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110章 对决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我是阮医生的朋友,很高兴认识您,希望您多多照顾阮医生。”葛青道。

    宁至谦的目光顿时转到了阮流筝脸上,阮流筝脸颊一阵臊红,好像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对她的前夫说请多关照阮医生这种话的确挺奇怪的……

    穿着红色小圣诞装的宁想拉了拉她的衣角,轻声问,“阿姨,我穿圣诞老爷爷的衣服好看吗?弛”

    “好看啊!”阮流筝趁势蹲下来,以躲避宁至谦的目光,同时温柔地笑着,给宁想整理了一下衣服,顺便把他快要掉的胡子给挂好,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圆溜溜的脸,只觉得可爱得不行嗄。

    宁想却闷闷地,扁着小嘴。

    “怎么了?想想?不高兴啊?”她刮了刮他的小脸。

    “阿姨,您过来一下行吗?”宁想瞟了一眼葛青,拉着阮流筝的手往一边走。

    阮流筝心存狐疑,随着宁想到了一边。

    宁想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轻轻叫了声,“妈妈……”

    阮流筝愣住,也终于意识到前后称呼的不同,“想想,为什么刚才不叫妈妈?”

    宁想头一低,更委屈了,“爸爸不让……”

    “为什么?”她更惊讶了。

    “爸爸说,不可以在有别人的时候叫妈妈……”宁想对这个问题一直还没想明白,只是单纯地听爸爸的话,可心里还是很憋屈。

    阮流筝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人,忽然想起了他说的一句话:如果别人误会,我就去帮你解释……

    阮流筝微微一笑,轻轻抚着宁想的小脸蛋,“没关系,想想,可以叫的。”

    她离过婚,她的前夫有一个领养的孩子,这是不争的事实,就算相亲,就算再嫁,这也是属于她的一部分,她不会隐瞒和割弃。

    “真的吗?”宁想含着泪花的眼睛骤然亮了。

    “真的。”她郑重点头。

    宁想的笑容灿烂了,在她面前转了个圈,“妈妈,看看我,我是圣诞老人哦,我可以实现您所有的愿望。”

    阮流筝笑,“是吗?真的?”

    “真的!”宁想点头,“妈妈,其实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啊!都是爸爸把礼物放在我床头的。我前几天跟爸爸说,可是爸爸说有,他就是我的圣诞老人,嘻嘻,那我告诉爸爸,我是您的圣诞老人,我会给您礼物!爸爸说好呢!”

    阮流筝再度一怔,想起了自己那封写给圣诞老人的信。

    “妈妈,爸爸以前是不是也假装圣诞老人把礼物放在你床头?”宁想眨着眼睛笑嘻嘻地问她。

    她犹豫了一下,“是的。”

    宁想从口袋里掏啊掏的,掏出一个小盒子来,“妈妈,想想送您的礼物!我长大了,可以帮爸爸当您的圣诞老人了!妈妈圣诞快乐!”

    宁想依进她怀里,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脸上是他的嘴唇和假胡子擦过的感觉,痒痒的,她心底一片湿润。

    “妈妈,想想很想和您过圣诞节,可是……”他看了一眼葛青,“妈妈,下次想想早点给您打电话。”

    “好。”她捏捏他的小脸蛋,手里拿着他送的礼物。

    不远处,两个男人相对而立。

    葛青:宁老师是吗?那么巧,我也是老师,不过我是学校老师。

    宁至谦:哦?幸会。您在哪所学校?

    葛青:XX大学。

    宁至谦点点头:哦,大学啊!

    葛青:是啊,我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在高校任职了。虽然别人都说当老师没出息,但是我喜欢安稳。你不也是大学老师吗?

    宁至谦:算是吧。

    葛青:流筝在医院表现很好吧?

    称呼从宁医生转变成了流筝。

    宁至谦:当然,她很聪明。

    葛青浮起自豪:那当然!她是我见过最美丽最聪慧最可爱的女孩。是我女朋友!

    宁至谦:女朋友?

    葛青:是啊!

    tang

    宁至谦点头,目光放远,落在蹲在那跟宁想说话的女子身上。

    葛青:我们在一起没多久,所以流筝还没公开吧。

    宁至谦再度点头:的确没听说过。

    葛青:宁医生,那个男孩是您的儿子?

    宁至谦还是点头:对啊。

    葛青舒了一口气:哦……看不出来,您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儿子了。

    葛青无端觉得跟这个男人这么站着,有种风萧萧决战华山之巅的萧瑟感,好似他俩这数拳的距离无论怎样也拉不近。

    宁至谦扬了扬唇角,不语,谈不上笑,也并非不笑。

    葛青:对了,我听说你们北雅晋职称很难的,像你这样,三十不到吧?能进主治就不错了,不像我们学校,破格机会多,像我和你差不多年纪,已经是副教授了,虽然晋得很不容易,可总算是成了。

    宁至谦:我32了。

    葛青:是吗?那你看起来可真不像啊!

    宁至谦不置可否。

    葛青:下次有时间,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跟流筝请你,谢谢你在医院照顾她,把流筝师娘也请来一起。

    宁至谦:师娘?

    葛青:就是你夫人啊。

    宁至谦:哦,好……

    终于无话,宁至谦的目光还落在另一个方向,宁想帮着阮流筝把盒子里的礼物拆开。

    “妈妈,喜不喜欢?”宁想笑眯眯的,充满期待。

    阮流筝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心中一酸,对着宁想轻轻一笑,“喜欢。”

    礼物是一个佛牌,保的是平安。

    曾几何时,她也送了一个类似的给他,不过,圣诞节送佛牌,也只此一家了。

    她的一句喜欢,让宁想很开心,“妈妈,爸爸有一个,我也有一个,我们大家都有了!”

    “谢谢想想!”她慎重地把礼物收起来。

    “妈妈不用谢,礼物是我和爸爸两个人选的!妈妈,再见,我跟爸爸玩去了!”宁想挥挥手,往爸爸身边跑去。

    不远处,宁想牵起了宁至谦的手,一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一边偏过头来朝她挥手,而他,倒是一直没有回头。

    葛青走了过来,笑道,“你都不跟你老师说话?跟他儿子关系那么好。”

    阮流筝看着他,笑了笑,“小孩子黏我。”

    “你喜欢小孩?”葛青很高兴的样子。

    “当然啊!”她跟上葛青的步伐,和他慢慢走着。

    “对了,你在北雅进修多久啊?”他问。

    “一年,已经过去半年了。”

    “是吗?那下半年再去另一家医院进修吧,那家医院虽然比北雅差一些,但我在那认识一个副教授,医术好着呢,比你跟着现在这个主治医师强啊。”

    阮流筝眨眨眼,“你说宁老师是主治医师?”

    “嗯。”

    “他是教授,主任医师!”

    葛青一愣,“怎么可能?不是说北雅主任医师至少都是40岁以上的吗?”

    “……他是唯一一个35岁以下的,你怎么会关心起这个来了?”他是破格评的,至于为什么破格,只听说有特殊贡献,这个特殊贡献是什么,她也不清楚。

    “哦!刚才聊天随便说说。”

    圣诞节纯粹的偶遇,算是一个插曲吧,并没有影响她和葛青继续玩下去的兴致,后来,两人又一起吃了晚饭,因为中午是葛青买的单,所以晚饭阮流筝便去悄悄买了单,她不喜欢欠别人。

    之后葛青得知,非要把钱还给她,说他从来没有让女士买单的习惯。

    阮流筝拗不过,只好收回了钱。

    晚饭后,薛纬霖的电话便打了进来,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

    说实话,她玩了这大半天其实有些累了,而且对party什么的,也不敢兴趣,于是只说没空,拒绝了。

    葛

    青要送她回去,她也拒绝了,自己打了个车走,薛纬霖送她,她答应,是因为他们住一个小区,可葛青第一次见面,她心里还是有一道莫名的防线,总觉得还是过一段时间相互了解多一点再让他知道自己家的住址——题外话——我知道你们想看什么样的情节,可是我不会那样写,真的很抱歉。跟男生约会,派小朋友出去叫妈妈的梗左辰安已经玩过了,各种耍无赖追前妻的梗陆向北玩过了,各种笨拙地挽回感情的梗宁木头玩过了,而至谦不是左辰安,不是陆向北,也不是宁木头,至谦和流筝的感情更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种。言情小说不过是两个人爱来爱去、爱而不得、重新收获的故事,翻来覆去都是这样,但因每个人的性格和经历是不同的,所以才会有形形色色不同的悲喜,如果千篇一律的男主,那也没什么可看的不是吗?那不如换个名字重写个一念路向北或者一路上有你等等。加更了哦,明天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3 3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