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117章 真相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流筝看着他远走,看着他上车,莫名有一种直觉,事情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他的车灯亮起,车起步,缓缓驶向她。

    她还站在原地,可是,他竟然没有停,直接就往前开了,这与他平时的行为太不相符了弛!

    她心里不免担忧,是不是事情比她想象的更严重?

    她忍不住往前去追他的车,一时情急,也忘了上自己的车,竟然徒步追了上去嗄。

    他在后视镜里看到她的身影,才停了车。

    见状,她加快速度跑了上去,攀附着他的车。

    车窗终于打开,他自车里看过来,低低的声音,“你怎么这么傻啊?跑步来追车?”

    她抓住他车窗的玻璃,急问,“是不是很严重?是不是瞒着我?是不是?”

    “傻瓜啊!你想哪去了?”他声音愈加柔软。

    她摇头,“不对!你骗我!你有事瞒着我!如果真的没事你会就这么开车离开?你开车从我身边经过你连窗户都不开一下,也不跟我说再见就这样离开?”

    “傻丫头!”他很少笑的,或者说,从来不对她笑的,这时竟然露出浅浅的笑来,“好吧,那再见。”

    “……”她咬着唇,抓着车窗玻璃不放手。这种时候,她不要看他这样笑,这样的笑容分明有问题!

    他脸上浮现出无奈,“还是你干脆上车?坐我车回家?”

    “我只是想听你说实话。”他心里有事,他到底瞒着她什么?

    “实话就是,我没事的!明天继续当你的老师,明天见?相不相信我?”他又伸出一只手来摸她的头发,然后一脸嫌弃的表情,“你这头发,黑色的部分长出来了,真丑!”

    “……”他还有心情嘲笑她的头发?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吗?“真没事?”她惴惴地问。

    “真没事!傻瓜!明天见!”他见她还是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瞪着他,他无奈地摇头,“你这赖皮劲儿又进步了!舍不得我?那一起吃晚餐?”

    “……”她松开了手,“谁舍不得你啊?!”

    总还是会有玩笑能让心情放松的,听得他这样不在意,她开始相信果真是自己想多了,挥手,“明天见,宁老师,拜拜。”

    他点点头。“拜拜。”

    车再次开走,她也回了自己车上,回家。

    临近春节,阮朗也该回来了,就这两天吧,一年又一年,成长、成熟、老去,一代代重复的规律。

    进家门,让她大吃一惊的却是家里的客人,为什么薛纬霖会在家里?还和爸爸相谈甚欢?

    薛纬霖一见她,也笑了,“阮医生你好。”

    阮建忠很是意外,“薛先生认识小女?”

    “我们,算是朋友。”薛纬霖笑道。

    “是吗?从来没听小女提起过啊!”阮建忠道。

    “才认识不久。”薛纬霖忙解释。

    阮流筝对于他二人认识更奇怪了,“爸,您和薛先生怎么认识了?”

    “是上次那根崖柏,我把整根给雕成了一个茶几,本来是借给一个朋友放他店里摆几天,充充门面的,结果薛先生看见了很喜欢,想要买,朋友就把我联系方式给薛先生了。”阮建忠解释。

    薛纬霖几分可怜的样子,“可惜阮先生不肯卖。”

    “薛先生,不好意思,实在是因为这根崖柏也是别人送我的,我留作珍藏,卖了我心里过意不去。”阮建忠再次解释。

    薛纬霖只好叹息,“好吧,君子不夺人所好,只是我爷爷很喜欢这个茶几,我是受爷爷之托来寻您,原本是想买来孝敬他老人家的,阮先生既然执意不卖,我也只能抱憾了。”

    说完,又看向阮流筝,“阮医生,看来就算看在我们的交情,令尊也是不会把茶几卖给我的。”

    阮流筝一笑,“应是不会,这崖柏是故人所赠,对我爸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薛纬霖彻底沮丧了,“那好,那我只能另外再去寻别的礼物了!”他站起来,“阮先生,打扰了,告辞。”

    阮建忠站起来送他,“薛先生走好,再会。”</p

    tang>

    薛纬霖笑道,“必定会再会的,我自己对文玩木头也感兴趣,下次来再向阮先生学习。”

    “薛先生客气了,来和我说说话却是再欢迎不过,我这别的没有,几壶好茶还是有的,有空过来喝杯茶吧。”阮建忠道。

    “好,那晚辈可就答应了,一定来访,阮先生别嫌弃晚辈唐突。”薛纬霖和阮建忠握手。

    “欢迎之至。”

    薛纬霖离开之前又跟阮流筝告辞,“阮医生,下次再见。”

    “再见。”阮流筝送了他出去。

    崖柏茶几,这个东西还能把人招到家里来?

    “爸,那个茶几您既然不打算卖,就拿回来别摆别人那了呗,到时候络绎不绝给您惹人来,真碰上个不好拒绝的人,指不定不卖都不行了。”阮流筝劝道。

    “也是。”阮建忠称是,“毕竟至谦给的东西,卖了他不会要我们的钱,倒像是我们拿着他的东西赚钱似的,会感觉对他有亏欠。”

    没错,阮流筝也是这么想,礼物归礼物,卖出去了赚了一大笔,在他面前不好看。

    不过,现今最让人挂心的不是这崖柏茶几,而是宁至谦被诬陷的事,虽然他自己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总也要等结果出来才能彻底放心。

    第二天,宁至谦准时出现在科室里,没有被停岗,也没有任何处理风声透出来,问他,他还是一样的说辞,反而是丁意媛,在手术结束手找了个空挡,趁宁至谦不在的时候,向她和程医生透露消息。

    “宁老师的事,我知道是谁告的了,昨晚我问了我爸一个晚上!”丁意媛悄声说。

    “谁?”她和程医生异口同声。

    “廖杰!你们还记得吗?在我们科室住院那个廖老!他儿子告的!”

    “怎么可能?我们连他的感谢都拒绝了,宁老师怎么会收钱?”阮流筝轻声惊呼。

    “我也觉得奇怪!可是廖杰也不是寻常无赖,跟蔡大妈家里那个完全不是一种人!说他诬告,可能性也不大!你们想想,宁老师跟他无冤无仇的,还跟他爸治好了病,他犯得着凭空诬陷吗?十万块啊!具体数目都说得那么清楚!还说,给的是现金!就怕查账出问题!”

    “那我也不相信宁至谦会收钱!”程医生依然坚持,“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阮流筝跌坐在椅子上,耳边一直回响着丁意媛和程医生的话:廖杰也不是寻常无赖,跟蔡大妈家里那个完全不是一种人!说他诬告,可能性也不大!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最后,变成这五个字的无限循环。

    她抓住丁意媛的手,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直响,“宁老师,他知道是谁告的吗?”

    “肯定知道啊!廖杰是实名举报的!”

    实名举报!可他昨天却骗她说不是实名举报!

    她突然明白过来,口袋里拽着手机就往外冲。

    “你去哪?”丁意媛在她身后追问。

    “洗手间!”她匆匆答了一句,飞快跑了。

    跑到没有人的地方,她掏出手机给阮朗打电话,但无法接通,连续打了好几个,都是一样。

    她心急如焚,可下午却偏偏很忙碌,连她抽空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一直到下班了,她再次拨打,那边才有人接了,阮朗欢快的声音传来,“姐!”

    “你在哪?”她语气非常不好。

    “在家里啊!我回来了!”

    一听他回来了,她倒是不急着在电话里骂他了,憋了一口气,“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回来!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她立即开车回家,一路心里像压了块沉甸甸的石头,焦躁得全程都在按喇叭,恨不得马上飞回家。

    到家以后,她连车都没停好,胡乱摆在路边,就冲进了家门,一眼看到阮朗,穿得花枝招展,在那又扭又唱地表演给爸妈看。

    她心头燃烧着一团火,走到阮朗面前。

    “姐!”阮朗伸手来熊抱她。

    她躲开,愤恨得反手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

    题外话——第一更,还有一更下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