵垒的女友终于耐不住吃醋发飚了。越是如此,许半夏越是表现得大方,招呼小姐过来,语气平和地吩咐:“小姐,来点上几枝蜡烛,消消香烟味。”

    赵垒的女友立刻咂出味道不对,可人家这是为她好,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一顿饭就看着她生闷气。赵垒无奈,又不便当着许半夏面陪小心,只好当没看见,问许半夏:“点蜡烛可以消烟味?什么原理?”

    许半夏笑道:“谁知道什么原理,反正这么实践着,效果好像还可以。嗯,数学物理中管这种现象叫公理吧。”

    赵垒一笑,道:“强词夺理。”心里想,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即使知道许半夏不是早稻田晚稻田,可还是看不出斯文样来,不过与她见面总是非常愉快,她总是能让他笑,在最心烦的时候笑。“小许,我还是要劝你,北进的计划要慎重。最起码,也得等那个人抢权有了准信才好。”赵垒都不愿意提起秦方平的名字。

    别人不知道,许半夏自然知道,更明确了赵垒听到她与秦方平全部的讲话,好险,没胡说八道。这会儿听赵垒还是劝她慎重,许半夏明白这是赵垒的关心,算是投桃报李的意思吧,否则不会一说再说。便也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赵总,这事等不得,不可能把宝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我反正如果继续做下去的话,总得开拓销售市场的,有点压力,动力也大嘛。否则如果不把量做上去,去北方也是没什么意思。我前几天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做,这几天还是在犹豫。但是再一想,知道这条路可以走的肯定不止我这么一个人,别人为什么不做,无非就是因为这些销售上的顾虑。既然大家都看到这是条好路,又都是不敢进,那说明市场大得很,很可以下手搏一把。”许半夏特意把事情说绝了,想看看赵垒反对的态度究竟有多少坚决。

    赵垒想了会儿,道:“你这是赌博。我看你自己心里也没底,打算做一步看一步。”

    许半夏忍不住紧逼着问一句:“赵总觉得赔率会是多少?”

    赵垒看着许半夏,这一瞬间,把许半夏这个人好好地回想了一遍,忽然觉得这人非常复杂,不能用常理来评价。想了好久,也盯了许半夏好久,看得旁边的他女友两眼充血,赵垒这才缓吞吞地道:“对于别人,或许是失败概率很大,对于你,难说。春节前那次事换了别人,可能已经就近跳海了。但到你手里,却是化不利为有利。所以,对于你的北上计划,我无法界定。”

    许半夏认真地盯着赵垒,看着他把话说完,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论。一时想不出该怎么说,略为迷茫地想了一会儿,心里只觉得赵垒这回应该不会是敷衍,那么他的话,是不是可以解释成“别人或许不行,而对你许半夏而言则是事在人为”呢?如果是这样,许半夏拿起酒杯,略略顿了一下,随即在桌上一敲,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都祝福我一杯。”说完自己全喝了下去。

    赵垒倒是没有吃惊,他感觉许半夏在说之前,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决定北上,说出来,只是为得到一个求证。她相信他,也相信他的判断力,所以才认真对待他的分析,当场做出决定。这一刻,赵垒似乎有了与许半夏休戚与共的责任感。所以也没有犹豫,拿起酒瓶,特意又把自己的酒杯加满了,然后也是带点匪气地一敲桌子,道声“一帆风顺”,便干了下去。形象与赵垒以往完全不同。

    许半夏随即对赵垒道:“赵总,我很快就会把你的资金还给你,最近你一定有用,而且,既然有赌博的成分在,没必要把你也拖下水。”许半夏还有一重考虑,那就是赵垒已经离职,他没有理由再分享她许半夏千辛万苦挣来的高额利润。不过这条理由许半夏自己也觉得凉薄,所以自己在心里也将此忽略不计,更别提说出来。

    赵垒想了一下,道:“也好,你的主要资金还是来自老宋那一块,我这些实在没什么作用。”赵垒也是担心许半夏那里风险太大,既然她自己提出来,也就顺水推舟,“不过你需要调头寸的时候,跟我打声招呼。”

    赵垒女朋友听得气极内伤,什么,赵垒还有钱在这个胖子手里?这么信任她?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饭局结束,赵垒女友忍到上车,还没关上车门,就与赵垒大吵。许半夏当没看见,施施然离去,她要的可不就是这种结果。

    第二十八章

    冯遇这个胖子还是名副其实的胖子,对于他来说,这个夏天一如既往的难熬。尤其是艰难地考虑严肃问题的时候,他尤其需要充足的空调。面对着许半夏,他感觉办公室里两匹空调制冷不足,非要转移进特意为消夏布置的用玻璃隔出来的十平房拖一匹半空调的小会议室。许半夏现在已经不算胖子,所以走进这个冷房,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大哥,这儿就跟是麦德龙里面放肉的玻璃房似的,忒冷。”

    冯遇呵呵地笑道:“没办法,否则我脑袋发昏。”

    许半夏呆了一小会儿就跑出去,找冯太太要了件长袖。进来小房间,果然见冯遇原本红亮的胖脸恢复正常。许半夏笑道:“大哥,夏天高血压难受吧?我这么胖照样低血压,功能特殊吧?”

    冯遇笑道:“别跟我嘻嘻哈哈,快帮我想想现在该怎么办?伍建设对裘毕正已经越逼越紧,再说有郭启东帮着,裘毕正的心思本来就被郭启东摸得清清楚楚,我看裘毕正快抵挡不住。”

    许半夏笑道:“不是跟你说你把它买下来吗?卖给伍建设也是卖,卖给你也是卖。一样的价钱,裘毕正肯定是愿意卖给你的。”

    冯遇道:“你别跟我瞎扯,这个厂要是买下来,我就没安乐日子过了。他们的产品太杂,不像我这儿单一,买了他的厂,我得投进去多少心思?我以后想摸摸麻将桌的边都没门儿了。”

    许半夏心说果然被她猜到,冯遇懒得接手,道:“那只有这么几条路了,一条,捐弃前嫌,帮裘毕正找个合适的管理人员。这种人我手头倒是有;第二条,卖给伍建设,然后你就倒霉了,这是废话,我们只要不插手的话,就是这种结局;第三条路,围魏救赵。伍建设现在眼睛光顾着盯住裘毕正,所以我们想办法怎么打击他的后院,搞得他后院起火,再没有能力搞裘毕正。大哥你看哪一条?”

    冯遇皱着眉,手里的圆珠笔被他按得嗒嗒响,半天才道:“胖子,不瞒你说,第一条我已经在做了,等下我自己去机场接这个管理人员,裘毕正说他也要亲自去接。我看第三条也做起来。这样吧,我这就把裘毕正去叫过来,反正他闲着也就是在家转圈,干脆我与他商量一下怎么联手挖伍建设后院墙角。胖子,你也参与一下。”

    许半夏摇头,这是她早就想好的,“大哥,裘毕正这个人,我一见他就想揍一顿,再没见过比他更……”许半夏说到这儿没说下去,因为看见裘毕正夹着个小包进门。冯太太没怎么搭理他,眼睛一瞟,然后下巴一指,意思是他们都在里面,你进去说话。

    裘毕正连忙笑着进小会议室,态度前所未有的好,连一直挺得笔直、犹如京剧亮相的背脊都似乎有稍稍的弯。不过即使在现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他手上拎的包还是换成了时下最新式的,衣衫也照样的高档新潮。

    裘毕正坐下,冯遇就把许半夏刚出的几个主意说了一下,没想到裘毕正道:“刚刚有人来找我承包这个厂,价格也算合理,我想包出去算了。然后那堆新买的设备我准备拖去找个地方放着,等以后缓过气来再用上吧。”

    许半夏与冯遇面面相觑,即便是在这么冷的环境下,冯遇的脸还是又红了,可见火气上头。许半夏踢他一脚,冲裘毕正笑道:“那倒是好事啊,以后裘总可以做寓公了。可是你成了寓公,政协还会找你开会吗?”

    裘毕正愣了一下,尴尬地笑道:“政协换届选举还早着呢。嗯,冯总,等下那个本来准备管我公司的人还是我去接吧,我管吃管住管送。”

    冯遇再忍不住,拍桌道:“他妈的,这些钱我不是拿不出,朋友是我请来的,不用你管。”

    许半夏笑道:“冯总,你就把这个机会给裘总吧,他把工厂承包出去后,以后就没做大哥坐主位的机会了,今天就给他再做一次,机会难得的呢,做一次少一次了。”

    这下换成裘毕正一张刀条子脸涨得通红,恨恨看了许半夏一眼,又一下说不出话来反驳,知道跟许半夏打架没好处,愣了半天,一蹬脚,咳了一声,掉头就走。

    许半夏又追出去道:“裘总我奉劝你一句,千万了解清楚承包人的背景,别是伍建设指派过来的人,你的工厂最后落到伍建设手中,这下你下辈子都得被伍建设骑在头上。”

    裘毕正一声不响,不过上车后,把他的车门关得山响,直震二楼办公室,很有气势。

    冯遇只会摇头,道:“呸,扶不起的阿斗,以后再不帮他的忙。胖子啊,可别还真被你给说中了,这个承包人是伍建设给派来的。”

    许半夏道:“不是伍建设,也离伍建设不远了。你想想,才多少天?即使是行内人,人家想承包也得好好考虑,详细了解一下裘毕正这个公司才能下手,郭启东出事到现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有人上来主动要求承包,而且看裘毕正的样子,这事极其有门,你说,不是伍建设,还能有谁?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郭启东胆大包天,连伍建设都敢惹,自己偷偷叫个代理人出来承包那个厂。如果那样的话,除非郭启东一直藏着不出面,否则他还能不给伍建设又送回去坐牢?大哥,我们得另想办法了。”

    冯遇眉头皱得越发深起来,想了半天,才道:“我一时想不出好的,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胖子,你也辛苦一下,帮我再想着。不过也算是个好消息,那台闯祸的设备暂时不会上。”

    许半夏很直接地指出:“大哥,如果真是伍建设的话,等他承包到手,裘毕正就随他搓扁捏圆了,他只要看到市场,就会很快要了裘毕正那台设备出来上马。裘毕正不可能捂着不放,多多少少,能换点钱回来也是好事。否则难道当废品卖给我?”

    冯遇又是“嗒嗒”地揿着圆珠笔,板着脸考虑了很久,忽然双手一使劲,“啪”地一声把笔拗断,往桌上一扔,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开始就把销售业务调头,重点转向市外。即使不跟伍建设做又怎么样。”

    许半夏见冯遇很不愉快,就坐着陪他说会儿话,说说北方的市场。等冯遇稍微火气小一点,才起身离开。路上,许半夏一直在想,把设备门槛拔高真的非常必要。像冯遇这种,市场一好,谁都一哄而上,没多少时间出成品,而后互相压价销售,永远不可能培养出稳定的下家。不像伍建设,起点高,投资大,与他竞争的人就是少,所以他才可以相对的高枕无忧。只怕是冯遇每天搓搓麻将睡睡觉的好日子,以后再不会有了。口子已经撕开,接下来将没完没了。

    所以许半夏几乎更加确定,自己既然已经拥有了码头的优势,下一步一定不能草草上马什么技术含量低,前期资金投入少的设备,方向应该是可以辐射沿海周边的粗大笨重又有技术含量的产品,务必把便宜船运优势发挥到极致。许半夏凭着她对行业生产的了解,很快,就在脑子里列出一个清单,上面是一系列的符合预想的产品。于是,又一次因为开车时间精神不集中,把车开上绿化带。

    中午与银行的几个朋友小聚的时候,一个电话进来,许半夏一看显示,“沙包”?许半夏需要转一下脑筋才想出来,原来是在北京挨她一顿胖揍的玉面肌肉男屠虹,当下忍不住就大笑了出来,忍了又忍才按下接听。原来屠虹真的要过来出差,晚上的飞机,请许半夏帮他定好房间,并要许半夏充实钱包准备请客。放下电话,许半夏笑着把在北京的经历与大家说了一遍,众人大笑。

    谁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许半夏就是每天泡在饭店里吃了中饭吃晚饭,家里的保姆几乎天天不用等她回家吃。不过因为要上机场接人,许半夏只有晚上几乎不喝酒,早早退场回家,也不下车,叫保姆开门放漂染下来,载着漂染去机场。高跃进跟她在电话里曾经说起有雇佣保镖的意思,不知他用了保镖没有,许半夏自己有点身手,而且身家也差高跃进很多,觉得晚上出门时候带着漂染已经足够。漂染最喜欢兜风,害得许半夏大夏天的没法开冷气,两边车窗都得降下来,方便漂染观赏夜景。

    在北京的宾馆遇见屠虹时候,只觉得他狼狈,今天见他拉着行李从里面出来,左右人等与他一比,皆成歪瓜裂枣,许半夏觉得很有必要离他三尺远,免得平白做了帅哥的陪衬,让一众小女孩为帅哥惋惜至吐血。看来北京一架打得好,为天下面目模糊的劳苦大众出了一口恶气。

    屠虹一出门就两眼一转找人,不过风度挺好,只是转转眼珠子,没像有的人脖子转得跟风向标似的。许半夏看见了只是大步走过去,知道自己如果挥手或者大喝一声,肯定会被屠虹在心中取笑。这种有点地位的白领心里花头最多,看谁都是斜着眼,钱多点的是暴发户,钱少点的是小农经济。

    屠虹很快就看见许半夏,眼睛一亮,大步走了过来,许半夏也没有停顿,带着他往地下停车场走,一边把手上的宾馆钥匙交给他:“看你到得晚,干脆替你把房间开好了,省得进去还要多一道手续。要不要我请宵夜?”

    没想到沙包非常痛快地回答:“好啊,就等着你这句话。我这回出差,没把吃饭打进预算。”

    许半夏不由笑道:“你不会那么无耻吧?好吧,我明天早上给你送早餐过去,要吃大饼油条还是粢饭豆沙包?”想到豆沙包里的“沙包”,许半夏又笑了出来。

    屠虹是怎么也想不到许半夏居然在手机里把他的名字设定为沙包,还觉得许半夏似乎没必要为大饼油条笑得太高兴。不过他因为长得帅,到处受女孩子的欢迎,常有女孩子在他身边笑得特别欢畅,也就见怪不怪。只是觉得许半夏这样的很有性格的女孩子也不能免俗,很是遗憾。“请客不能这么简单吧?你不会给我吃减肥餐吧?”

    许半夏笑,知道他不会了解,坐进车子,就把手机里的电话簿翻给屠虹看,“知道我为什么说到豆沙包忍不住了吧?”

    屠虹在不亮的车顶灯下看到这两个字,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正想笑,忽然感觉脖子处有什么“咻咻”地响,微一扭头,就看见一只狗头,目灼灼地审视着他。心里真是觉得滑稽到透顶,这个许半夏怎么浑身上下没一点女人样,连出门都要带条男孩子才玩的大狗。定了定被狗吓到的神,笑道:“你还有什么,还是一次性都亮出来吧,我早知道要你请客很有点虎口拔牙的意思,不会容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2欢乐颂作者:阿耐 3兄弟作者:余华 4熟年作者:伊北 5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