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

    赵垒的办公室另有人在,一个也是三十多点的年轻男子,大眼阔口,非常精神,西装的肩膀部分有点绷,可见此人常有锻炼,三角肌发达。介绍之下才知,原来就是久闻大名的秦方平。

    许半夏与之寒暄交换名片的时候,赵垒站在窗口问道:“小许,怎么没见你的车?”

    许半夏忙笑道:“换了,刚换了一辆白色的别克君威,原来那辆车我钻进去费劲。新车到今天才开第五次,路上就给自行车刮了一道,心疼得不得了。”

    秦方平道:“抓住他叫他赔啊,赔了多少?”

    许半夏笑笑道:“那种小瘪三一看就是没钱的,跟他吵几句给交警看见还得找我算帐,不理他了。”总算没说给两拳权当出口气之类的话,刚刚认识,又不知道秦方平的喜好。再说赵垒很是讲究风度,可能不会喜欢听到拳打脚踢这类的事。

    秦方平笑道:“换我的话,钱也不要他赔了,揍几拳捞回本。路上总有走路骑车不长眼的人,这种人不揍他们一顿不会长心眼。”

    许半夏听了大对胃口,笑道:“秦总,早听了你的话,我今天也不会那么委屈了。以后就照你说的做。”

    赵垒起身道:“方平,等下做防腐的老顾过来,你跟他谈一下,我不出面了。我去试试小许的车子,都说君威里面设计得不错,开起来很舒服。”

    许半夏见秦方平笑得很开心,忽然想明白了,赵垒的意思明摆着是让秦方平在与防腐公司的谈判中得点好处的意思。他这个不是做老板的人,在奖励笼络手下方面不可能手脚太大,一定会受董事会约束,不过他可以用权力分配的办法,让手下自己从权力的支配中捞取好处。所以看来,刚才与童骁骑商量的找秦方平吃饭许以好处的方法是对头的,这本就是赵垒默许的。

    坐到车上,许半夏才感觉到有点不自在,与赵垒距离太近,可以闻得到他身上刮胡水混合着香烟的味道。而看赵垒一上车就把玩着车上的设施,很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想起刚刚在老苏那儿,自己一派自在,老苏面红耳赤的情形,可见谁动心谁被动。为缓和气氛,不得不开口说话,把自己第一票进口废钢的成本利润大致说了一下,然后道:“赵总,你年前给我的五十万到现在应该是加到六十万本金,已经用到新一轮操作中去。这一轮我虽然没有把废钢取出来做一下手脚,好在价格在这两个月中上得够快,所以毛利也不会难看。前天我按照你给我传真的规格与钢厂的产品比对了一下,正好有一批厚板他们最近就要轧,很快就可以提货,等下回公司我给你个数目,应该是可以拿汇票过去提货了。”

    赵垒略微沉默了会儿,道:“这笔钱你先拿着操作。我本来答应你的两百万,阿郭说他一时拿不出来,叫我再等等,他说他准备改造一条生产线,手头一时非常紧张。朋友嘛,这点忙还是要帮的。”

    许半夏一听,一颗心放了下来,还好,果然是郭启东那里转不过来。不过又有点替赵垒担心,照郭启东与裘毕正这样对着干的样子,估计时间不会拖得长,万一郭启东甩手不干了,赵垒经他的手放在裘毕正公司的钱该怎么办?还拿得出来吗?要不要与赵垒提一下?但赵垒似乎与郭启东很铁的样子,自己这么说郭启东那里的事,会不会有背后说人坏话的嫌疑?还是看看再说吧。“裘总那个公司能利用的地方都已经利用了,哪里还可以上新线?哦,对了,是改造,可是,施展得开手脚吗?”

    赵垒笑道:“阿郭就这点本事好,玩技术还真有他的一套,他给我看了他的图纸,还真佩服他是怎么想出来的,上料居然在空中另加一层,这样就不用在机头占位置了。”赵垒随口报了个准备改造成的设备型号。“难得的是伍建设也看好他的改造,说以后从他那里进货可以方便许多,否则裘总也不会那么爽快答应下来。”

    许半夏一听,不对啊,这个型号正好与冯遇公司的重叠了,冯遇也是每月要做不少伍建设那里的订单,这么一来,郭启东与裘毕正不是明摆着要抢冯遇的生意吗?不知道冯遇知道这事了没有。看来伍建设很有故意培植新生势力,方便他就中拿这家价格压那家的意思。为了冯遇,许半夏当作若无其事地道:“难得裘总与郭总还有统一意见的时候,还以为他们准备分家了呢。”

    赵垒笑道:“你这是老黄历了吧?不是说上回你做中间人调解了一下,现在两人又好好合作了吗?”

    许半夏哈哈一笑,道:“赵总你才是去年的老黄历。一个多月前裘总才刚发现郭总又在外面摆了他一道,一道简单的工序外包,要了个高得出格的价格,外包的公司正好又是郭总自己开的。不过这回裘总不声张了,估计是暗暗布局去了吧。”

    赵垒听了只简单说了句“哦,有这么回事”,便一时不再开口。许半夏即使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他考虑到他在郭启东那儿放的钱的安全了。过好一会儿,赵垒才道:“裘总也是对阿郭又爱又恨啊,呵呵。”

    许半夏笑道:“看来裘总是爱大于恨,否则也不会再联手改造生产线了。郭总终究是很能干的。”

    赵垒听了道:“阿郭这样也算是把老板抓得牢牢的了。小许,我的财务经理已经换了,现在是总公司派下来的,所以你回去最好给我一份传真,比较明确说明需要付款的日期,否则我这儿如果付款与你那儿衔接不上的话,老宋以后会有意见。”

    许半夏想了想,道:“赵总,你原来的那个财务经理听说是个很负责的人,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开始新的工作,如果还没有的话,我现在的财务有点应付不过来大规模基建开发,正想请个好的。银行税务我都自己会跑,他只要把帐做清楚,不要审计时候给抓出什么问题就行。”

    赵垒心中一动,如果自己用熟的财务经理放到许半夏那里去的话,自己的钱投进去不就有保障了吗?或者这也是许半夏释放出来的善意呢?便微笑道:“好,我问他一下看,如果他在现单位做得不好的话,到你那儿,也算是有个熟人照应。”

    说这些的时候,已经一圈趟回来,正好回到公司,因此许半夏更加认定,赵垒说是试车,其实是想找个单独的环境与她说几句话,现在话说完,也就正好回家。这个人做事真是一石三鸟,方方面面都照顾得太周到,自己不出来做是可惜了。

    回到赵垒的办公室,又做了一些官样文章,这才道别,赵垒没有送出来。许半夏经过秦方平办公室的时候拐进去了一下,小声提出今晚一起晚餐,秦方平只是稍微意外了一下,立刻答应。为了有时间与童骁骑和高辛夷讨论小陈的事,她把吃饭时间约到七点。

    出了赵垒的公司,许半夏车子开出一段路,这才在路边找个地方停下,拨电话给冯遇,“大哥,又在搓麻将?赶紧放手,我有件要紧事要和你说。”

    冯遇在电话那边笑道:“什么事?除非是赚钱的,否则我这儿正三缺一,我离不开。”

    许半夏道:“不是赚钱的,是亏钱的。郭启东怂恿着裘毕正上跟你一摸一样的S80机组,而且伍建设还在口头支持他们。我今天刚听赵总说的。”

    “什么?”只听那边稀里哗啦声音传来,可能是冯遇庞大身躯跳起来带翻了牌桌。“裘毕正这不是要我好看吗?难怪他前几天来我这儿总是打听我的毛利,原来是想玩我啊。”

    许半夏道:“估计是郭启东隐隐感觉到裘毕正要对他动手了,所以低三下四地去求了伍建设撑腰,又说动裘毕正答应改造设备,裘毕正又是个把钱眼子看得比天大的人,这才又隐忍下来暂时不动郭启东。两个都不是好货。对于伍建设来说,正好让你们鹬蚌相争,方便他渔翁得利,何乐而不为。”

    冯遇在电话那端臭骂连连,不过听到最后,骂得最多的是郭启东。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道:“胖子,我这下不会袖手不管了。他们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还怎么咽得下这口气。等着,我立刻就去政协礼堂堵裘毕正去,要他说个明白。”

    许半夏不明白,道:“裘毕正去政协礼堂干什么?他这人怎么哪儿热闹凑哪儿啊?”

    冯遇道:“这个瘪三现在是市政协的,每天屁颠屁颠记挂着开会,今天出门前还特意跟我打电话炫耀一下,我倒要问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许半夏笑道:“你问了他也不会停止,这人见到小利了,那是怎么都不会放手的。简单得很,这个笨蛋上回不是拿着审计出来的郭启东的手脚到处分发吗?现成的把柄啊。”

    冯遇长长地“哦”了一声,笑道:“好,好,胖子,你提醒我了。他妈的,等着,我要这两个瘪三好看。还有个伍建设,胖子,你有没有路子帮我销售一部分我的产品?”

    许半夏立刻明白,冯遇想另找产品出路,找时机突然断一下伍建设的口粮。伍建设那儿的炉子必须二十四小时地开着,如果突然断了口粮的话,他的炉子就得空烧,损失巨大。想到春节前问伍建设借钱,他那么不给面子,许半夏也是耿耿于怀的,这时候机会来了,怎么肯放?当下就答应下来。才一答应,冯遇说声他要立刻出去,就挂了电话。可见冯遇火气之大,决心之大,行动之快。

    放下电话,许半夏想到赵垒在郭启东那里的钱,万一冯遇动作太大,有什么机关过来把裘毕正的公司封帐审查的话,那赵垒的钱不是拿不出来了吗?刚才已经跟他在车上说了郭裘之间的矛盾,可能他还不会那么重视,立刻行动起来。但看冯遇的意思是要立刻行动的,如果这时候再去提醒一下赵垒,不知赵垒会不会传话给郭启东?要是被郭启东知道了的话,不知对冯遇的行动会有什么影响?许半夏一时呆坐在车内,脑子一团乱。

    往深处想,冯、裘、伍、郭、赵,还有她许半夏之间,已经不单纯是你好我好的人际关系,隐隐然,这六方相当于这个行业在本市,乃至本省,鼎立对峙,合纵连横的六国。六国之间利益瓜分,矛盾积累,冲突早蓄势待发,如今裘郭贸然刺激冯遇的利益,很可能就是点燃战火的导火索。或许,这正是个重新洗牌的大好时机。

    如此说来,需不需要与赵垒通报,那可不再是对不对得起大哥冯遇的问题了,一个通报,或许牵一发而动千机,影响的是博弈的全局。不行,绝不能草草行事,得回家好好想想,务必使走出的每一步都有出处。

    可是赵垒压在郭启东手里的两百万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许半夏对这笔钱就跟是她的似的心疼,她直着眼睛又想了一会儿,直到被手机的铃声打断,原来是野猫高辛夷来电通知她定下的酒店地址。看时间,也是该过去的时候了。这些千头万绪,还是留给晚上,或明天找到冯遇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吧。

    到酒店包厢,里面还只有一个高辛夷,正吃吃笑着不知给谁发短信。一见许半夏进门,立刻把手机给她看,原来她是在找高跃进二奶的晦气。许半夏看了里面的调侃笑道:“这种人理她干吗?至多搬阿骑出马,叫几个兄弟修理她一下。要找晦气也得找你爸去,那才是一个级别的。”

    高辛夷骨朵着嘴,道:“我老爹不理我,怎么挑逗他都没用。胖子,你教我一招,我看我老爹拿你没办法。”

    许半夏才不会那么孩子气,笑着转移话题:“最近有没有去看过小陈?”

    高辛夷一扬眉毛,道:“没去看,我想我也没必要去,我和小陈没什么交情,去了他还嫌我遮住周茜呢。”

    许半夏听了点头道:“实话,话虽不怎么好听,但是事实。”许半夏比较欣赏高辛夷的就是这一点,敢做敢说,当然她有这资本有这身份,但那也得有性格支撑着不是?

    这时童骁骑走了进来。该老兄一身浅灰西装,里面一件米黄衬衫,进来倒水的小姐都暗暗多看了他两眼。许半夏指着童骁骑对高辛夷道:“这套衣服是你挑的?”

    高辛夷笑嘻嘻地道:“哪有,哪有,阿骑喜欢的。”

    许半夏笑道:“肯定是你,没你之前,阿骑都只穿深色衣服。人家好好一个老大现在给你打扮得花里胡哨的,不过,嗯,确实很帅。”

    童骁骑很酷地一笑,不过酷得不很彻底,一个是多年的老大,一个是不怕他的野猫,哪个都是他的软肋。“胖子,你怎么看小陈?我看着都替小陈难受,不知他如果能跟我们说几句的话,他会说出什么来。”

    许半夏拿手指弹着桌面,微微沉吟了下,道:“他现在的心思不是我们这些活蹦乱跳的人能揣摩的,要换成以前活蹦乱跳的小陈,他肯定会说,这么生不如死地熬着,不如一刀结果了他。我今天问了老苏,他说有办法让小陈开口说话,但代价很大,需要小陈的生命来交换。”

    一言既出,三个人都沉默,童骁骑与高辛夷都明白了,现在是就小陈的生与死在表态。而与其说是生,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许半夏道:“我没别的想法,只想让小陈说出他的愿望。他有什么要做的,我们知道了可以帮他完成心愿。我刚才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所以我先表态,我要小陈说话。痛快一天也好过拖上几天才闷声不响过去。我宁愿背负不肯再出医药费的骂名。”

    闻言,童骁骑几乎是想都没想地道:“我支持你,老大。”这个时候,他不再称许半夏为胖子。

    高辛夷看看神情严肃的两个人,小心地道:“需要我投票吗?可是我不是小陈的兄弟。”

    许半夏认真地看着高辛夷道:“请你参与,是因为我们也需要你的意见做参考。”

    因为许半夏说得那么认真,高辛夷心里一下觉得自己很受重视,不由得端正了坐姿,老实地道:“我赞同你们两个的意见。我还有补充,我们得把小陈搬出医院,看看我们在造的码头,填了塘渣的土地,他看着一定会很高兴的。与其闷在医院里哭哭啼啼地死,不如到我们自己的地盘海阔天空快乐地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熟年作者:伊北 2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3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4欢乐颂作者:阿耐 5仨警察作者:吕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