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听说你喜欢我目录

第321章 婆媳

所属书籍: 听说你喜欢我

    丁意媛把这些妈妈的声音抛下,飞快回了房间。恋爱这种事,不是她不想谈,是真的没有时间谈,她的圈子只有那么大,每天见到的都是一样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去认识新的朋友,但是像妈妈那样,把她装扮一新带上宴会,分明就是一种猪肉搬上案板等着出/售的架势,那也太难受了!

    程舟宇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亮着灯,餐桌上摆着饭,而且饭菜还是没动过的。

    程母周若云见他回来满脸高兴,接过他提着的水果,“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晚?肚子饿了没?快来坐下吃东西。蔓蔓,来吃晚饭了!屋”

    “你们还没吃饭啊?”程舟宇去厨房洗手添。

    “这不等你吗?”周若云把水果拿进来,跟着儿子转。

    “我不是说了吗?我这工作没时间规律的,你们吃你们的,别等我!”他取了三只饭碗以及筷子,走出厨房。

    刚到餐厅里,一个年轻姑娘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叫他“宇哥”,“宇哥,你回来了。”

    “嗯。”他点点头,“吃饭吧。”

    “宇哥吃。”叫彭蔓的女孩主动盛饭给他。

    周若云在一旁坐下,笑道,“今天这饭菜可全是蔓蔓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蔓蔓能干着呢。”

    他看了一眼,笑了笑,“看起来的确不错。蔓蔓你现在饭店怎样?”

    “生意可好了!”周若云道,“咱们蔓蔓能干着呢!你出国这一年多,一个小饭馆发展成两家,每个月赚的钱啊,只怕比你这个当医生的还多!”

    “不是这么说的。”彭蔓红了脸,“宇哥是有文化的人,当医生多高尚啊,我没什么文化,只会做菜……”

    “做菜怎么了?”周若云不高兴了,“我还做了一辈子菜呢!阿宇,你说是不是?”

    程舟宇一笑,“嗯,没错,劳动不分贵贱,都是光荣的。蔓蔓比我有本事,如今当老板了,恭喜你。”

    “宇哥,这都是你的功劳,如果不是你借钱给我开饭馆,我也没这能力。”她转身拿出一张卡来,交给他,“宇哥,这是你的钱,本来昨天就要给你的,怕打扰你休息。”

    程舟宇诧异地道,“我借你的钱,你不是还给我了吗?”

    彭蔓忙道,“这是……你出去这一年半给你的分红。”

    “分红!?”程舟宇赶紧推拒,“我凭什么分红啊!我一没投资二没出力,你借我的钱又还我了,我哪能再拿分红?不行不行!”

    “可是宇哥,我都跟干妈说好了呀!而且你还让我一直住家里,我不用去外面租房子,这也是一大笔钱呢……我们不是一家人嘛,分什么彼此?”彭蔓说到一家人,脸又红了红。

    “绝对不行!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这是你的钱,你好好拿着!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程舟宇怎么可能拿这笔钱?

    周若云眼睛一眨,“蔓蔓,你宇哥说的你以后用钱的地方是说你嫁人呢,得,你就收着嘛,反正一回事儿!”

    彭蔓听了,脸色更红了,低头开始吃饭。

    “阿宇啊。”周若云又道,“这么几年,亏得蔓蔓给我作伴,你看看你,自从上大学以后就不在我身边了,一眨眼十几年,亏得蔓蔓在我跟前逗乐子,你去美国一年多,我都病了几回,也全是蔓蔓在照顾我,咱们家以后可不能亏待了蔓蔓。”

    “那是当然,不都说了是一家人吗?蔓蔓就跟我亲妹子一样。”程舟宇笑道。

    听见亲妹子两个字,彭蔓的眼神顿了顿,周若云也顿了顿,不过没说什么,只指挥,“吃饭吧,快吃饭。”

    周末,宁主任设宴,宴请了科室不当班的同事,以及从小到大诸多好友,当然,还有各房亲戚。

    一时大家都在猜测,为什么设宴呢?庆祝什么呢?结婚自然是不可能的了,宁二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孩子满月?早过了呀!而且宁二也没宴请大家。孩子百日?也早过了呀!一岁?还没到呢!生日?他从来没这么大范围地庆祝生日呀?还是……难道这么快有二胎了?!不会吧?上次不还听宁四说要给宁二弄鹿血喝吗?莫非鹿血真这么有效?

    在一片各种猜疑中,大伙儿都来赴宴了。

    晚宴设七点,只有温宜和阮流筝带着孩子在宴客,并且连连致歉,宁至谦因为临时工作的原因不能亲临,由阮流

    tang筝全权负责招待。

    宁至谦在通知各路亲朋好友的时候就已经再三说明,不要带礼金来,坚决不收礼金,但大家客气啊,哪能白来吃饭呢,所以一个个地还想随礼,就光为解释这个,阮流筝就解释得口干舌燥,真不是有什么喜事儿,就是至谦高兴,所以请大伙儿聚一聚,分享他的喜悦……

    至于是什么喜悦,她都没脸说出口,就因为宁茴会叫爸爸了,所以他要广发“武林帖”,普天同庆……

    大家见她解释得那么认真,也就只好随了她的心。

    七点,宴会正式开始,原本的设计,宁至谦是要抱着宁茴上台的,在所有宾客面前表演叫“粑粑”,而且还打算要把这具有纪念性的一幕给录下来,是要反复观看的,但是现在他不在,阮流筝才不想干这么丢人的事!也不想站上台去出丑,把温宜给推了上去!

    哼,这种事不坑婆婆坑谁?这么丢人的儿子是她养的呀!

    而且,温宜是公司领导,这种大场面见得多了,要说什么话随便拎来不是?

    温宜也是一脸被坑的表情,悄悄戳了流筝一指头,留下一句“小狐狸”的嗔骂之后,顶着压力上台说话。

    一路,耳边全是儿子电话回来的声音:妈,我不能来宴会了,对,临时有事,您帮我告诉流筝,一定要说清楚这次宴会的目的,就是昭告天下咱宁茴会叫爸爸了,一定要啊!要宁茴叫一回给大伙听听,要录下来!尤其让老大还有萧伊庭听听,特别是萧伊庭,可以让流筝做一个采访感言什么的!

    温宜是不会这么说的!她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不傻!也没疯!

    但总要有个请客的理由啊!怎么说好?回头看一眼在偷笑的儿媳妇,瞪了她一眼。

    在台上接过麦克风,笑着感谢大家的到来,“谢谢大家,在座的各位都是在至谦的成长过程中参与进来的亲人和朋友,有看着他从出生到结婚生子的长辈,有穿开裆裤就和他在一起的朋友,也有这么多年和他共同奋斗在医院的同事,至谦每一步的成长都得到大家的关爱和支持,如今,他为人夫,为人父,人生终于算得上圆满了,也感叹平时太忙,跟各位亲朋好友相聚的时间太短,想借今天这个机会,把大家请到一起来,表达他的感谢之意,粗茶淡饭,招待不周,大家见谅,难得的是情谊,希望各位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温宜说完这些话,还代表宁至谦给大家敬酒,而后在一片掌声中下来了。

    阮流筝抱着宁茴低声和她商量,“妈,您没完成至谦的任务啊!”

    温宜喝了一口水,嗔她一眼,“你那么听你老公的话,你去说!”

    “……”她才不去!默了默,“那等至谦晚上回来我怎么跟他说呀?”

    温宜哼道,“又不是我老公,我才不管!他晚上回来又不会找我!”

    “……”阮流筝郁闷了,“妈,您不能这么见死不救啊!”她强烈怀疑,如果他知道他的目的没有达到,极有可能再办一场!他现在的思维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

    “那刚才你把我推上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救救我?”想起这事儿还觉得不可理喻呢,儿子都三十好几了,娶媳妇当爹了,还要她这个妈来给他收拾破烂摊子!

    “妈……”阮流筝一手抱着宁茴,一手拉她的衣袖,“别这样嘛……他不是您儿子吗?母不嫌子啊……”

    “你还是他老婆呢!你嫌他?”

    “……”说实话,这种事还真有点嫌……

    试着站在温宜的立场揣测了一番心里路程,忍不住噗嗤笑出来。

    “还笑!”温宜在她脑门一戳。

    她婆媳二人在斗着嘴,却不防宁茴已经在餐桌上闹开了,两只小手一手抓一只鸭腿,鸭腿在她手里摇摇欲坠的。

    阮流筝一见,刚想抢下来,就听一个声音响起,“温姨,来给我看看至谦的宝宝。”

    话音刚落,萧伊庭的大脸就凑到了宁茴面前。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2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3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4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