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4章

    难得许半夏有对他认真提问认真倾听的时候,龚飞鹏人逢喜事精神爽,超水平发挥,记忆似乎非常好使,各类最新发展如数家珍,听得许半夏也不得不服,实实在在夸奖了两句。对于龚飞鹏提到的西方最新加工设备,两人研究了很有一会儿,一致感觉,那些设备的价格高就高在中国做不出的材料、先进的工控设备和精良刀具上,而在传统的机械加工工艺方面,并没有太大的改进。不过也就是因为加了这道全电脑控制,所以产品性能可臻完美,成品率可超过常规。这一问,许半夏心中有了底。后面发展方向是什么,钱要花在哪面刀口上,需要引进哪方面人才,一下有了比较先进完整的思路。

    赵垒早说了早上还要去一下公司然后再到杭州,许半夏并没指望他能早到,反而高跃进倒是一早就来了,一来就给许半夏电话,问她在哪里幽会,可不可以提供观摩。许半夏烦他,又不便对抗,怕万一得到修姐的遭遇,便直说了自己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果然见高跃进带了一个女孩过来,那女孩一看就是有档次的,容貌身段都是一流,言谈举止高雅大方。许半夏看了有种“卿本佳人,奈何作贼”的感觉。心里明白,高跃进有炫耀的意思。

    原以为大家打了招呼,高跃进会离开,没想到他厚颜无耻地坐了下来,笑嘻嘻地问:“胖子,怎么换了个男朋友?”

    许半夏只是微笑道:“我师兄,龚飞鹏,年轻教授。”下意识就把龚飞鹏的副教授转了正。

    高跃进笑道:“怎么都是比我们强的,我们小费也是医学院研究生。胖子,把你比下去了。”

    许半夏笑道:“没关系,我只要下面还有人垫底着,尤其是胖子垫着,我就混得很舒服。别跟我打岔,我在请教龚胖子问题。你们自己玩。”

    高跃进不由笑道:“什么话。我们懒得出去,这种天气还是在玻璃窗里晒晒太阳看看西湖舒服。你们说你们的,别管我。”

    许半夏扼腕叹息:“可惜暖气烧得太好了点,一只胖大苍蝇撞着玻璃窗就是不肯走。”

    高跃进知道又是在说他,一笑不理。但他懒得走,许半夏一大早就占着的靠窗位置着实好,一眼看出去,近处绿藤挂窗,远处烟波西湖,虽然路边的法国梧桐都已落叶,不过灰白斑驳的枝干在阳光下竟也挺好看的。许半夏见他软硬不吃,赖着不走,只得冲他女友小费说声“抱歉”,便继续与龚飞鹏说话。他们说的都是行话,高跃进虽然不是同行,但也是个懂行的,觉得许半夏看来也不止寻常滑头滑脑小商小贩。

    龚飞鹏已经把上午的课推到了下午,所以十点多近十一点的时候便坚决要求回去,不肯吃饭,因为他通知学生的是改成十二点开课。许半夏怀疑这个龚教授杂务太多,改课是常有的事。龚飞鹏有系办实业给他开的车子,许半夏只须送到门口。第一次,龚飞鹏是在许半夏面前得意昂扬而走。

    回去桌边,高跃进劈头就是一句:“许胖子,你野心不小啊,想争世界尖端产品了?”

    许半夏笑道:“做不做得到另说,但强化硬件环境,提升员工档次,争取产品出口,你说,挣个高新技术企业回来,可以少交多少税收?少交的这些税收,我全拿来发展科研,造成良性循环,永葆顶级高手地位,对金钱取之有道……”说到这儿的时候,不由停顿一下,又补充道:“少造冤孽,不是很好?”

    高跃进有点刮目相看,真心实意地道:“你新企业,一开始有资金这么做倒也是一条好路子,我现在不行了,一身包袱压着。不过你倒是提醒我,我不如把新上马的公司独立核算出来,独立申请个高新。对了,胖子,你有没有那方面的申请资料?给我看看。”

    许半夏把自己存在电脑上的资料翻出来给他。高跃进仔细看的时候,她忍不住道:“出口一起做的话,这税收政策真是优惠得不得了。如今国家一直在削减开发区享受的税收优惠政策,不知道外资企业的税收超国民待遇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再说把公司设为外资的话,资金进出麻烦,我还是看好高新企业。如果你也有心的话,你先做起来,路走通了正好我接上,哈哈。”

    高跃进很仔细地在看,就是不答话,许半夏估计他心里在就其中的某些条款逐项逐项地对照,在看某些有点不符合的部分,是不是可以有什么办法掩盖过去。高跃进好不容易看完,才把电脑一合,交给许半夏,道:“你原来不是准备因地制宜,发展适合码头的粗笨工业吗?怎么改想法了?不过也好,技术含量高的,总是不会轻易被市场淘汰。你一上来就把技术门槛提高,以后竞争也少一点,懒觉睡得也踏实”

    许半夏道:“技术含量高,也并不意味着东西非小得跟象牙雕刻一样,你知道,对冶金行业来说,只有技术含量高,轧出来的钢板才可以更宽更长。我这个码头是不会浪费的。而且即使我不用,阿骑也已经把它用得很好。”

    高跃进想了想,道:“我记得你旁边有座小山包,为什么不把小山买下来,将工厂范围延展过去?否则你那里很快就会规划沿海道路,小山那头被人占去的话,你以后发展就受局限了。”

    许半夏道:“我哪来那么多资金,即使现在的地也是三年期付款的,至今拿不到土地证。我现在不得不拿贸易赚来的钱不断填到固定资产投资里面去,如今我的进度得受我贸易赚钱的进度的限制,哪有闲钱再买下小山那边的地块。”

    高跃进听了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若无其事地笑嘻嘻地道:“我倒是想到一条赚钱法子了。我把你小山那边的地买下来,空在那里等你发展,你如果发展得好,就不得不高价问我买地了,呵呵。”说完,只是笑嘻嘻地看住许半夏,不过两只眼睛里全是精光。

    许半夏被他说得精神一震,心头一下掠过很多与高跃进联手的想法,可又太知道联手需要太多天时地利人和的考量,尤其是她与高跃进力量对比悬殊,不易平衡,不过由他把小山那头的地买下来,倒真是一个双赢的策略,是个拿来就可以实际操作的好办法。许半夏也是目露精光,与高跃进对视了半天,这才沉吟着用随意的口气道:“我帮你想到的办法更赚钱。不如你把小山那头买下来,我把我的地跟你置换,小山打掉正好给我填那块地。原来的那块给你,你们丈人女婿正好好好在码头基础上做物流,不会让地空置。只是小山那头的地如今是海水养殖基地,怎么拿得下来,得看你水平了。这绝对是双赢的办法。”

    高跃进想了想,道:“你这脑袋里想出来的能是双赢?明明是你单边赢。我女儿女婿都听你的,照你的办法做的话,跟小山两边全是你的有什么不同?出力气挖人家鱼塘的事倒是推给我了。许半夏,你占我便宜我可以让你占,但你得知道我的好处,不要当我傻冒想混我。”

    许半夏没想到自己的小算盘都给高跃进说了出来,非常被动,果然姜是老的辣,蒙不过他。只有喝着咖啡笑。认错又很不甘愿。

    高跃进见此也就没追究,许半夏毕竟不是自己的手下,不便斥骂。不过许半夏说的置换的办法还是可行的,如果码头那块全部腾出来给他的话,他倒是有个很大的物流计划,也想看看童骁骑是不是扶得起了。花点钱,算是给女儿辛夷谋个前途。再说他成了投资方,以后看女儿女婿还逃得出他手心不。便对许半夏道:“扒鱼塘的事你去做,谈成了我交钱。不过以后你与阿骑之间的帐目你得分清了,不许占我们的便宜。”

    许半夏心里虽然想过可能与阿骑得分清帐目,但真临到眼前的时候,还是不舍,虽然知道这对阿骑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而且,究竟阿骑会是怎么想?他愿不愿意被高跃进操控?还是未知。想了半天,才道:“这事,我不能单独决定,而且我看你也得跟阿骑明确他占多少股份吧。我又想插手一下兄弟的事,他不能单纯只是给你打工。我回头把资料给你,你斟酌一个股份额度。我也回去跟阿骑商量一下,他或者野猫反对的话,我们这项计划就作废。”

    高跃进倒是意外,没想到许半夏还真会把兄弟放在前面考虑,以前以为她这样贪财好色的人不过是口头说说,惠而不费。但高跃进也不是个一感动就会让步的人,他认可了许半夏的话,答应回头认真考虑。这时,他等的人来了,他问许半夏要不要过去认识一下,许半夏笑言,她的地位,还不是认识这些人的时候。高跃进想着也是有理,便自己带着女友走了。

    许半夏看着两人离去,心里为那女孩惋惜,好好一个人,在别处应该是很说得上话的,非要做高跃进的女友,这么长时间下来,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还得保持微笑。不过又一想,即使做了高跃进的老婆还不是一样,除非强势的女人,否则也只能做装饰。可是照高跃进的性格,他哪里会傻到找个强势的人来碍手碍脚?

    又回头想与高跃进的合作,究竟可不可行。要是高跃进真的肯买下小山那边的地块来与她置换,倒是很好一件事。只是好得叫人不相信,似乎太便宜了她许半夏。但他若是单纯为野猫考虑,帮扶阿骑一把,那也不是不可能,他还中年,不用考虑接班的事,但又不忍看女儿女婿小本经营,他面上也不好看。可是,许半夏忽然想到,阿骑可以控制,万一高家父女有很大的野心,索性加大投入,再建大吨位码头,索性做大物流。到时,究竟是她许半夏扩大生产吃下那块地,还是阿骑在高家的控制下吃下她许半夏的地,那就很难说了,更有的可能则是到时各自做大,谁也吃不了谁,最后向外发展。如果这样,她许半夏现在又何必挪来腾去地捣腾呢?岂不是多此一举?这一想,许半夏有了退意,山那边那块地,谁知道是不是高跃进抛给她的诱饵!

    越来越觉与高跃进接触是与狼共舞,有好处,有刺激,也危机四伏。

    眼下,因为高跃进的插手,与阿骑的分家可能也是迟早的事了,否则高跃进不可能向不是自己女儿女婿掌握的公司投资。为了阿骑前途,更为了兄弟之间的友谊永远,分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怎么分?亲兄弟明算帐,说白了就是割肉。

    许半夏坐在那里傻想,脑袋里把所有的资产掂来掂去,虽说是给兄弟,可真要给了,还真是不亚于割肉。车队理所当然地归阿骑,虽说原始资金全是她投入的,那么码头呢?要是把码头与车队分开,阿骑就没了优势,可给了的话,她许半夏的海边优势也尽去。如何双赢?又顾全兄弟友情?如今事情插入了个高跃进,形势便不由许半夏独立主导了。

    苦思冥想中,手机叫醒,原来是赵垒的,“胖妞,我到了,你在哪里?”

    许半夏立刻开心起来,跳起来道:“我来接你。”忽然想起还没付钱,忙自己跑去帐台付了,绕到大门口,见赵垒拎着个行李包大步进来。许半夏想跑,想跳,又忍住,也是大步过去,走近时候,赵垒把行李一扔,张臂就把她抱进怀里。总算两人都是要面子的人,很快便分开,手拉手上去电梯。“哎,路上吃饭了没有?”赵垒开车过来,不知会不会路上没有停顿,许半夏就是下意识地等着他一起吃饭。

    赵垒笑道:“想着早一刻见你,路上没吃饭,这个时候,应该还有饭吧?”说话的时候,也不顾电梯里还有旁人,俯身轻轻吻一下许半夏的脸。搞得她一脸通红。

    许半夏也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二点多了,“你那个省钢老总什么时候来?”一边步出电梯。还很不习惯赵垒这么亲热,许半夏浑身不自在,都想稍微逃开一点距离,免得又被赵垒当众偷袭。赵垒哪里肯让她跑远了,一把揽过来,笑道:“他大概两点多才到。刚刚还说在路上吃饭,我们不用等他。妞,我们下面随便吃一点。”

    许半夏虽然实战经验不足,可道听途说,间接经验很足,一听赵垒的话,马上就明白了他发出的信号,红着脸吞吞吐吐地道:“要不就去吃那个西餐自助吧,一大片烤肉,一个土豆蛋就可以解决问题。”边说边打开门。这个房间果然好,阳光满室,西湖在抱。可这会儿,两人谁还会管这些?

    第四十七章

    两点后的西餐自助厅,人居然还不少,很多老外。许半夏饿得够呛,可是对着西餐又吊不起胃口,只得吃了几只小巧的羊角包,也就烟肉还合胃口一点。见赵垒拿了一大片烤肉,以前都没见他吃那么多过,忍不住眉开眼笑地看着他吃。他只穿了件有点厚的棉T恤,红白粗条,居然挺好看。赵垒见许半夏一个劲地只看着他,也忍不住笑道:“妞,你再看我,我就害臊了。说说你去东北的事。”

    许半夏这个时候懒得说那些冷冰冰的事,只是道:“你的果汁没了,要咖啡还是别的,我给你去拿。”

    赵垒一把拉住她,冲来往的服务员说了咖啡,才对许半夏道:“别离开我两米远,我们好好说话。是不是东北的事很影响情绪?你好像都不是很愿意跟我说起。”

    许半夏不由笑道:“跟太聪明的人交往也不好,简直无所遁形。是,东北之行……感触很多,介绍我过去的屠虹差点拍案而起了。我偶然良心发现做了件好事,没想到卷入其中。我也不加自己的评论了,就按时间顺序说下来吧。”接下来,两人一人一杯咖啡,许半夏说,赵垒听。

    说到许半夏被来人带去见上市民企老板的时候,正好省钢老总电话进来,说他到了。赵垒只得拉起许半夏道:“走吧,苏总到了。他接手这个烂企业,待遇比以前差一点,心理可能会比较敏感,我们还是去迎接他一下。”说到这儿一笑,许半夏知道他这一笑是什么意思。他前不久才落魄过,感同身受。不知不觉,两人竟然已经有了默契,想到这儿,许半夏不由把脸贴过去,靠到赵垒的肩上。赵垒也知她想到了什么,伸手拍拍她的脸,道:“妞,你继续说。”

    许半夏忍不住道:“你怎么不替我担心担心,我当时面对四个东北大汉哪,很危险呢。”忽然想到,天哪,她这好像是在撒娇。

    赵垒笑道:“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秦方平这人什么都跟我说,他跟你们吃饭后回来就告诉我,说他跟你的阿骑兄弟扳手腕不是对手,而你更是深藏不露。后来他大概跟阿骑交往多了,回来跟我说,原来阿骑以前是被你招安的,你的身手比阿骑还好。你以前是他们的大姐头,对不对?所以我相信你能应付。”

    许半夏不由埋怨一声:“秦方平这个大嘴巴。”她还想着说到这段最紧张的时候,赵垒能表示点什么。原来他早知道她有身手,没劲。看来后面的事要想博取赵垒的轻怜蜜爱也是困难了,很是郁闷。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怕被赵垒取笑说怎么一下这么矫情了。此刻苏总已经看见,只好把话止住,微笑着做家属状,依然被赵垒牵着手过去。

    看见苏总身边也是一个年轻美貌女子,许半夏心想,这年头,怎么个个男人眼睛都盯着年轻美貌女子,以前赵垒的女友也是如此。很明显的,苏总看向许半夏的时候,眼睛里有点惊奇。许半夏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家伙一定在想,如此才貌双全的赵垒,怎么会找个胖妞。不由想起赵垒形容过她的话,“隋唐女子”,哼,她们那种唐伯虎笔下女子有那本事独闯东北吗?

    等苏总寒暄几句,回头去总台登记入住时,许半夏轻轻对赵垒道:“那个苏总不如你帅多了。”

    赵垒微笑着看住许半夏道:“苏总女友也不如你多了,我来的时候你什么都已做好,你看他们,还得苏总去登记,小姑娘只会站一边。”赵垒心里暗自补充一句,“我以前可是吃足苦头。”不过没说出来,不愿再提这事,很没面子,即使前女友如今很有后悔表示,屡屡示好。

    许半夏还真是有点得意,可不,不由拿眼睛上下瞄着赵垒,贼笑道:“也有一点不好,打架的话,你得吃亏了。以前那个屠虹被我打了一顿,如今卧薪尝胆,学什么跆拳道去了。不过我明白告诉你,你要练的话,也晚了。”

    赵垒看着许半夏得意洋洋的脸,他还真没怎么见许半夏霸道过,只觉得这张胖脸好玩,都想伸出手捏一把,只是总算还知道有人在一边看着,没好意思动手动脚,却是看着许半夏笑,道:“妞,干脆你教我。就跟猫教老虎本事一样。”

    许半夏一个鬼脸给他,“教了你以为就可以欺负上我了?切,别往自己脸上抹金。”

    苏总登记完的时候,回头见赵垒两个细语喁喁,两下里眉目传情,很是好奇,他知道赵垒是个很骄的人,怎么东挑西挑反而挑花了眼,三十多岁了,功成名就,反而找了这么个没什么出色的女子?拿了钥匙卡,一起上去,他只是开了个标间。也是,现在省钢不景气,他哪好意思太奢侈。

    许半夏在电梯里接到高跃进的电话,高跃进哼哼地道:“远远看着你们好像还真是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许半夏不由一笑,看了眼赵垒,对着手机道:“起码看着不会有联想。”

    高跃进道:“少张狂。”就挂了手机。心里很不喜欢看到许半夏与别的男人那么情深意切,但要他自己贡献上去取代赵帅哥,他又不愿意,怕在许半夏手中给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都挺好作者:阿耐 2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3兄弟:上部 4兄弟作者:余华 5兄弟:下部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