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352章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含着泪,恭恭敬敬上了三支香。

    将香插、进香炉的时候,她瞥见身边的宁至谦手一抖,香竟然没插、进去,掉落出来,再一细看,却是因为他的手被香烫到了,留下黑黑的一个圆点。

    她蹲下拾起来,交给他再插。

    自有老家长辈来给她和宁至谦穿上了重孝。外面冷,她进去寻温宜,而宁至谦则留在了外面纺。

    不见宁遇和宁茴,想是已经睡了,温宜坐在椅子上,双眼红肿,哭过的痕迹很明显,而宁想则坐在奶奶身边,小小的手臂抱着奶奶,靠在奶奶身上。

    看见她,宁想眼泪汪汪地扑过来,哽咽着叫她,“妈妈……”

    她脸上也是泪痕未干,蹲下来摸摸他的脸,“宁想乖,去睡觉吧,妈妈来陪奶奶。”

    宁想摇摇头,“奶奶哭……”

    “我知道。”她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妈妈陪奶奶,你去帮妈妈看着弟弟妹妹,好吗?”

    宁想这才点了头,“好。”

    阮流筝带着宁想去睡觉,也看了下已经熟睡的宁遇宁茴,俩孩子什么都不懂,睡得呼呼的。

    宁想爬到宁遇身边睡下,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轻声问,“妈妈,爷爷再也不会醒了吗?”

    对于小孩子而言,死亡和睡着的区别,也许要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明白。

    而阮流筝,却不忍心给出答案。

    “妈妈,我想爷爷陪我们玩。”宁想眼中的泪珠滚落下来。

    唉,她叹息,不管怎样,宁守正对这三个孩子的疼爱是真的,大约是因为跟儿子关系不好的缘故,怕是连对儿子那份疼爱也全都放在了孙辈上,只是,爷爷再也不可能陪他们玩了。

    她想了想,伸手接住了宁想眼中坠下的那颗泪珠,“宁想,每个人都有永远醒不来的时候,爷爷走了,不会再陪你们玩,可是爷爷还给你们留下了很多,那些会永远和你们在一起,陪着你们长大。”

    听着爷爷再也醒不来,宁想就开始哭了,“爷爷留下了什么?”说着还翻身起来要去找。

    她按住宁想的肩膀,“爷爷给你们留下的是看不见的,是爱啊,爷爷那么爱你们,宠你们,虽然爷爷不在了,但这份爱却不会消失,会传承下来,给我们每个人,我们再带着爷爷这份爱去爱其他人,你能明白吗?”

    宁想似懂非懂,还是很难过,可是却流着泪点了点头。

    她想起了什么,把宁想露在外面的胳膊塞进被子里,“替爷爷继续爱爸爸,好不好?”

    “嗯!”宁想乖乖地躺着,“爱爸爸,爱妈妈,爱奶奶,爱弟弟妹妹,爱这个家。”

    “乖,睡吧。”她的重点本是爱爸爸。

    在宁想额头上亲了一下,又在宁遇和宁茴肉呼呼的小脸上亲了亲,才出去,寻到温宜,陪在温宜身边。

    温宜的堂妹过来,怜他们连夜赶来辛苦,给她一碗热腾腾的面,她谢过,却没有胃口,搁在一旁。

    温宜回头看她,通红的眼睛,泪光浮现。

    “妈。”她轻轻地搂着婆婆。

    温宜的头靠着她,轻泣了一声,“怎么会这么快呢?”

    这是说,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吧?

    “原以为……”温宜的眼泪流下来,“原以为一辈子还有很长……”

    阮流筝也不禁悲戚,一辈子究竟有多长?有时候岁月漫长得恨不得一瞬就白了头,有时候,不过一个岔眼,一辈子就这么不小心一闪而过了。

    自他们从沙漠回来,温宜和宁守正之间的关系便有了些改善,尤其是宁茴和宁遇出生以后,宁守正在家的时间多了许多,陪孙子陪孙女,哪怕只是在一旁看着,眼神也十分平和。

    而温宜和他之间的关系也是这般平和的,温宜再没有像以前那样对着他一脸凄苦和怨憎,不逃避,不冷漠,却也谈不上恩爱,一切都是淡淡的,但因有了宁遇俩兄妹而发自内心的开心。

    此时,她说,以为一辈子还有很长。应是说,生命还剩许多时光可以和宁守正慢慢磨合,或许总有一天会释怀,又或许,永远也不能释怀,但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有那么一天守到一个结果,却不曾想,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

    tang/p>

    看着温宜的眼泪,她泪眼婆娑,用纸巾给婆婆擦着泪,哽咽,“妈,爸他都知道的,知道的……”

    恩恩怨怨,磕磕碰碰,爱爱恨恨,纠缠了几十年,人走灯灭,带走的,带不走的,都无法否认,这个人曾是生命之最重。

    “他一大清早去的,说他有经验,小时候就去山里抓鸟抓松鼠,松鼠喜欢清早出来,可是,这一去去了一整天也没回来,家里人上山去找他,找到一身血糊糊的他,不省人事……”温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阮流筝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也抱着温宜泣不成声。

    “他只留给我三个字,对不起,他这辈子,就只会对我说这三个字……”温宜说完,再说不出别的,靠在她肩膀上,一直哭。或者是哭他,也或者是哭这一生……

    对不起……

    为什么人这辈子到了终了,要只剩这三个字呢?为什么要让自己陷于这样的境地?为什么一定要错了之后,才知道不能错?

    没有在老家停留太久,第三天,宁守正遗体火化,温宜哭得不能自已。

    北京这边的亲戚全都过来了,宁家所有兄弟包括其他亲朋好友,但宁至谦是唯一的儿子,三天没有合过眼,忙于各种丧葬之事,甚至,还往返北京和老家之间两趟,阮流筝却也没见他掉过泪。

    紧跟着,一家人带着宁守正的骨灰回京。

    一路,两个女人,三个孩子,其中温宜还虚弱得不行,三天时间而已,温宜憔悴了许多,一时仿佛老了数岁。恨了一辈子,也爱了一辈子,到最后没有这个让她恨让她爱的人,她的生命也好像被抽去了一半。

    虽然和亲戚们一起回的,可这托儿带小的,温宜也要照顾,一路主要都是宁至谦在照应。来时那个无措的他倒是变了,又回到那个冷静自持,有条不紊的宁至谦了。

    再然后,骨灰安葬等等后续事宜一件件完成,宁守正这个人,就真真正正地于这世间消失了。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灰飞烟灭。

    少了一个人,无端地就觉得宁家这房子更显空阔。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曾经宁守正也有一段时间长期不在家(后来知道,是每天上山礼佛听禅),家里气氛虽然别扭紧绷,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好似空了一个黑洞,缺失一大块,怎么也填不满了。

    大概,人在,和人在家,是两回事的。虽然不在家,但只要这个人在,那就是完整的。

    夜深人静,孩子们倒是累得睡着了,温宜却是阮流筝哄了许久才勉勉强强闭上眼睛的。

    安抚好婆婆,她才回的房间。

    房间里有烟味。

    他从不抽烟的,此刻坐在窗边,旁边的几上一盒打开的烟,烟灰缸里几个烟蒂。

    她没说什么,走到他身后,伸臂环住了他。

    他有感知,轻抚在她小臂上,“睡吧。”

    “嗯。”她说。

    他的呼吸里全都是烟味,丝丝缕缕的,缠进她的呼吸里。

    对她来说,这是陌生的气息。

    她仰头,迎了这烟味,也张开双臂,收入他全部的情绪。

    他很顺从的靠在她肩头,而后往更深处挤。

    那一刻,是他依靠着她。

    累了好几天,累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闻着她身上温馨而熟悉的淡淡香味,困倦之意潮涌而来,渐渐便有些迷糊起来,意识飘飘浮浮的,好似在沉浮在水中的舟。

    下意识环住了她,身体紧贴,模糊的意识里只知道抱着的是他的依靠,是一叶舟沉浮在水里的方向。

    她在他额头上浅浅一吻,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心里默念一句:睡吧。

    很多的话,他都还没跟她说,可是她都明白,大概每一个人都想说,原以为一辈子很长……

    是啊,原以为一辈子很长,所以很多事可以慢慢做,很多话可以慢慢说,却不曾想,那些还不曾做的事,却再也没有机会做了,不曾说的话,也没有机会再说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2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3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4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5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