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听说你喜欢我 > 第190章 流血的男人为你流泪

第190章 流血的男人为你流泪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朱雨晨是一个人,所有的手术签字都是她自己。

    签字的时候,她的脸凑得很近,字也写得很大,可是一笔一划,倒也清楚。

    没有人陪她,从病房到手术室,都是护士送,护士接。

    一如朱雨晨自己承诺的那样,她是笑着进手术室的,麻醉前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哥哥姐姐,待会儿见。栩”

    “待会儿见,小雨。”所有人都这么对朱雨晨说。

    手术台似乎有一种魔力,人只要一上台,所有的情绪都会在那一瞬间沉淀下去,唯一主宰着你思维的只有手术。

    阮流筝在穿上厚厚手术服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进入角色,戴着口罩,只露出那双眼睛,和宁至谦的在空气中对望。

    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状态良好,宁至谦也点点头,还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手术入路,他们反复讨论过,在不同的方案里确定了一种,宁至谦亲自主刀,其他三人给他当助理。

    他们合作了这么久,已有相当默契,一个暗示就知道宁至谦要干什么,尤其阮流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夫妻的缘故,比旁人更多灵犀,她配合他,当真不点也能通。

    阮流筝原本预计手术时长得十五六个小时,然而她还乐观了,这个手术一共用了十九个小时,上午九点进去的,凌晨四点多才全部结束。

    然而,手术终究是成功了!

    那一刻,她舒了口气,所有人都松了气,彼此对望的眼神里全是欣喜。

    四个医生,手术服全部汗湿,脱下衣服的瞬间,阮流筝和丁意媛两个女医生仿佛全身都失去了支撑,双脚发软,同时伸手想要去搭着对方,最后相视一眼,竟然在这一刻拥抱在一起,相互支撑。

    “阮流筝,昨天朱雨晨生日,吹蜡烛的时候我帮她许愿了,希望她能健康地活下去,她一定可以的!”丁意媛的声音里透着疲惫,可是却激动得发颤。

    “是,一定可以!”她跟丁意媛就是这么奇妙,从来不亲近,可是却每天在同一战壕战斗,她们有着同样的目标,怀着同样的热情,为同一个手术努力,这种以合作为方式的战友情,倒是实在而真挚。

    处理完后续,他们四人疲惫地走出手术室。

    凌晨等候区,静得鸦雀无声,阮流筝却在座位上看见了一个人——沈归。

    坐得笔挺,面色肃然。

    听见声音,沈归转头看过来,看见是他们,马上站了起来。

    阮流筝看见,这只朱雨晨眼里最矫健的雄鹰脸色死灰一般白,嘴唇在微微发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宁至谦站住脚步,对着他点点头,“手术成功了。”

    那一瞬,沈归快步走了过来,嘴唇抖得更加厉害,想要说什么,还是说不出来,最后猛地拥抱宁至谦,很用力很用力,宁至谦的衣服都在他臂下变了形。

    站在宁至谦旁边的阮流筝,看到了沈归眼角液体的亮光。

    她从来不觉得男人一定要坚强到永不流泪。有人说,世上有两种男人都值得感动,一种是流泪的男人为你流血,另一种是流血的男人为你流泪。

    沈归是后者,爱到极致,痛到极致,才会流泪。

    沈归来了,没说一个字,却已让阮流筝和她身边的丁意媛泪湿双眸。

    丁意媛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原来,他是小雨的男朋友。”

    没有落寞,没有嫉妒,阮流筝只看见丁意媛眼中的欣慰和恍然。

    朱雨晨是要送进重症监护室的,凌晨四点,不是探视时间,沈归不愿意走。

    “我从来没有好好陪过她……”沈归只说了这句话。

    大家都不再做他的工作,既然没有好好陪过,在能陪的时候,就陪着吧,哪怕隔着重症监护室的防护,至少,沈归知道,他的至爱,就在里面,至少,比南海到北京的距离近得多。

    宁至谦跟重症监护室协商,开视频给沈归看一下。

    视频打开,出现朱雨晨静静躺着的画面。

    刹那间,沈归红了双眼,一声声低哑地叫着,“晨晨,晨晨……”

    可惜,朱雨晨并不能给他回答。

    tang

    “沈归。”阮流筝想起朱雨晨要她转告的话,“小雨让我告诉你,她没有丢你的脸,她是最坚强的,她笑着进的手术室……”

    她话没说完,沈归已经心痛得一拳砸在墙壁上。

    阮流筝看着宁至谦,希望他说几句安慰沈归的话。

    宁至谦明白她的意思,却只是冲她摇摇头。

    “你是说,全部切除了是吗?”沈归问他。

    宁至谦略略思考,“看得见的都切了。”

    “什么叫看得见的?难道还有看不见的?”沈归五官都扭曲了。

    “会先做病理检查,确认是良性还是恶性,如果是良性的,就全部切除了。”宁至谦道。

    “至谦。”沈归的呼吸急促起来,“作为兄弟,你告诉我,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我现在想知道!”

    宁至谦沉默。

    沈归明白过来,眼中闪过灰白的绝望,“如果是恶性,又怎样?”

    宁至谦短暂停顿,“看得见的都切了,但是,如果血液和淋巴里有残余,则有可能复发和扩散。还是先等病理检查结果吧。”

    看着沈归的凌乱和绝望,阮流筝完全感同身受,昨天,她也和他一样崩溃,此时却终忍不住道,“沈归,你不能比小雨更懦弱,你知道小雨承受了多少痛苦吗?她每天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可是每一次见她,她都是满面笑容的,她说她要活着,要努力地活着,因为她舍不得你,你是她全部的希望和依靠,如果她醒来,看见你这么难过,你让她怎么再继续和病痛斗争下去?”

    沈归看着她,目光凝滞。

    “小雨写了一本日记,写的全是你们在一起的事,是她忍着头痛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来的,我明天带给你,你看了之后就会知道她有多爱你,有多勇敢。”她含着泪,哑声说,“因为这个病,她渐渐地开始忘记事,她怕她把你忘了,所以一遍遍地写,一遍遍地想,这样她才不会忘记!而她在写日记的时候,已经快看不见了,你知道吗?”

    沈归眼中有什么东西剧烈一缩。

    “她说,你是天上最矫健的雄鹰,是她的骄傲,你要当得起她的骄傲!”阮流筝大声说。

    沈归好似被她这一句给吼醒似的,眼神渐渐清明,最后颓然坐下,“我知道,你们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别在这守着我了,我留下来陪她。”

    沈归不愿意走,他俩也没办法,只是找了床毯子来给他,破了例,让他在外面等。

    回去的车上,阮流筝问宁至谦,“是你把沈归叫回来的?”

    “我只是把朱雨晨的事告诉了他而已。”他开着车,眼看已经快到小区了,他转了方向盘。

    “你觉得告诉他合适吗?小雨希望瞒着他呢。”而且是为了大义瞒着他。

    宁至谦轻道,“我明白朱雨晨的大公无私,可是,你们有想过沈归的感受吗?这个事瞒不了沈归一辈子,以后让沈归知道,他最心爱的姑娘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一无所知,他会多心痛多内疚?我站在男人的角度来考虑,男人有权力知道他的女人在做什么,就算不能出现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替她承灾度难,但是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怎么安排工作,怎么选择,都是他自己的事了,保家卫国固然重要,但保护自己的女人也很重要。”

    阮流筝没有再说什么,车却已经驶到了楼下。

    她此时才发现不对,忙道,“哎,我还要回家取日记本呢,我答应了明天给沈归的。”

    “明天叫司机去取。”他简短地说,开了车门。

    阮流筝没有再说什么,这么晚开车回去,开到家不用睡觉了,直接开回来上班吧!

    两人一起下车,进单元门的时候,宁至谦本来稍稍走在前面,想起了什么,牵住了她的手,领着她进电梯——题外话——明天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听说你喜欢我 > 第190章 流血的男人为你流泪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2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3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5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