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28章

    许半夏懒懒地把拉杆箱交给她,懒懒地道:“不许痛打落水狗,送我去老苏那里,我怀疑有问题。”

    高辛夷吓了一跳,一头凑到许半夏面前,拉起她的手臂翻来覆去细看,许半夏奇道:“你干什么?我要喊抓色狼。”

    高辛夷道:“没事啊,皮肤上没有小血点,小陈以前伸出手来,手背上都看得见小血点。”

    许半夏不由笑道:“你别吓我,哪有那么严重的,小陈那病就跟中奖一样,哪能人人都得了。跟你说说没关系,我月经都十天了,一直淅淅沥沥没断过,而且量也不小。咳嗽也一直有,痰里还有血丝。我得去查查,不能钱赚到,命给丢了。”

    高辛夷吓了一跳,“胖子,会不会是肺结核?你太累了。”

    许半夏摇头,“不会是肺结核,前不久刚排除过。太累也没什么,比这回累的时候还有,主要是睡不着觉,不知你知道了没有,赵总给解职了。”一边说,一边就找出手机,翻找电话号码。车子就在眼前。

    高辛夷一边与许半夏一人一手地把行李箱扔进后箱,一边笑道:“赵总去职你那么难过干什么,莫非是有什么相思?”

    许半夏终于找到冯遇的电话,这才坐进车子,一边嘀咕道:“别胡说,赵总是我最大客户,他倒了的话,我那么多钢材,以后要销给谁去?我不为这个急还急什么?码头怎么样了?”

    高辛夷正要说,却听许半夏的手机接通,电话里传出一声“喂”,她便不开口。心里想,不知老爹做到那么大规模,平时是怎么操心着,好像也没见他怎么埋怨过,不过家里老是不见人那是有的,以前老是怀疑他在外面花天酒地,现在看来,有一半是冤枉的,现在即使把帅哥排一行陈列在许半夏面前,估计许半夏也没力气花天酒地的。可以依此类推到她老爹身上,一定也不容易。

    许半夏接通冯遇,就道:“赵总不在那个公司做了,大哥你知道了吗?”

    冯遇笑道:“这件事现在谁不知道,我一个广东客户都知道,据说都把这件事评为年度行业最大新闻事件了。不过我这儿还有一件事,虽然没有赵总这件事大,但也够有意思,你过来我们探讨一下。”

    许半夏道:“大哥,我刚下飞机,明天再过去你那儿吧,现在去一下医院,身体不大好,总是干咳。你那件有意思的事是什么?我还是等不及想知道。”

    冯遇道:“你也太拼命了,这一点你与伍建设当初倒是很像,身体还是要紧的,好好查一查,我也最近一直在治疗脂肪肝。我这件事吧,你一定不会想到。裘毕正上上下下地跑郭启东保释的事,结果郭启东出来是出来了,可帮上忙的是伍建设。没想到吧?两个人以前还是对头呢。”

    许半夏想了想,道:“伍建设可能看中裘毕正的公司了吧,他这么出力把郭启东保出来,郭启东以后还不感恩戴德俯首帖耳听他的?也就郭启东能帮伍建设把裘毕正的公司抢过来。这个坏嘴郭启东以后可再不会说伍建设是小学生了吧。”

    冯遇叹道:“胖子,你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有没有想过,裘毕正的公司要是被伍建设拿去的话,他更是会改造生产线,逐步放弃从我这儿进货了。郭启东都已经把设备需要改造的部分拉进场了,如果伍建设接手,还能不立刻上马?我有得头大了。睡觉都睡不安稳。”

    许半夏听了也是叹息道:“我还不是一样。大哥,赵总一下去,我的生意就不保险了,哪里再去找那么大的买主去。我想到这个也是睡不着,以前可都是一碰枕头就打呼的。”

    冯遇道:“还真是难兄难弟了,我这几天连麻将都不想碰。偏生裘毕正这个呆瓜还一直找我诉苦,我真是被他烦死。好了,胖子你自己注意身体,明天等你过来。”

    许半夏放下电话,心里跟打破了调味瓶子一般,什么甜酸苦辣都有,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呢?原本只想帮着冯遇教训一下郭启东的,也想到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连累到赵垒。只是伍建设式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是一点没曾考虑到。正如冯遇所言,裘毕正的公司要是被伍建设拿去的话,后果就是冯遇未来将惨淡度日。而冯遇是她许半夏的一个固定客户,冯遇日子不好,势必将影响到她许半夏,何况现在又倒了赵垒这个靠山。

    可是,裘毕正的公司如果光靠裘毕正自己操心的话,翻身的机会几乎微乎其微,除非他找到合适的人选,又舍得倾家荡产典当家产注入资金,否则也就只有面临公司难以为继,终至被吞并这个结局了。而伍建设则是接手他这个公司的最佳人选,两者产品存在上下游关系,如果两家并一家,中间环节费用将大大减少,多出来的就是净利,伍建设怎么可能看不到?再说,现成的场地,现成的设备,还有现成的感激涕淋的可以被抓得紧紧的管理人员郭启东,一切都是现成的,只要投入资金就可以复活,于别人还便罢了,对于伍建设来说,简直如同一块送到嘴边的上好神户牛肉。

    不知冯遇有没有合并裘毕正公司的想法,不过许半夏觉得冯遇可能一是实力不够,一下拿不出那么多资金;二是即使拿出那么多资金并了裘毕正的公司,以后的流动资金也会成问题;三是冯遇这人一向懒散,喜欢稳扎稳打,不喜欢给赶着上架,吃下裘毕正公司的话,他起码在一两年内得忙得脚不沾地。可是面对生死存亡的关头,冯遇会不会甩开胳膊上阵?许半夏想着觉得很无力,虽然事情都与她切身相关,可她都无法牢牢操控,只有眼睁睁看着别人做出决定,比如裘毕正究竟怎么走下一步?冯遇究竟会不会豁出去?赵垒将何去何从?赵垒的原公司将由谁出任新老总?一大堆的问题,许半夏都考虑得到,就是能力有限,鞭长莫及。

    许半夏在心里长吁短叹了半天,忽然发觉野猫安静得不象话,忙问:“野猫,怎么了,今天话这么少。”

    野猫倒是一贯的爽直,皱着眉头道:“我在想一个问题,我看阿骑平时那么忙,他铁打的身体有时都支持不过来,我看着都心疼死。今天看你也是这样,原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即使是在春节前最落魄的日子里,一张脸也是白里透红的,可现在,你脸上血色没了不说,似乎还罩着一层黄气,病怏怏的。都是累出来的。所以我在想,我家老爹做得那么大,他是不是也辛苦过?或者现在还在辛苦,只是不跟我说?”

    许半夏闻言惊得都快要从椅子上蹦起来,这话要是听到高跃进耳朵里的话,高跃进该是如何的欣慰,这个人情不做白不做,做了皆大欢喜,当下就背着开车的野猫翻找高跃进的手机号码,一边对高辛夷道:“毫无疑问,你老爹在开始阶段一定也是一样的辛苦,不过现在应该是劳心占多数,劳力的事有底下人负担了吧。他现在这年纪,要是还劳力的话,不要了他老命。”偷偷拨通高跃进的手机,没想到居然是关机,只好替他叹息一下,多好的机会啊。一边还继续道:“所以做事情要趁早,体力好,脑筋活,不怕摔,你看我和阿骑,酒喝多了,只要睡一觉就可以恢复,换你爹倒是试试。”

    哪料到高辛夷却是大大地一个哈哈,笑道:“嘁,别小瞧我家老爹,人家还有精力找小娘happyhappy呢。”

    许半夏顿时倾倒,心想幸好没接通高跃进的电话,否则不知会闯什么祸。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高辛夷放下心里的芥蒂接受她老爹,还需假以时日。其实高辛夷要真那么容易说服的话,高跃进这个老狐狸还能如此束手无策,乖乖把女儿送来当人质压在她许半夏手里?也不知高跃进对阿骑将怎么发落,想来他不会那么甘心。许半夏想起一件事,微笑道:“野猫,等下我开了行李,你拿三条领带走,一条给阿骑,一条你叫阿骑给秦方平,一条给你老爹,算是我这个乡下人进城带回的礼物吧。还有,你跟阿骑说一下,叫他最近密切接触秦方平,关系搞得越铁越好,我碍于赵垒,就不出面了,免得刺激赵垒。”

    高辛夷差点跳起来:“他们都有礼物,为什么独我没有?我不给你带话。”

    许半夏闭上眼睛,只是微笑着一个“哼”。

    高辛夷居然伸出魔爪,一把掐住许半夏肩膀上的肉皮,道:“给不给?或者商量一下,你给自己的舍一个给我。”

    许半夏笑嘻嘻地道:“我在飞机上发到的一盒点心没动一下过,等下你拿走吧。呵呵。”

    高辛夷也是一声“哼”,道:“不希罕,瞧我回去怎么传话给阿骑。”

    许半夏这才慢吞吞地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一个黑沉沉的心型东西交给高辛夷,故作委屈地道:“你瞧瞧,现在都要挟着要离间我和阿骑的兄弟关系了,你说我还能不把自己私藏的宝货挖出来给你吗?这可是个上了年纪的古董,你可给我保管好了。”

    高辛夷怕许半夏反悔,一把抓过黑沉沉的小东西握在手心里,到红绿灯前才松开来一看,当即就大笑出来:“胖子,我真爱你,只有你想得出买这种好玩东西送我。我等下就去找跟结实点的线串了拴腰上,太好玩儿了。”

    许半夏笑道:“不许露出来,更不许说是我送的,否则我老脸都断送在你手里了。”

    高辛夷只管“咯咯”地笑着道:“不怕不怕,我都戴得出来,你还怕什么?唉,胖子,你说那个西门庆以前带的什么春宫香囊的是不是就是这种东西?”

    许半夏早就知道高辛夷另类,所以一看见这个宝贝,也不管是不是真古董,就买了下来,见野猫果然喜欢得不得了,不由笑道:“我估计内容图案应该是差不多的,只是西门庆的香囊是潘金莲李瓶儿什么的绣的,这个是用紫檀木雕的,更经久一点。好了,这玩意儿以后就是你的,跟我无关,你要跟人说是我送给你的,我一准赖得一干二净。”

    高辛夷一边开车,一边把玩着这件小古董,笑道:“我应该拿去央着修姨给打个络子,可是又怕修姨见了责怪。我最怕她嘴里不说,心里生气。修姨是我家老爹插队时候遇见的,还是我家老爹的救命恩人,听说是什么地主家出来的,老爹感恩要给她养老,可是她偏要做保姆,我觉得她这人阴阳怪气的,到湖边小屋去,也不知道是她伺候我,还是我伺候她眼色。所以我都不愿意去,我妈也不喜欢去,湖边别墅基本上是她的天下。”

    许半夏这才明白修姨原来是这种身份,怪不得这么有主意。不过觉得高辛夷说得有点对,这个修姨怪怪的,主不主,仆不仆,身份尴尬,也不知高跃进怎么忍得下她,也算是本事了。要是她的保姆主意那么大的话,一早被她打发回家。

    说说笑笑,医院很快在望,高辛夷留下车子离开。许半夏刚进门就又接到一个电话,这个号码极不熟悉,是谁?接起一听,对方哇啦哇啦大声亢奋地道:“许半夏,好吗?”

    许半夏一听就听出是龚飞鹏,懒得与他说话,便道:“哪位?”

    龚飞鹏笑道:“别装了,我的声音你怎么听不出来?”

    许半夏一脸严肃地道:“嗯,不好意思,没听出来。”便连个再见都没有,关掉手机。不明白这个龚飞鹏有事没事总来个电话干什么。

    哪知龚飞鹏不屈不挠地又挂了过来,许半夏正气喘吁吁地爬着楼梯,一见还是龚飞鹏的号码,打开就道:“龚胖子你烦什么烦,我在医院里要死要活呢,你还来烦我。”

    龚飞鹏一听吓了一跳,道:“哦哟,我立刻过来看你。”

    许半夏在心里哼了一声,搞什么脑子嘛,便道:“我在二院肿瘤科,你要来就快来。”说完又挂了电话。大学时候就不喜欢他,觉得这人特俗,比她这个一心钻在钱眼子里的奸商都俗,整一个政客,也不知他这博士教授的是不是靠着社会关系弄来的。现在照样还是不喜欢他。奸商也有奸商的原则,不喜欢,又没钱途的人,那是坚决不敷衍的。

    因为与老苏早就约好,老苏果然这个时间等着许半夏,一见她出现在门口,便站起来迎接,两眼关心地打量着许半夏的脸色。不等许半夏说话,便道:“你这回的脸色怎么这么差?不会自己注意一点吗?”

    许半夏笑道:“我知道要挨你的骂,可是我没办法,我是被赶上架的老鼠,只有不停地跑,身体才能保持平衡。老苏,我现在心力交瘁,你得给我验血,我都怀疑我得了什么病了,干咳一直不会好。”许半夏终是不便把自己月经不调的事也说出来。

    老苏给许半夏量了血压,不由自言自语嘀咕道:“怎么血压这么低?”

    许半夏笑道:“胖子血压不高不正是福音吗?”

    老苏摇摇头,很实在地道:“偏高偏低都不好。胖子,我给你开几个化验单,你去查一下,结果我会给你拿了,你各个地方化验完就回家休息去吧。我估计你没有别的病,只是操劳过度,好好睡几觉就好。”

    许半夏看着老苏刷刷刷地填写化验单,笑道:“也有道理,我在北京好好睡了一晚,第二天人就特别有精神,可是老苏,我睡不着怎么办?以前是倒下就睡着,这几天就不行了。”

    老苏放下笔,很认真地看着许半夏,道:“你把自己逼得太急了,可不可以缓一缓节奏,恢复到以前早跑的生活。”

    许半夏摇头道:“不可能,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不可能放弃掉眼前的机会。”

    老苏皱皱眉头,眼睛里明显有担心,有关怀,但他没说太多,只是简单地问:“胖子,你是不是想证明什么给谁看?其实不用,你一个女孩子做到现在这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许半夏愣了一下,没想到老苏会这么想,但老苏不会对她乱说话,难道自己的这种企图心就这么明显?想了一会儿才道:“老苏,我没有这种想法啊,我家父亲那儿我根本就没当他一回事,怎么可能证明给他看?其他还能有谁?”心里暗想,即使赵垒的话,他喜欢的可不会是强硬的女子吧,自己要证明这些给他看又没用,想都没想过。

    老苏见许半夏认真考虑了他的话,心里也欣慰,忙道:“这只是我的想法,可能是我看错。不过,胖子,你真的不应这么玩命,你比去年夏天简直瘦了一半不止。这样非正常减肥可不好。”

    许半夏笑道:“这可真是半夏了,去年夏天的一半,呵呵。老苏,我拿这些化验单下去,等有结果了,你给我电话,我们约个时间。我再到下面看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没有明天(我是余欢水)作者:余耕 2兄弟:上部 3坡道上的家作者:角田光代 4不得往生(野蛮生长)作者:阿耐 5熟年作者:伊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