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285章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病房。

    宁至谦还在输着液,温宜和宁守正在一旁陪着他,他的样子比之前好看多了,阮流筝前一天晚上就给他洗了脸洗了头,也刮了胡子,现在老脸虽然还没恢复到正常水平,可也依稀能看出宁老师的风貌了,只不过,宁老师今天看起来不开心,脸色黑得有点儿难看,还有点儿焦躁,不时就会往门边看一眼,好几回护士进来,他都两眼发光的,可是,门开以后眼神马上又灰暗下去。

    温宜看着儿子,面上笑容和煦,“儿子,你大伯一家今天已经回去了,我们明天也回北京了,想陪陪你,流筝正好也回了医院工作,算是给了我们陪你机会,你能用面对流筝的脸来面对我们吗?你这魂不守舍地是怎么回事呢?唐”

    宁至谦被妈妈这么一说,老脸一红,这才收起动荡不安的“灵魂”,面对温宜泗。

    “妈,回去以后多照顾着自己,别太操劳了。这回还好是小手术,如果真有个什么大事儿,我这当儿子的心里可就内疚了。”这话儿说得挺实诚,的确是他心中所想。

    温宜倒没什么,宁守正抢着接了话,“我会看着你妈的。”

    宁至谦听了没说什么,眼睛还是没有看宁守正。

    宁守正倒是比从前话多了,“我知道你看着我烦,可我还是你老子,这是改不了的,从前我们父子谁也不让谁,我想在你面前有老子的权威,你想在我面前宣泄你的愤怒,我们俩就这样斗了十年了,我本来想着,大概我们会一直斗下去,斗到我死那天不知道能不能等来你叫一声爸,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回是你差点没了……”

    宁守正说到这里,眼睛里有异样的光在闪动,竟然说不下去了,顿了好一会儿,“我几天没照镜子,有天突然一照,才发现自己头发全白了,说得好听,是忧心你的缘故,说得不好听,这大概是在警告我,我这当爹的,不能再跟你斗下去了。对不起这三个字呢,我跟你和你妈都说了很多次,我也知道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今天也就不说了,也不求你和你妈原谅我,你们该恼我还恼,该恨我还恨,该我赎罪的,我用我剩下的时间来赎,不管还有几年,哪怕只给我一年几个月的命了,我也能做多少是多少吧,也只是想,在有生之年,多看你们母子几眼,这年月,也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宁至谦默默听着,垂下了眼皮,温宜看向窗户,眼眶泛了红。

    宁守正从包里拿出一只表盒来,放到他枕边,“今天是你的生日。历年我送你的礼物你都不怎么待见,可我还是每年都给你买只表……”他眼中液体的光泽又闪了闪,苦笑,“记得你小时候总喜欢叫我在你手腕上画表,你也是这么学会认识时间的,算是我教给你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那时候累一天回来,听到你爸爸爸爸地叫,什么苦都烟消云散了……”

    是啊,聪慧美丽、温柔贤惠的妻子,活泼可爱、人中之龙的儿子,原本是毫无瑕疵的一个家庭,却偏偏被他自己一时不能控制的情、欲给毁了。这一毁,毁的何止是他的妻子儿子,也毁了另一个女人和一个无辜的孩子。

    如果没有他犯的错,他和妻子儿子的生活何其和睦幸福?妻儿对他何其崇拜热爱?如果没有他的错,另一个女人可以嫁给真正疼爱她的人,拥有她和爱人自己的孩子,而不用让她和那个孩子背着屈辱捱了那么多年的苦……

    他一生都在内疚,一生都在补偿。然而,想要补偿必然就有伤害,继续伤害着妻儿,也在对那对母女进行第二次伤害,最后落到如今这样孤家寡人的境地算是他咎由自取。

    人总是会犯一些错,但除却不能违法乱纪,有一种错也是男人决不能犯的,一次也不能,可惜,他明白得太晚……

    关于画手表的记忆算是他和儿子之间温馨的画面之一了,所以才会那么执念地每年送给他,虽然很有可能儿子并不知道这个礼物有什么意义,甚至会误会他送礼物不走心,可是他还是会一直送下去,每年都送,哪怕他这次真的在沙漠里回不来了,他也会把手表放进他的坟茔,而后每年的生日还会继续送,直到他自己离开人世……

    那只表盒静静地躺在枕边,一如北京的家里他房间抽屉那些表盒一样,他都没有打开看过。

    “宁想呢?”他转开了话题。

    温宜悄悄擦了擦眼泪,笑着对他说,“要跟妈妈去玩,所以流筝带去善县了。对了,妈妈也要祝你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

    温宜也拿出个礼物盒来,打开给他看,笑问,“漂不漂亮?”

    宁至谦算是愣住了,他的生日,送个玉镯是什么意思

    tang啊?这是给他的礼物吗?

    温宜笑了,“你也收了我三十几年生日礼物了,反正你最疼的人是流筝,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都兜回来给流筝,所以我直接投你所好,你拿去给流筝好了。”

    “……”这样的婆婆,还真是罕见啊!他忍不住笑了,“这下辈子我要变流筝,让她来给你们当儿子好了!”

    无意间的一句话,顺口说的“给你们当儿子”,却被宁守正听出了别的意味,儿子在说给你们当儿子?那意思是认他这个爹了?心里漾漾的,喜悦不少、

    宁至谦却全然没注意到宁守正眼神的变化,发亮的眼睛盯着他好似能盯出花来。

    温宜的这个礼物还挺能调节气氛,转瞬便将手表的故事带来的哀伤情绪给驱散了,宁守正一边看门口一边支支吾吾的,“妈……”

    “嗯。”温宜帮他把盒子重新包起来。

    “那个……善县到这里,你们那边开车开了多久?”他迟疑着,旁敲侧击。

    “嗯……我也弄不清,大概五六个小时吧。”温宜漫不经心地说。

    他的眼神更加灰暗下去,五六个小时,等她下班,无论如何也赶不过来了,他也不舍得她大半夜地跑来……

    他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不时看着药水,然后伸手去调滴速,放到最大了还在那嫌弃,“怎么这么慢呢?”

    温宜盯他一眼,“再快你直接喝好了!亏你还是当医生的呢!”

    说完,她给他把速度调了回去。

    “哎呀,妈,我这身板受得了!”他又给加快了。

    温宜瞪了他一眼,“你放这么快是要干嘛呢?”

    “我去……”他说了两个字打住了,“我生日啊,我想出去吃顿好的,这天天喝粥的,人都快糊了。”

    “我给你去买回来不就得了。”温宜索性又给调慢了些,“护士可是特意交代过的,这瓶药水要慢些滴,剩下的两瓶你可以加快。”

    “……”他瞠目结舌,“还有两瓶?”

    “对啊!”温宜点点头,“今天加了一瓶,没告诉你吗?”

    他愤然坐起,一翻注射单,还真是……

    “这是什么医生啊?我现在已经撞得跟头牛似的了,还给我输这么多?!”他一急之下,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哎,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自己也是医生呢!说不定……人家医生看着今天是你生日,给你加餐呢?”温宜不轻不重地扔出一句。

    “……”他一口老血!第一次知道妈妈也有这么一面!不,其实是有的,妈妈那张嘴可是特能损人的,还损得你想笑笑不出,不然他遗传谁?最佳辩手也是有基因的,只不过,很久没听妈妈这么轻松地说话了……

    他看了一眼宁守正,宁守正也看着他,他立即将目光移开了。

    但他现在热锅蚂蚁似的焦躁,没心情好好体会温宜的幽默,只对温宜道,“妈,去把医生叫来,我挂完这瓶不挂了,我自己身体我知道,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为了加强自己话里的可信度,他又补充,“妈,我是医生,权威,您相信我!”

    温宜却道,“你是脑科权威!你又不是脑子有病!你自己是医生,你还想跨科室治病啊?不可以!”

    “……”他真是要急疯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2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