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371章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宁想那一脸的伤不仅震惊了娟子,也没能瞒住家里。

    宁家得知这一消息,宁至谦和阮流筝虽然忙得不在同一节奏上,还是先后去了满洲里吊唁。宁想知道,这是爸爸妈妈对他的重视。宁想觉得,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爸爸把他带回宁家,与这样的一家人相识相处,让他的人生不曾有过任何缺失和遗憾。他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儿子,可他们待他从无二异,甚至,有时候比待宁遇和宁茴还周到,唯恐伤了他从小就敏感的心。

    毫无疑问,谁见了他这副样子都奇怪。

    对娟子、他爸妈,他都给了统一的解释,下班后跟一一他们打球摔着了,这是他原本想好的理由,还是得用上来逼。

    大概是因为灵堂的氛围,大家听了也都没怎么质疑。

    宁至谦一贯感情收得紧,尤其父子之间,都是两个男人,断不会腻腻歪歪的,见他不过一些皮外伤,便没多说什么,只给他看了看。然而后来阮流筝来了一听他这解释,心疼得不行,“多大的人了啊,还能摔成这样?”说着就要给他处理伤口。

    宁想哭笑不得,“妈,爸刚给我抹过药走的,这半天都抹三回了!一屋子人都是医生就这点不好啊!”人人来了都要亲自动手一番……

    阮流筝嗔了他一眼,“臭孩子!这是嫌弃妈啰嗦了?”

    “没有!”宁想定定地看着她,往事一幕幕在脑中重现,那些她坐在床头给他讲故事的画面如温暖的泉,潺潺流过他心间,“妈……”他听见他自己的声音无端就哽了,“抱抱成吗?抱抱就不疼了。”

    阮流筝微怔。

    她这三个孩子,宁遇从小就自主自立,不怎么粘人,而宁茴,大概是因为她要求严厉的缘故,跟她爸爸更亲密一些,唯有宁想,打小懂事贴心,也格外黏她,只不过,长大以后也渐渐有了男子汉的样儿,不再像幼时那般黏黏糊糊,阮流筝想想,只觉得岁月如梭,真是记不起什么时候开始宁想不再是那个小心翼翼黏在她怀里的小男孩了……

    阮流筝的心瞬间柔软下来,眼前满是宁想小时候贴着她时笑眯眯一脸满足的模样。

    说实话,孩子们大了,就好似离父母远了,哪怕就在身边,也没有了小时候的亲热劲儿。她作为母亲,有时候真希望孩子们一直是抱在怀里的小宝宝,肉肉的软乎乎的。

    听宁想这么说,只道是孩子受继父去世影响,情绪不好,当下想也没想就把宁想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扎手的短发,格外温和而满足,“傻孩子……”是啊,这一刻,倒是她觉得十分满足。

    宁想埋首于她腰腹间,伸手环抱着她。属于她的气息浸满了他的呼吸。这是他留念的味道,对他来说,是妈妈的标志……

    “妈……”他悄然吸了吸,还是有些哽,“想想……爱您。”

    阮流筝心里酸酸软软的,感动的同时也诧异,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自称想想是孩子幼儿园时期撒娇的表现,自从上小学之后就没有在说话时这么称呼自己了。

    “想想,怎么了?心里难过?”她的声音愈加温柔。

    “没有。”宁想在她怀里蹭了蹭,“妈,想想会想您的。”

    “想想!”阮流筝觉得不对劲,“你怎么了?要上哪去吗?”

    宁想却趴在她怀里,虽然强忍着,仍有些颤抖的哽咽,“妈,想想会回来的,一定。”

    “告诉妈妈,你要去哪?”阮流筝把他的头托起来,看见宁想的眼眶泛着红。

    宁想自己也知道,转开了头。

    “宁想,有话好好跟妈妈说。”她看着宁想,这个已经和他爸爸一般高的孩子,有着比同龄人更成熟稳重的性格,这些年她和宁至谦都忙,长兄为父四个字,他用自己的言行诠释得非常完美,可在她眼里,他始终也还是个孩子。

    宁想那天却什么也没说,只说没什么,就是格外想妈妈了,等这边的事一结束就回去。

    阮流筝是知道他情绪不对的,但孩子不肯说她仓促间也没办法,而且马上就要乘飞机赶回去,发现一涵也在这,想着孩子们之间亲厚些,应该没什么秘密,可是去问一涵,一涵也躲躲闪闪地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遗憾离开,打算等宁想忙完这边的事回去再好好问问,有些话在外面可能也不方便说,回家好说些。

    回到家里,半夜都已经过了,宁茴还等着她,缠着她问哥哥的情况。

    tang“你不是给哥哥打过电话了吗?”她记得她在满洲里的时候宁想就接过她的电话。

    “可是我想听听您说啊!你又不带我去!”宁茴嘟哝着。

    “你要上课,不是最后冲刺了吗?你哥哥不让我们带你去的!爸爸回来没跟你说?”她跟宁至谦一前一后去的满洲里,实在是因为宁至谦去的时候她确实抽不开身,宁至谦的意思是她别去了,他一个人代表就可以,但她忙完之后放心不下,还是买了张票过去。

    宁茴跟在她身后转,“爸爸说的是爸爸说的呀!您再说说嘛,哥哥有没有很难过?”

    难过倒是没有,她知道宁想对这个继父并没有什么感情,只是怪怪的,当然,她不会把这些跟女儿说,只敷衍了一下女儿,催着她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别让你爸叫你起床时揍你屁股!”

    “爸爸才不会!”揍她屁股的人只有妈妈啊……

    不过,还是回房间睡觉了,太晚不了不便再给哥哥打电话,寻思着明早再打。

    阮流筝回房后宁至谦都睡着了,虽然她轻手轻脚,还是把他给闹醒,于是所幸把她的疑惑说给宁至谦听,两夫妻猜了好一阵也没猜出宁想怎么回事。

    几天后,答案自己浮出了水面。

    宁想从满洲里回来后就一直在忙,也没时间跟父母交流,甚至几乎没回家,当宁至谦在医院对他所作为有所察觉时,宁想自己也终于坦白了,带给他们一个相当震惊的消息:他要去满洲里长期生活。

    “爸、妈,奶奶,对不起,我妈年纪大了,现在又是一个人,我这当儿子的,想去陪她。”宁想说这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没干看三位长辈。

    温宜第一个就不愿意答应,老人家最盼的就是儿孙团聚,这么多年她从来不把宁想当外人,多年前宁想就闹过一次跟亲妈走,留下来这么多年了,以为不会有变化了,又来一出,她心里立马就不舒服了,“宁想!这事儿奶奶可不答应!你是奶奶的心头肉,乖孙孙!说走就走,你就这么狠心啊?你亲妈是亲人,奶奶就不是?还有你爸爸妈妈呢?弟弟妹妹呢?你不是最爱他们的吗?”

    宁想闷了一会儿,“奶奶,您和爸爸妈妈还有宁遇和茴宝啊!我妈……谁也没有了……奶奶,爸妈,是我对不起你们,辜负了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不孝……”

    “那你的学业怎么办?博士不念了?不能毕业再走吗?”说实话,无论是二十年前还是现在,宁至谦都是不愿意这个儿子离开的,但是,他也不是一个独断**的父亲,如果宁想毕业了,回满洲里工作,他也不是不支持,毕竟孩子大了总要飞,也有他选择的权力,可是就这么莫名走了,不是儿子一时冲动?

    宁想始终低头头,语气有些弱,“爸,对不起。对于老人家来说,时间过一年少一年,我……离开她的时间太长了……”

    “宁想!”阮流筝算是有点明白上回在满洲里宁想那番奇怪的话是怎么回事了,是指他要回亲妈身边吗?所以才会跟她说,会想她,说他一定会回来?可以说,宁想是她一手带大的,虽然她工作忙,但在他身上付出的关爱不比宁遇和宁茴少,她怎么舍得他走?想来想去,给了个折中的建议,“你看这样可以吗?放弃学业实在太可惜了,不如把你妈妈接到北京来,这样既可以照顾妈妈你也可以念书,怎样?”娟子家有老宅在北京,实在不行,她和宁至谦可以提供给娟子住房。

    宁想却始终坚持,“妈妈,我妈在那边住惯了,不想离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3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4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5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