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53章

    赵垒见许半夏答应得爽快,心里很喜欢,笑道:“那就这么定,明天让我安排一下工作,后天吧,等下我就通知省钢老总。胖妞,我很想你,看到你也那么想我,我不知多高兴。”

    许半夏见赵垒没笑话她,这才放心,在赵垒面前她总是患得患失。“后天,后天的话,你得把周末两天也给我,我带着你游杭州。”

    赵垒笑道:“傻妞,我推到后天,还不是考虑到后面有两天休息。不给你给谁?你还没跟我好好说说你去东北的收获呢。”

    许半夏心里跟灌了蜜似的,笑道:“我也等着跟你见面时候说,那么多内容,电话里哪里说得清楚。对了,你有什么要吃的我给你带过来?”

    赵垒笑道:“别的不用,菜市场有种海蜒,很细的一种,你去买一些跟剥皮花生米一起炸了,给我带一大罐来,我最喜欢这种东西。如果季节不对,菜市场没有就算了。”

    许半夏心道,你的要求怎么可能不给你办到呢?菜市场没有,我即使到渔民家去搜也得搜了来。放下电话开始,许半夏就忙开了为去杭州与赵垒见面做准备。

    说到杭州,不由想到龚飞鹏,一个电话过去,笑嘻嘻地问:“生我的气了吗?”

    龚飞鹏明知故问:“许半夏,我生你什么气?你倒是说说看?”

    许半夏当然不会说,依然笑嘻嘻地道:“我就知道你会体会我的苦心,想你们男人每天在河边走,湿脚的机会多的是,我常常帮你喊几声狼来了,久而久之你太太的神经就麻痹了,预防针也打足了,你不是可以方便了吗?”

    龚飞鹏很是哭笑不得,但要发火的话又很没面子,只得道:“许半夏,你别胡闹,我太太怀孕,你以后少做这种缺德事。”

    许半夏笑道:“好吧,放过你。我后天到杭州一趟,你白天别安排,我要找你商量我新工厂的事。等下我给你传资料过去,你给我好好看看,什么产品还可以更尖端,后天我就要问你。不许跟我打马虎眼,我已经在网络上自己查阅过资料了。

    龚飞鹏犹豫了一下,生意上门是好事,但又对许半夏这口气有点反感,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所以道:“我后天有课。”

    许半夏早知道他会推,笑道:“你有课我就到你系办等着你下课。反正我熟门熟路。后天啦,就这么定。”许半夏想着赵垒与省钢老总见面,她旁边陪着做家属没意思,不如约见龚飞鹏,打听一下行业最先进发展。他们在学校里,信息还是应该比外面灵一点的。

    龚飞鹏无奈,只有答应,他又不是不知道,许半夏要求的事,什么时候他能推得掉了?除非不要命了。

    第四十六章

    打开电脑收邮件,许半夏这种生意,一般往来不大发邮件,有邮件也都是很熟悉的几个朋友。果然邮箱里只躺着一个邮件,地址还是个不熟悉的。这种不熟悉地址又带着附件的邮件要不要打开呢?可是这个邮件的主题叫许半夏起疑,“你背后做的好手脚”,这是什么意思?许半夏猜想这是什么垃圾邮件,但好奇着,开启杀毒软件后,打开邮件。上面只短短几行字,许半夏一看,一颗心就提了起来,是东北那个上市民企发来的邮件。他们知道什么了?许半夏战战兢兢地打开附件,一看,脑袋就“嗡”地一声,正是屠虹发给她的那三页问题。天哪,他们是怎么知道的?盯着电脑看了半天,不得要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还有什么痕迹没清理干净,有临时文件被他们的电脑高手查出来了?可是,他们那天早餐时候没说什么啊。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发给她看?

    许半夏的脑袋里飞速闪过无数严重后果,但很快便把心一横,打鼻孔里哼出一声,最坏能坏到哪里?最多也不过是他们与她一刀两断,又去与胡工明说她许半夏的两面三刀,这又如何?大不了损失几万块钱,得不到胡工的图纸也得不到小刀工程师等技术人员,天下懂这门技术的又不止这区区数人。本来就不熟悉的人,得而复失,并不怎么可惜。而且,她已回家,一个东北的地头蛇能拿这边的地头蛇她许半夏怎么样。再说了,她又还什么都没做出来。

    不过,即使做好最坏的打算,还是得有积极的应对,做点什么总比消极等死来得强。许半夏没一刻犹豫,就拨通了上市民企老板的电话。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找上那人。“您好,收到您的邮件了。想跟您说明一点,这么幼稚的损人不利己的事,我不会去做。”

    那人淡淡地道:“那不是你的风格,是不是屠律师的?”

    许半夏道:“屠律师在电话里听了您手下进我房间,以为我受了欺负,想替我出气,才发了这个邮件过来。而后知道我太平无事,他也就作罢。”这几天没与屠虹联系,但她也没把胡工他们了解来的答案传给屠虹,相信屠虹应该不会就此有什么作为。

    那人道:“许小姐,你去了解一下,屠律师究竟写了什么没有。不过我看见的那篇文章中没有提到屠律师发给你的这些问题中的内容。我还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许半夏忙道:“您请告诉我在哪里看见这篇文章,因为我跟您一样不愿看见您出任何事。重机厂那片土地若有任何反复,对您不利,对我同样不利,我很不希望已经被我视作囊中之物的人员因重机厂复工而回归,那将是我的重大损失。如果屠虹有任何不利于您的作为,我竭力阻止。”见此,许半夏只有明确表态,把自己在此事中的利益明说,说明大家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好好坏坏绑在一起,她不可能挖对方墙角。如果只是一味解释自己不会做那种事,对方未必相信,自己也很失自尊。对自己不自尊的人,人家也不会尊重你。但把自己的利益所系说给他听,他是内行人,不用多解释,他当然就会明白许半夏是不会做出和她自己也过不去的损事的。

    那人想了一下,道:“很好,我也不信依许小姐的脑袋,能做出这等幼稚举动。我稍候给你把那篇文章的内容传给你。”

    许半夏道:“我知道怎么做。”

    收了线,这才发现大冷天的,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很多的没想到。怪不得那人这个时候把邮件发给她,原来市面上有针对他的文章出来,他怀疑是她许半夏支使,所以投石问路。而此前,他虽然已经查出了她许半夏电脑里没擦去的文件,可就是含而不发,可能是暗中看着她准备怎么做吧。看来自己千虑还是有一失,许半夏暗呼侥幸,还好此前没有脑袋拎不清,做什么仗义行侠的傻事,要真把胡工反馈的资料给了屠虹,屠虹照此整理匿名发表,不正好撞上枪口,告诉那人,这事是她许半夏参与的吗?那人含而不发,可能暗中一直在观察她许半夏有没有做吧。那么,那天的早餐会,是不是算是一个警告呢?好险,当时还自以为聪明已经擦了痕迹,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原来山外有山,小命还是捏在人家手里呢。想起来真是后怕。

    要不是自己警惕性高,一见邮件就大着胆子找上门去直接说明情况,否则不知会有什么后果?也幸好那人够霸道,不肯再含而不发,否则隐忍不发,等她许半夏什么都不知道又回东北时候给她一闷棍,那时她才有得好受的。

    这一紧张,都没心思做别的,只对着电脑刷邮件,邮件一直没来,许半夏忍不住给屠虹去电话,“沙包,你看见那篇针对东北那家上市公司的文章了没有?你写的?”

    屠虹道:“胖子,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不是我写的,不过那篇文章是发表在证券网站上的,你怎么会知道?你炒股?”

    许半夏舒了口气,道:“不是你写的就好。我也是别人告诉我的。”

    屠虹笑道:“我就说你不会去看证券网站。那篇文章有些内容可以借鉴,但看起来写的人不是很专业,问题只看到表面,没有深挖,文章深度不够,力量欠足。也就最多只能是发表在网站上,发报刊杂志还有些难度。我要写的还在收集资料,也在等你的资料。”

    许半夏真心真意地道:“沙包,如果是为我的话,你就收手吧,这事不好玩。你要是匿名发表,将没人重视你的文章,如果真名发表,你得注意性命了。”

    屠虹笑道:“这我知道,他们对你做得出这些,对我未必就肯放过。但是,胖子,你知道吗?本月的《金融内参》上面发表了一篇令全国证券业轰动的文章,是中央财大的刘姝威所写,六百来个字,等于是判了蓝田股份的死刑。她才是一个女人,而我们是几个大男人,我们自认不是什么侠客,但偶尔路见不平一下也是可以的吧?你别替我们担心,我们在这行里面做了那么多年,与做教师的刘姝威不同,我们知道怎么做。”

    许半夏没想到屠虹会这么执着,而且看来还不是他一个人在做,考虑了一会儿才道:“沙包,你和那个刘老师不同,她所在的是学术机构,得罪了人,照样可以在学校工作拿工资,而你不同。现在有几家公司是经得起彻查的?你如此毁人饭碗,那些有把柄的上市公司以后还有谁敢来找你所在的公司合作?你这恶名气做响了,以后还有谁家公司敢收留你?除非你改行。沙包,你要想清楚,你能放弃你目前的地位收入吗?”

    屠虹一时无语,觉得许半夏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连这点利害关系都搞不清楚。原先一腔热血没考虑清楚倒也罢了,如今被她许半夏这么一挑,他还能不明?屠虹有点无奈地对许半夏道:“胖子,我考虑考虑,你说的不无道理。”

    许半夏忙趁热打铁,道:“沙包,连我受了气的都可以忍了,你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还是多考虑考虑你元旦后的南行。”

    屠虹收线的时候“呜”了一声,听得出很是不情愿,但是许半夏相信他会想清楚,这么简单明显的利害关系,他要想不明白,以前这么多年是怎么混出来的,那就有点疑问了。他又不是什么高官后裔,也不过是靠自己一手一脚打拼出来而已,不会没吃过苦头,不会不珍惜现在。许半夏不担心他想不明白。

    打完屠虹的电话,看来也不用太在意东北来的邮件了,她还是回了一个,说明网络上那篇文章不是屠虹所写。至于屠虹会不会去写,她没必要向对方保证,对方应该已知她会怎么处理,她再保证,就反而低三下四,被对方瞧不起。

    带着电邮带来的阴霾,许半夏去童骁骑与野猫的新居吃饭。早知童骁骑不在,没想到的是,高跃进也会去野猫家吃饭,可见这人虽然后宫三千,对女儿还是真心的。其实他对修姨也是不错,虽然知道此人有问题,可依旧还是太后似的供着修姨。野猫有这么多人过来陪伴,很是喜欢。大家都捡着她喜欢的话说,许半夏与高跃进本来就都是人精,想要谁高兴谁肯定高兴,野猫过得很愉快。但席间,许半夏不主动和高跃进搭话,高跃进也不主动挑起只与许半夏有关的话题。

    直到告辞出来,许半夏与高跃进一起走,许半夏才在楼梯上意思意思充个场面,主动道:“高总,去看过我的码头没有?阿骑现在管得很好,生意都忙不过来。”终究是不愿意与高跃进敌对

    高跃进见此当然不会继续小家子地追究许半夏摔他电话,哼道:“可惜名气不大好,听说霸道得很,开运输车的司机一半骂他。”

    许半夏笑道:“那是嫉妒。阿骑要不是这么霸道,我们生意这么好的码头,还不得给那些运输车踏平了?我们现在的码头装卸费比别家低,船都喜欢停靠我们那儿装卸。但总得让我们东乡不亮西乡亮吧?我们自己的车队不霸着好业务,让利给船队的装卸费从哪儿捞回?阿骑胆大心细,分寸抓得一丝不差,我都服他,倒是叫那些背后嚼舌根的当面跟阿骑说说看?见了阿骑还不是低头哈腰递香烟的。”

    高跃进站住,道:“给人说成是黑道总是不行的吧?生意越做越大,你们也得注意点名声,你也别总是把这种得罪人的事情都交给阿骑去做,他本来就有案底在,经不起再被人抹黑了。”

    许半夏一听,黑暗中笑了,很开心,高跃进虽然说得不好听,但总算是在替阿骑考虑了。她笑嘻嘻地道:“我明白。”连忙换了话题,“高总怎么还是没配个保镖?”

    高跃进嘿嘿一笑,许半夏才注意到,他的手搭在后车门,而不是前车门,看来他还是配了。“胖子,周末有没有事?我要去趟杭州,见几个要紧人物。他们都是一家几口来的,我只有你一个女朋友带得出手。”

    许半夏笑道:“我?我周末也要去杭州见赵帅哥,你订房在哪个宾馆?”知道高跃进是寻她开心,他要带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孩还能没有?多少人盯着他身边空出来的太太位置,前赴后继,以为自己可以是个特例。

    高跃进道:“那几个要紧人物要住香格里拉,你呢?没定下来的话,我帮你定,方便随时可以把你借用一下。”

    许半夏这会儿有点哭笑不得了,道:“好,你替我定一个套房,要面对着西湖的。我周五早上去。你要借用我的话,不是不可以,嘿嘿,你自己斟酌。”

    高跃进也是一笑,不是不想借用,只是没那个胆强借。这张嘴,不顺着她意的话,什么话说不出来?真不知道她与赵帅哥是怎么相处的,看赵帅哥也是个有地位有能力的人,真能忍住被这蛮婆欺压?高跃进还真想看看好戏。他最想看的是赵垒被许半夏压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以此证明他英名神武,早知此蛮婆不可亲近。但高跃进在上车之前,看似闲闲地说了句:“我把修姐送回老家团圆了,每月派人送两千块去。”

    “唔?”许半夏被这句话打得发楞,怔怔地看着高跃进又扔岀一句“不要跟别人说”,钻进车子绝尘而去。她不知道修姨在事后又理所当然地小病大治闹了住高级病房那一出,导致高跃进心头翻出旧帐,心怀不满。她站在寒风中瞠目结舌,老家?那迫害过修姨的瘸腿丈夫?团圆?许半夏发觉她的脑子有点不好使。难道高跃进不想继续锦衣玉食地供养着一个恩人,给人假仁假义的假相了?吃饭时候还以为高跃进有情有义,对女儿对修姐都格外优待,而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高跃进那对谁好,对谁不好,全在他一念之间,转念之间便翻脸不认人。当初他因修姐出走漠视女儿差点小产的事实,早前还有气死他结发妻子,现在竟把修姐送回当年逃出来的家庭,高跃进为所欲为,底子里纯凭他个人好恶。许半夏心说,他还挑剔阿骑在码头为所欲为,他也一样,不过是给自己的为所欲为穿件漂亮马甲而已。但许半夏又一想,高跃进的所作所为无可非议,谁人不是在自己可行的权力范围之内为所欲为?懦弱的男人最知道回家打更懦弱的妻子呢。

    许半夏不知道高跃进单独告诉她,而不让告诉别人,是不是可以算作对她的警告,让她不要在面对着他的时候肆无忌惮。他是有脾气的。就是不知修姐触动了高跃进的哪条敏感神经,她以后相处时候得留意了。

    龚飞鹏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副教授,总是有其水平在的,也不知道他真正准备了没有,许半夏听他演说业界动态的时候,觉得收获良多。虽然他八点钟的时候便被许半夏叫到香格里拉一起吃早餐,心里有点一如既往的不被尊重的感觉,但许半夏见面一句“我一早不到六点就赶着过来杭州聆听你的金玉良言”,他的任何不良感觉都烟消云散。

    龚飞鹏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都是精英。大学时代,他学习政治双过硬,难得的是教授喜欢,辅导员也喜欢的人物,唯独让他钟情的许半夏看不上他,三言两语便可把这个精英打为平民。导致这成了龚飞鹏心中的魔障,一直不自觉地拿许半夏做着比较,希望什么时候可以超越她。所以他很刻苦,花出比常人多得多的精力,除了在学术上努力,在生意场上,他也不愿意落后于许半夏,系办实业,倒有一大半是靠他支撑的。虽然谁都说他是尖子,他自己也认为是,但一向心里不踏实,因为他一说出研究的课题,许半夏就是冷冷一句“他妈又是骗人的玩意儿,越玄越骗人”,他就立刻自觉地心虚。今天总算得到了许半夏的肯定。要她六点不到就动身过来杭州,只为聆听他的金玉良言,那说明,其实许半夏是很在乎他的真言的。而且他也很清楚许半夏并非说谎,因为她那里到杭州还真要那么多时间。

    其实龚飞鹏哪里知道,许半夏六点不到动身的原因只是因为今天要与赵垒见面,她兴奋得睡不着,赶着过来杭州。此刻因为有求于他,所以顺手就把高帽子奉上,大家欢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万家诉讼(幸福到万家)作者:陈源斌 2橙红年代作者:骁骑校 3城中之城作者:滕肖澜 4家有遗产作者:连谏 5老妈有喜(姐姐们的人生下半场)作者:蒋离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